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7:00之前。舒梁没有天亮的概念了。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三天,7:00之前。舒梁没有天亮的概念了。 舒梁跑回了屋子里,而无瞳怪人的身影也开始行动了,并且伴随着那熟悉的、刺耳的鸣叫声。 舒梁终于将那两本日记重新塞进了外衣的内兜,而无瞳怪人已经将自己高大的身躯严严实实的堵在了门口。 。。。。。。 无瞳怪人冲着舒梁露出了狰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7:00之前。舒梁没有天亮的概念了。



舒梁跑回了屋子里,而无瞳怪人的身影也开始行动了,并且伴随着那熟悉的、刺耳的鸣叫声。

舒梁终于将那两本日记重新塞进了外衣的内兜,而无瞳怪人已经将自己高大的身躯严严实实的堵在了门口。

。。。。。。

无瞳怪人冲着舒梁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你是谁?”舒梁问完之后,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无瞳怪人无所谓是谁。

“你应该知道我的!”回答的声音是一种瓮声瓮气的感觉,舒梁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我不认识你!”

“但是你知道我!”

“你是谁?”

“我是你的邻居!”

“邻居?你是我的邻居??”舒梁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他非常不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无瞳怪人,脑子里回忆着自己家对门的邻居,那是一个比较瘦小的男人,怎么会如此高大呢?

“是你害得我!”无瞳怪人说着,而且要向前走。

“我们家对门的邻居个子不高,怎么会是你?”

“你应该知道啊,枉死地狱里的鬼魂都要受尽折磨,被拖拽的很长!”无瞳怪人的话语中充满了疼痛和仇恨。

“你现在要做什么?”

“你也是那里的,我带你回去!哈哈哈哈!”

“你胡说!”

“我胡说?你现在还不知道吗,你不是人啊!哈哈哈!”

“我没有害过你!虽然你是被连累进来的。”

“你有没有害过我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也是属于枉死地狱的,不能让你在外面疯的太久,你和我一起回去吧!哈哈哈哈!”

无瞳怪人一步一步的向舒梁这里逼近着。

“等等!”舒梁大喊了一声。

“干什么?”

“刚才外面是不是有一个女孩在等我?”

“女孩?我认识她,她不是和你一起住的那个女孩吗?”

“你怎么知道的?”

“你又忘了啊,我是你的邻居啊,我见过你们啊!”

“她现在在哪里?”

“她回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了!”

“枉死地狱吗?”舒梁几乎是从牙齿缝隙中挤出来的这几个字。

“就算是吧!”

“那好!我跟你走,你带路吧!”

舒梁毅然决然的说道,他一定要找到殷月,不论他在哪里,既然自己已经死了,就不可能再死一次了吧,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既然殷月在枉死地狱,那舒梁决定自己也一定要去,而且不论怎么样,所谓的倒数十天、倒数三天,不都是来自于那该死的枉死地狱吗。还有,如果因为这件事死去的人们都去了枉死地狱,那倒不如去那里看一看,也许能知道很多自己想知道但又无从知道的事情。

无瞳怪人并没有因为舒梁的这个决定而感到什么吃惊和意外,他对舒梁冷冷的说了一句:

“好!跟着我!最好闭上眼睛!”

说罢就转身走了。舒梁摸了摸上衣内兜的日记本,也跟上了。从来就没有觉得什么时候自己能像现在这样坚定,舒梁认定了,不会后悔的,即使从日记中看到自己已经是死了的人了,那就更加无所谓了。说实话,舒梁现在唯一感到不安的就是政委和刘庆,他不知道他们俩现在在哪里,是否脱险了,是否安然离开了,如果把政委和刘庆也拖累进来,那才是舒梁最觉得恐怖的事情。

。。。。。。



“杨兴荣!”刘庆喊出了声音,而杨兴荣似乎也听到了刘庆的喊声。

“救救我啊~~~~!!!!”杨兴荣像遇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拼命的喊着。

。。。。。。


此时的政委陷入了两难之中,他一把将刘庆推进了卧室,喊着:

“刘庆,你去看看他!”

喊的同时,刘庆已经被政委推进了卧室里,而政委已经两三步的冲向了402房间的大门外了。

。。。。。。

“政委!!”刘庆高喊着,看着政委冲向了门口。

402房间的大门在政委即将冲到那里的时候,轰然关闭了,政委使劲的拉拽着门把手,也无济于事,门外面的那种笑声此起彼伏,异常的刺耳。

刘庆几乎是摔倒在了卧室里,他一屁股就坐到了床上。

杨兴荣仍然在床上,但是挣扎却停止了。政委透过猫眼儿向外看,本来是亮着的楼道灯又灭了,政委砸了几下门,声控灯也不亮,什么也看不到了,笑声也停止了,似乎又要恢复令人压抑的安静了。

。。。。。。


“杨兴荣?杨兴荣?你还好吗?”刘庆问道。

“我害怕!”杨兴荣双手捂着脸,抖动的回答道。

“你的脸怎么了?为什么老捂着啊?”刘庆问这个问题的同时,自己心里也在盘算着,难道杨兴荣的手一拿开,就要看到一双无瞳的眼眶吗?刘庆可以看到杨兴荣的嘴唇还是正常的,就是已经变成了紫色,想到这里刘庆也不禁紧张起来。

“他们!他们!他们要拿走我的眼睛!”杨兴荣的声音都已经嘶哑了。

“谁啊?谁要拿走你的眼睛?!”

“安勇!何文!”

“你的同学??”

“还有其他人,我不认识!”

“他们在哪?”刘庆站起身来,拍打着杨兴荣。

“他们,他们,他们!”杨兴荣说的话断断续续。

。。。。。。


政委回到了卧室。

“政委!外面怎么样了?”

“什么也没有了!”政委的样子很失落,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政委,他说刚才安勇和何文来了,要拿走他的眼睛!”

“什么?”这句话也没有提起政委的兴趣来,只是略微的扭过头看着刘庆。

“安勇和何文来过。”刘庆说道。

“小伙子,你起来!”政委似乎是命令着杨兴荣。

杨兴荣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问你,你觉得你最后一眼看到我们是什么时候?”政委问道。

“什么意思?”杨兴荣的双手从脸上拿开了,刘庆闭了一下眼睛,他怕看到的是无瞳的眼眶,但是还好,杨兴荣的眼睛还在。

“我是说,刚才我们收到了纸条,说屋子里的摆设变了,到现在,你觉得有多长时间?”政委很耐心的在解释着,因为他的意想当中杨兴荣应该已经不在了,毕竟已经过了快四个小时的时间了,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有出现了呢?!

“我不知道!”杨兴荣觉得自己被问得很糊涂似的。

“大概,你觉得大概有多长时间?”

“没有多长时间啊?”杨兴荣说道。

“刘庆,现在几点了?”

“现在六点四十了。”

“什么?六点四十啦??!!”杨兴荣非常吃惊的看着政委和刘庆。

“怎么了?”

杨兴荣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说道:“两点五十。”

政委点了点头,并不吃惊。

“我们的时间乱了!”政委自言自语的。

“舒梁呢?他是不是也乱了?”刘庆非常关切的问道。

“也许吧!不过我大概明白了一些。”政委说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许刚才我们收到的纸条确实是舒梁给的,既然杨兴荣这里在我们眼皮底下都可以时空错乱,更何况舒梁都不知道在哪呢,我岁数大了,平时不怎么想这些,你们年轻人应该更能接受这些吧,我干了这么多年警察,从来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从镜子里走出来,说出来都得笑自己疯了。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这里我想可能又不是我们的现实世界了,也许刚才我们收到纸条就走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政委说着掏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果然是没有信号的。

“你们看,手机没有信号,刚才没有注意到是不是有信号。”

“政委,那现在这里是什么地方?”

“舒梁家啊?!”政委说的有些调侃。

“。。。。。。”

“刚才安勇和何文来了,要拿走我的眼睛!”杨兴荣插话进来。

“他们怎么走的?”政委问道。

“刚才你们说屋子里的摆设恢复原样了,可我看到的就是没有变化,正看着呢,我回头找你们,可是你们一扭头我就看到的是安勇和何文。我往卧室里跑,可是没地方躲,眼看着他们俩就冲过来了,就听到你俩的声音了,他们回头看了一下就从窗户那跑出去了。”杨兴荣一边说一边仍然心有余悸的样子。

“窗户?”刘庆听罢走到了窗户前,窗帘是打开的,可是外面再一次变成了一团漆黑,刚才还看到对面的楼上点点的灯光,现在全没有了。刘庆关闭了窗帘,也许这样能觉得安全一些吧,即使是心理作用也罢。

“听你这么说,一共也没有多长时间啊?”政委问道。

“是啊,所以你们说都快七点了,我觉得很惊讶啊。”

。。。。。。


“政委,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刘庆问道。

“也许吧!”

“那我们还是在这里干等着?”

政委低着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忽然,政委抬起头,说道: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我们回到镜子里去!怎么样?”

。。。。。。







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