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了巨奖之后,他和妻子……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2 131
导读:中了巨奖之后,他和妻子…… 结婚多年来,刘镇德和叶凡夫妇一直过着平淡清苦的日子。刘镇德在小镇的机关单位上班,是个有口皆碑的清官,从不伸手,也不在外面混吃混喝的,每月就拿那么几百块钱死工资,妻子以前是镇上一氮肥厂的会计,后来下岗了,只好在路边摆了个摊卖日用杂货,赚几个子儿补贴家庭。虽然生活不富裕,但两人的感情挺好,甚至从未拌过一次嘴。 刘镇德是2005年6月迷上福利彩票的,其实他的初衷并不完全是想撞上好运,中个头彩,只是觉得每天上班下班,感觉人生太单调,每星期花四五块钱无大碍,脑子里面却可以增添许

中了巨奖之后,他和妻子……


结婚多年来,刘镇德和叶凡夫妇一直过着平淡清苦的日子。刘镇德在小镇的机关单位上班,是个有口皆碑的清官,从不伸手,也不在外面混吃混喝的,每月就拿那么几百块钱死工资,妻子以前是镇上一氮肥厂的会计,后来下岗了,只好在路边摆了个摊卖日用杂货,赚几个子儿补贴家庭。虽然生活不富裕,但两人的感情挺好,甚至从未拌过一次嘴。


刘镇德是2005年6月迷上福利彩票的,其实他的初衷并不完全是想撞上好运,中个头彩,只是觉得每天上班下班,感觉人生太单调,每星期花四五块钱无大碍,脑子里面却可以增添许多盼头。而且他有个习惯,那就是从不自己绞尽脑汁地去琢磨号码,不论买多少注都由电脑随机选号。


妻子起初并不赞成他去玩彩票,因为她听说一旦上瘾就好像吸了鸦片似的,会一发不可收拾,赌性也会越来越大。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反对,丈夫仅仅用两块钱便换回一个二等奖。几千块钱不是天文数字,但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已经算不小的幸运了。


头一回下注就有所斩获,刘镇德倒是看的很开,只把它当作意外所得,心境十分坦然。倒是妻子叶凡的兴致被高高地吊了起来,态度由开始的反对转变成了鼓励。或许是上帝有意接济他们一把吧,事隔两月,每星期坚持只买两注的刘镇德再次与好运撞了个满怀,中了一等奖。而且好戏并未就此歇脚,2006年年底和2007年4月中旬,刘镇德又毫不客气地捧了两次头奖。


清贫之家突然间拥有了近千万的家底,刘镇德夫妇激动得就差点没掉眼泪。在分多个户头把钱存入银行后,他们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干扰,于2007年6月在省城某小区买下一套高档商品房,举家搬到了省城。点头哈腰做了近10年办事员的刘镇德终于有了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他大学里学的是贸易经济专业,首先想到的当然是经商做老板。


通过朋友,刘镇德很快就注册成立了一家以经营钢材为主的贸易公司,梦寐以求地当上了董事长。丈夫一下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时候作为妻子的叶凡开始不放心起来。男人有钱就变坏似乎已成了很多女人思想中的硬道理,叶凡亦陷入了这个怪圈里面。她开始提出到公司里去做会计,却被刘镇德一口否决,说她是有福不会享,妇道人家不必要自讨苦吃地出来瞎折腾。


叶凡误以为刘镇德之所以拒绝让她渗透到公司中去,是试图抛弃她的兆头,于是整天大吵大闹的,家再无安宁之日。虽然刘镇德无数地说过,如果真有那样的想法,就不会轻易把她也带到省城来了。可起了疑心生了担忧的叶凡死活不信,她说男人大都口是心非,讲出来的话能不能算数只有鬼才知道。


为了安抚妻子,同时也表示自己的忠心,刘镇德只好出此下策,通过繁琐的手续,把公司的法人代表变更成了妻子叶凡,让叶凡当公司的董事长,而自己却只能弄个总经理当当。如此一来,叶凡总算哑口无言了。一切手续办妥的那天晚上,她再次温情脉脉地扎进了丈夫的怀抱。家庭当中刚刚弥漫开来的硝烟终于得到了化解,两口子和好如初。


其实叶凡入主公司,更多的也仅仅是一种摆设而已,因为她对经商之事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惟一可做的便是签签字,而且由于没有主见,只能顺着刘镇德的意思去。碰上开董事会,她要么是呆若木偶地坐于一旁,要么就拿着丈夫写好的稿子照本宣科。这种奇怪的现象可笑至极,但因为其他股东只是象征性地入股作陪衬,所以也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叶凡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安如磐石,而刘镇德也在他的总经理位置上如鱼得水。


随着公司业务的蒸蒸日上,夫妻俩露出了会意的笑容,感情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有一次叶凡深情款款地对刘镇德说:“其实我并不是想要什么钱,我只是想你能够永不变心地爱我一辈子。”刘镇德听后甚是感动,给了妻子一个热烈的吻。他们相互约定,无论是贫是富,今生必定不离不弃,厮守终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