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十章 统治阶级之升降 第一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5 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一、皇室

“3.30”事变给皇室的打击是致命的。这种打击更多的在心理上。

试想,统治帝国数百年自以为根深蒂固的轩辕王朝竟然一夜之间“山河颜色变”,帝国的数百万军队,拿着皇室给的俸禄,竟然去效忠一个武夫!这真成为古书上讲的“一夫作难而七庙坠”,在人们心中还有没有忠义二字?还有没有伦理纲常?万一龙行健废掉轩辕王朝而自立,是不是也是轻而易举?大部分荣养于皇宫的皇室成员对“3.30”事变感到恐惧。进入新千年,固有的,被人们视为千古不变的东西正在飞速变化。皇帝宝位传承千年,从来都是父传子,和平接班,即使有点坎坷,也是外部原因造成的,如司马家曾经有过的发难。但进入新千年,竟然出现靖难之役。哥哥公开发兵夺了弟弟的权。这件事在皇室内部是留下阴影的。“3.30”事件一出,马上有人和靖难之役联系起来,既然轩辕台开创了武力夺位的先例,二十年后再遭遇武力逼宫也是报应。另一派则认为轩辕家毕竟福泽深厚,龙行健也不敢篡位,只能扶立一位新皇帝。轩辕博为轩辕磐长子,由其继位为君是合适的,这点正好说明轩辕家的力量。

事实上帝国大权已被龙行健夺走,轩辕家有点头脑的人都为此焦急。轩辕禾是其中的代表,成为皇室最受尊敬的人物。不仅因为他是轩辕磐的四叔,更因为他敢跑到龙行健那里叫骂,将轩辕家族那些胆小的成员想说又不敢说的话都说出来了。轩辕禾骂得很难听,当时并不是龙行健一个人在,他组建的最高军政委员会的成员大部分都在,正开会研究问题呢。此老便在门外和卫士闹起来,龙行健问明情况,将轩辕禾放进了会场。结果此老先从龙行健骂起,再将在座大臣骂了一个遍,内容不外是老一套,龙行健是忘恩负义的大奸贼,篡位的无耻逆臣!余者皆是帮凶。

大臣们极为尴尬,尤其是卢秀首相。见龙行健泰然自若地坐在那里,其他人也不好出声,任凭此老痛快淋漓地骂了一遍。龙行健给轩辕禾倒了杯水,“轩辕先生累了,先喝杯茶再骂吧。”

轩辕禾真的坐下,将龙行健给的茶喝完。

“按照帝国规矩,皇室成员本不该干政。但轩辕先生是英雄,就冲你当年喊出的那句‘敌寇未出国土,言和即奸细’,我允许你骂。”

轩辕禾喘着气,半晌没想好下面的话,或者骂。

“轩辕先生,既然你不说话,我来说几句。”龙行键平静地说道,“我认为,权力既象征着地位、财富和荣耀,也意味着责任。皇帝统驭四海,便是责任最大的人。轩辕磐自即位以来干了什么?肃贪?成为贻笑四方的闹剧,任命大臣近乎儿戏,黜退功臣毫不留情,增税不顾下层民众的死活!为了自己和少数人的荣耀擅开边衅------这样的皇帝,尽到责任了吗?这样的皇帝不是我的统帅,而是独夫民贼!权力就是责任,这就是我的观点。至于说我篡位,下一任的皇帝是轩辕家的嫡系子孙轩辕博,轩辕磐的长子。我们正在研究新皇即位庆典,说我篡位,挨不着吧?其实,轩辕先生,国人说我什么,后世如何评价,龙某概不在意。”龙行键挥挥手,早有段鹏精选的贴身卫士将轩辕禾搀出了会议室。这段时间特别加强了对龙行键的保卫,即使开会,他的贴身卫士也不离视野。

轩辕禾被轩辕婉儿送出门,婉儿很尊敬这位叔父,“四叔,行健他确实有苦衷的。他决不是篡位之臣,你看,皇室成员哪个受到迫害?即使是我哥哥不好好的?只是失去自由而已。刚才确实是研究博儿的即位大事,您还信不过我吗?”

“可是,我听说成立什么军政委员会,行使皇帝职权,这不是空穴来风吧?”

“当然不是。行健认为,必须让博儿全面学习帝王之道,熟悉民间疾苦,了解政务军情,方可真正行使皇帝之权,否则如我哥哥一样荒唐,岂不是误国误民?”

“婉儿,你真是女生外向。你们夫妇琴瑟和谐,我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关乎轩辕家的万里江山,四叔又怎能挑拨你们夫妻关系?你以为他还会将大权交还于我轩辕家?皇兄啊,你选的好女婿,葬送我千年帝国之人必是龙行键无疑。”轩辕禾悲从中来,不禁老泪纵横。

“四叔言重了!”轩辕婉儿却不能同意轩辕禾的结论,“我和他夫妻二十年,深知他不是恋栈权力之人。事变之起,是哥哥步步紧逼,否则何来今日?至于事变之后的处置,婉儿虽是一介女流,并不觉得我夫君有何错误。”

“婉儿,皇位之尊,任何人都挡不住诱惑的,你夫君今日选博儿登基,是因为他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行篡逆之事,等他羽翼丰满,还会将到手的权柄相还吗?”

“四叔,我夫君是正人君子,历来心口如一,从不作伪。我与他夫妻二十年,岂有隐瞒枕边人二十年的?行健说他会归还权力,定会归还权力!”

“婉儿,你被他蒙蔽了双眼啊,我没有说他是小人,小人能如此深得军心,连禁卫军都让他传檄而定啊。但可怕的就是这样的君子,只有这样的君子才能毁掉帝国啊。婉儿,我来问你,你哥哥不过是免掉他的官职,并未限制他的自由,甚至连爵位都保留了,就因为这个就要造反吗?君臣纲常何在?”

婉儿气愤道,“我不能赞同您的说法!合着不管怎样,皇帝要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杀头也得将脖子洗干净伸过去?我夫君为帝国立了多少功劳?你不知道?要说当皇帝,他比轩辕磐更有资格!”

“叛逆,叛逆啊。”轩辕禾无法与这个背叛了家族的女儿谈下去了,“婉儿,现在磐儿在何处?我想看看磐儿,可以吗?”

“可以。哥哥现住在落霞山一处行宫中,被严密保护,我抽空陪您去。”

“保护?怕是囚禁吧?囚其父而立其子,龙行键倒也敢干!”

正被轩辕禾议论的轩辕磐,现在被软禁于落霞山行宫的他已经失眠数日了。短短数日,轩辕磐苍老不堪,看上去完全不是中年人的神态了。他的妻妾,或者延续旧日的称呼叫后妃的女人们都陪着他来到这所闲置的行宫,一同来到的除了大批警卫人员外,还有他的专用厨师医生等。他的生活用品书籍藏画,总之一切他个人的东西陆续运抵行宫,在这里,他除了不自由外,就生活质量的物质方面,和外面没什么区别。

他知道对手可能不准备杀他了,尤其是婉儿看过他之后。人总是这样,当生命受到威胁时,别的一切都可以置之脑后,因为作为一个物种,人死了,一切都完了,功名利禄,娇妻美妾,被称为身外之物的东西一切都成为梦幻泡影。但当生命得到保证时,身外之物便重要起来。轩辕磐最然残废了,丧失了独立行走的能力,但他对身外之物,特别是权力的欲望并不比正常人差。权力是看不见的东西,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它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特别是如神华帝国皇帝,拥有的权力之大令人无法想象。如今被人剥夺了,皇帝成为前皇帝,成为被囚禁的囚犯,成为连自己生命都不能保障的窝囊废!

应当给与轩辕磐最大的同情,从以上的分析看。

永平公主来看过前皇帝,但无法正常交谈,因为轩辕磐一见婉儿就陷入谵妄的状态,声嘶力竭地吼叫,辱骂,让谈话无法进行。在轩辕磐眼里,妹妹是阴谋的参与者和同盟军,是自己的仇人。等妹妹离开,轩辕磐有叫看守们将龙行健和轩辕婉儿喊来,他要跟他们谈判。看守是不会照他的要求办的,他们的任务是监护他,既不让他逃走,也不让外来的人侵犯他。

轩辕磐几天里的情绪总是处于周期性的变化中,发作,平息,再发作,再平息------平静的时候,他也会总结自己的得失,皇帝只做了半年多一点就被赶下了台,换了任何人都会反思。轩辕磐的反思总是后悔自己心太软了,手也太软了。早点动手抓人杀人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对于龙行健,第一次出现反叛的苗头就应该果断处置。除了龙行健,他也怨恨他的臣子们,特别是军队和情治机关的人,按说这些部门是最忠诚的,但恰恰倒戈的最彻底。这中间究竟有什么问题呢?自己的统治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轩辕磐更多地考虑自己倒台后的政局,不外是几种情况,第一,忠臣义士奋起反抗将龙行健干掉,恢复自己的法统。第二,龙行健称帝,建立新的王朝。第三,龙行健扶植傀儡,自己躲在幕后行帝王之权。轩辕磐认为第二种的可能性最大,第一种和第三种都存在。从龙行健政变的顺利程度基本上否决了第一种可能。有没有忠臣呢?有,肯定有,这些人首先是在政变中失去权力的人,如王家和司马家。王家尚可,司马家还有谁呢?司马雪岭?龙行健已经恨之入骨,司马雪岭的脑袋也许早就掉了。直到婉儿陪着长子轩辕博来看他,他才知道龙行健立了轩辕博为帝。

没想到,但是个希望。当着轩辕婉儿,轩辕磐表现出成熟政治家的镇定,没有说任何“过头话”,只是希望儿子勤于政务,做一个好皇帝。他认为已经二十岁的儿子明白他的苦心,只要儿子在位,就有机会一举扳回局势。既然有了希望,那就要好好活着,活到重新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从轩辕博来过后,轩辕磐的生活变得正常了。

轩辕博,这个在“3.30”事变前无忧无虑的青年,一夜之间完成了自己人生的最重要的转变。从一个隐藏姓名读书求学的学生(他的身份只有龙小海等极少数铁杆知晓)变成了神华帝国的最高主宰,尽管是名以上的。轩辕博永远也忘不了3月30日的晚上,他和龙小海及一帮纨绔在酒吧喝酒,晚自习他是从来不去的。先是贺小枫,轩辕博认识姑父的这个卫士长,然后是保安总局的一帮人,前后脚找到了他,轩辕博正佩服这帮人的本事,偌大的帝都,怎么说找就能找到呢?但他们严峻的神情隐约传来的爆炸声让他意识到出大事了。他和龙小海被贺小枫带上汽车,去了保安总局。路上,任凭他和小海如何问,那帮人总是一言不发。直到次日凌晨,才有人恭喜他,你马上就是帝国皇帝了。他才从那人的嘴里得知姑父竟然发动了针对父亲的政变!轩辕博没有当皇帝的喜悦,第一感就是父母的安全,他们怎么样?他们还活着吗?那人(自称姓朱)告诉他,龙帅是仁帅,绝不会大开杀戒。你放心好了,你父母都好好地活着,只不过不是皇帝和妃子了。哈哈。姓朱的仰天大笑,殊无一点敬意。龙小海也惊异不已,我爸爸发动政变了?姓朱的对龙小海的态度要恭敬的多,是的,龙帅当断则断,干净利索。二公子请放心,龙帅已经掌控大局,你母亲,永平公主已经赶去太阳堡。政变结束了。

龙小海是他的表弟,更是他的铁杆。一夜之间,他们中间立了一堵厚厚的墙。轩辕博没有要求去太阳堡看望父母,他知道,该见,会让他见的。

在那个夜晚,轩辕磐躺在办公室的床上彻夜未眠。保安总局送来的宵夜没有动一口,龙小海在那里稀里胡噜地吃饭的声音那样的刺耳。姑父为什么要政变呢?有关姑父的事情他知道一点,因为被父亲撤职吗?轩辕磐和龙行健一点不熟,但和姑妈很亲,从小到大,姑妈一直对他关爱有加。为了姑父的事,他问过母亲,母亲说姑父是个奸臣,总和父皇作对,父皇仁慈,否则造就将他的脑袋砍了。仗着有点功劳就为所欲为吗?都让你皇爷爷惯坏了。

说实话,轩辕博不是很关心大人们的事。二十岁的他心智也许没有达到二十岁的程度。他只是觉得大人们的争斗没意思,为了这个,姑妈对他冷淡多了。

轩辕博尚未适应过来,皇冠便戴在了头上,姑父和他谈了一次话,完全是长辈对晚辈的口吻,姑父说,之所以发动针对你父皇的政变,是因为你父皇没有尽到皇帝的责任。你父皇正在将帝国引到一条死路上。对于其中的是非曲折,你慢慢会有自己的判断。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父皇及你母亲的生命是有保障的,为了不让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他们挑起内战,我必须限制他们的自由。等到帝国局势稳定,我自然会解除禁令。你现在毫无经验,所以大权尚不能给你,但帝国政务军情对你没有秘密,最高军政委员会的会议你可以参加,所有的文件都可以阅读,所有的部门工作都可以过问,但不要发号司令!我会派给你一个工作班子,他们中间有军事的,政治的,外交的,经济的专门人才,不懂的事可以咨询他们。一句话,我和你姑妈希望你潜心学习政务,早日具备做皇帝的条件,到时候我会将权力交还给你。他本来对姑父就有畏惧之情,现在更是唯唯而已,他知道,姑父身后站在军队,他可以发动政变废黜父皇,当然更可以废黜自己。

姑妈和他也谈了话,但他大部分都忘记了,只记得姑妈说你姑父无意久握大权,他身体不好,早就想退下来休息了,如果不是你父亲不念公义私情步步紧逼,你姑父何至于此?你一定要听你姑父的话,用功学习,早日接过担子来。

他没有被限制自由,当然见到了皇室的长辈们,特别是四爷爷,反复叮咛他要养光韬晦,还赠他一幅字,“戒急用忍”。轩辕博明显感到皇室对姑父的敌意,自己身处期间,感到万分难受。直到去落霞山看望了被软禁的父亲和母亲,当着别人的面,父母是不会说姑父的事情的,从父亲的眼神里,他可以读出对姑父的仇恨。

轩辕博困惑而且苦恼,很怀念过去单纯快乐的日子。这个皇位,真的那样吸引人吗?现在连过去的朋友都见不到了,文件,会议成为他生活的主色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