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老太失足落井 双手撑井壁近4小时后获救(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废井深达5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太苦撑近4小时后获救


现代快报9月24日报道 因为怀念住了一辈子的“老屋”,年逾七旬的薛奶奶独自一人回到已是遍地瓦砾的拆迁工地。工地上遍地野草,遮盖了一口废弃的水井,薛奶奶一不留神,“扑通”掉进深达5米的水井中。凭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欲,薛奶奶双手撑着井壁,在水井中硬是支撑了近4个小时。最终,这个坚强的老太太奇迹生还。


老太太独自一人离家


昨天上午10点左右,家住南京市江宁区东山镇景祥佳园的薛奶奶没有告诉任何人,悄悄地离开了“一直住不太惯”的新家。


薛奶奶今年已经73岁,从少年时,就一直住在景祥佳园后面不远处的薛家村。如今的薛家村,早在一年多前已经拆迁,由于尚未重新开发,只留下一片废墟般的拆迁工地,那里遍地砖瓦,杂草丛生,几乎看不到人影。


由于拆迁安置房尚未到手,薛奶奶目前和女儿秦女士租住在景祥佳园。昨天中午,薛奶奶没有回家吃饭,这在往常是从没有过的事。直到下午1点半左右,秦女士迟迟不见母亲回家,隐约意识到问题严重,便匆匆出门寻找。


“母亲从来不乱跑的。”焦急的秦女士找遍了小区内外各个角落,也没能发现母亲的踪影,“我问遍了那些经常和母亲在一起聊天的大爷大妈,他们也都没看见母亲。”


就在秦女士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和薛奶奶关系要好的老太太告诉了秦女士一条重要的线索。


故地重游失足落井


“我知道母亲是个念旧的人。”秦女士说,老太太告诉她,她母亲时常会一个人去薛家村拆迁工地,找自己的“老房子”遗址,回忆往事。“这事她只和同龄的好伙伴说过,我们晚辈都不知道。”浑身一哆嗦的秦女士立刻直奔薛家村拆迁工地而去。


从景祥佳园到薛家村,直线距离虽然只有200米左右,但路非常难走,要绕过数个崎岖不平的土坡,翻过一堵一人高的砖墙,还要在遍地的瓦砾和齐腰高的杂草中摸索近500米,才能到达。


到达目的地后,秦女士放眼望去,不见一个人影,心急如焚的她大声喊起母亲的名字。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微弱的应答声,秦女士一惊,立刻循声找去,在距离“老屋”约30米的地方,秦女士发现一个隐藏在杂草中的直径约1米的井,声音仿佛是从井里传出来的。


“妈,你怎么在这里?!”秦女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下子扑到井口。“母亲真的泡在距离地面约一米的井水里,井水看不见底,母亲衣服已经湿到胸口,好在井壁是泥土,母亲张开胳膊,双手死死地抠在泥土里,才没有沉下去。”


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老母亲,失魂落魄的秦女士立刻大声喊起“救命”来。


热心市民接力营救


秦女士声嘶力竭的呼喊声惊动了附近景祥佳园里一户正在装修房屋的人家,得知情况,几名装潢工人迅速赶到现场进行营救。


看到几近昏迷的薛奶奶无法抓住大家伸出的手,装潢工人只好找来一部小型梯子,从薛奶奶身体与井壁的空隙间慢慢放到井底,一名工人下到井里,将四肢已经无法动弹的薛奶奶托上地面。


在营救薛奶奶的过程中,大家才发现,这口水井深达5米,薛奶奶的脚根本够不着井底。“要不是她一直支撑着井壁,早就沉下去了。”


由于体力严重透支,被救上来后薛奶奶已经奄奄一息。记者看到,为了抓牢井壁,薛奶奶双手和双脚的指甲全部在井壁泥土里扒开了“花”,鲜血淋淋。当时薛奶奶胸前位置的泥土井壁上,硬是被她双手抠出一个个窟窿。


为了救母亲,秦女士顾不上多想,冲回附近小区拦车。一名年轻司机闻讯,将车开到距离拆迁工地最近的地方后,踩着深一脚浅一脚的瓦砾,将浑身是泥水的薛奶奶背到车上,迅速开往江宁医院。


此时已是下午2点多,距薛奶奶离家已经过去4个多小时。


危险废墟应加强管理


经抢救,薛奶奶脱离了生命危险,随即被转入病房办理住院。当得知老人在水井中苦撑了4个小时后,连医院工作人员也惊叹“这是个奇迹”。


“母亲出门后就去了工地,我们猜想她掉到井里后肯定也拼命呼救过,但是那地方没有人,谁也听不到她的喊声。”昨天下午,薛奶奶的儿子秦先生说,他为母亲的惊人毅力感到万分震惊。


“那个年轻司机把我母亲送到医院,又背她进抢救室,接着连个姓名也没留就匆匆离开了。”秦先生说,他非常感谢这些为营救母亲生命争取时间的热心人,“要不是他们,母亲再坚强,可能也很难坚持到最后”。


秦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家里老房子所在的薛家村拆迁后,就一直没有开发,经常会有一些拾荒者和怀念故居的老人来这里走上一遭,然而这个拆迁工地既没有围墙,废墟也无人管理,里面杂草疯长看不到地面,地上暗藏着多少类似的“虎口”,谁也不知道。“我们会向有关部门反映,希望这样的险剧不要再发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