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将军的眼光看发展

cguitar 收藏 0 18
导读: *任何国家都以追求国家利益为唯一的行动准则,而没有给道德留下任何空间。 *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主题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一厢情愿,是起着麻醉作用的有害的学说。 *发展就意味着危险和威胁,没有“战争权”就没有发展权。 *我们的思维基点应该是也必须是∶中国的发展就是对日本等国的威胁。 *霸权是大国存在的本质特征。 主题:战争正在向我们走来--迟浩田 同志们: 写下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任何国家都以追求国家利益为唯一的行动准则,而没有给道德留下任何空间。


*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主题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一厢情愿,是起着麻醉作用的有害的学说。

*发展就意味着危险和威胁,没有“战争权”就没有发展权。


*我们的思维基点应该是也必须是∶中国的发展就是对日本等国的威胁。


*霸权是大国存在的本质特征。


主题:战争正在向我们走来--迟浩田


同志们:

写下这个题目的心情很沉重,因为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屡次遭到外部势力的打击和直接侵略而中断,最典型的就是1927-37年的所谓“黄金十年”,所谓黄金十年以现代的眼光看一点也不黄金,这中间有1931年的9.18东北的沦陷,有冀东伪政权的成立,但相对来说,1927-37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较快,基础设施建设有相当进展,军队建设也有起色,中国有了一点希望。但这是日本所不能容忍的,侵吞了东三省还不满足,便迫不及待的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中国被迫以焦土抗战政策苦撑8年,中国虽然惨胜,但失去了外蒙,元气大伤,财产损失在6000亿美元以上,经过8年战火的摧残,本以贫弱的中国更加一穷二白,可以说日本的侵略特别是全面侵华战争大大延缓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不允许中国发展,阻碍中国现代化进程一直是列强特别是日本始终不变的国策,我们对此应该有着最痛切的历史教训。国与国之间有合作,但更本质的是竞争、冲突和冲突的极端形式-战争。合作是暂的、有条件的,竞争和冲突是绝对的,是历史的主轴,因此,所谓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主题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最多也只能做为权宜之计),这种说法既没有什么经得起推敲的理论依据,更不符合事实和历史经验。不要说中日两国这样的地理上、历史上的死对头,即使是60年代的中苏分裂也足以说明任何国家都以追求国家利益为唯一的行动准则,而没有给道德留下任何空间。当年中苏有着共同的意识形态,面对共同的敌人,而且中国低下的科技水平使中国不可能对苏联形成威胁,但中苏还是分裂了,并进而走向了尖锐的对抗。个中缘由头绪很多,但一个根本的原因是苏联不愿看到一个日益发展、日益强大的中国和它比肩而立,哪怕仅仅有这种趋势还远未成为现实也不行。如果有着共同意识形态,共同敌人,一强一弱的中苏都可以分裂,那么所谓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主题的咒语主导下的中国政略、战略及外交的虚幻性、脆弱性、危险性就十分的明显了。之所以说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主题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一厢情愿,起着麻痹作用的有害的学说,原因如下:

一、列强打击中国现代化进程是其一贯的国策。

从中国近代历史经验、教训,和中华人民共和国50年来的历史经验与教训,可以得出这样一条历史规律∶列强打击(包括用全面战争手段)中国现代化进程是其一贯的国策。在过去的160年是这样,在今後的160年仍然是这样。


二、发展就意味着危险和威胁,没有“战争权”就没有发展权。


发展就意味着危险、威胁,这是世界历史的通则。只有在中国历史上才有特例,如大汉王朝在当时的地理极限内打败所有对手之後,就可以“关起门”发展了,并进而产生了“天下主义”。因为不论从人口、军事、经济、文化任何一方而衡量,没有任何族群和大汉族比肩甚至看不到任何族群有这种比肩的潜质。在战国时代,一国的发展就意味着对另一国的威胁,这才是世界历史上的通则,也是西方外交的核心和基石。西方外交的鼻祖是法国的红衣主教黎塞留,正是他第一个在外交领域走出了中世纪的“蒙昧”,开创了现代外交抛弃任何道德与宗教的束缚,一切以国家利益为轴心旋转。他制定的外交政策使法国受惠200余年,主宰欧洲,而他策划的30年战争则使德国生灵图炭,分裂为诸邦小国,永远处于动荡之中,直到卑斯麦统一德国。而德国统一进程表明,没有卑斯麦的“战争权”,就没有国家的统一,更没有发展权。

三、军刀下的现代化,中国唯一的选择。

中国威胁论是完全正确的,这正是典型的西方思维。“我关起门来发展自己的经济,招谁惹谁了?”这种中国式的思维方式不仅是愚蠢的,也是不能和“国际接轨的”。在战国时代,在国家利益这一残忍的领域,容不得任何温情,谁要是抱着一丝一毫的幻想,谁就会遭到大历史残酷的惩罚,中国的发展对日本等当然是威胁,中国自己可以不这么看,但中国几乎不可能改变日本等列强这种已经和“国际接轨”的,根深蒂固的思维。所以我们的思维基点应该是也必须是∶中国的发展就是对日本等的威胁。按“理”说,每个国家,民族都有生存权,发展权,比如中国经济发展了,就要进口石油,为了保护生态,中国封山育林,就要进口木材等原材料,这是再自然不过,再有“理”不过的事情了,但列强有列强的“理”,象中国这样的大块头,要是2010年石油采购达到1亿吨,2020年采购达到2亿吨,列强会容忍吗?争夺基础性生存资源(包括土地、海洋)是历史上绝大多数战争的根源,在这个信息化时代会有变化,但不会有本质的变化。发达、先进、文明如以色列,不是为了不大的地方(包括争夺水源)和阿、巴打了50年,还在一天不停的打吗?为了争取再正当不过的发展权(除非中国人永远安于贫困、连发展权也放弃),中国就要准备战争,这不是由我们决定的,更不是由我们中的一些善良人士的善良愿望决定的,事实上这是由“国际惯例”和列强决定的。

中国20年来的和平与发展政策已经走到了尽头,国际环境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即列强已经准备再一次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国要发展,要维护自己的发展权,就要准备战争,只有准备打仗才能蠃得发展的空间和时间。20年来和平牧歌式的发展已经终曲,下一个上演的节目是也只能是∶军刀下的现代化。

四、(大)外交决定内政。

即使中国目前最鹰的鹰派也不一定主张现在就打仗,虽然我们有足够的充足理由,比如国家统一之战,比如维护南海权益的目的。就是为了发展权,珍惜中国160年来少有,因而极为珍贵的发展权,但是,当这种发展权也日益受到威胁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必须拿起武器,捍卫中国人发展权的时候。内政决定外交,这没错,但不要忘记在这个战国时代(大)外交也决定内政。这不仅是理论上的表述,更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经验的表述,70年代中国的国防支出超过了科、教、文、卫支出的总和(因而人民生活比较贫困)。我当然不希望今天中国的军事支出超过科、教、文、卫支出的总和,事实上,中国最需要投资的是教育。但列强允许吗?难道就不想把更多的钱投到科、教、文、卫上吗?有人说,根据所谓苏联解密文件,证明60、70年代苏联并没有全面入侵中国的计划,即使这些解密文件是正确的,也不能说明“历史的真实”,棋局都是互动的,没有(原)在的领导(及其领导)下的中国做了最充分的精神和物质准备,极大的增加了苏联全面侵华的风险和成本,历史也完全(会)向另一个方向转折,软弱者只会招引侵略,从这一角度讲,(那)才是真正的和平捍卫者。

五、求善得恶,中国未来10年能和平吗。

打断中国现代化进程,剥夺中国人的发展权,列强有许多牌可打,最明显的三张牌是“三岛”,其中又以台湾牌最有效。台海之战何时爆发,决定权既不在我们手里,也不在台独分子手中,而是在美日手中。如果爆发台海之战,那就不仅仅是统一之战,更深层的是美日决心剥夺中国人的发展权,再一次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正如历史上的甲午之战,日本全面侵华,不仅仅是割地赔款,更为本质的是日本打断中国现代化进程,剥夺中国人的发展权一样。

因此,我们必须以战略决战高度看待台海战争。而以我们现在的武力水平,对美日而言还谈不上战略决战,特别是对美国更够不上战略决战,因为中国只有不多的洲际导弹,而且美国已经铁了心要发展NMD。要阻止延缓台海之战爆发的时间,首先就必须把台海之战上升到“对称的战略决战”的水准,即鱼死网破的程序,如果我们不能蠃得台海之战,後果将比甲午战败还惨。因此,不战则已,战则要全面毁灭日本,把美国打成残废,这只有核战才能胜任。求善得恶,这是我们目前政策的最终结局,求恶得善,只有拥有全面摧灭日本,把美国打成残废的能力才能蠃得和平,否则台湾问题拖不过10年,10内必有大战!

六、霸权是大国存在的本质特征。

什么是大国?有霸权就是大国,没有霸权就是任人宰割,命运(包括发展权)被别人操控的木偶。霸权在这个

战国时代是客观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问题只是你意识到没有,是主动追求,还是被动逼近,中国的一切问题,包括三岛问题,战略产业发展问题,国内各阶层利益调整问题最终都是为中华民族争夺霸权的问题。要争霸权就不能内斗不已,内部要安定团结,英国由于海外殖民的巨大利益,早早地实现了“工人阶级贵族化”,日本从中国攫取的巨额赔偿和市场不仅有利于上层,也使日本下层获得巨大利益。时代不同了,国情也不一样,但实质没有变,我们不仅要以霸权的视角看待军事、外交问题,更要以霸权的视角看待内部的阶层,阶级利益的调整问题。只*压榨剥削本国下层的上层精英阶级,在这处(于)战国时代是不能代表民族利益的,它们是腐朽的,没落的,没出息的,应该被限制,被消灭的。成熟的,智慧的上层才能代表民族利益即对内实行“让步政策”,领导下层共同获取海外利益,(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以後再详谈,中国是有巨大的海外利益的,只是我们还没有积极主动的去开发)。


迟浩田上将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在位时,是坚定的鹰派,航母派,战略核潜艇派,海军空军现代化派,主战派,在他的任上他用手中并不多的经费搞强了中国的空降军,海军陆占旅,特种兵大队,战略导弹部队,模拟外军部队,电子对抗部队并给海军空军从以色列,欧洲,俄罗斯搞来了很多先进的装备。他还着手组建了一支专门对付日本的820特种兵大队,可惜这支战斗力超强的特种部队被解散了,原因竟然是和平年代下如此强悍且耗资不少的特种部队没有保留的必要。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美国,日本不断刺激中国,是国内精英多年来媚美媚日带来的恶果和平与发展是当代的主题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是一厢情愿,起着麻痹作用的有害的学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