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敌特份子”救民兵

小郑剃刀 收藏 30 22432
导读:“敌特份子”救民兵 老家地处沿海,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所以解放以后十分重视民兵工作。以前每天固定派海防哨,你还别小看这民兵,曾经还抓获过潜入的敌特份子。为了使民兵组织能够保持战斗力,基本每年都组织基干民兵进行训练和演习。 这一年我刚退伍,就给拉壮丁般地拉到了民兵队里去。由于小刀在部队是当过班长的,所以理所当然地带一个民兵班进行训练。原以为是什么好差事,一开训才发现上当了。因为以前退伍兵都有分配工作,有单位的已编入预备役或者是单位的民兵组织。所以大部分民兵都是老百姓,只有少数像我们这些等待分配工作的退伍兵临

“敌特份子”救民兵

老家地处沿海,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所以解放以后十分重视民兵工作。以前每天固定派海防哨,你还别小看这民兵,曾经还抓获过潜入的敌特份子。为了使民兵组织能够保持战斗力,基本每年都组织基干民兵进行训练和演习。

这一年我刚退伍,就给拉壮丁般地拉到了民兵队里去。由于小刀在部队是当过班长的,所以理所当然地带一个民兵班进行训练。原以为是什么好差事,一开训才发现上当了。因为以前退伍兵都有分配工作,有单位的已编入预备役或者是单位的民兵组织。所以大部分民兵都是老百姓,只有少数像我们这些等待分配工作的退伍兵临时给拉了进来。怎么说俺也是正规军出身,所带这一个班的民兵简直就是乌合之众,虽然之前偶尔也搞过训练,但是俺看来,还不到入伍一个月新兵的水平。

当时是县武装部召集统一训练,集中住宿,各镇组成一个连。在这里碰到了很多一起退伍的战友,都是一样给拉来当“壮丁”的,老战友碰到一起,打招呼、互骂完以后就一起发牢骚,说这些民兵没法带了。这话恰好给县武装部副部长听到了,他丢下一句,就是因为军事素质不行才要组织集中训练,要不让你们来干什么?如果他们军事素质好还轮到你们当班长?

说起这个副部长,可是有点来头,此人对越反击战时就是侦察兵,据说是战斗英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江湖上传闻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由于他高姓金,所以人称“金刚钻”。当过兵的兄弟们都知道,当到班长的老兵一般都比较屌,基本是属于无事生非那一类,据说去年那些民兵班长们就搞得领导很头痛,所以今年调这个副部长来负责训练和管理,目的就是想让他来镇住我们这些屌得不行的老兵!

我们这几个战友才不鸟他,在俺小刀看来,江湖传闻一般的可信度都不大,少不了添油加醋的。所以当天晚上为了庆祝捣蛋鬼大集合,兄弟几个熄灯后就爬墙出驻训营区,跑出来喝酒。战友重逢没人嫌你喝得多,只会怪你喝得少。正所谓自古英雄出我辈,一如江湖岁月摧;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就在兄弟们豪气大涨的时候,金副部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的旁边。当然,兄弟们那时没人想到这是违反纪律的事。不就是民兵训练吗?不就是跑出来喝酒吗?何况我们还紧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没有喝酒不给钱。

所以当中一个兄弟就开了一瓶啤酒递给了他,嘴里还胡扯道,部长大人驾到,有失远迎!只见他手一抬,那兄弟就手里面的酒瓶不知道怎么就到了他手里面去,再看看那兄弟竟然摔倒在地。

兄弟们见状,还以为这个兄弟喝到站不稳,哈哈大笑起来(事后摔倒的兄弟承认是给老金推倒的。可我们就是没见到他怎么出手!)。老金也不说话,抬起另外一只手往酒瓶拍了一下,“啪”的一声,整个酒瓶粉身碎骨。兄弟们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老金又抢过我手里的酒瓶,“啪”的一声,又拍碎了。这时兄弟们一下子都愣住了,想不到这老小子还真有一手。老金随后破口大骂:“全部给我滚回去睡觉,下次不要给我见到!”

兄弟们一听,全部撒开腿跑得飞起来,乖乖地回到宿舍睡觉。从此熄灯以后再也不敢跑出来了。

经过了一段的训练以后,就要进行演习了。假设敌情是有一小股敌特份子潜入我没海山区进行破坏活动,我们的任务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将这小股敌人捕歼。假设敌人是某部的一个侦察班,不过带头的是却是老金。

当然演习可不像电影里面每个人都装烟雾感应器,给打中了就会冒烟那么好的条件。我们班长是配“56冲”,民兵们是配老掉牙的“56半自动”,所用的当然是“空包弹(就是没有弹头的子弹)”。假设敌的每人配“54手枪”一把,那怎么判击毙与否呢?很简单,只要发现敌人,连开两枪就当是击毙了,当然这规则对我们也一样。不过可以想办法将其活抓,只要假设敌没开枪前被你抓住也行。

我们班是负责外围警戒,以防“敌特份子”溜走,刚好那个地方是一个茶园。小刀安排兄弟们按班战斗队形潜伏好,由于早已见识过老金这老小子的手段,所以交待兄弟们一定要小心,见到“敌特份子”开枪就没错了,咱们可没有优待俘虏这一说。

初夏中午的太阳在南方这边一点都不可爱,兄弟们趴在茶园里痛苦难当。负责搜索的各班进山已经半天了,可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所以兄弟们不免满肚牢骚怪话。MD,这可是在潜伏!那来那么多废话,小刀骂道。

终于,“啪、啪、嗒……嗒”几声枪声划破了长空,接上火了。听声音还是在这附近的。这时我也精神一振,让兄弟们把眼睛挣大一点,注意敌情。一会我的前方草丛里有几个人走过来,我还没看清楚什么回事,手下的兄弟就开枪了。对方大骂:“打个鸟,是自己人!”

原来这几个是给“干掉”退出兄弟,差不多有一个班。班长走在最前面,是我的老战友,我不禁调侃道:“马尿素,你也太丢人了吧,一个班一下子就给人灭了,给老部队丢脸呀!”

“你知道个屁,那帮鸟人像泥鳅一样灵活,竟然钻到我们背后开枪,你好自为知吧!”老战友的脸上有点挂不住,说完了就往山下走,不过老战友还是老战友,临走时悄悄地伸出两个手指往山沟里面一指,我立马心领神会。哈哈,这里有两个“敌人”。

这个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悄悄地把兄弟们集合起来,做以下分工。两个兄弟直接搜索过去,并大叫“我看到你,快点出来投降。”来引“敌人”暴露位置,其他的兄弟在附近伺机实施捕抓。

那两个兄弟端着枪,往山沟里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叫:“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我们趴在地上悄悄地跟在他俩后面。可是转了半天,硬是没有发现“敌人”,我心里还在想,是不是老战友忽悠我?

这时,前面的兄弟大叫:“在这里!”

我们跃了起来,往那个地方冲了过去。前面那两个兄弟已经死死抱住那个敌人,我们几个人也扑了过去,将“敌人”死死地按在地上。按战友的指示这里最少还有一个敌人,跑那里去了?

问“俘虏”他肯定是不会说的,抓住一个算一个,先押下去再说。所以我指挥兄弟们往我们潜伏点撤,我自己殿后掩护,因为刚刚老战友的那个班就是给“敌人”从后面干掉的。

“哎呀,蛇、蛇,我被蛇咬了!”前面的小胖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小腿大叫,大叫起来。我冲了过去,大叫:“别动可能是毒蛇!”

这时左边的草丛里闪出一个人,原来是老金。他一把抢过我的枪,拆下枪带,将小胖被蛇咬的上方紧紧地绑了起来,我知道这是防止蛇毒侵蚀的办法。随后仔细又看了伤口,把血挤了出来说:“没事,不是毒蛇咬的。”说完之后,他又钻到草丛里。不一会就回来了,吐出口里面的嚼碎的不知道什么叶子,将伤口敷了起来。然后说,“扶他下去吧!”

这时,我朝天放了一枪大叫:“你已经被俘了!”

“MD,这算什么?”老金大叫。

“哈哈,你别忘记,现在还在演习!”兄弟们一听我这么说,纷纷围上去起哄。

老金还一直大叫:“MD,好心没好报!”……


本文内容于 2008-9-24 14:36:49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