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十二章 夜光佛(上)

gaoyu19840128 收藏 8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随着乾坤子的一句话,众人皆是警觉起来。乾坤子当先走出东房,来到院中。罗士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师傅和三位师兄出来了。

此时已是月色当空,旁边的树林黑漆漆的深不可测,树叶被山风吹得沙沙作响,远处不时的传来几声猛兽的低吼。院中诸人就这么静静地立着,大师兄像一尊铁塔一样矗立在乾坤子右侧;三师兄搀着二师兄立于左侧,众人皆是一言不发。可是罗士信看到的院子却是空荡荡的,哪来的什么人啊!罗士信对老道的疑神疑鬼很是莫名其妙,于是耐不住寂寞问道:

“这里也没人啊!人在哪里啊师傅?”

乾坤子没作声,倒是三师兄陈罗汉很友好的向自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罗士信正暗自不屑,却突见三道黄影一闪,一前两后立在正房房顶。

“有话下来说,我们家房顶不结实,禁不住你们几个!”,乾坤子率先开口道。

这老道内力果然深厚,声音中气十足,在夜空中传出老远,站在旁边的罗士信到感耳朵都有些嗡嗡作响。

“嗖——嗖——嗖”,房顶三人飞身下房。罗士信借着月光一看,原来来者是三个和尚,都手中持棍,穿着一身土黄色武僧服,小腿用布带打绑,足蹬布鞋。当先的大和尚年纪大约三十出头,一脸凶悍之相。此人甚是不懂礼节,上来就指着乾坤子的鼻子喝骂道:

“好你个牛鼻子道人,指使自己徒弟来我庙中行窃,盗走了先皇所赐的圣物‘夜光佛’。还不快快还来,否则休怪贫僧手中的棍子不客气了。”

“噢?”,乾坤子眉头微皱,转身看了看自己的二徒弟“夜无痕”马清风,道:“可有此事?”

“绝无此事!师傅,他们冤枉徒儿!”

马清风说罢推开陈罗汉的搀扶,一瘸一拐的往前几步,伸手指着那说话的和尚道:

“你这贼秃,休得在这里冤枉好人。我何曾偷了那个什么夜光佛?”

“好人?哼哼,谁不知道你们师徒四人没一个好东西,偷鸡摸狗,坑蒙拐骗,哪一样你们没做过。还好人,好人怎么会让县里的百姓赶出‘三宝观’,来到这荒山野岭;好人怎么会被乡民称作‘四害’...”

四害?!苍蝇、蚊子、老鼠、蟑螂?这帮子乡民倒挺会起外号,不过称这四位为四害倒也贴切。

“呵呵呵...”,罗士信一听之下竟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在笑什么啊?士信...”,乾坤子阴着脸问道。

“嗯...”

看着众师兄看自己的眼神,罗士信觉得很是尴尬,现在正是同仇敌忾的时候,自己怎么还帮着对方笑话自己人呢?真是失败!

现在罗士信的脑子是相当好使的,他不仅继承了前世那个无良男李陵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知识,也继承了李陵那敏捷的思维。现在这样的场面怎能难倒他。罗士信眼珠一转,随即放声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谬论,全都是谬论!”

“你笑什么?什么全是谬论?”,带头大和尚被罗士信笑得有点儿发毛,抬手指着罗士信问道。

“二师兄,可否让士信与他们理论几句?”,罗士信向马清风行了一礼道。

“师弟请便!”

哦,原来是帮自己人。乾坤子师徒看到罗士信的表现,收起了刚才的愠怒之情,欣欣然的听他说道。


“你说我二师兄偷了你们的夜光佛,可有证据?”,罗士信跨前一步,义正言辞的问道。

“他平时手脚就不干净,昨夜又潜入我寺行窃被擒。我寺慧明方丈慈悲为怀,放了他一条生路。不想今日发现先皇所赐的夜光佛不见了。你说不是他偷的,还能是谁?!”

“放你娘的狗臭屁!慈悲为怀?慈悲为怀还把我打得屁股开花,不慈悲是不是就要把我打死?”,马清风这股子邪火一直没发泄出来,现在听见大和尚这么说,顿时暴起喝骂道。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你这狂徒做了恶事,还敢如此嚣张...”

“嚣你妈个头!”,罗士信也在一边帮腔道。

“啊呔!你们...”,大和尚虽然不知道‘妈个头’是什么意思,但也听得出这不是好话。

“师兄,不要再跟他们废话了,和这些厮是说不通理的。动手吧!”,大和尚的一个跟班已经耐不住性子了,向大和尚建议道。

“动手?哼哼,不自量力!”,乾坤子蔑视的一笑,阴测测的道。

“哇呀呀,尔等实在欺人太甚,休得猖狂...”,大和尚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了,说罢就要发飙。

乾坤子眼角儿一撇,向对方努努嘴,不屑的道:“狗子,去缴了他们的家伙。”

二狗子也不答话,双脚一发力,“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别看二狗子块头这么大,速度可一点儿也不慢,转眼就到了大和尚跟前。大和尚哪里能想到对方速度如此之快,一愣神的功夫,手中棍子的一端已经被二狗子单手握住。

“撒手!”

“啊!”

“噗...”

三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声来自大师兄、一声来自大和尚、最后一声却是来自于罗士信身后的那面墙壁。

原来,大师兄单手抓住大和尚手中的棍子,猛一发狠,活生生将棍子从大和尚手中强拽出来。那根棍子好像一支利箭一样,水平着从罗士信身边飞过,硬生生钉入他身后的那面土墙。

再看那大和尚,就像刚刚嗑过摇头丸的兔子一样,在那蹦来蹦去,还不住的抖着双手。而那双悲惨的大手已经被高速飞出的棍子磨得血肉模糊。

另两名和尚见状,登时咆哮着向大师兄扑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其中一人飞身跃起,一条大棍子从左边直砸向大师兄的天灵盖;另一人攻右,棍子斜劈向大师兄的后背。这两下都是够毒的,若是换做常人,只要随便挨上任何一棍,估计这条小命都得搁这儿了。不过出乎罗士信和那两名和尚的预料,大师兄对这两根呼啸带风的棍子视若无睹,不躲不闪,只是绷起浑身的肌肉,大喝一声道:“哈!”。

罗士信耳聋中就听见“啪”,“啪”的两声巨响,两个和尚的棍子全部应声折断,而两人更是被震得飞出数步。

好硬的功夫!罗士信被眼前这一幕惊得呆在当场。而乾坤子那老无赖却笑吟吟的看着大和尚,很是挑衅的问道:

“怎么样?还想动手吗?”

大和尚耷拉着血淋淋双手,怒视着乾坤子,气呼呼的道:

“你们偷了先皇所赐的夜光佛在先,出手伤人在后,当真以为没有国法了吗?”

听到这话罗士信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好,那和尚口中所说的夜光佛可不比常物,现在矛盾的程度还处在江湖事江湖了的阶段,若是真的闹上了台面,那他们师徒五人当真是吃不了兜着走。盗窃先皇所赐之物可不是小罪,别说你没偷,只要有嫌疑,一律先抓了再说。

“你总说我二师兄偷了你们的什么夜光佛,你倒是把证据拿出来啊!”,罗士信赶紧打断大和尚的思路道。

“证据我已经说了!”

“如果证据是说出来的,那我能给你找出一百个嫌犯来!!你就算第一个,其实是你见到我师兄被擒后,趁人不备偷了那夜光佛,然后嫁祸给我二师兄。我说的对也不对?哼,小样,这套我见多了!”,罗士信在那不无得意的道。

话一出口罗士信就感到不对,斜眼看了一下乾坤子,这老货也正在以一种威胁的眼光

看他。当着矬子怎么能说短话呢?看来以后这碴是不能再提了,否则早晚得被那老货灭口。

“你...你强词夺理!好好好,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你们可敢与我回寺中对质?!”

这下罗士信踌躇了。去,到了人家的一亩三分地还不是人家说怎么玩就怎么玩;不去,那些和尚在这没讨到什么好处,必然回去搬救兵,若是再搬来了另一帮和尚还好说,最多再打一架,若是把官兵搬来了,那他们师徒几人就等着哭吧。

他看了看乾坤子,示意等他做决定。乾坤子眼睛一眯,少有的摆出了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悠悠的道:

“清风。”

“徒儿在!”,二师兄马清风踉踉跄跄的跪倒应道。

“为师郑重的问你,你不许说谎!”

“是,师傅!”

“他们口中的夜光佛当真不是被你所盗?”

“回师傅,徒儿确确实实未曾见过那个什么夜光佛,更别提偷盗了!”,马清风信誓旦旦的道。

“好!身正不怕影子斜!那我们师徒几人就去那法雷寺走上一走。有为师在,看谁能冤枉我的徒儿!”

“......”

罗士信心里突然没来的一丝感动,能这样毫无保留的信任一个人,即使那是他的徒弟,这样的人,也应该不至于太无良吧...


为写这几章,今天几乎没学习,如果大家还有什么意见,给我留言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