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二节 英雄救美

北宋杨六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URL] 2轮弓箭突袭后,山丘前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呼喊,无数的黑衣人好像从空气中冒出来的一样,黑压压的就冲了上来,人数约在2000左右。看样子不可能是为了我这一万多棉衣来的,目标只能是那辆豪华马车。马忠也将他周围的近200名郡兵稳定住,我身边也趴着几十名郡兵,其余的就都躺在路边和道路上了。我握紧了长矛,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2轮弓箭突袭后,山丘前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呼喊,无数的黑衣人好像从空气中冒出来的一样,黑压压的就冲了上来,人数约在2000左右。看样子不可能是为了我这一万多棉衣来的,目标只能是那辆豪华马车。马忠也将他周围的近200名郡兵稳定住,我身边也趴着几十名郡兵,其余的就都躺在路边和道路上了。我握紧了长矛,扭头看看趴在旁边的郡兵,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颤抖不已,也难怪他们从来没有上过战场,根本没有见过死人,恐怕服役期间连个毛贼也没抓过,是父母心中的好儿子,妻子心中的好丈夫,但却不是将军眼中的好士兵。我观察到左边一个小伙子不慌不忙得用弓箭瞄准黑衣人,抽冷子放出一箭,倒是箭箭中的,绝不虚发。

孙绍命令孙郁带领一部分铁锋营的兵士保护马车,自己率领其余的兵士挥舞兵器迎着黑衣人们冲了下去。双方混战在一起,只见血光飞舞,胳膊大腿乱飞,惨呼声不断,直看得这些郡兵尿了裤子,马忠传下命令,有敢临阵退缩的杀无赦,命令郡兵死守棉衣,不得逃跑。

兵器的撞击声,喊杀声和士卒的惨叫声在空气中回荡着,蔓延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了过来。一群群血人在玩命的拼杀,上一个回合的胜利者,下一个回合就倒在了地上,残缺的尸体,折断的刀剑,血染的军旗,构成了一幅壮观的战争画卷。孙绍虽然抵抗住了两面的黑衣人,但还有不少黑衣人从后面杀了上来,他们让过了棉衣车队,根本就对棉衣不懈一顾,但是马忠也不肯让他们轻易过去,率领一半郡兵迎了上去,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倒了3分之二,幸亏我带领身边这几十名郡兵从侧面包抄黑衣人后路,才缓解了马忠的压力,不过这些郡兵那里是黑衣人的对手,没几个回合,半数也倒在了血泊之中。余下的郡兵也杀红了眼,胆怯的眼睛已经被战友的鲜血染红,不要命的打法也令黑衣人头疼,我们边站边退,退到了车队旁边,飞溅的鲜血也染红了雪白的棉衣,我顺势刺倒2名黑衣人,来到马忠旁边,见他一剑砍翻一名黑衣人,大声吆喝郡兵死守车队。旁边不远处就是那辆华贵马车和近百名铁锋营士兵,他们并不上来增援,而是在华贵马车周围布防,并时不时释放弓箭支援郡兵作战,想必孙绍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保护好华贵马车。

鲜血染红了黄土,断折的旗帜刀箭随处可见,缺胳膊少腿的尸体到处都是,旁人看到一定会以为这里发生了一场战争,不错是战争,这战争的主角却不是我。

“小心”,我一把推开了马忠,一支雕翎箭刺中了我的后背,幸亏被近卫军盔甲挡了一下,没有射入太深,不过,这也痛得我大叫了一声。“将军,”马忠挥刀挡开一个黑衣人的朴刀,“我没事。”我一招马踏乌龙将2名黑衣人扫落马车,手向后伸,抓住了箭杆,一咬牙,一跺脚,大喝一声,生生的将雕翎箭拨了出来,我自问不是什么硬汉,自然痛得呲牙咧嘴的,看得马忠在不远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怒骂:“我都痛成这样了,你还笑的出来。”马忠掩住笑容:“看你这模样,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刚才多谢你了。”我亦道:“死不了,永远也死不了。”别看我们在这里好像很悠闲的聊天,实际上是边打边说,苦中作乐。眼看着守护在车队周围的郡兵已经不足百人了,黑衣人中有人指挥一部分黑衣人继续缠住我们,大部向华贵马车进攻,片刻之间,守卫马车的铁锋营士兵也和黑衣人接上了火,部分士兵和黑衣人相互倒了下去,喊杀声响彻山林,不时有鲜血飞溅到华贵马车上,车夫也被乱箭射了下来。我登高一望,孙绍率领的铁锋营主力被2倍于他的黑衣人死死缠住,无法回援,而我们这不足百名的郡兵要抗击50名黑衣人也力不从心,而围攻华贵马车的黑衣人在2百左右,守卫马车的铁锋营士卒也在百人上下,另外还有不少的双方负伤士卒倒在路边沟中痛苦呼叫,如果发现身边是对方的士兵,就挣扎着用刀剑在进行搏斗,直到一方死亡为止。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清楚黑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看对方的身手和组织,绝对不是草莽贼寇,很可能是军队,联系到牛金的出现,极有可能是北魏的正规军,但他们为什么不亮明身份,非要用黑衣掩盖自己的盔甲,难道另有原因?如今只有等待援军的到来,遇袭后,铁锋营已经派出了1队精骑飞赴皖城寻找救援,不知道何时才能有援军到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来。

形势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再没有援军及时赶来,我看不光是华贵马车,只怕连我的小命也要保不住了。马忠一个健步窜上了一辆马车,躲过了一刀后,一个鹞子翻身,落到了黑衣人背后,反手一刀直插入黑衣人后心,看也不看,对准了左边的黑衣人手腕一脚,踢飞了他的兵器。长矛卷起一阵旋风,左右一抖,挡开了敌人兵器,顺势刺入一名黑衣人小腹,如果换作平时,我还会一鼓作气把敌人挑过头顶,可惜现在身负多处重伤,哪有力气了,只好刺倒了事。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我身边的这些郡兵也只剩下20几个了,不过缠住我们的黑衣人已经剩下个位数了。我发现华贵马车那边可不太妙了,站在车顶放箭的几个铁锋营士兵已经全都被射落下来,守护在周围的士兵也只剩下30多人,几名黑衣人已经窜上了马车,双方已经在展开最后的厮杀了,如果没有别的力量加入,片刻中,马车就要易手了。

远处,孙绍所部想来救援也力不从心,围堵他们的黑衣人战斗力之强悍,杀气之狂热丝毫不逊色于铁锋营,孙绍大声喊杀,催动士卒前进,无论铁锋营如何冲杀,但就是无法冲破这些黑衣人阻拦。我见郡兵这边已经没有多大危险了,放弃了插在一个黑衣人胸口的长矛,这家伙临死抓住长矛仅仅不放可,形势危急,我也只好暂时放弃了长矛,拽出了宝剑,冲到了在向铁锋营释放冷箭的几个弓箭手旁,一剑一个,砍瓜切菜一般剁倒了这些弓箭手。“啊”随着一声惨叫,一名铁锋营士卒抓着半边窗帘倒了下去,我只看见车内端坐着一名华服丽人,乌发堆头,一身浅黄宫装,打扮得雍容华贵,眉目如画,艳美绝伦,腰肢如柳,怪了,人家坐着,我也能看到腰部,当然是联想了。但见这丽人怀抱一个锦盒,看来就是宝贝所在了,周围虽然喊杀震天,鲜血飞溅,刀光剑影,这丽人却无惊慌之色,十分的镇定,想必胆识过人。形势危急,也不容我多想,我疾步跑到马车前面,挥刀将正在驱马的黑衣人砍倒,跳上马车,格挡开其余的黑衣人兵器,拉动缰绳,欲将马车赶向别处。弓弦响起,几支弓箭射在了我身后的车厢上,甚至有一支射入了车内,我眼角扫处,几个偷袭的黑衣人已经被乱刀砍倒。

华贵马车狂奔在黄土路上,把一路滚滚浓烟留给了后面,黑衣人见马车已经跑出了一箭之地,放弃了与铁锋营士兵的缠斗,从树林中牵出马匹,上马追赶。马忠带领10多名郡兵也乘马随后紧紧追赶。

道路崎岖难走,我就算再怎么抽打马匹,马车也跑不出速度,几名黑衣人渐渐追上,不停的发箭射马,这要是被他们射中,那马车还不要翻了,我乱舞宝剑,拨打雕翎箭。“左转”华服丽人突然开口,声如翠啼,十分动听,再配上绝美的容貌,确是人间极品,不过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急忙将马车向左面转去,冲入一条山林小道,黑衣人死命不退,紧紧跟随,马忠率领的郡兵还在他们后面追杀。

树枝不断划过车顶,小道越跑越窄,树木越来越多,我压低身躯,几乎贴在了马身上,四匹马16个马蹄上下翻飞,只见树木不停的向后漂移,眼前豁然开朗,却见一处断崖,“不好,”随着我一声大叫,连人带马车一起冲出了断崖!

“完了”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大脑极度缺氧,马匹一阵乱叫,直直的冲着崖底的碧湖而去。高空坠落的声势惊人,如果有人在下面看见这一幕的话,我想他可能永远也不能忘记。四匹战马带着一驾马车腾空而起,飞出了断崖,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入了湖中,溅起无数的水花,各位观众,常看电影自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男女主角都不会有生命危险,当然必要的惊险还是有的。

风呼啸着从我耳边掠过,而后又盘旋而下从我面前飞过,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碧蓝的湖水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脱空而出喊道:“抓紧。”当我与水面亲密接触的时候,恰到好处的昏迷了过去,自然也就不知道了华服丽人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从湖底捞起来,进行了古时候的人工呼吸。因为当时已经是深秋,湖水刺骨,加上我伤口发炎,一场意料之中的高烧让我继续丧失了自己的意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