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书与藏书

读书与藏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古至今,似乎大凡读书之人都有一个怪癖,那就是藏书。


在人们的思维定势中,好像是藏的书越多,说明你学问越高,造诣越深,所以人们在形容一个人学识渊博时,都喜欢经常用“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等之类的词来形容。


现代社会图书出版业非常发达,如果要想藏书,只要有钱的话,那简单得如同八尺大汉摔打一个瘸子一样。但是在古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那时印刷术非常落后。中国对世界文明的发展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中就有一项是印刷术的发明,它开创了一个时代,创造了一个纪元,为中国赢得了四大文明古国的声誉,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跟今天的印刷技术相比,仍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因此那时的图书出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出版书的花费巨大,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起的,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那时的书若不是官方要求整理和收藏的,流传于民间的书大都是手抄本,这也就是为什么有许多非常有影响的书只在史书上有过记载,但实际上都已经早就失传了。因此,在古代能够藏书达到“汗牛充栋”的读书人,确实很不简单,值得佩服。就是在今天看来,虽然世界各地的图书馆藏书上千万册的不在少数,至于上百万册的就比比皆是了,但就个人拥有的书籍来说,除了那些腰缠万贯的大款想通过藏书显示自己的身份、抬高自己的身价之外,能够达到“汗牛充栋”的程度的人也并不很多。因此可以这样说,藏书的多少和一个人的学识是有很大关系的,通过一个人藏书的情况,我们或多或少可以从中知道和了解一些其人的学识程度和知识领域。


我们之所以有藏书,是因为我们要从所藏的书中得到我们所需要的东西,这就是说,我们要藏书首先得读书,不读藏之何用。


我们读书的目的在于获取知识,对于读书之人来说书中所拥有的东西是别的任何东西所不能代替的,所谓的“书中自有黄金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因此,大凡成就一番事业者,一般情况下没有目不识丁的文盲,即使在乱世一些具有超凡胆略的所谓乱世英雄乘机成就了一番事业,但是他们在成功之后一般都非常刻苦的学习,博览群书而孜孜不倦,力求使自己的学识达到更高的水平。在这一点上,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在还是一芥草民的时候,穷得连饭都吃不上,那有条件去读书,但在他成就功名后,在处理国家大事的繁忙之中他还每天抽出一部分时间博览群书,提高自己的学识,以更好的处理国家事务。在这一点上,也正是这个农民皇帝的过人之处,我们不能不佩服之至。


只要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我国从西汉开始就在中央设立太学,从全国各地招揽有识之士到那里深造,学成之后为朝廷效力。大凡能够进到那里读书的人,除了皇亲国戚的子弟例外,对于一般想通过读书求取功名利禄的平民百姓来说,不把四书五经背得倒背如流,是不可能进去的。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中国几千年文明史的发展过程中,涌现了许多广为流传的刻苦读书的光辉典范。他们之所以那么刻苦读书,一方面,要想出人头地,成就一番事业,读书是唯一可行的途径;另一方面,既然是读书之人,当然要博览群书、博采众长以为己所用。我国从隋朝开始实行科举考试,大凡天下有识之士都可通过科举考试谋得功名利禄,光宗耀祖。因此,中国自隋朝开始直到清末,读书之人大都是“读死书”、“死读书”。


鲁迅先生在他的散文名篇《从白草园到三味书屋》对当时的启蒙教育有过生动的描述,那就是让学生死背那些被认为是经典的名篇,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你背得滚瓜乱熟为止。那时就是强调多读、多背,读得多、背得熟,自然就掌握了,好像这是一条非常有科学道理的什么定理似的。难怪直到今天人们经常还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来也会吟”。总之一句话,读书,拼命的读书,至于其中的道理可以先不去管它,首先把它全部记在自己的脑子里,然后在慢慢去领会,至于能不能领会,那要看你的资质和天赋了。


由此看来,读书人读书是有历史传统的,读书人如果不读书,看来就不能再叫读书人了,得用另外一个名称来代替。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既然要“才高八斗”、“学富五车”,那你就得读书,在这条道路上一般人没有捷径可走,除非你是一个绝对的天才。但从人类几千年的发展来看,到目前为止这样的天才好像还没有出现过,至于以后会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才,我们不得而知。


读书看来是饱学之人亘古不变的信条,不论到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而且从今天社会发展的趋势来看,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你不读书,你就会被社会所淘汰,所抛弃,最后被踩在脚下。


看来既然读书如此的重要,我们是不读书不行了。这理所当然,如果你不想落后的话。但是,人类社会从蒙昧社会一步步地向文明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所积累起来的知识何止千万所能代替,其书籍更是卷帙浩然,多得如浩瀚的海洋中的水滴一样。但是另一方面, 我们作为社会的一个个体,我们的生命有限,精力有限,能力更有限,我们不可能读遍所有的书,也没有这个必要读遍所有的书。因此,这其中就有个选择问题。


从那些成功之人的经历来看,好读书,读好书,是非常重要的。


我国当代著名的语言大师林语堂先生以文笔幽默风趣辛辣而闻名于中外文坛,对这个问题他有其独到的见解。他说,能力和读书是一对孪生姐妹,这是连三岁大的孩子都知道的事实,但是怎样把二者有机的结合起来,这个说起来简单的问题其实并不简单,我们有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虽然勤勤恳恳的忙碌了一生,但是到头来却一无所获,两手空空。因此,对于读书之人来说,选准自己的努力方向,把求知的领域限制在一个适当的范围之内,在既定的范围内有目的、有步骤的进行自己有意识的活动,这才是正确处理求知和读书二者关系的最佳办法,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仔细品位一下,虽然简短的几句话,但其所包含的涵义是十分丰富的,对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不同程度的启发。


上面谈了藏书之前奏读书的一些基本问题,下面来谈一下藏书的问题。


我们人类似乎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即好像别人的东西才是好东西,更值得珍惜,而自己的呢,即使不管从那方面都超过别人的,但从心理上还是希望得到别人所拥有的那一份。这种思想意识体现在今天所讨论的问题上,在实际生活中很多人都有切身的体会,这就是喜欢借别人的书来看,而且既看得快又看得仔细,另加一份好心情,远远超过看自己的书时所得到的愉悦。


袁枚就曾说过“书非借不能读也”的至理名言,这话虽然有点过于绝对,但说出了一个事实:读别人的书有劲。


在我看来,借别人的书之所以看得快,是因为看的是别人的书,人家随时都会来要,如果时间拖长了,自己不能有个善始善终,而且好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这样影响不好;之所以看得仔细,是因为既然有心给别人借书来看,一方面已经欠了别人一个人情,如果不珍惜白白浪费的话,岂不是既损夫人又折兵,人才两空;另一方面是既然有心给别人借书来看,说明有进取的思想意识,如果不认真阅读的话,岂不是违背开始时的初衷,岂不问心有愧?但是如果书是自己的话,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自己的书自己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随心所欲,不会出现上面所说的借别人的书来看的情况。因此,如果是自己拥有的书,除非是自己非常喜欢或者是其中的内容自己急需,否则的话一般情况下不会抓紧时间去阅读,而把它高高的搁置在书架上,有时间或有心情时随便看一下,有的书由于搁置的时间长了没有动过,都放得落满了灰尘发了霉。由于这种情况的存在,就出现了一个客观存在但可能没有引起我们重视的问题,即一个人藏书的多少到底和其学识的渊博程度到底有多大关系。


马克思的《资本论》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有非常突出的地位,而且很多人也都知道马克思为写《资本论》整天泡在图书馆中,时间长了把地板都磨出坑来,其努力程度可见一般。


现在我们都知道马克思拥有当时社会所能提供的很多有价值的私人藏书,但反过来,如果假设马克思没有藏书,我们是否可就此得出结论:他是一个孤陋寡闻之人呢?从实际情况看,显然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还有英国有一个非常勤奋的学者,据说他的私人藏书在他所生活的时代无人可以和他一比高低。但直到他临终前,仍然没有做出任何惊人的业绩,他的遗嘱就是“做学问者莫学我矣”,这种教训可谓深矣!这就告诉我们,藏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中的学问大有文章可做,不是任何人想达到什么程度就达到什么程度的,如果是这样容易的话,好像要成为一个饱学之士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相反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似乎大凡天下之人,不论是天才还是傻子,是智者还是白痴,只要你想成为一个大学者,你就会美梦成真,如愿与偿似的。


现代社会文明化程度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人类几千年文明发展的积蓄在今天完全宣泄了出来,知识更新换代的速度快得连你自己有时都觉得不可思议。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随时清洗你的大脑,你的大脑随时都会生锈,从而导致不能转动,最后彻底报废,长出满带铁锈气味的草来。


因此,在今天看来,藏书已经没有其原始的意义了,到是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如果你是一个知识分子,但进去你家连一个书架都没有,更没有一本像的书,别人会怎么看我想是不言自明的。因为藏书在今天这个社会有这个功能,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说起来就让人觉得好气又好笑,就是一个连小学都没毕业的硬梆梆的文盲,由于天赐的偶然发了迹,本来是个目不识丁的家伙,但为了显示自己的博大精深,证明自己不但有丰富的物质享受,而且精神世界也同样毫不逊色,把偌大间房子用各种各样的书装饰得蛮像回事,让不明真相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一个学贯中西的大学者呢?遇到这种时候,对其羡慕的人免不了要夸奖几句,他当然落得在一边偷着高兴,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求得个一时的快活。但以此相反,哪些真正的好学之人和饱学之士,由于书价的日渐高涨,无奈囊中羞涩,却反而无其所需之书一饱眼福。你说不怪呢,它又有点奇怪;你说奇怪呢,它又很正常。一句话是不一而论。


虽然今天社会上出现了这种滥竽充数的小人,影响了我们对“读书”和“藏书”的评判标准,但从整体上看,读书人藏书还是一种时尚,一种潮流。究其原因还是没变,读书之人藏书是天经地义的事,在这一点上应该没有任何的争议。如果你进到一个教授的家里看到房间里最多的数不清的书中之精品,你一点也不要感到奇怪,这是很正常的,反

倒是如果连一本象样的书都看不到的话,这就值得研究一下,看看是否他是浪得虚名吗?还是有什么特异功能,把书都全部藏到肚里去了呢,还是怎的啦。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真是时过境迁,人事大异矣。时代是进步了,社会是发展了,但今天的读书之人却做出许多不能理解的事来。今天“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不比以往任何时代少,相反应该是超出很多倍,这是好现象,是社会发展所必需的,这我们无可非议,也不需非议。但是今天的有些读书人却自己既不读书也不藏书,更看不惯别人读书和藏书,给那些刻苦好学之人乱加什么“书呆子”、“书虫”的大帽子,还自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具有时代超前意识而沾沾自喜,但事实上谁不知真正的傻子舍他还能是谁也。他们一方面不努力读书,一方面又自以为自己学识渊博而沽名钓誉,喜不自禁,说白了这些人就是想一步登天,一口吃成个大胖子而已。如果说他们还有一点值得肯定的地方的话,那就是他们至少还有一点点进取的思想,别的好像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了。


读书为亲,藏书为家,二者自古就有秦晋之好的传统。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是二者完美的结合才算得上是尽善尽美。因此,朋友,如果你即将成为一个知识分子,或者已经是一个知识分子,但还没有把这段美好的姻缘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那么,“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我相信,普天之下所有的人都会相信,有一天,你会对着蓝天白云说:

“自从有了你,我的生活变得好精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