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二 徐州大战 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进攻。”


石抹未明高高举起的左手用力的向下一挥,右手的长戟指伺前方的宋军。五千名士兵发出的声喊也随即震天价响,二千铁浮图居中,三千轻骑军分为左右,五千匹战马向前突进的马蹄声轰然响动,仿佛震撼着地轴般四外回响。


尽管两军是狭路相逢,但由于有飞鹰探敌,宋军要早一步发现金军。因此不并抢占了上风头,也有足够的时间调整自已的阵形。火营的弩骑军居中,风营和林营的轻骑兵左列左右,使用一石五斗弓的阴营兵夹在其中,而山营的甲俱骑兵却排在最后。全军静止不动,等待着金军冲过来。


宋军作战一向都是以弓弩为主,因此如果有可能,宋军对敌时尽可能的抢占上风头,以有利于弓箭作战。不过今天的风并不大,对宋军的弓箭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因为石抹末明并不在乎。而铁浮图的厚甲对弓箭也有相当的抵抗能力。石抹未明相信,随着铁浮图的突进,宋军会如草木般迎风而倒。


不过按石抹未明的常识,快速的冲击力是骑兵最大的优势之一,还没有谁会让骑军停止不动,而用弓箭拒敌的。宋军出乎石抹未明意料的作战方式令他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安。不过这时候也容不得石抹未明多想,“好吧,看看宋军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尘土飞扬,大地震撼,宋金两军一静一动。双方的距离迅速的拉近到二百步以内。


这时宋军阵中突然从骑军背后转出二百多名步军,每人都举起一张很大的奇形弩弓。奇怪的是弩弓的方向并非水平向前,而且斜指半空。这样发箭无疑可以射得便远,但箭的力道却要差得多。


石抹末明大喝道:“准备盾牌。”其实不用他喊,金兵都自动的举起了盾牌。


这时双方的距离以接近一百五十步。


“放。”


随着杨炎一声令下,步弩手发出的并不是箭矢,而是一百多个黑呼呼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也在队列中冲锋的石抹未明暗想着,这些东西己落到了金军的阵中。


突然金军的阵列中发出一连串巨大的轰鸣声。石抹未明只觉耳膜震痛,热浪扑面。跨下的战马突然发出一声嘶鸣,人立而起,狂乱不已。幸好他也是骑术精湛的人,竭力控制着战马,总算没有掉下马来。但余光所及,以有不少金兵被受到巨大轰呜声惊赫的战马摔了下来。


火器。宋军竟然使用了火器。石抹未明终于反应过来时,就闻一股刺鼻的酸辣气味,胸中一堵,立刻猛烈的咳嗽起来。


虽然宋朝对火药技术的研究和使用一直要比金先进,制造出火器的威力也比金大。但火器一般都是在守城战或是劫营夜袭时使用,及少有这样在野战中使用火器的。


其实宋军使用的这种霹雳弹的杀伤力远远小于宋军的另一种火器轰天雷,一颗霹雳弹炸不死几个金兵,但爆炸时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具有很大的震撼力。由于特制的火药配使随着爆炸产生大量刺激性的毒气体才是最致命的。尽管毒气并不能使人致死,却能侠人和马的双眼刺痛,呼吸困难,从而大幅减弱敌军的战斗力。而金军采用的密煲攻击阵形更有利于这种火器的使用。


杨炎抢占上风的目地并不是为了弓弩能射得更远些,而是免使宋军遭受毒气,并且还用湿布堵位了人和马的鼻口。而今天奋风偏偏又不大,使毒气笼罩在金军中一时还难以散尽。


杨炎知道,尽管选锋军在自己严酷训练了三个多月,但还是时间太短,对负普通的金军骑兵还可以,和铁浮图相比还是略逊一筹。如果和铁浮图硬拼,虽难不见得会输,但也必然损失惨重因此在前几场战斗中一直没有发挥的雷营这一次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可以一显身手了。


霹雳弹都是用专用的弩弓发射,可以发出一百五十步远的距离,但需要用脚帮着才能拉开,因此雷营的士兵必须下马才能发射霹雳弹。杨炎将两百名雷营士兵分作两拔轮流发射,两轮发射之后,四百颗霹雳弹落到金军的阵中,毒气无情仙刺激着金兵的眼睛,鼻子和咽喉,使他们木断流泪,猛烈的咳喇,完全失去了战斗力。战马受椋发出和鸣叫,骑士为了稳战马的怒吼,以及具烈的咳喇声早己混作了一团。有的骑士因为睁不开眼摔下战马,有的是被受椋的战马抛了下来,一些以经变得狂乱的战马拼命咆哮,蹦跳,肆意践踏着落地的骑士。


石抹未明一面强忍着刺鼻的气味,一面大喊:“不要乱…咳…咳…不要乱,镇定…咳…咳…镇定,咳…咳…咳…”


但这时金军早己大乱,任石抹未明如果招乎也不管用了。石抹未明也不禁大为后悔,要早知道苯军会用火器,就应该把队形散开,这样火器和毒气的威力就要小得多了。可惜现在什么都晚了,从宋军发射霹雳弹开始不过只有短短的瞬间,金军的损矢就达到了八百多人。


这时也有很多金兵从毒气中冲了出来,但迎接他们的是宋军凌厉的箭雨。速度和斗志都大幅削落的金兵纷纷落马,死在弓弩之下了。


辛弃疾立马阵中,看着眼前尚未接触,就以经变得溃不成军的金军,心中一片感概。谁知道在野战中使用火器竟能有这么大的威力。不,应该说是杨炎找到了在野战中运用火器的办法。数年以前,靖海军节度使李宝在陈家岛海战中第一次使用火器,现在杨炎也开使在野战中使用火器,战争的模式或许真的要发生变化了。




“咚、咚、咚、咚”在战鼓的响声中,双方的士兵几乎同时开始向前进攻。


尘土飞扬,大地震颤,双方的主帅却都无心欣赏这数万人马一起突进的壮观景像。


有所不同的是金军是骑兵在前,步军在后,飞奔冲锋。而宋军却是步军在前,骑军在后,步行前进。在速度上要比金军要慢得多。


纥石列志宁的心中也不禁有些疑惑,作战的常规都是骑军在前,步军在后的阵形。尽管宋军的骑军远远少于金军,还也不至于拿步军和骑军对冲。如果是用叠阵,宋军就应该停下来布好阵才对。特别是最前排的宋军,都是三人一组,不知拿的什么东西。只是离得太远实在看不清。


“难道宋军又有什么诡计吗?”尽管纥石列志宁这样想着,但这时也不能停下来了。


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到了二百步以内,李显忠一挥手:“吹号。”宋军的阵中立刻响起了号角的声音。


左右翼正有突进的宋军听到了号角声,立即停了下来,最前进的宋军三人组竖起了手中的塔盾。塔盾有六尺多高,三尺来宽,长宽下窄,一头插在地上,背后用木杆支撑,由两人顶着。用来对负骑军的冲锋十分有效。一瞬间,左右翼的宋军以数百面塔盾排成了长长的一面盾墙。显示出及为训练有素的样子。


接着无数支长枪从塔盾与塔盾的空隙间伸出,在塔盾前形成了一片枪林。纥石列志宁一见知道不好,没想到宋军会有这种方式来阻挡金军的骑兵冲锋。左右翼都是轻骑兵,这样一头撞上塔盾损失会是很大的。但这个时候金军的进攻己停不下来了,只能咬着牙冲上去了。


就在宋军布好盾墙的时候,双方的距离也拉近到了百步左右,进入了弓箭的射程范围。


一瞬间,数以千计的箭矢如飞蝗一般在宋金两军之间飞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