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十六章节 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事实上,‘中国驻日军司令部’并不是坐落在长崎市内,而是位于长崎县-佐世保市的佐世保海军基地内,这栋建筑在之前曾是驻日美军-佐世保海军基地司令部。

湾长水深的佐世保湾大概是九州岛最为条件良好的天然海港了,平均水深10米,可以停泊包括航母在内的万吨巨轮。因为军事基地的存在,当地的经济一直发展不错,事实上佐世保市也是在1886年设立海军镇守府之后,方才由渔村发展起来的,1902年方才建市。

长期以来,佐世保与广岛-吴、神奈川-横须贺、京都-舞鹤,并称为日本四大海军基地。而佐世保基地尽管不如吴、横须贺基地那样一个在二战之前辉煌显赫、一个在二战之后地位重要,但东亚战争之后,由于佐世保基地的特殊位置,却愈发的被中国海军所重视起来。

四面环山,进口航道的西面又有五岛列岛作为屏障,北靠佐世保市,由九州岛的西彼杌半岛和针尾岛围成,呈一个不规则的‘Y’型。佐世保基地属于那种天然海军港口。

水深23-54米的港区唯一的进口航道,位于西南方向。航道的南侧是水深15-35米的建议锚地;进口的港界是高后崎和寄船崎的连线。而内港则在西北端,端头便是佐世保市的立神港区。由北向南顺次为1区和2区的基地区便是海军传统锚地,这里水深10-14米,无论是日军控制时期,还是二战后的美国海军控制时期,都是禁止商船抛锚的。

位于港区的东北以及中间的惠美须湾才是商船的锚地,水深10-37米,可以容纳万吨轮十余艘;白崎和崎岬的连线以东方向,便是指定为装载危险货物船的锚地-高岛。猪之首岬和口木崎的连线在港口南界,东北界则是尼乌浦和早岐海峡西端一点的连线。

佐世保海港内的适航水域达到30多平方公里,加上属于半日潮港,涨潮流为东北向,速度0.3节;落潮流为西南向,速度0.5节;进口航道内的落潮流速1.3节,航道港界外可达2节;涨潮流最大达1.5节,整个港区全年多北风,条件极其优越,是再合适不过的港口了。

由于是日本的传统造船基地,加上又是日本旧海军的军港之一,1905年日俄战争中联合舰队就诞生于此。所以长久以来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相当不错的,仅进港助航标志就有:御神鸟灯桩、帆上濑灯桩、大濑灯桩、大立岛灯桩、小立岛、御床岛灯桩、高后崎灯塔、白濑灯桩、大岛岳高山峰(100米)和百合岳高山峰(185米)等十余座。

对于中国军队来说,这座处于对马海峡的南端东侧的海军基地更是显得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横须贺、舞鹤基地的位置都要重要。佐世保基地内可以泊舰船90多艘,加上有船厂5个、能修理和建造大型舰船的船坞4座,作为中国本土之东的海外基地再合适不过了。从最初的打造开始,佐世保与广岛吴基地便是最重要的核心基地。

现在中国海军的专用码头有两处,一处是崎油库的1-3号码头,长度分别为80米、80米和518米,水深为12.9米、9.2米、12米,这里曾经是美国海军第7舰队的专用码头,曾经停泊过‘新泽西’号战列舰。而另一处则是神港区的平濑码头。这个长585米、宽570米的港池,共有9个码头,水深10.6米,是最为主要的停泊码头。北海舰队-潜艇分舰队的核子潜艇分遣队以及两栖分舰队的那些船坞登陆舰、两栖攻击舰很多时候便停靠在此。

站在窗前,看着林立着的桅杆,作为凌驾于‘日本自治委员会’之上的‘太上皇’,郑仁罡中将毫无疑问的是这片土地上的王者,在这里他便是占领者,居高临下的霸者。

可是这个时候,这位无论在什么时候,脸上都缺少真那份血色、显得病样苍白的年轻将军却并不是关心着他所管辖着的这片土地。对于他来说,日本现在已然结束了其作为一个国家存在着的历史。想想昨天在京都御所,会见德仁天皇时的那一幕,将军便感到一阵触动。

这个国家尽管拥有强悍而不畏死的武士道,但却缺少着血性与骨气,1945年的战争之后,他们选择了向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GHO(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司令部)躬身而降,而现在历史再次上演,只不过这一次,昂然而立着的再也不是叼着玉米芯烟斗的麦帅。

“大仁不仁”中央的套路让郑仁罡感慨不已的同时,也是苦笑着摇摇头。想起那个乔治-布兰森的话语“为什么贵国占领区的战后重建是如此的顺利。”将军便是更是笑意渐露。

亏他还是‘中国将军’、‘美国军内的第一中国通呢’,这样的问题也着实是问得太过于有失水准了。不过话说回来,真正有多少人能够懂得中央的这一套路的?一句简单的‘大仁不仁’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了。自秦汉以来,直至盛唐,明清两朝之融合,太多纵横驰骋的马背游牧民族便消融在汉文明的融化手段中。就连日、韩、越这些国家不也是曾经以‘小中华思想’而自以为豪吗?这并不仅仅是汉家的手段,更是一种文明的手段。

如果诸如美国人在伊拉克那样,通过弹压、治安整肃去融合,那么永远也做不到。这并不仅仅是文化差异的问题,而是手段的选择技巧。怀柔永远都比征服来得很为直接。虽然征服可以一时杀灭,但却永远无法消融对方。正如强悍一时的蒙古铁骑,他们曾经攻城拔地、摧枯拉朽样的横扫一切,他们可以杀灭生命、烧毁城市,但却消灭不了一种文明。以至于最终他们自己也在汉家文明之中丧失了他们自己。直至最终颓废成一个永远的记号。

“战争究竟会怎样下去。”望着远处的航道上,一艘071级船坞登陆舰正在引航艇的带领下,缓缓驶出海港,将军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到。楼下的一辆黑色‘奥迪’轿车驶出了戒备森严的司令部大院,看着渐渐远去的车影,将军笑着摇了摇头“真亦假来假亦真,有趣,有趣。”

欧洲、日本、美州、俄罗斯、中南半岛、美洲,还有中亚,似乎这塘泥水卷入的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了,可是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其实是紧密相连成一体的。郑仁罡将军耸了耸眉头。

“道路是一步步铺平的,而有些工作并不仅仅是依靠一步步的来完成的,它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经历,以及更多的牺牲。”将军默默无语的看着最终驶出佐世保海军基地的‘奥迪’轿车。谁能够想象到其实一个人要想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地球的另一面,其实是很简单的。古人不会想到,而现在的人只会觉得很疯狂。但郑仁罡将军却并不这样认为。

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南半岛上,十余万中国大军正在蛰伏待发,那里的战事同样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郑仁罡将军的心。转身走到墙壁上挂悬着的越南地图前,一个人独自看着那用红绿色铅笔标注着的符号,将军默然不语着。信手拿起案几上的一份战情内部通报,将军推了推鼻梁上微微下滑的眼镜,参照着通报,用记号笔在地图上标注起来。

“好你个雷石,手笔不小嘛,动辄就是这气吞山河之势,也不怕撑坏了自己。”对着地图好半天,郑仁罡将军忽然将手里的笔扔到案几上,爽声而笑到。只是这笑声之中,除了惊讶便是钦佩之意。眼光倒是放得不小啊,中南半岛怕是容不下雷石这尊神了。

将军的目光顺着漫长的共和国海岸线,由南沙而上,直至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鸭绿江口。

“朝鲜,韩国,哼哼,三千里之锦绣山河。”看着那狭小的半岛,将军冷声笑了笑。金正哲,那个年轻的三世祖,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这样响亮的招牌挂在他的身上也够是沉重了。不久前的丹东那一幕,哼哼。

真不知道当初小太阳是怎么会选择这个另类的白痴作为继承人的。也许长子-金正男更为白痴,更像是个大傻,但起码他不会将朝鲜带上一条死路。而正哲这个次子,也许海外的读书生涯的确是让他见识太多了,以至于继承父位的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新生派,元老系,亲华派。”将军独自一人玩味着这三个已经久远过去的名字,原本苍白的面容上更是浮起了一层冷酷的严霜。也许金正日最大的错误便是选择了这样一个白痴来继承延续金家王朝。所谓的新生派在金正哲执政之后,更加的疯狂和扭曲了。

选择别的道理都可以,但错误的选择所谓的‘大朝鲜主义’那只能是一条死路,无论是李明博的强硬派,还是所谓那些‘历史学家’鼓吹的‘大朝鲜帝国’在现在的国际大环境中,只不过是一句屁话。因为存在于大国之间的韩半岛,永远只是大国的擦鞋布,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既然是擦鞋布,那又何来强硬之说?有怎么做什么‘大朝鲜帝国’?

“朝鲜安则东北安。”郑仁罡将军冷笑着摇摇头,现在的朝鲜半岛在‘东亚战争’之后已是趋于平静。或者半岛永远的分裂更加符合中国的利益,这个东亚的火药桶实在是太危险了。

“日本、朝鲜半岛的侧后之疾,我已经替你们拔除了,南方就拜托诸位了。”透过薄薄的眼镜镜框,将军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南中国海,顺着马六甲海峡,直至广阔的印度洋,郑仁罡将军独自喃喃自语到“用我们的剑来为中华之崛起,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