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扛美国甩下的包袱

fengyimin 收藏 2 1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世界的问题不只是美国会不会衰落,而是:其他任何国家,包括美国那些看上去仍然很牢靠的盟友们,会不会帮助承担美国减掉的负荷?谁来承担,怎样承担,有没有能力承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承担,以及美国会不会放心让它来承担?归根结底,它不仅仅是一个权力转移或共享的问题,更是一个责任分担的问题。


华尔街的坏消息接踵而来,议论美国霸权衰落又成了热门话题。但是,抱怨甚或诅咒一个被霸权主导的世界是痛快的,而面对一个美国霸权衰落而出现的权力真空却是痛苦的。我们不喜欢霸权,但当我们在嘲笑美国霸权衰落时,是否想到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美国不再是霸权,或者说美国的实力在衰落,那么,由谁来承担美国不愿和无力承担的那些负荷呢?


美国的问题可能来自三个方面,一是随着其他国家的崛起,美国的实力相对衰弱;二是美国“支配世界的能力陷入最低谷”(《柏林日报》语),有欧洲媒体甚至将美国称为“未老先衰的病人”;三是美国人已经意识到,它没有能力,而且也不愿意为这样一个群雄崛起的世界继续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它要主动为自己减负。


这三个方面造成了一个结果,就是世界在未来将面临美国退出而造成的“权力真空”。目前的世界,包括美国的盟友,对于美国更多的是采取一种抱怨或者指责的做法,而不是主动地去承担美国卸下的担子。甚至有些发达国家还在悄悄地盘算着,一旦美国溜走,自己该如何更好地脱身,以免陷入泥坑,当了美国的垫背。而另一个现实是,也没有一个国家强大到足以替美国来承担它卸下的那些担子,而那些担子又只能由更多的国家来分担,至于怎样分担,没有人能说得清。


更何况,眼下这个全球化的世界又是一个特别需要秩序的世界。表面上看,全球化的力量似乎已十分强大,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任何国家在决策时都必须考虑共同的利益。但是,在关键时刻,这个世界又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国家利益仍然至上,民族利益仍然至上,即便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也不例外。世界依然充满风险。


既然世界需要秩序,而某个强国又不能独立维护秩序并给世界提供更多发展机会的话,那么其他国家就应当出来扮演这个角色,建立起一种大家能够参与的共同管理的体制,并且能够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遗憾的是,这样一个理想的体制现在还没有形成,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形成。世界依然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

次贷危机就是一个例子。很多人想象,通过这样的金融风暴,会有利于改变现有的过分依赖美国的单极体系。但是,良好的愿望是一回事,能否在可以预见到的未来建立起新的多极体系,则是另一回事。我们应当看到的是,今天世界的金融体系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长期历史演变的结果,与国家的实力、开放的程度、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以及现有的全球经贸、政治格局都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或许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一个华尔街衰落的全球金融市场并不会是一个更有秩序的市场,而是一个更加混乱的市场。你甚至会激烈地抱怨别的什么市场还不如华尔街呢。这是一种无奈,次贷危机牵连了那么多外国的企业、银行和个人,就是这种无奈的真实写照。它同样也是美国实力的真实写照。


当然,从长远看,其他经济体的壮大和新兴国家的崛起最终将改变这种状况。但是,这个改变并不取决于那些因为美国次贷危机而受害的国家会有多少抱怨,而将取决于,它们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愿望承担美国不愿或无力承担的责任,进而建立一个更加多元、更加稳定,同时也能为整个世界提供更多发展机会的体系。


因此,世界的问题不只是美国会不会衰落,而是:其他任何国家,包括美国那些看上去仍然还很牢靠的盟友们,会不会来帮助承担美国减掉的负荷?谁来承担,怎样承担,有没有能力承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承担,以及美国会不会放心地让它来承担?归根结底,它不仅仅是一个权力转移或共享的问题,更是一个责任分担的问题。世界缺少有力量、有意愿来承担责任的国家,也就不会是一个稳定的世界。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的衰落又是危险的。这也是为什么不少西方历史学家都持有一个相同的观点:美国霸权的终结不大可能促进世界有序地向着多极体系发展,世界可能沦落为一个大国四分五裂的世界,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担当全球领导角色。英国历史学家弗格森甚至悲观地称之为一个“黑暗时代”。


当然,我们宁可相信人类不会愚蠢到重蹈覆辙的地步,世界很可能会逐步寻找到一种共同承担责任的秩序,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将是一个艰难的、长期的磨合过程,必定会充满了风险与痛苦,甚至可能会伴随着十分激烈的动荡。这就是中国崛起过程中最重要的外部因素。因此,居安思危的根本意义可能就在于,我们能否为这样的变化做好准备。 (作者:丁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