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八) 第四章 台儿庄中悲壮之役,二十二集团军五千将士血洒滕县(三)

何允中 收藏 0 2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朱德满腔热忱,又有邓锡侯的邀请,于是乐意到二十二集团军的驻地去讲游击战术。这种八路军的拿手好戏给予川军官兵有了极大的启示,感慨不已。开始时是给团以上的军官作报告,后来扩大到排以上的军官,开始是集团军总部作主持,后来在洪洞的两个师也各自邀请,朱总司令都是有求必应。每次邀请,朱德都免去了一切礼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就像在自己人那里一样随便和平易近人。

在县城西门外的一间大房子里,一二四师邀请朱德总司令作关于游击战的报告。朱德在孙震等人的陪同下,骑马来到会场。这是全军排以上的军官都参加的大会,在寿阳前线带领全连最后剩下的十七名士兵撤退回来的那个刘主明现仍在七四○团一个连里担任司务长,也来参加这个报告会,因为不是带兵官,自己在最后面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当朱德用他那一口川音讲到游击战就是机动灵活的战术,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得不偿失的仗,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这个原则时,刘主明不禁热泪盈眶。他想到他所在的那个连,那一百多个活鲜鲜的面孔,那天天吃着他亲手督促着弄出来的菜饭的一百多号人,在敌人突突吼叫着的枪口下辗转栽倒的惨状。当时如果能用这种战法,哪能都死在日本鬼子的枪下!刘主明后来说:“当时,我听到‘跑’字,激动得几乎落下泪来,我连在娘子关,明明知道敌人有机械化部队,我们川造步枪不管用,为什么不知道跑?白白地送掉一百多人的生命,全连才剩下十七人。”

代团长何煋荣坐在第一排,一边听,一边记,不放过朱德总司令的每一句话。他懂得了这是既能保存自己,又能打击敌人的最好的办法。就好比面对一个开枪射击的敌人,我们不是正面和敌人对打,而是绕到敌人的后面戳他的屁股。他想,这在八路军可以这么干,八路军有独立自主的作战原则。但是自己得服从命令呀,团长得服从旅长,旅长得服从师长、军长,最后还得服从战区长官和委员长。如果命令是叫你正面去挡枪口,就像这次在娘子关,接二连三的命令逼着你,我们又怎么能避开正面绕到后方去呢!真正要使用这套战术,还得从上头来,除非自己有了独挡一面作战的机会,就这么干。

当朱德讲到发动民众参加抗战时,孙震(也包括邓锡侯)从他们所处的角度想得更深。他们是纯粹的军人,从战术上来讲,他们赞成八路军的游击战术,以川军的装备和特点来看,也只有在游击战术才能得到生存。但说到发动民众,话虽有道理,却不是他们能作到的了。他们也知道发动民众的厉害,一九三三年到一九三五年,他们都参加了围剿川北红四方面军的作战,都亲身领受到了共产党发动民众带来的巨大威力。可是,发动民众是一个政治问题,川军的部队中现在都由中央系统配备有政工人员。这些政工人员名义都受部队主官的节制,可是他们都自成系统,说得好听点,是来协助部队主官的。说得不好听,是来监视部队和主官的。发动民众的事,得由他们点头,否则丢官事小,掉头事大。谁都知道,发动民众的事,正是共产党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所在,委员长的大忌。

但是朱德所讲到的军民关系的问题确系军中一件大事。部队的战力不仅在于武器装备,还在于军心和民心。军心就是要部队效忠长官意志,令行禁止,绝对服从命令;民心就是要求部队爱护老百姓,把老百姓当成自己的家人,绝对禁止挠民。这样才能得到老百姓的爱戴和帮助,得民心者得天下,何况正在川外作战。两位总司令已经商量过了,在洪洞的这次整训中,一定要把军民关系、部队纪律作为整训的重点和要务。

一阵热烈的掌声打断了他们翻腾的思路,原来朱德总司令的讲话已经到了尾声。最后,他说:“今天,我同你们总司令商量好了:明天,我们八路军总部开联欢晚会。我在这里欢迎你们来参加,大家愿不愿意呀?”会场中如雷鸣般地齐声响应:“愿意!”


在同八路军这样近距离相处的日子里,最令二十二集团军官兵耳目一新的是八路军活跃的政治工作和官兵一致的作风。在川军的队伍中,封建军阀的制度和作风十分强烈,长官打骂士兵、克扣军响等恶习随时可见。前不久甚至还有师爷制度,每一个连里有一位师爷,帮助写写算算,做些记记账这类的事,非兵非民,抱一个账本,拿一把算盘,端一支水烟袋,令人想到就像刘文彩收租院泥塑中的账房先生一样。近二、三年,作为军队改革的一顶成果,才从军校中培养出一批有文化的文书上士或司务长,逐步取代了那些穿长杉的人。就是到了这时,有些士兵还习惯于叫这些文书上士为“师爷”。在这种封建习气极浓的军队中,当兵的更没有谁听说过部队开联欢晚会这样的新鲜事,虽然这样的晚会在八路军中已习以为常了。

这一天,早早地开伙吃过了晚饭,二十二集团军派出了官兵代表来参加这场别开生面的联欢会。在一像大祠堂的院落里,两盏大汽灯挂在柱子上,把会场照得雪亮。开初,这些有幸第一次来体验官兵平等火热场面的代表们排着队拘谨地坐在会场里。但是,他们很快就受到感染,被八路军的啦啦队调动得活跃起来,也跟喊起各种口号来,会场变得一片欢腾。不一会演出开始,参加演出的主要是丁玲从延安带来的西北战地服务团,这个战地服务团的成员都是些能歌善舞的青年学生,一个个生动活泼,充满激情。更令川军士兵惊奇的还有一些认识的八路军官长也同士兵同台演出!真是闻所未闻。

演出的节目第一个是《八百壮士》,是表现淞沪战役中固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英勇战斗的事迹。第二个节目是《忻口会战》,演的就是眼前的事。第三个节目是《全民总动员》,这个节目最大,参加演出的有老年人,青年人,有军人,有老百姓,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有慷慨壮烈,有欢呼雀跃,有大红花、秧歌舞,满台子蹦蹦跳跳,让人激动不已。除了这几个抗战的大节目外,其间还穿插有小节目,内容有快板、独唱、舞蹈,还有晋剧的“苏三起解”,四川人在洪洞县看“苏三起解”,真是别有一番情趣!最后八路军的啦啦队还欢迎二十二集团军也来一个节目,实在毫无办法推托的情况下,一位会唱川戏的副官,自告奋勇到台上去摇头晃脑地唱了一段川戏的“空城计”,也赢得不少掌声。

这次晚会后,丁玲还带着战地服务团到川军的各个连队去慰问演出,教士兵们唱抗战歌曲。给二十二集团军的官兵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士兵们都学会唱:“抗日战争开始了,不分党,不分派,大家一致团结起来,驱逐日本强盗,嗨哟嗨!嗨哟嗨!日本鬼子滚蛋!滚蛋!”七四○团的政训员胡清溪感受颇深,他曾同代团长何煋荣一道多次去相邻的那支八路军的驻地观摩考察。两人都是学生出身,共同语言颇多,相谈投契,时常一起探讨一些有关局势的深层问题。他对代团长说:“这才叫做军队的政治工作,干得如此活跃,真是做到了家。难怪他们战斗力这么强,打起仗来这么舍得命干。师里缪处长已经召集我们开会商量过了,政治工作要学取他们的长处,切实起到提升战力的作用。”胡清溪在这里所说的缪处长,是一二四师的政训处长缪嘉文,四川广汉县向阳人。后来,胡清溪和缪嘉文都在滕县保卫战中阵亡。

何煋荣说:“这个问题我揣摸了好久,现在终于找到一个头绪。同他们相比,我们除了战术上不灵活外,政治工作更不如人。政治工作得好,官兵便用命不惜死。政治工作需要做的事,你可以放开来干,我在团里支持你。”

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耳闻目染,八路军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的优良的作风和艰苦细致的政治工作对二十二集团军的影响是明显的。通过这次整训,娘子关战役以来的颓丧气分得到迅速纠正。


一次, 邓锡侯总司令召集一二七师的三七九旅讲话。首先以抗

战大局为出发点,说明大敌当前,应以国家民族大义为重。当抗战军人就要不怕死,怕死就不要出来当军人。后来把话题转到前次在太原前线险遭不测的情况,点名说到来总部担任警卫的连长“莫得一点军人气概,简直是个怕死鬼!派他来保护我,反而要我们来保护他!如果不是总部人员代他指挥部队,还击搞得快,后果不堪设想了!”说到这里,旅长陶凯当即站出来,喝令执法队将该连长拿下,五花大绑,请求邓总司令准予枪毙这个贪生怕死的害群之马,以正法纪!

没想到邓总司令沉思了一下,慢吞吞地说:“枪毙他干啥子?

把他调个副职,不要他带兵就行了。我们把他从四川带出来,将来也好一起回去嘛!”邓锡侯这番话,也不知道事先同陶旅长是否有过勾兑,反正是令在场的全体官兵感动得几乎五体投地。

与此同时,那个把邓总司令从南盘村背出险地跑了十来里地的中尉副官王席儒,被连升三级,成为中校。真是奖惩分明,还有人情味。


由于两军驻地相邻,甚至就在同一个村子里,买菜买粮,天天撞见打招呼,八路军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基础所表现出来的作风成了二十二集团军官兵效仿的榜样。一天,一二五师师长陈鼎勋在全师连长以上的军官会上用“借秤”来比喻同老百姓的关系。他说:“我们四川部队原来在四川时,每一个星期要打一次牙祭。把猪肉买回来后,总要借秤来称一称,看够不够秤。部队没有秤,就要去向老百姓借。第一种人去借秤时,和颜悦色说:老大爷,你家有秤吗?借给我称一称就还给你;第二种人去借秤时说:借给我称一称就还给你;第三种人走进老百姓家也不说借秤,东瞅西看,看到秤拿起就走。你们说,这三种人哪一种好?如果你家有秤,你会借给哪一种人?”说得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还有,我们四川人很多都喜欢说话带把子。什么老子、龟儿子、狗日的、垂子、王八蛋这一类的话。一天不说,就嘴巴发痒,闷得心慌。我现在要你听好:你在军队里说,我不管你,免得把你逼成哑巴,但是你要在老百姓中去说,警防我对你不客气!有人以为这是小事,其实不然!我们出川来打仗,人地两疏,什么事都要靠老百姓。有时老百姓一句好话,说不定就得到了一个紧要的情报;一句坏话,就会教你吃一个大亏,甚至要了你的命!”

部队的带兵官几乎个个都对八路军有很深的体会。三六四旅的张宣武团长在集合全团训话时说:“大家都清楚,我们头一次和八路军相遇是在寿阳的一个村子里。那天早上,天下大雪,我听见号声,起来查看,是人家起床。起床后,人家开始出操,后来又排着整齐的队伍听长官训话,集体唱歌,呼口号。回头看看我们自己,一些人在烤火,一些人还在蒙头大睡!

这一次在这里,我想你们都看得更清楚,人家八路军不但出操整齐,有精神,而且和老百姓关系好。换防走的时候要把驻地打扫得干干净净,要挨家清点东西,借的门板要统统上好,有损坏的东西要赔,要把老乡的柴火打齐,水缸挑满,要给老百姓道谢。

这就是人家要打胜仗的原因,不服气不行。这些,我们都要向人家学!”


第二十二集团军,从总司令到各级官长,都把这样的作风整顿当成一件大事。而且在后来的山东作战中可以看到,这样的作风整顿确实收到了效果。

八路军对川军表示亲近,当然是为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团结和合作的力量。在川军出川以前,为了对付蒋中央的吞并和挤压,川中各军或多或少都同中共有一些联系,有的还同中共的上层有接触。而川军出川在山西尴尬的处境,中共当然了如指掌,对症下药,这增加了两军在山西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以朱德这样有名望的战将和家乡人的身分进行这样的工作当然再合适不过了。当然,后来因川军奉调离开了山西,这种进一步的合作没有走上路子,但朱德总司令所作的工作并没有白干,直到十二年后的成都战役中,川军大部参加起义就是最好的证明。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