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二部分 (水抹残红2)51

zzfu2008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URL] 宁馨儿讲到这,真的有泪花闪现了。她解嘲地笑了笑,把脸别到一边了。当她用手绢擦过眼泪,再把脸转过来时,发现郑守义紧闭的双眼有泪水溢出,就又给郑守义擦拭了。之后,用一种几近沙哑地声音道: “你看我们俩这是怎么了,都哭天抹泪的,也就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啊!” 郑守义勉强地笑了笑,“可不是嘛!” 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宁馨儿讲到这,真的有泪花闪现了。她解嘲地笑了笑,把脸别到一边了。当她用手绢擦过眼泪,再把脸转过来时,发现郑守义紧闭的双眼有泪水溢出,就又给郑守义擦拭了。之后,用一种几近沙哑地声音道:

“你看我们俩这是怎么了,都哭天抹泪的,也就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啊!”

郑守义勉强地笑了笑,“可不是嘛!”

宁馨儿娇媚地道:“是一个温馨浪漫的故事吗?”

“你说呢?”

“当然是了。”

“那就是了。”

“谢谢你的认可,我想给你一个奖励。”

“什么奖励?”

“你把眼睛闭上。”

当郑守义真的把眼睛闭上之后,宁馨儿就俯过去,轻轻地给了郑守义一个吻。

郑守义睁开了眼睛,虽然看到宁馨儿面含羞涩之色,还是道:“宁馨儿,谢谢你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并给了我无微不至地关怀。可是,我老婆陈玉芝新死,我甚至还没到她的坟前哭一场呢,这个时候让我去接受谁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我不是怕被人说三道四,而是我真的接受不了。你不知道,陈玉芝漂亮着呢,而且,我们俩感情那可真叫个好啊……”

说到此,郑守义泪光滢然,也哽咽住了。

宁馨儿小心翼翼地道:“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情感,换谁都是一样的。可是,你也得面对现实啊!毕竟人死了再不能复活!你现在也就三十岁左右,人生的道路还很漫长,新的生活依然充满着诱惑力。你不能总活在过去里吧!但愿死者有其天堂,生者有其寄托!”

晚上,欧怀仁过来了,见郑守义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自是高兴。帮助宁馨儿给郑守义换好药,又说了几句闲话就要回去。这时,宁馨儿把大家都叫了过来,“现在我给大家说一件事,为了掩护郑团长在这养伤,现在郑团长改名换姓,叫胡明理了,而这里就是我表姐家了……”

孙百康和孙黄氏立即改口叫欧怀仁为舅舅,倒是欧怀仁有点不好意思了,“老孙,我们可是多年的老弟们,真的是不敢当啊!”

孙百康道:“为了郑……不!为了胡明理的安全,这也没啥。胡明理可是宁馨儿的救命恩人呢。我没记错吧!”

宁馨儿笑道:“不错表姐夫,对着呢。”

一阵子嬉笑之后,欧怀仁要走了,宁馨儿想去拿些替换的衣服等过来,也想洗个澡,就跟着走了。半路上,欧怀仁道:“馨儿,前两天晚上,听说独立团把沛城端了,小鬼子和警备大队的人无一漏网,全被消灭了……”

欧怀仁往下就说不下去了。

宁馨儿本想隐瞒一阵子的,现在只好道:“是的!都被埋在县城西南的乱石岗子那了。”

“暂时不要给你舅母说。”

“嗯!”

之后,谁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有脚下沙沙的脚步声。

春夜,万籁俱寂,一朵朵蓬蓬松松的云彩,在柔和的月光里徐徐浮动,路边的小麦和几棵稀疏的苦柳,似乎都在轻纱一样的薄霭里朦胧入睡了。

欧宁氏见宁馨儿回来了,自是高兴。宁馨儿说要洗澡,欧宁氏连忙安排佣人申妈去烧水作准备了。不一会儿,洗澡水准备好了,宁馨儿拿着替换的衣服就去了洗澡房。是个用竹坯子箍成的洗澡缸,一米半高,上口直径一米,现在正热气腾腾的呢。宁馨儿慢慢地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踩着一个高凳子就下去了。泡在热水里,宁馨儿感到通体的舒服。这个时候,她想起了上午吻郑守义的情景,不禁脸有些发烧,就面带笑容地把头没入到水里。当头浮出水面之后,她在心里道:守义,你是我的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