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围城(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皇太极对大凌河城的首战失利,极大地鼓舞了辽东明军的信心,一些将领开始雀跃起来,纷纷请战,就连远在皮岛的卢象升也写来信,要求从皮岛出兵攻击后金后方与侧翼,如果不是袁崇焕早在战役开始前就下达了严格的命令,这些将领恐怕早已带兵冲出城去,和敌人大干一场了。看着将领们的求战书,袁崇焕苦笑了一下,辽东防线骑兵的训练虽然是大有起色,但比起常年在马背上生活的后金骑兵,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而且骑兵的兵力也不足,贸然出战,在几乎没有太多遮挡的平原上,容易落入皇太极围城打援的陷阱,就算是不被皇太极的骑兵包围消灭,和后金骑兵打一场消耗战,也不是袁崇焕愿意看到的,毕竟对于农耕民族来说,骑兵的来源和训练都比马背上的民族要难得多。在袁崇焕的计划中,骑兵的决战暂时只能用于两个战场,一个是在蓟镇、喜峰口的阻击之战,一个在围攻沈阳的大决战。不过将士们求战心切,这也是好事。大凌河被围困已经有五天的时间了,对于被围困在大凌河城的官兵、民众来说,虽然粮草能够支撑一个月,但长期被围,看不到希望的援兵,对士气也有不利的影响。想到这些,袁崇焕提笔给锦州的曹文诏、皮岛的卢象升写信。对于皮岛,袁崇焕严令卢象升专心练兵、禁止出战;对于锦州的曹文诏,袁崇焕的命令是可以寻找战机,以骚扰和打击敌军士气为目的,每次出动以三千骑兵为限,在敌情明确的情况下,以小股部队冲击后金对大凌河的包围圈,打了就跑,不准恋战,而且出动前通知宁远,以便安排接应。

收到袁崇焕来的命令,曹文诏立即眉飞色舞,“哈哈哈,五天了,可把咱们憋坏了,儿郎们,备好战马、马刀弓箭,咱们去和敌人干一仗!”,将士们发出欢呼声。“传令兵,立即通知袁大人,我要带三千骑兵出战!”,曹文诏的安排粗中有细,“你,带五百火枪兵到城外五里的那片树林埋伏,准备接应!”,“是!”,偏将回答完就去安排火枪兵了。

三千名骑兵牵着马,整齐地排列在锦州城内校场内,曹文诏提着他那上百斤的大刀,大步走上司令台,“弟兄们,热不热!”,“热”,“不热”,士兵们杂乱地回答。曹文诏笑着骂道:“不热是屁话!这都快到三伏天了,太阳才刚刚偏西,正是最热的时候,再穿上着厚厚的铠甲能不热吗?咱们热,那些鞑子更热,老子就是要趁着这个时间搞他一下!让他们难过难过!丑话说到前头,咱们冲他一下,干一仗就跑,谁要是不听命令恋战的话,谁也不许救他,免得为了一个人让大家全被别人包了饺子!听清楚了没有?”,“清楚了!”,“好,上马!跟我去杀敌人!”。

包围大凌河城的后金军队,一心指望着能围城打援,哪知道,一连几天,关宁防线方面没有任何动静,袁崇焕似乎又变成了缩头乌龟。头顶的炎炎烈日将围城的后金士兵连人带马驱赶到有些阴凉的树荫下,正午过后的炎热天气更是让士兵们昏昏欲睡,有些纪律松弛的士兵更是将铠甲都解开来。

大凌河城,经过第一天的激战和连续几天的围困,大凌河城楼上显得平静很多,,毕竟天气太热了,虽然几班士兵轮班上城楼把守,炎热的天气和不打不和的沉闷局面,还是让守在城楼上的士兵也有些懈怠。不过还是有些眼睛在谨惕地观察着敌情,也盼望着外围的援兵能够尽快打破这种沉闷的局面。“何将军,快看!”,一个守城士兵发出惊呼,“好像有骑兵冲进敌人阵中!是我们的人!大家快看!”,士兵的惊呼立即把昏昏欲睡的其他士兵给惊醒了,“哈哈哈!太好了,鞑子给杀了个措手不及!”,“那个将军是谁?真厉害!砍鞑子像切菜一样!太过瘾了!”,“就是!是祖将军,还是曹将军?就是人太少了点!”。何可纲从城楼上远远看过去,应该是曹文诏将军带领着骑兵像围困大凌河城的敌军发起了攻击。

从锦州到大凌河城只有三十里的路程,加上后金军队要离开大凌河城炮火的射程范围,实际上就只剩下大约二十五里、骑兵半个小时的路程。曹文诏带领着三千骑兵向敌人发起冲锋的时候,放哨的后金兵发现了曹文诏的部队,连忙示警,已经来不及了,松散地坐在地上休息的后金骑兵忙着穿铠甲、拿兵器乱成一团的时候,曹文诏挥舞着大刀、带领着骑兵如狼似虎地冲了进来。经常靠骑兵速度优势让敌人吃亏的后金骑兵,在曹文诏的冲击下,结结实实地领略了一番被骑兵辱躏的滋味。

曹文诏如一把尖刀冲在最前面,一百多斤重的大刀被曹文诏舞动得上下翻飞着,大刀所到之处,后金士兵不是人头落地,就是被大刀拦腰劈成两半,惨叫声不绝于耳。紧跟在曹文诏后面得骑兵则像犁一样,犁开敌人得队形,左右两边的马刀不断地收割着一个个生命。一时间,原来后金士兵休息的地方变成了一片修罗场,围城的后金士兵一下子被打懵了。趁着敌军还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冲进敌人包围圈的曹文诏勒转马头,带领着骑兵向混乱的敌军队伍再次冲杀过去。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曹文诏的骑兵已经两进两出后金军队的包围圈,经过的地方留下一长条尸体和伤兵,大凌河城上密切观战的明军士兵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后金士兵毕竟是久经战阵、训练有素,很快就从最初的混乱中恢复过来,两翼的后金骑兵在军官的带领下开始向曹文诏的部队合围。第三次冲进包围圈的曹文诏再次勒转马头,“弟兄们,跟我冲出去,回锦州!”,说完,又是挥舞着大刀向包围圈外冲了过去。后金士兵似乎颇为忌惮浑身是血、如战神一样的曹文诏,未到面前就已经纷纷躲闪,拿出弓箭,射向曹文诏的骑兵队伍。三千人的骑兵队伍开始出现一些伤亡,但还是在两翼后金骑兵合围前,迅速冲出了包围圈,骑兵们收起马刀,换上弓箭,不断地与在后面追赶的敌军对射,双方都不时有骑兵中箭倒地,淹没在骑兵的洪流里。

袁崇焕得知曹文诏带领骑兵冲击敌阵的消息后,立即命令张铮带领特种兵内所有的神枪手,一行十二人骑马赶赴锦州城外的预定地点,掩护曹文诏撤退,决不能让曹文诏这种不可多得的良将死在这种骚扰战上。袁崇焕的另外一道命令,则是给曹文诏的,严令曹文诏本人在没有得到袁崇焕许可的情况下出城作战。

张铮带领着神枪手赶赴预定地点,埋伏下来的时候,却发现曹文诏早已安排了埋伏,不由得宽心了许多。远远地,已经看见曹文诏带领着骑兵部队向埋伏地点冲了过来,后面的后金骑兵还在不断地追赶着,和撤退的明军骑兵对射。等到曹文诏的部队快过去,后金骑兵进入火枪的射程时,负责埋伏的偏将和张铮几乎同时喊出:“打!”,火枪齐发,领头的几个后金军官模样的人立即中弹,摔下马来,后面的骑兵来不及反应,让前面掉下的人、马绊倒在地,人仰马翻。与此同时,曹文诏的骑兵部队勒住马头,停了下来,转身向敌人射出一支支箭。突然响起的火枪声和曹文诏突然停住的步伐,让后面追赶的后金军官一下子慌了神,也不知道曹文诏到底有多少埋伏,只得大叫:“敌人有埋伏,快撤!”,原本追赶曹文诏的后金骑兵立即掉头狂奔,连受伤的同伴都顾不上了。见敌人撤退,张铮这才命令特种兵包好手中的枪支,向宁远方向撤退。曹文诏看到这一幕,知道袁崇焕担心自己才派出精锐的亲兵(曹文诏并不知道这是袁崇焕精心训练的特种兵)接应,心头一热,大声喊道:“各位兄弟,回去替我曹文诏谢谢袁大人!”,“知道了”,张铮回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向宁远赶去。曹文诏这才收拢部队,大摇大摆地回到锦州城。一场突袭,曹文诏竟然没有丝毫受伤,清点骑兵人数,三千骑兵剩下二千五百人,损失的骑兵绝大多数都是在突围的过程中,倒在后金骑兵的强弓下,让曹文诏心疼得够呛,也对后金骑兵的骑射能力暗自赞叹。

得知曹文诏以三千骑兵三进三出包围圈,打了围城的后金士兵一个措手不及,后金士兵在付出近两千人伤亡的代价后,竟然还是让曹文诏得以全身而退。围城打援变成纸糊的灯笼,被曹文诏捅了几个窟窿,皇太极气得一拍桌子,“二贝勒阿敏,那一片是你的防区,你怎么解释?把失职的军官给我杀了!”,阿敏无法解释,只得小声回答:“是!大汗,是我的疏忽!我会查办此事,加强防御的。不过,天气太热,士兵们难免懈怠。。。”,皇太极打断了阿敏的话:“好了,你查清楚再来报告吧!其他人都听好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在你们的防区再次发生!”,当着众位贝勒和将军们的面,皇太极多少还是给了阿敏一点面子,不过众人的眼神还是让这位二贝勒的面子很是下不了台。

回到自己营帐的阿敏把头盔摘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气死我了!”,随阿敏出征的“钉子”秦若愚捡起头盔,擦干净上面的灰尘,问道:“贝勒爷,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贝勒爷如此生气!”,阿敏将曹文诏冲击防区以及皇太极当着众人的面大发雷霆的事告诉了秦若愚,“秦先生,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我可真是咽不下这口气!”,秦若愚淡然一笑:“照我看,贝勒爷您这口气咽不下也得咽,毕竟是咱们有错在先,我看您还是照着大汗的意思办吧,现在的贝勒和将领们大多数可都是向着大汗的。”,阿敏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来人,把几个失职的军官给我带过来!”,阿敏将在皇太极面前受的气一古脑儿发泄在几个失职的军官身上。不过在杀自己部下方面,阿敏还是留了个心眼,只是将责任最大的一个军官给砍了,发泄完了,饶恕了其余几个失职的军官,还不忘宽慰他们几句,毕竟都是跟自己多年的铁杆跟班,阿敏还是有些舍不得,也不想他们的心倒向皇太极。几个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军官对阿敏千恩万谢后,走出阿敏的营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