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九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谭洁的动作够迅速了,但还是在走出李家窑不久,被袁国平的特工队堵住了。论人数吴兵率领的是一个中队,并不输于特工队,可是有两个条件对谭洁相当不利。一个是袁国平卡住了咽喉要道,占据了地利。二是谭洁要保护七八十名干部不受伤害,安全的到达松树岭,因为害怕鬼子的援兵到达,必须速战速决,但是攻坚战不是运河支队的特长。再说了,论武器装备,战斗力,他们也比不过特工队,在这种情况下,要想突破特工队的防线,就变得十分困难。谭洁听到吴兵的报告,当时脑袋就“轰”的一声,几乎爆炸了,在她感到对方狡猾的同时,不能不恨自己的愚蠢。当初肖鹏曾经告诉过她,一定要派部队抢占咽喉要道。她因为自己手中的兵力不多,不愿意分兵,就带着侥幸的心里,认为鬼子不会来得这么快,而从李家窑那儿来的情报也在说,鬼子正向李家窑进兵,她就把肖鹏的话扔到了脑后,只想尽快的把干部送到地方。现在糟了,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要想带着这些干部全身而退,会是困难重重。为什么肖鹏总是妙算敌情于前,自己总是棋差一招?眼前的路有两条:一是和特工队拼杀,冲开血路。二是绕道走,但是鬼子能不能给他们时间还是未知。看鬼子这次扫荡的架势,好像要全面开花,兵力之厚为历来罕见,他们即使绕道走,也很难说不碰到鬼子,真是进退两难。一时之间,谭洁无法下决断。每每这个时候,她就不由自主的会想起肖鹏。她相信,如果是肖鹏遇到了这种事,一定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常言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任何人都不会在所有的事情上算无遗失,肖鹏是这样,小野也是这样。当初,小野是安排袁国平的特工队袭击李家窑,目标是枪械修配厂和那里的民兵总队,袁国平也是同意的,只是上路不久,袁国平就反悔了,他感到小野的安排有误。他这个人如果文化水平再高一些,社会历练的面再广一些,其聪明程度绝不会比小野和肖鹏差,因此好多事他只要稍稍想一想,就会明白其中的窍门。小野之所以舍不得对他放手,就是看中了他的头脑。小野的二次回归,的确对他冷淡多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倚重了,至于原因,他很清楚,因为他帮了叛军。但是他不后悔,这就是他的性格,只要他想做的事,无论对错,他都不后悔。当初他那么干,既不是出于爱国心,也不是因为对酒井的怨恨,纯粹是觉得齐玉昆他们是爷们,是好汉,他们的行为让他敬佩,然后他就干了,就这么简单。当小野指责他是非不分,政治上及不成熟,他也认账,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小野,毕竟小野对他是很够意思的。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把小野当成日本军队在西河的代言人,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共事的,可信赖的朋友,这的确十分可笑,但是没有办法,他在政治上就是这么幼稚。上路不久,他就感到小野对他的安排有问题。八路军就算有枪械厂,规模也不会大,因为他也有自己的情报来源。那么问题就出来了,他们这么大的军事行动,从一开始八路军就会得到消息,他们那些简单的设备,三下五除二就会搬空了,等到他们去了那里,即使能找到枪械厂,也是空城一座了。他们能得到什么?一座废弃的山洞而已,他袁国平能干这样的蠢事?当然,也许能碰到几个民兵,还有村干部。但是,他袁国平最不爱干的,就是把枪口对准老百姓。在他心里,民兵也是老百姓。他看清了这一点,自然就不想去李家窑了,他要干,就干出点轰轰烈烈的事,给小野看看,他袁国平不是草包,比石冠中他们强多了。说实在的,他还是很在乎小野的好恶,在官场中,碰到小野这样识货的人并不容易,而且小野又很讲感情,是别的日本军官无法相比的。他虽然暂时失势,但是一定要挣回来,他不能在这些争宠的人群里败下阵来。一直以来,他就是这么想的,不断的在寻找机会,所以他不能去李家窑,不能在老百姓面前耍威风,那会被别人看不起,何况他意识到了小野的错误,因此他悄悄的把马有福等几个人叫到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马有福等人这一阵子老实多了,也憋气多了,因为小野对他们的冷淡,特工队自然不敢再那么洋气梆梆,很有点夹着尾巴做人的味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袁国平的失事,使他们没办法再趾高气扬。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袁国平都不行了,他们还能往哪儿蹦?事情虽然是这样,只是他们过去傲气惯了,心里就更憋气,也一直想找个机会表现自己,重新争回失去的王国。因此他们热切的盼望着袁国平的重新受宠,他们好一吐胸中的闷气。

“当家的,出了什么事?”马有福首先发问。

“这一阵子,你们跟着我,过得挺憋气,是吧?”袁国平口气淡淡的说,脸上带有嘲弄的笑容。“我知道,那些阿猫阿狗都喘起来,都敢在咱们耳边叫了。”

“可不是,他妈的,连赵奎那帮人都敢和咱们横鼻子愣眼了,操他妈的。”一个特工队员吐了口吐沫说。

“咱们这些人都靠着日本人这棵大树,谁都想在树荫下乘凉,只不过是大树只有一棵,不可能都遮到。咱们要想占住大树的中央,就得有绝活,让小野器重我们。”袁国平说到这故意打住了,他要吊吊手下人的胃口。

“有什么主意,当家的,你就说,我们都听你的。”仍然是马有福首先表态,其余的人自然没有话说。

“这次扫荡你们都看到了,皇军是事在必得,投入的兵力很大。可是分给咱们的这块蛋糕没有多少油水,即使咱们达到目的,也不会引起小野的注意,这种当灯炮的事,不是特工队应该干的。这次扫荡,一定要弄出点名堂来,让皇军看看,咱们特工队不是吃素的。”袁国平说到这,鼻子里哼了一声,眼里射出凶狠的目光,“你们给我记住,特工队不是泥捏的,宁当鸡头不当凤尾。不管是皇协军,还是侦缉队,谁也不准骑在我们头上。这次小野的安排有漏洞,还可能是很大的漏洞。你们想想,八路军的干部和部队不会在李家窑停留,会赶往松树岭,肖鹏他们又在松树岭放置了重兵,想干什么?那里我们去过,是个死路,肖鹏一定知道,但是他为什么让他的部队都往那里撤?凭肖鹏的聪明,他会干这样的蠢事?这里一定有问题,小野也一定会想到的,真正的决斗在松树岭,我们要在那里做文章。”

“当家的,我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就说怎么干吧?”马有福等人的头脑,哪里能跟上袁国平的思维,被他的这番话弄得云山雾罩,所以马有福打断他的话。

袁国平想想,不觉的叹了一口气,心说白费口舌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去李家窑,往松树岭走,选择一个地方埋伏,说不定会钓到大鱼。”

“我们这么做,日本人会干么?”马有福怀疑的问。

“我有办法让他们干。”袁国平充满自信的说。然后他就去找鬼子小队长了,而且并没有花多大力气,就说服了带队的日本军官。就这样,他们在半路上,截住了谭洁和她的部队。

袁国平他们把守的这条路叫三道岭,是通向松树岭的必经之路。道路两边是低矮的山丘,越往上坡度越陡,是狼牙般的巨石组成的高山,而公路就在脚下。袁国平占住了公路旁边的山丘,就等于卡住了公路的脖子,谭洁要想通过这里,必须占领两边的山包。“当家的,就那几个土八路,咱们犯得上在这守山,一个冲锋,准保把他们收拾了。”

袁国平乜斜了说话的那个人一眼,手中的望眼镜向远处望去,在一个土丘后面,可以影影绰绰的,看见谭洁和她的队员,出现在镜头里的人不多,顶多有一个排,难怪刚才那个队员口气挺大,但是袁国平绝不会相信眼睛看见的,如果八路就这么几个人,他们早就跑了。双方不止一次的交过手,都知道对手的实力,谁也不会轻视谁。如果肖鹏在那里,这就是一场恶仗,松树岭给他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了。肖鹏在那样一种不利的情况下,居然能让运河支队全身而退,这是他的奇耻大辱。“你们给我记住,谁也不能轻视肖鹏的部队。”说完,他不再理会那个队员,去检查阵地了。因为他明白,困兽犹斗,何况八路呢?

山下,谭洁经过反复权衡,最终决定:攻下前面的山头。因为她仔细的盘算过,如果绕道走,袁国平也不一定会放过他们,要是他们阴魂不散的在后面追赶,前面再出现追兵,他们就只能钻深山了。这几百号人进山容易出山难,一旦鬼子封住路口,他们饿也会饿死了,不如拼死一战,也许还有杀出重围的可能。她把自己的想法和吴兵说了,然后看着吴兵。在这些人中,吴兵是最有战斗经验的。

“谭政委,就按你说的办。”吴兵倒是痛快,他只想速战速决,因为他知道,时间越久,对他们越是不利。肖鹏给他的指令,是把这些干部安全的送到松树岭,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肖鹏,独立的完成任务。“谭政委,我想这样,在正面公路上,我们佯攻,而山下是茅草地,我们靠近山脚并不难,然后派出一部分部队,迂回到特工队的后面,如果有可能,从他们背后突袭,前后夹攻,或许能把他们的部署打乱,你觉得行不?”

“我看可以,你就大胆安排。”谭洁边说,边把信任的目光投去,眼里充满了赞叹,心想:强将手下无弱兵,肖鹏带出来的人就是不一般,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爱动脑子。

吴兵把三个排分开了,两个排在正面佯攻,另外一个排绕开了阵地正面,远远的进入了山丘,为了不引起袁国平的注意,正面的战斗首先拉开了序幕。在机枪的掩护下,成散兵状的部队,在杂草丛生的荒地里,一点点的向山脚边靠近。此刻山上袁国平在看,山下谭洁也在看,只是两个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袁国平是猫戏老鼠的感觉,谭洁是提心吊胆的感觉。本来弱势的一方,却要采取攻势,其结果会是如何,明眼人都会看的出来,何况身在其中的谭洁。那机枪声不是打在山石上,不是打在敌人的身上,而是打在谭洁的心上。战士离山脚越近,她的心就悬的越高,因为到目前为止,特工队并没有进行还击。越是这样,她越是提心吊胆,生怕特工队一个还击,无数个战士倒了下来。她真想冲到前面去,告诉战士们,不要往前走了,那里是死亡陷阱。

近了,更近了,突然,暴风雨似的枪声响了起来,那不是枪声,是夺命的音符,谭洁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她实在不敢看眼前这悲惨的景象。按道理说,大小战斗也没少经历过的谭洁,不应该这样软弱,但是不知为什么,她今天却有些挺不住了,难道是因为肖鹏不在身边?当这个念头一出现,她更觉得心慌。也许是的,虽然在女人中,她是坚强的,但是心灵脆弱的一面还是存在的,这种情感每到关键时刻,就会暴露出来。或许她本身就不是坚强的女人,是战争改变了她,但是这种改变并不彻底,有时候会“原形毕露。”

当她睁开眼,她预料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让她大喜过望。原来,吴兵很会打仗,当他们接近山脚,吴兵发现离特工队的射程很近的时候,他命令部队放慢了前进的脚步,整个队伍散开了,因此当山上的火力向下倾泻,战士们机警的找到了掩体,特工队的子弹大都打在茅草上和石头上,看起来特工队的射击十分凶猛,其实对战士们没有造成伤害。谭洁长长的抒了一口气,纤细的手,习惯性的捋捋头发。在阳光的映射下,她那油亮的黑发闪烁着夺目的光芒。可是不一会儿,她的心又沉了下来,因为她看见,一个往前冲的战士倒了下去,特工队的火力变得凶猛和准确。

“他们能打败特工队吗?”谭洁在心里说。“如果不能,身后这些干部就可能成为鬼子的浮虏。”谭洁这么一想,感到心像往湖底沉,几乎喘不过气来,眼前也变得朦胧了。她真想问问苍天:西河为什么多灾多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