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未遂兵变(下)

望蓝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观战台上木定北看见眼前的局势也是心急如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完美的计划,就差那么一小步就要成功了,却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横生枝节,蹦出个狂雷,打乱了自己的全部的计划和部署。现在,观战台上还是由老将军寒霜所领导的宫廷禁卫把守着,这个人向来只忠于皇上,在自己和木望南之间保持中立,应该不会帮着木望南对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观战台上木定北看见眼前的局势也是心急如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完美的计划,就差那么一小步就要成功了,却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横生枝节,蹦出个狂雷,打乱了自己的全部的计划和部署。现在,观战台上还是由老将军寒霜所领导的宫廷禁卫把守着,这个人向来只忠于皇上,在自己和木望南之间保持中立,应该不会帮着木望南对自己不利,在宫廷禁卫的把守下,狼骑卫也没有办法冲上来,自己应该还暂时没有生命之忧。但是,禁军已经采取了行动,自己的心计已露,要是再这样僵持下去,局势对自己来说只会越来越不利。

一方面,在校场上忠于自己的军队虽然在数量上对木望南的狼骑卫形成了优势,但是这只是暂时的,只要木望南一回过手来,就能对利用他在军中强大的人望以及号召力,召集数倍于自己的军事力量,对自己进行反扑,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再与之对抗了。

另一方面,自己刚才怒发冲冠,失去理智竟然当着朝廷百官的面私自调用禁军围攻观战台,这样一来自己勾结军队的罪名就变的实实在在的了,就算自己现在散去这些禁军士兵,想来就算张仪和寒霜能保持中立,二皇子一派又岂会放弃这么一个决好的机会,在皇帝面前弹劾自己,自己在北晋百姓心中的地位本来不如木望南,父皇对他又多感失望,这样下去,自己的太子之位必然不保,所以当前的形势是,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这是自己能和木望南较量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耳!他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想到这里,木定北的心里反倒平静了下来,所谓困兽犹斗,既然事以至此,荣辱存乎一线之间,那自己也就只有放手一搏了。

木定北两眼寒光,直挺挺的盯着寒霜,历声问道:“寒老将军向来都秉公允之心,以执法如山而闻名天下;宫廷禁卫更是皇上最值得信赖的将士,现在爆炎,狂雷二人反迹以露,寒老将军却不能秉公执法,宫廷禁卫更是竟敢不听从本太子的调遣,难道寒老将军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职责了吗?”

寒霜一脸冷若冰霜,拱手便道:“老臣受皇上厚恩,向来忠于职守,这职责二字却是从不敢忘!宫廷禁卫由皇上亲领,而太子现在代君之姿,自然有资格调调遣他们。只不过,宫廷禁卫向来只保护皇上周全,从不敢过问朝政,更何况是拘捕朝中大将这样的大事,似乎有违我们的皇上对我们的旨意。寒霜可以向太子和二皇子保证,只要有寒霜和宫廷禁卫在此,一定克尽职守,哪怕粉身碎骨,也决不让任何人伤两位皇子分毫!除此之外,寒霜实在是无能为力!”

木定北冷冷的笑了笑,他早就知道寒霜在这种时候会保持中立,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只要他真能做到这一点,不与木望南联手对付自己,那这一切也就足够了!他略一思索,把目光转向了太师张仪,问道:“太师向来是我朝立国之栋梁,孤也对太师崇敬有加,现在寒老将军说自己只是身负护卫之职,碍与国法军规,无法对这两个乱臣有所作为,难道太师也觉得自己应该处身事外,对这种谋逆的行为听之任之吗?”

张仪果然不愧为元老之臣,一派大将之风,面对着木定北的责问,镇定自若,对答如流:“老臣不敢!只是老臣认为,爆炎和狂雷两位将军,身为狼骑主将,是为国之栋梁,深得皇上信任;而太子殿下就这样轻易的认定两位将军有谋逆之罪,似乎有些不妥!”

木定北怒喝道:“爆炎私自调兵,狂雷目无皇威,早以是天下所知的事实,太师此言,难不成是指责孤想陷害这二人吗?”

张仪拱手道:“老臣不敢!只是爆炎将军虽然私调兵,但是却是为了追击兄弟盟的乱贼,虽然违背军令,但是情有可原,其中的细节仍然有待朝廷细细的调查,怎可随便安置谋逆的罪名!狂雷替爆炎抱打不平,当众顶撞了太子,确实犯了大不敬之罪,但是太子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就给狂雷一个乱臣的罪名,似乎有些不妥吧!”

木定北本来想数落张仪和寒霜两句,以此警告他们不要帮助木望南对付自己,没想到自己的这番言语却被张仪给顶了回来,心中自然是忿忿不平,立刻回了一句:“那太师认为是孤做错了吗?”

张仪是何等的人物,怎么会被木定北的威风吓倒,他没有回避木定北的眼神,缓缓的说道:“如果太子说的是当着天下英雄和朝廷文武百官的面,公然召集禁军,围困观战台这件事情,那老臣的回答‘是!’”

观战台上的人,听此一说,心里都明白过来,这一下太子是自找没趣,想来张仪的心中的那个本来还勉强保持着平衡的天平,现在已经明显的偏向二皇子那边了。

木定北再一次老羞成怒,自知奈何不了张仪,索性就把矛头对准了木望南,说道:“禁军得了孤的命令,上观战台擒拿乱贼,但是二皇子就授意狼骑卫以武力横加阻拦,不知道是你手握天下兵权,功高盖主已经忘了尊卑之分,还是你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太子!”

木望南拱手道:“太子言重了,狼骑卫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已,决无他意!臣弟向来对太子殿下恭谨有加,又何来的轻辱之心呢!还望太子明察!!”

木定北无计可施,自知这些人的矛头都已经对准了自己,他已经这最后一条路以外,已经没有没有其它的选择了。想到这,木定北深吸了两口气,聚足了精神,拿出太子的威风对木望南说道:“孤今天代君之姿,领禁军净天下,你等速速将手下之兵撤去,要是再敢阻拦我手下禁军执法,那就别怪孤为敬国法与你等兵戎相见!”

说着观战台上又升起一面红色的令旗,引得校场上的禁军一阵高呼,他们都看明白了太子已经对他们发出了总攻的信号,胜败在此一举了。于是禁军士兵纷纷排成战斗队形,向观战台这边压过来。狼骑卫也厉声高呼着,做好了最后的战斗准备。


太师张仪看着眼前这场一触即发,势不可挡的内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向不远处的随从做了一个手势,校场的上空随即出现一声惊天炮响,整个局势也随之改变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