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工16年资助300余名贫困生

水师军品2 收藏 2 28
导读:故事导读 郑书明只是个水泥厂的临时工,没什么文化,但16年来,为让附近贫困生上学,倾其所有资助,宿舍也成为爱心旅馆。 这么多年来,郑书明已资助了300余名贫困生,他也几乎耗尽财力和精力。 爱心旅馆冷清下来 工棚成为免费旅馆 在10来平方米的宿舍里,55岁的郑书明无论走到哪里,眼前总是孩子们的身影。农村日子越来越好过,吃不起饭的学生渐渐少了,郑书明的“爱心旅馆”开办16年来,这学期首次“打白板”。 15元的裤子、厂里发的劳保服、别人不要了送给

故事导读



郑书明只是个水泥厂的临时工,没什么文化,但16年来,为让附近贫困生上学,倾其所有资助,宿舍也成为爱心旅馆。



这么多年来,郑书明已资助了300余名贫困生,他也几乎耗尽财力和精力。



爱心旅馆冷清下来



工棚成为免费旅馆



在10来平方米的宿舍里,55岁的郑书明无论走到哪里,眼前总是孩子们的身影。农村日子越来越好过,吃不起饭的学生渐渐少了,郑书明的“爱心旅馆”开办16年来,这学期首次“打白板”。


15元的裤子、厂里发的劳保服、别人不要了送给他的鞋子,这就是郑书明一身的行头。19日,记者在他的宿舍里看到,本就不宽的床上,10多个枕头和15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占据了大半位置;大热天,毯子下竟铺了9床棉絮;狭小的厨房里,到处是饭碗……这些,都是孩子们用过的。



16年来,陆续有100余名孩子在这里免费吃住,另有200余名贫困学生接受过郑书明的经济援助。



想到因助学离开自己的前妻和两个儿子,郑书明的头又是一阵剧痛,他摸出止痛片,按说明书倒出一片,顿了顿,又倒出一片。



近年来,严重的胃病、类风湿、皮肤病等不停折磨着他,他不得不每天步行到附近的村医疗站打针。“屁股都硬了,几乎没地方下针。”黔江区蓬东乡麻田村合作医疗站的周明海医生说,他已在郑书明屁股上留下1000多个针眼。



郑书明上班的弘天水泥有限公司离医疗站只需走10来分钟,有时头痛起来,他甚至觉得这段路都是那么漫长。



工棚成为免费旅馆



1992年,一名亲戚因外出打工,委托郑书明帮忙照顾女儿刘育红。当时,郑书明在水泥厂当抽水工,妻儿住在农村老家,他的宿舍就是一个用木板和编织袋搭起的20来平方米的工棚。



刘育红是蓬东乡尖山村小6年级学生,刚到他这里住下不久,她说起班上有个叫黎君的同学,家住深山,上学单面就要走4个多小时,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得打起火把来上学,家里穷,中午连饭都没得吃。



郑书明要刘育红放学后将黎君带到“家”来。他送给黎君一件价值38元的冬衣,而当时,郑书明的月工资才110元。



黎君开始在这里免费吃住,“爱心旅馆”从此开张,他们管郑书明叫郑师傅。



不久,黎君和刘育红按照郑师傅吩咐,又带来4名贫困生,他们或者家离学校很远,或者是留守儿童。



这6名孩子小学毕业后,郑书明又接收了另外9名贫困生。



尖山村小的张朝炳父亲早逝,家里穷,母亲要他辍学。郑书明亲自到张朝炳家,对他母亲说:“只要让孩子读书,孩子吃住都不要你们操心。”



“我小时家里穷,只读过一年书,现在看到这些孩子因贫困而辍学,我心痛。”郑书明这些纯朴的话常让人觉得他有些“宝器”,可不管别人怎么说,“爱心旅馆”却一直在发展壮大,人数最多时近20人。



亏待自己善待学生



那时,每天早上天不亮,郑书明就起床到山脚河边抽水,一呆就是一天。一日三餐仅是一碗冷饭、几根咸菜,或一个馒头。



孩子们放学后,就自己动手在郑师傅工棚做饭。每天,他们都有肉吃,郑师傅总会在每天出门前,在家里留好米、肉和蔬菜。



蓬东乡每隔5天赶一次集,每次,郑书明都会从集市上背回30公斤大米,5公斤肉和一些小菜、作料。



当时,大米和肉还是限量供应,郑书明每月可享1.5公斤平价肉和7.5公斤平价大米。孩子们来了之后,这点供应显然不够,他就去市场上买高价肉和高价米。这样一来,每月光买米买肉就得300多元,他很快就将多年积蓄花光。



1994年,张朝炳小学毕业考上初中,缴不起200多元学费。郑书明没钱,只能找人借。那天晚上下班后,他走了3个多小时山路,终于走到肯借钱的那个村民家。揣着800元借款,郑书明回家时迷路了,他在荆棘中露宿一夜。第二天,他发现自己双脚全是水泡,只得拄着棍子上班。



这事以后,郑书明知道,爱心旅馆要办下去,就得挣外快。水泥厂周围有很多煤矿,也有很多磅秤。于是,他利用自己会修磅秤的手艺去挣钱。



修一台磅秤可挣几十元钱,这样,他每月有四五百元收入,“爱心旅馆”度过经济危机。



妻子无奈离他而去



1993年,彩电渐渐进入偏僻的蓬东乡,郑书明的妻子想买个彩电,但他不同意。



“你去资助那些不认识的娃儿都可以,家里买台彩电都不行么?”妻子火了。



不久,妻子到丈夫工棚去,发现近20个孩子正围着一台彩电看得乐呵呵的。她才知道,这是丈夫背着她花了2000多元钱,专门买给孩子们看的。



本就反对丈夫开免费旅馆的妻子,一怒之下回家了。



从此,夫妻关系急剧恶化。1994年,郑书明的爱心旅馆从工棚搬到现在的宿舍。妻子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你要家还是要那个旅馆?”



郑书明选择了旅馆,家,却丢了,妻子带着5岁的大儿子和才出生的小儿子与他离婚了。



“现在娃儿对我也没什么感情,都几年没看到了……”郑书明说,他其实很想儿子。



1996年,经人介绍,郑书明和现在的妻子陈素梅认识了。



“我要资助那些穷娃儿读书,你愿意就和我一起生活,有意见就算了。”这是郑书明和陈素梅见面的第一句话。有过一次婚姻的陈素梅,没有干涉郑书明的“爱心旅馆”。婚后,陈素梅回到农村家里靠种果树为生。



付出获得许多荣誉



郑书明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水泥厂离家并不远,但郑书明很少回去,周末总是加班,“加一天班可以挣30元加班费哩!”为了维持爱心旅馆,郑书明则天天吃红苕,“直到现在,我看到红苕就反胃。”



1998年,一名在爱心旅馆住了3年的贫困生李明(化名)常常逃课,还将郑书明给他的生活费拿去赌博,反复教育无效。这件事给郑书明打击很大,他慢慢觉得,资助贫困生也要有选择。



这时,郑书明月工资已有1000元,每月,他从工资中拿出100元自己用,100元给妻子补贴家用,其余的全部交给蓬东官渡中学校长喻中学,请校长代他选择品学兼优的学生进行资助。而爱心旅馆,郑书明则用积蓄维持。



2000年,郑书明被评为重庆市劳模;2001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黔江区委区政府称他是“黔江精神”的代表;2006年,郑书明被评为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



2005年,黔江区委领导专程去看望郑书明并带去10000元慰问金,郑书明用这笔钱还清了多年欠账。



今年劳动节,区领导又为他带去2000元慰问金,“5·12”大地震后,他又全部捐了出来。



希望得到儿子原谅



近年来,农村经济逐渐好转,农村学校寄宿制也发展起来,爱心旅馆“生意”越来越差,上学期,旅馆只住了两名学生,这学期,他们都考上职高。



“没有郑师傅,我可能这学期已经没读书了,郑师傅负担了我的学习和生活费用。”前来看望郑书明的官渡中学初三年级学生刘江来说。



现在,郑书明有些孤独。回忆那些孩子和想儿子,成了他工作之余最重要的事。从爱心旅馆出去的孩子,因为打工或继续求学很少回来,平时也很少和他联系,但郑书明不怪他们,“他们工作学习都忙。”



郑书明最开心的就是哪个孩子打电话回来,哪怕闲聊几句也行。他现在还保存着一封感谢信,那是5年前,一个叫崔勤的孩子写来的。“当年他厌学,我强迫他坐进教室,后来,他考起了郑州大学……”



长期营养不良,让郑书明落下严重胃病,同时,严重的类风湿也困扰着他,头痛时,他只得依靠止痛片。2006年,郑书明脸上开始长包块(皮肤病),现在每天须注射一种药物。

他身后的被子都是为孩子们准备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郑书明没去正规医院看过病——16年经营爱心旅馆,共花去他15万余元,他没有了积蓄。



“希望儿子能原谅我。”郑书明说,自己这辈子没哭过,但面对空荡荡的爱心旅馆,他却忍不住用手悄悄拭了拭眼角。



得到儿子原谅、多活几年多资助些贫困生、和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孩子再见见面,是郑书明现在最大的愿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