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蝴蝶太热心了,不来不行啊~!

苏家八娘子 收藏 18 208
导读:[face=仿宋_GB2312][size=16]发拙作一堆,博大家一哈[/size][/face] [face=楷体_GB2312] 《昨日时光》 风在夏夜里捎来一束玫瑰 芳香溢满天空 令我心神荡漾 你的影子顿时在我脑中盛开花了 啊,我的爱人 昨日时光已飘然消逝 我独自徘徊,繁星连成一片 或惆怅,或冥想 交错成无数情丝 便似人间天上 便要明日时光—— 小河轻语,水波跳跃 涟向低沉的大地 向着草原,携着微风 我愿化为你 与燕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发拙作一堆,博大家一哈



《昨日时光》

风在夏夜里捎来一束玫瑰

芳香溢满天空

令我心神荡漾

你的影子顿时在我脑中盛开花了


啊,我的爱人

昨日时光已飘然消逝

我独自徘徊,繁星连成一片

或惆怅,或冥想

交错成无数情丝

便似人间天上

便要明日时光——


小河轻语,水波跳跃

涟向低沉的大地

向着草原,携着微风

我愿化为你

与燕觅食,飞翔


愿用我心弦

日日弹唱罗曼史之歌

永无异地的悲伤

永无光阴的绝决


啊,我的爱人

昨日时光已飘然消逝

——2008.7.22


《夜晚,我光亮的脑袋上空》


夜晚,我光亮的脑袋上空

那皑皑的银河像天宇的尾巴,更像

一条羞涩的少女的长裙

无边无际

我坐在上世纪革命时余留下的树桩上

由于我目不斜视,由于我空空地冥想

使我坠落,感受不到悲伤

我望见周边的重山依然是黑压压一片

依然黑压压了半个世纪的田野

依然有蛐蛐连绵交响

以及蛤蟆敲鼓合声

以及狗看星星的宁静

这是唯一的永远长不大的处女的村庄

迷信和战争抚摸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在风雨中,毫不留情的赞扬她的美和丑

每一处卑微和博大都已铭刻

隔着感官的碎片和火焰还在飞翔

一把钥匙锁住了童年的秘密

梦想里头的刀总是锈了又磨亮

一些不为人知的事物还在久久地回味

——2008.7.24


《挽歌》


头顶流晕的王冠正发芽

直到残霞落尽

现出她光洁的身子

见证成长,兴盛,死亡


你说宫殿里嫔妃在逃窜

你说骨头边缘乞丐在恋爱

只是贪婪地冥想夜的眷顾

却在梦里和刀光剑影交媾


亭前把酒吟诗的时光一去不返

幽幽的时光啊

像江上的姑娘倒影森森

蔑视你的空鞋子

笑着走了,夜莺空嚎

空园子在呜咽、滴血


这是白日天才的庄园

昨日的蛟龙背负夕光

朝圣者的足迹正遍野开花

今夜,漂流的骨头没有泪水

——2008.8.2


《瓷瓶》


有时候,你如瓷瓶一样

端庄、典雅、秀美,愉然自得地挺立

你的肚子空着,陈列在冰冷的地下室里

便会像石头一样哭泣

可在黑暗里有谁听见——


我惶恐又辛喜若狂地把你盗来

放在案旁,灌入二分之一的水

插进两束鲜活的马蹄莲

(一束叫天涯,一束叫海角)

推开窗子,让日月时光沐浴

在你身上作一首名叫“腊十八”的诗

编制成曲

于是,那一屋子的芬芳便倒转了几千年


沁彻天空,天空流下泪水

挡在窗外的泪水,依然在梦里

毫无生息

你依然像石头一样哭泣

为何把你锻造,雕刻成塑像一般

……


你最初的名字叫泥儿,我会与你做伴

于万物结为姐妹,与大自然相依为命

如风雨,更如八月的芳香


这究竟是什么日子

你到底以为叫安逸还是流散

或叫自由的爱情

可别再惶惑如昔——

我记得你最初的模样

——2008.8.3


《腊十八》


那一年,在南方的南方

一场战斗打响又结束了

把一个国家打到一般的时候

你便悄然诞生

取明为“飞”


向南

注定与云相亲

在微风细雨里寻觅归巢

拆除了又搭建,调制食粮

继续把精神放高

让自由的自由——


一根线的两端是两场战争

一场豪雨

一阵狂风

撤断了海边上的情


革命的种子深植泥土

生根发芽

当果子熟时

你将有另一根“尾巴”

取名为“茧”

——2008.8.4


《每天写一首诗》


每天写一首诗

写给异乡的黄昏

写给宽厚的夜晚

和呜咽汹涌的青春

临近黎明的裙袍也会沙沙作响


每一首诗里都有过去和未来

以及沉重和忧伤

寂寥和日渐升起的荒凉

像雾变为层层白云

都斜靠在阵阵风中

一同把远方不可靠的部分刮出心脏


在生活翠嫩的内核里

编制几箩筐神思

缝隙中挑出一写可食用的哀怜

慢慢咀嚼,回味

朝天的缺口处呼吸,咏叹


每一首诗里都有不同的意象

用身上所有部件去焚烧

那些爱情似火的岁月啊

就被轻轻点燃

——2008.8.7



《我爱着生活》


我爱着生活

急切地在生活的内核里寻找光芒

一些乱糟糟的事物羁绊着

毛细血管在伸缩

有时裂了,有时又纠缠在一起

像稻草变成绳索不为人知的过程

这是坚定的过程

断了又续上,没了随心所欲的肢体

更没了那田里涟漪的绿

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闻不到天空的香气

铁锹锈了,我挥舞着,敲不开阴霾的云彩

我也锈了,云影下骨头散架

南风向北吹,北方吹南风

邻海的方向还有潮水沸腾

我爱着脑髓和心肌

他们在疼痛中拙壮成长

并且相互怜惜

闪着细小而悲悯的亮

这是最坚定的进程

——2008-8-31


〖当我停止创作〗


每逢秋天到来

乌云遮蔽月光

我只能把桂花的心事

编制成曲

唱到遥远的微凉里


每逢秋天到来

写几首小诗

交融的情景

多半是暗淡和忧伤

我只能把浪漫

轻轻丢在飘落的枯叶里


当我停止创作

回忆起故乡

把夏天的泥人还给小河

把冬天的火盆抛向天空

我听到童声回响


而今

总有燃不尽的烟头零星闪闪

以不明所以的速度

抽干了秋天的血液


失去了光鲜

词语颓丧

而秋天不动声动色

更没人知晓

大半意象与我结为姐妹

情比光亮

意比花香

——2008-9-10


《风在吹》


在山顶,河上,有屋檐之处

风在吹

没有重量的风,把像薄裙一样的

没有翅膀的云

吹到这里,又到那里


多么轻快的风和云啊

稀稀疏疏的,变幻着身子

飘飘逸逸的,永不停止

像棉花一样温柔

像石头一样坚硬

飞在辽阔的祖国上面

我无法停止一生的仰望。。。。。。


看风在吹,云在飞

在夜后黎明前

没人看得见它阴霾的湿痕

它自言自语,没有声音

仿佛飞翔的开始就是结局

幼稚就是成熟


如果坠落

告别山川与河流

在屋檐顶端的

影子上加点盐

腌起来等老

那时候,我就可以轻轻地说:

——停止飞翔、想象


在有激情的时候

把理智锁牢

结合缥缈与现实

轻轻开启昨天和今天

记忆涂上一层蜜


在山顶,河上,有屋檐之处

风在吹

你不羡慕

你说:没有云的风

吹不进你的心里

——2008-9-11


〖白拉磨的早晨〗


早晨,太阳没有起来

白拉磨的就鸟儿开始叫了

西边还有零星闪烁

路上的人,以及身后的狗

都溅了半身露水


此时,黑白交凝的景色

多了一片薄薄的喘息声

比田野低

又比山林高的喘息声

比蛐蛐连鸣

比百鸟交响

更加清脆和苍凉


抬头远望

天空高过往日

面对诚实的大地

黑夜抛下黎明

我已分辨不清楚

空空的内脏里还有什么在汹涌

请接受我的头骨和诗稿


村庄还在沉沉入睡

喊了一声

没什么东西应答

却喊亮了白拉磨

白拉磨在天空的翅膀下面

任人抽打


——2008-9-18



〖九月遗曲〗


◎孤雁儿


青山之颠幽红一片

此刻,你在树桠下把秋天带去很远很远

枝叶飘飞,泪水全无

雁儿,它们多像你

怀揣昨日的繁茂,离别时揪彻心骨

秋风告诉我说;手绢在窗口翩翩


◎归自谣


在南方,我多想用神的羽翼给你做双翅膀

与云缠绵,你置身江山的画中

万家灯明时唱支夜幕的歌谣

雁儿;我有点冷,有点空虚

你是否看见楼台上瞻望的那一抹烛红

今夜,月亮彷徨,小心地探出头来


◎看花回


我所热爱的不是少女。桂花的少女,石榴的少女

少女进入另一个空间,冰箱的空间

可是雁儿,我劈开九月的骨头来想你

为什么你吃掉地里的玉米粒儿

又轻易地栖在树上拉屎,种子发芽时你不回一回头

我被窒息,堆积成半尺高的黄土


◎忆江南


雨山湖畔,绿草如茵

你在亭阁赏荷,观鸳鸯戏水。笑靥展时荷花黯淡枯萎

九座山峰环绕着你,不敢枉自尊秀

可是雁儿,它们不知道,你的哀乐为的是什么

关于记忆里的事情,都被梦的双手捏碎了

那个穿着花布的人在哪里?高喊着他的姓名


◎云仙引


我在千字文顶,在濮塘牵你吻你

不问理的基础、情的意义,做一对神仙眷侣

雁儿,九月是石头的乳房

我们躺在上面细数云的儿子,夕阳的女儿

埋葬那些远离灵魂的东西。等到老掉牙的时候

也将轻轻埋葬我们的骨头


◎相见欢


那破屋的帽子姹紫嫣红

那破屋下可见你黯然神伤

雁儿,秋天是一本不会杀人的书

字迹游走时将迎来曙光和自己

说起相见,召唤世界和我,我的血液在落叶中流

雁儿,秋天如此平静,睡意浓浓


——2008-9-20-3







本文内容于 2008-9-24 10:13:10 被苏家八娘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