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中可能的恋人[小敏篇]离别




之所以依然记忆犹新,大概因为小敏算是个不用打折扣的美人之故。当然更因为在情感记忆中有着该有的烙印,因为那是真正为之付出过的回报。


现在想来依然觉着好笑,事情就像是蹊跷与荒唐,总是相伴在我们生活的角角落落,一个不慎就被其撞个正着,偶尔给你个灰头土脸失了颜色,又有时让你如春风遭遇桃花妍,以为撞鬼遇神仙。

光阴赶着屁股跑,一颠儿一颠儿的。改革开放的浪潮滚滚而来,红尘中,人们的观念也悄然变迁与不觉之间。

若干年后,当我再次遇见小敏,那种惊诧表情很直白地挂在脸上,惹得小敏笑吟吟地瞪大了原本就很大的眼睛对我说道:看什么呀,没见美女长啥样啊?“岂敢、岂敢,遇见天鹅,蛤蟆的下巴磕都差点摔地上了”,面对对方抛来的一对卫生眼,我只好夸张而又讪讪回应到。这可怪不得我,坐在面前的这个小敏,早和曾深烙在大脑中的那个小敏的形象形同陌路,除了眼神和诱人丰满的曲线,没有一丝可与往日的形色对得上号。眼前已经被我已归类为妇人的这位女性的上上下下,已然逝去了那份让人暗自心动,血气上涌的男儿欲望,那曾清纯得不施粉黛亦颜色,莞而笑嫣盖桃花的婷婷女儿身,还有令人着迷的淡淡雀斑,全都潃然消失在我略带失望的眼神中。眼前这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身珠光宝气,香气袭人,浓郁的似要滴出血滴般的娇艳唇膏死死涂抹在曾经留给我心生向往的柔软之处。看看不修边幅的自己,又瞧了瞧那衣衫华贵的女人,不禁想起保尔。柯察金 和冬妮娅的故事。[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里的两个主人公]虽然我打小就不怕见血,可自此以后,凡见着涂着血盆大口的女人都不免心生恐惧,妈的,落下后遗症了。当然,这倒和小敏那位商贾老公挺般配。

尽管分开已久,甚至可说我们几乎既没有真正的开始就已经早早结束了的半分情缘,还是在两人的内心留存了回味的空间。


[续上篇]很三八的女同事还继续着她所炫耀的轰动性头条消息,叨叨个正在兴头上,都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时倒是挺喜欢这位三八不定期播放的各类柳间坊巷里发生的花絮八卦,可今天这个讯息就像是让我吃了只苍蝇一般的感觉。那是因为小敏对那位帅哥的态度导致的,对,那位打扮的有点许文强的人。

信息就是力量,听完“很三八”的叙说,反倒激起我的一份昂然男儿气,因为“很三八”最后无意中的一句评判:“只可惜了一个好模样,其他的,就一个俗气!”可是很三八遗漏了一件重要信息,那是后来我才知道了的。[很三八竟然说人家很俗,晕]

时间是爱情哺育的必备条件,那空间就是演绎情感的必然平台,尤其是在夜色下的这个时节,因为我是个夜猫子。静谧的夜晚,办公室内依然有不少人在加班。计划经济时代的窒酷被一点点剥蚀了,业务的繁忙代表着社会发展的速度,白天完成不了的工作只好晚上牺牲宝贵的个人时间,没多少人会抱怨这些,因为多劳多得,不再是吃大锅饭那会儿,积极性不用做思想动员,大家都很自觉。其实最近没我啥事,自己手上的那堆活,三下五去二就搞定了,我像只因饥饿而猎寻食物的狼,慢慢向着目标靠接近,近水楼台嘛,呵呵。

来得可正是时候,此时目标似乎正因为难以完成的任务犯愁呢,嘿嘿。见我来了,小敏自然高兴,平时互有好感的接触自然使彼此有了不少默契。也没多说什么,就在傍边一张办公桌上忙活起来,有了爱情这精气神,加上不错的职业功底,她那些看似繁多的工作就被我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大半,回头再看小敏,可能男女有别把,那点活还没完成,正费劲地忙活着,翘翘的鼻子上竟渗出些许细微的汗珠,递上一块湿毛巾,把小敏拽到一边,哎,看着着急,干脆自己全包延了拉倒。总算完成了,一抬头,看见小敏正细细地看着自己,嘴角弯弯的写着一丝笑意,很甜蜜的那种,不知哪来的勇气,就向前吻了那充满诱惑的的嘴唇,甜甜软软的。竟未遭遇拒绝,慢慢的两人拥在了一起。[工作这一段放了水,其实花了好多天的工夫]

夜色深了,女孩子家一人回家自然不安全,做一回护花使者吧。其实两人都没有想早点回家的意思,而西湖就近在咫尺,就在湖边的长椅坐下,握着小敏柔柔的纤手,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呓语,直到无语时,两对眼睛痴望着对方,许久,紧紧再次拥在了一起。就这样,这以后的每一天,觉得幸福的不行,眼里的一切都充斥着快乐天使的宠爱。因为那是真的爱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分手对于两人来说很正常,更是幸运,因为我和小敏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和理想观念。更重要的一点,因为小敏已经有男朋友了,就是那位很许文强的。这是后来的近距离接触后才知道的,哎,我竟是个第三者。第三者这个词在当时那个年代可不是什么光彩的褒义词。

而面对两个男人,小敏却又显得犹豫不决的迟疑,令我心生苦闷和伤痛,偶尔遭遇那位很许文强的彬彬有礼,也会生出一丝愧疚与不忍,毕竟自己是个插队的。

后来的日子过得有些蹉跎,思绪恍然的我,围棋水准不进则退,偶尔的战局,竟被后来者迎头痛击,一败涂地。好笑的是,此时的我开始蓄起满脸的大胡子,很有一副艺术家的模样,随后,单位和外面的朋友就给封了个诺大的雅号:马克思 。乖乖!只是在那神气的胡子上端,总是掩饰不了忧伤的眼神。

值得庆幸与安慰的是,至始至终我还是没有在肉体上真正得到或失去,这当然也跟那个年代的保守有关,尽管有很多的机会,这倒使得我对分手一事减少了烦恼和遗憾,也许现在很多朋友会笑我痛失良机,因为小敏的确可以以美女称谓和礼遇,毕竟这可以从很多同事充满嫉妒与羡慕的目光中就一目了然了,带着美女逛街,那种优越感也是男人心中渴望的美事。

爱情是美丽的,它在雾霭迷离的西子湖畔,我和小敏打着水漂玩,扁平的石子在湖面上留下一个个圆圆的涟漪。在飞溅的九溪,我们溯溪而上,调喜着水中的蝌蚪和小鱼,全然忘了浑身已被溪水溅得透湿。雁荡山峦的碧草丛间,也留下亲吻的印记。办公室里小敏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总是她可以向我叫板的不多的本钱,狗屁不通的接龙长诗,总是我们嬉闹的快乐源泉,呵呵,怪不得人在回味旧日甜蜜的时刻总会露出傻不拉机的憨笑。


一晃眼近二十年时间过去了,把那段情感往事端出来自己也觉得有些羞涩,但心底里还是漾出更多的甜蜜,释然于彼此的分手没有给两人带来太多的心灵苦痛,也因此,当我们再次相见时,彼此的脸上也都流露着自然而又会心的笑容。 毕竟幸福人生才是更加重要的,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本文内容于 2008-9-24 8:09:36 被懒猫118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