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49 孙子兵法

宋五 收藏 5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size][/URL] 049 孙子兵法 近岛平三近日来潜心研究起了中国的孙子兵法,他确信,他遇到了一个敌人,这个敌人有着高深的战术素养,决不是一般的土八路可比,他请求他在特高科工作的同学查了张大林的底,关于张大林,特高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查到多少资料,只知道是一个参加过长征的原红军战士,再没有其他资料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049 孙子兵法


近岛平三近日来潜心研究起了中国的孙子兵法,他确信,他遇到了一个敌人,这个敌人有着高深的战术素养,决不是一般的土八路可比,他请求他在特高科工作的同学查了张大林的底,关于张大林,特高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查到多少资料,只知道是一个参加过长征的原红军战士,再没有其他资料了,因为象张大林这样的人,中国土八路里有的是。

只有用中国人的方法才能打败中国人,这是他的老师渡边雄四郎在一封给他的私人信件中所说的话,于是他找来了《孙子兵法》。

近日来,太平县城一片太平,虽说日军在剿灭上盘山八路军的过程中损失惨重,但也彻底将八路军赶出县界,虽有小股土匪,但终究不敢到县城与日军硬碰硬。许久不见的太平县城的繁华又一次重现了,但近岛平三心里清楚,八路军是不会就此罢休的,终有一天还会回来,何况还有一个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黑鹰,也不知道此时正在哪里,也许正在哪个角落里盯着所有人,所以近岛平三饬令本中队紧守军营,除了日常的宪兵巡逻外,他还狠抓了战术训练,没有事的时候,他便在室内读书或者到太平县城附近转一转,当然,他每次出去都是着便服去的,他也曾到过那让他耻辱的地方,仔细地围着球岭转了半个下午,当时一些不明白的问题也有了大致的推测,他心里不服,不服在上盘山被那些土八路打得落花流水,他确信,终有一天,他会亲手用八路的血洗刷自己的耻辱。

接到渡边老师的电话,近岛平三知道他的机会又来了,便连忙收拾起了书,走进内间,再出来时,已经俨然一付中国人打扮,近岛平三没有日本军人招牌式的仁丹胡,所以只要穿上长衫,确实很难让人联想到此人便是心狠手辣的日军中队长。

近岛平三来到省城,此番来省城,渡边雄四郎特别交待他要便服进城,他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想到老师终究是会照顾他的,于是便也心安理得地进了省城日本驻屯军司令部。

渡边雄四郎没有着军装的习惯,在司令部的大部分时间里,他只是穿着一件和服,他只在正式的场合着军装,此时,他就是一件藏蓝色的和服,俨然是一位学者,他摘下眼镜,看着近岛平三走进来,笑了笑,道,“近岛君,这段时间过得如何?”

“老师,学生这段时间正在学习中国的《孙子兵法》。”近岛平三低下头,毕恭毕敬地答道。

听得近岛平三如此回答,正在用眼镜布擦拭镜片的渡边雄四郎停下了动作,停顿了一下,问道,“近岛君,你怎么看这部兵书?”

“中国人很厉害!兵者,诡道也!一句话,揭示了所有的用兵窍门,厉害,真是厉害!不过,学生认为《孙子兵法》后几章更好,对作战很有帮助。”近岛平三如实答道,在老师面前,他向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渡边雄四郎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近岛也不便说什么,他不知道今天老师特意把他从太平调到省城来有什么事,但也不好先问,只好默默不作声。

这时,渡边又开始说话了,“近岛君,有时间的话,也看看前面几章,特别是前三章,认真地读一下。”

“可……”

“可什么?”

“学生认为,前三章,始计、作战、谋攻这三章是统帅部研究的问题,作为基层指挥人员,我认为,后面九章才是最重要的!”

渡边雄四郎抬头看了看近岛,只见近岛依旧低着头,便也不再继续深谈下去,只是道,“近岛君,你看,”说着,走向悬挂着作战地图的墙边,“这是个县城,名字叫榔桥,这个地方我们大日本皇军还没有驻军,根据最高统帅部精神,我打算请近岛君去那里。”

“榔桥?请问老师,现在榔桥的地方势力如何?”

“有一个国民政府的县长,这个人很有一套,还有一个保安团,相信绝不是我大日本皇军的对手,但有一个棘手的问题,这个县城四面环山,进城的山路只有三条,而在四面的山上,有很多土匪,不知道八路军在此地的势力如何,近岛君,情况有些复杂,你的,可以说不去!”

“不,老师,我去!”近岛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而对于一个人来说,机会并不是常常有的,特别是一个刚刚战败的败军之将,这种机会是非要把握住不可的。

“近岛君,这次,我之所以要你穿便装来,你知道我的用意?”

“老师是想此次行动保密?”近岛平三毕竟是高材生,一下子就猜出了老师的用意。果然,渡边雄四郎点了点头,道,“这次,你带一个大队的官兵到榔桥,当然了,中野君已经先期到达了榔桥,你到了榔桥,还会有一个人和你配合做好各方面治安工作,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与他联系,但我不希望在榔桥这个弹丸之地会损失我大日本皇军的精英,包括一开始,你的,明白?”说到最后,渡边的神情严肃起来。

近岛平三心神一凛,立刻明白了渡边的心意,双脚一并,应道,“嗨!学生这就回去认真研读孙子兵法的前三章!”

渡边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近岛平三知趣的退出了房间。


宋一牙回到县城后,即接到了马志国的邀请,宋一牙知道马志国必然是为了榜山之事,也正好探一下到底是谁设置了埋伏,因为知道菜刀帮携枪出城的人员毕竟不多。

当面之后,马志国极力赞扬此次菜刀帮为榔桥县城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同时再次盛情邀请宋一牙出任保安团团附,宋一牙道:“家叔父只是要小弟来榔桥设立菜刀帮,实话讲,上次受县长大人指派参加收伏城外各路匪徒之事,已是大大超越了家叔父的命令,再加上半路遇伏,使我菜刀帮损失惨重,小弟实不知如何向家叔父交待呢,对了,县长大人,上次之事,按理说,所知之人甚少,到底是谁泄露了菜刀帮行踪,导致我帮损失惨重?”边说着,边紧盯着马志国的脸色。

但马志国闻言却未见脸色有任何变化,只是略有悲哀地道,“宋兄弟,此事我已责成保安团张进举团长彻查,但现在的形势,兄弟你也知道,太乱了,的确是太乱了,对了,兄弟你说,这事会不会是共产党干的?”

“你说是他们?”宋一牙有些吃惊地问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