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四十二章 飞往前线

而山 收藏 1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URL] 林逸首先离开,胡英清无力坐下,哀怨地望着林逸离去的背影伤神,花园里欢乐掀天,但这一切好像离她好远。 肖晶为林逸端来洗脸水,已为人妇的肖晶浑身散发着一种不可抗拒的成熟少妇韵味,得体的旗装裹着她丰满的身体,凹凸有致,既有西式女人的奔放大方,又有中式女人的端庄高贵。 “肖晶!许奂来了!”林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林逸首先离开,胡英清无力坐下,哀怨地望着林逸离去的背影伤神,花园里欢乐掀天,但这一切好像离她好远。

肖晶为林逸端来洗脸水,已为人妇的肖晶浑身散发着一种不可抗拒的成熟少妇韵味,得体的旗装裹着她丰满的身体,凹凸有致,既有西式女人的奔放大方,又有中式女人的端庄高贵。

“肖晶!许奂来了!”林逸一边擦把着脸,一边不经意间出声。

肖晶全身剧震,林逸还是很随意道:“不过!他又走了,他让我代他问候你!”

肖晶脑海里立时幻出许奂那英俊迷人的神貌,“他还好吗?”她茫然暗问。当年,她选择了马陵而非许奂,并非许奂不如马陵,而是许奂位太高,权太重,名太大,给予她巨大压力。而马陵坏坏的,总能惹她发笑,讨她开心。

林逸表面不经意,但肖晶的反应早已“事无巨细”地落入他的法眼。他暗叹:“怎一个‘情’字了得?”

根据林家事前的家庭会议,玛丽娜、夏依浓与林芳芳住在胡英清家,不得过南单街九号。而夏红与肖晶可以两边随意住,但根据两人与林家人的关系,夏红更愿意住胡英清家,因为夏依浓在这一边,而肖晶却愿意住南单街九号,因为马陵是马紫芳的堂弟,她也算马紫芳的弟媳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是因林逸而进林家的,林逸才是他最大的依靠。

此后,玛丽娜、夏红、肖晶还是满天地飞,她们有处理不完的公司事务,但相比之前,她们有了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这与她们刻意地把公司事务往北京集中无不关系。

林逸安排好北京方面的事务后,第一次往前线飞去。虽然他人未在北方前线,但蒙古方面军司令部早已有条不紊地建设好了,在他不在的时间内,军事方面由第五集团军司令,同时也是方面军副司令的薛青中将负责,而政治方面则由方面军政委雷明上将负责。

自从人民军北方前线三个方面军司令部建立后,作战配合、指挥协调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加上俄罗斯内部出现一些问题,现在双方在西北与东北两个方向处于僵持阶段,只有在正北方的外蒙古方面沙俄的军队还处于凶猛的攻势之中,但现在的情况已大大好于原来人民军总参谋部的预测了,林逸的战略反攻有了更多的准备时间。

林逸乘坐的飞机在外蒙省的首府乌兰巴托(原来的库仑)市的军用机场降落,方面军的雷明、薛青以及新任的空军司令员潘攀中将前来迎接。

远处隆隆的炮声可闻,林逸踏下飞机,下面的一众军官整齐一致的立正敬礼。林逸一一与十多名军官握手后,望着北方,沉声问:“怎么这么激烈的炮声?”

薛青踏前一步:“俄军攻势猛烈,这几日的激烈交战不断!特别是我第五集团军与第六集团军的结合,遭到他们的疯狂进攻,这惊天的炮声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不是让空军加强对这个地区敌军的轰炸了吗?”林逸蹙眉,他边走边问。

空军司令潘攀回答:“空军的轰炸效果并不好,那里俄军的防空力量很强,且又有俄空军的拦截,我空军已损失三十架战机。”

潘攀是一个多才多识的将军,如非在解放北京城的战役中,其下的一个师判断错误,导致一支蒙古骑兵偷袭成功令兄弟部队的炮兵部队损失惨重,他可能早就升为集团军司令了。这次中俄战争再次爆发,人们纷纷猜测哪几位将军将会填补几个集团军司令位置的空缺?潘攀将军的人气指数很高,排名第二!可谁知,最后的结果大出人预料,他居然被任命为空军司令员,其级别等若集团军级。人民军军职级别有点独特,除人民军军事委员会主席外,最高级别便是集团军级,所以经常可以看到人民军各部主官下到各基层集团军任主官,也可以看到各集团军主官上到总部任主官。

林逸大为不满,冷冷问:“那些飞行员呢?都救回来了吗?”

潘攀忐忑不安:“救回十名,二十五名死亡,五名的失踪!”

林逸倏地停下,冷脸横眼:“失踪的飞行员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今后,飞行员第一,飞机第二!”

接着转对薛青:“让特种部队深入敌后展开营救活动,只要有一丝希望,都得救回每一个飞行员!”

“是!”薛青答应下来。

“林主席!我们去哪?”跟在左边的雷明轻声问。

林逸走向汽车,旁边的参谋过来想为他开车门,他一把挡开:“我不是老人!也不是女人!自己会开车门!”

参谋惶恐走开,林逸沉声道:“先去战地医院,看看伤员!”

从战地医院慰问伤员回来,林逸来到方面军司令部,雷明、薛青、潘攀开始向他汇报最近的情况,而在一线作战指挥的第六集团军司令周宁涛中将也赶了回来。

现在的乌兰巴托离最近的前线不到五十里,形势十分严峻,沙俄军队采取了与人民军一样中间突破的战略,他们集重兵于鄂尔坤河流域与楚库河流域一带,兵力已增至四十万人,还有后备部队十五万兵力置于柏海儿湖地区。

但怎么说现在的情况也好过一月之前的情况,在第六集团军未赶到之前,沙俄军已兵临乌兰巴托城下,东部沙俄的乌兰方面军的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更是攻至克鲁伦河附过,经纬度坐标向南已超过乌兰巴托城,如非克鲁伦河的阻挡,乌兰巴托城早已陷入沙俄军的四面包围之中了。幸亏周宁涛第六集团军的第二十一军火速赶到,及时在克鲁伦河南岸建立一道防御线,方挡住沙俄乌兰方面军第一军的抢渡。之后不久,从另一路跟上来的人民军第六集团军另三个军,两个军悄悄从克鲁伦河东部渡河,突然从乌兰方面军的右翼出现,打得沙俄军措手不及,不得不向北撤退,周宁涛趁机率部一路追击,一鼓作气把沙俄军赶至楚库河附近方停止下来。

“为什么空军的轰炸没有成效?为什么我空军占有数量优势、质量优势、经验技术优势等诸多优势却不能占据空中优势?”林逸走进方面军司令部,屁股还没有坐下来,问题便如机关枪般“叭哒叭哒”而出,“说说吧!”

雷明拦下惶恐不安的潘攀,替他说话道:“应该说空军的轰炸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的,不然,三倍于我的沙俄军队早攻过来了!”

林逸瞅一眼,不感冒:“我就不明白,明知结合部位敌军的防空火力密集,飞机为何还要往那个地方钻,那不是去寻死吗?”

“空军的作战思想有问题!”林逸脱下军帽,指着惭愧站起来的潘攀,“坐下来说话!”

潘攀对空战一窍不通,众人一直不明白林逸为何要把一个非专业的将军调入空军当主官?这个问题只有林逸能回答,但他一直没说。在林逸的眼里,现在所谓的空战战术等于零,所以让谁来任主官都一样,但这个人必须有学识、好学、年轻、有闯劲,潘攀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多识博才型的将领。

潘攀是第51团(后来的51特种部队)的第一任团长,因为在东莞的一次遭遇战中,第51团损失一个营,他作为主官负有当然责任,遭政治部解职审查。后来,被贬到学校教书,写了几本有关敌后特种战的书,受到林逸与吴命陵器重被重新启用,并火箭般地得到提升,现在已贵为人民军空军司令员。他是人民军内部处理后,还能重新站起来的第一人,后来还有一个便是杨诚志。

这时,一身是汗的周宁涛站起来认错:“这应该怪我!是我强烈要求潘攀司令员支援我第六集团军作战的!”

林逸暗忖:“难怪!陆军部队长官干预空军指挥,当然会出问题了!”

他不想再追究下去,因为出问题也是形势的需要,他转换一个话题:“前面还守得住吗?”

“守住没问题,当这种消耗太无意义,鄂尔坤河与楚库河交集处简单就像一个绞肉机,每天都造成成百上千的死亡,我军人数大大少于敌军,总有一天我们会被消耗殆尽!”周宁涛十分窝火。

林逸拧眉深皱,异常冷酷:“耗不起也得耗,只要再忍耐两三个月,我们便可以展开大反攻!”

林逸的话没有人相信,因为他们看不到后面有任何大股部队来援的迹象,也没有听说中央军委在筹建新的作战军团,而唯一新建的第九集团军还停在京津地区,根本无北上之意。

但从林逸那无比坚定的神情上,不容他们有任何的怀疑,这绝对是真的,但所依仗的仅仅只是两个还没有合成的装甲师吗?

军务秘书田俊为林逸端上一杯凉茶,林逸接过茶杯便喝,一旁的周宁涛比他还渴,咕噜咕噜的喝水声响过不停,“再来一杯!”豪饮的他充分体现出他豪爽的个性。

林逸喜欢率真的汉子,他一点也不介意周宁涛的失礼,赞赏:“周司令悠着点,这可是上好的龙井茶,被你这样浪费天老爷都会发脾气!”

薛青讥笑:“周司令识什么龙井凤井?他只知口渴不口渴!”

众人哈哈大笑,周宁涛鼓着眼:“茶水茶水,不还是水?水不就是用来解渴的吗?”

林逸笑着指着周宁涛:“你啊!你啊!”

周宁涛做着怪样子讪讪而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