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由于连绵的雨季,侦察卫星和“亮剑”无人机都受到极大的限制,这使得我军的侦察观测手段减少数倍。而且受到阴雨天气的影响,直升机容易受损甚至坠毁;固定翼飞机视野受到严重影响,射程和投弹高度都减少很多;激光制导炸弹无法使用;电视制导导弹也受到严重干扰。雷达制导武器和北斗卫星定位系统知道武器虽然还能使用,可是受到阴雨天气影响,精度还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精确制导武器!越南人已经几乎没有什么重武器,他们仅有的那点火炮一旦一开火,马上被我军反炮兵雷达发现给予摧毁。所以,守卫在河静、荣市一带的中国军队根本就不担心越军的进攻。

中国军队修筑了坚固的工事,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工事内却是另有一番天地,战士们不用遭受风吹雨打。位于最前沿的是机枪暗堡和机枪碉堡,碉堡和碉堡之间通过横向的地下坑道连接在一起。横向的坑道还有纵向坑道连接到主坑道,穿过主坑道,后面就是各种炮兵的炮垒。

修筑这些坚固的工事自然是一件规模极其宏大的工程,不过基本上不需要我们的军人自己动手。为了修筑雨季防线,后方给前方部队送来了两万苦力,由那些苦力负责修筑这个工事。自然,那些苦力都是当年中日战争之中被俘虏的日本鬼子。那些大和男人办事效率还是相当高的,只经过短短的一个月就把原来越南人留下的遭到严重破坏的工事修复,并且加固和改善了地下坑道内部生活条件。

坑道内的墙壁都铺设有水泥,可以防止渗水,坑道内还有柴油发电机组,可以给各个单位提供照明、通讯、蓄电池充电。在主坑道内部,甚至还有餐厅和阅览室,餐厅还能播放电影。

就在中国军队舒舒服服的躺在坑道内休整的时候,那些越南人踩着泥泞破烂的公路路面,冒着狂风暴雨,举步艰难的往河静、荣市方向赶来。

中国军队中最辛苦的就是那些精锐的特种兵战士,他们不能像普通战士那样躲在工事中避雨,还能吃到热腾腾的食物,他们必须冒着大雨活动在敌人的各条必经之路上,随时观察敌人的动向。没有了“亮剑”无人机,这些特种兵战士身上负担的任务更加艰巨。

到了五月一日,这天是国际劳动节,国内的人民全部放假欢度五一,可是越南人鬼鬼祟祟的影子却在这天出现在我们特种兵战士的视野里。

二虎带着几个伪装成越南平民的特种兵战士,躲在公路边的树林中。突然,他看到山下树林中出现的黑压压的一群越南民兵。二虎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好家伙!漫长的公路上,出现了不计其数的越南民兵!在越南民兵的后面,是大批越南正规军。

“我们找一下,越南人的重炮在什么地方!”二虎对身边的战士说道。五个人在山林中,缓缓向越军的后面行动,准备仔细观察一番,找到那些越南人的重新武器所在。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排成一字长蛇阵的越军走过四公里之后,终于发现了大批越南人的汽车和牵引的苏式火炮。

那些在泥泞中举步艰难的越南步兵咒骂着那些开着汽车的越南炮兵:凭什么自己要被风吹雨打,又冷又饿;而那些人却舒舒服服的坐在驾驶室内?他们不用遭到风吹雨打,而且还能抽烟吃东西。不过不用多久,那些越南步兵就会庆幸自己没有去当炮兵!

“报告猎鹰,发现烟筒!数量160个,横坐标17966、纵坐标106522!”二虎用无线电向指挥中心汇报。

二十四架每架都挂着八枚北斗卫星定位系统制导导弹的歼-11B战斗轰炸机从南宁空军机场起飞,往河静以南越军行进的方向飞来,准备把越南人仅有的那点重炮全部炸成废钢烂铁。

二虎手下的一个特种兵战士,拿出带有卫星定位器的摄像机对准那些越军炮兵,并熟练的调整坐标,对那些越军炮兵进行定位。

大约四十多分钟之后,歼-11B战斗轰炸机到达发射地点,随着机翼的抖动,一枚接一枚导弹离开挂架下的滑轨,火箭发动机点火,一枚枚导弹吐着火舌气势汹汹的扑向越军炮兵。

正在行进中的越军步兵,突然看到远处云层上面钻出一个个小小的黑点,他们惊恐的大喊起来:“导弹!北寇的导弹!”

话声未落,第一枚导弹已经准确击中一辆越军卡车,导弹战斗部的250公斤高爆炸药发出剧烈的爆炸,一团火球在濛濛雨雾之中腾起,瞬间那辆卡车四分五裂,车轮都飞上高空,卡车后面牵引的重炮也被强大的冲击波无情的分解,大炮轮子滚落到路边,炮身重重砸在地上。紧接着,第二枚、第三枚导弹相续赶到,准确的把一辆辆越军大卡车连车带炮炸成一堆废钢烂铁。不一会,所有的导弹全部击中目标,有的卡车还连续中了两枚导弹,被炸得粉身碎骨;有弹药车中弹,发出剧烈的爆炸,把车上的炮弹炸飞上天空再重重落在人群中爆炸,一片越军士兵在剧烈的爆炸声中被气浪掀飞上了天空。

越军炮兵被全部击毁,他们失去能够攻坚的重武器。但是阮文灵依然下令让步兵继续前进:“给我冲过去!北寇现在是空中力量最弱的时候!只有雨季发动攻势才能收回失地!”

失去重武器的越军在军官的驱赶之下,继续往河静的中国士兵防线恶狠狠扑来。共有两百多万民兵和三十万正规军,大有一举吃掉我军的架势。

从成都和武汉飞来的战略轰炸机,此时也刚好赶到,在地面特种兵的引导之下,根据坐标方位投下一枚枚人员杀伤炸弹。共计二十四架战略轰炸机一共投下三千多吨炸弹,虽然为了防止遭到越军地面火力射击,那些轰炸机在云层上面进行高空投弹,命中率不是很高,不过人员杀伤炸弹在越军头顶爆炸施放出几十亿颗横飞的钢珠还是对没有任何装甲防护的越军造成极大的杀伤力,大片大片的越军如草芥一般被锋利的弹片和肆虐的钢珠击中,被打成筛子一般倒在地上,到处流动的雨水顿时变成一片通红。

空中打击开始的同时,一辆辆大卡车满载着老挝军人,把他们送到河静的中国军队的防御工事内。因为防线上中国军队数量不是很多,安南战区司令担心兵力不够不足以抵达越军进攻,于是把清剿北方残余越南人的任务交给老挝民兵,把老挝正规军派遣到阵地之上协同防御。

让老挝正规军协同防御,其实也是通过实战来提高他们的战斗技能。像老挝柬埔寨还有未来的缅甸这些盟友,我们有必要提高他们的作战技能,在消灭越南白眼狼之后,我们迟早还将对只知道吹牛的阿三动手,仅仅依靠我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还得依靠包括小巴在内的各个盟友的帮助。虽然目前那些老挝正规军没有受过太多的训练,不过让他们进入坚固的防御工事对那些没有重武器的越南人进行防御,还是不会对老挝军队造成什么伤亡,这样的防御战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次绝好的锻炼机会。

老挝的炮兵进入中国军队的炮垒之内,当然,我们防御的重炮不能让没有什么经验的老挝军人操纵,我们的炮兵将会手把手的教那些老挝炮兵,通过实战对他们进行训练。老挝的步兵,进入我军前沿各个明碉暗堡之内,让他们使用一部分我们工事的射击孔,使用他们自己带来的重机枪,通过实战来提高这些老挝步兵的射击技术。

不久,越南人就出现在我军炮兵射程之内。由于考虑到恶劣的气候,加上越军已经没有任何重武器,所有我们的空军不再出击,仅仅依靠地面部队就能抵挡住越南人的这轮进攻。

首先发威的是各种口径的火箭炮,装填了钢珠,带有近炸引信的火箭炮弹一枚接一枚从炮垒内飞射出去,在天空中划着美丽的弧线扑向大群大群的越南民兵。一排排火箭炮弹带着恐怖的呼啸声,准确落在越南民兵群中,整群整群的人群在爆炸中消失,火箭炮弹在战场中扫出一块块空白地带,那些空白地带躺满残缺的尸体,到处都洒落着断胳膊断腿,活的人还不如当场被炸死的,躺在地上发出阵阵哀鸣声。

随后发威的是各种口径的榴弹炮,装填了钢珠,使用近炸引信的榴弹炮弹一发接一发欢快的冲出炮口,恶狠狠的扑向越南人群,落在人群之上爆炸。一团团火球闪现在越南民兵的头顶,成千上万颗钢珠肆意飞舞,成片成片的越南民兵倒在地上。

不一会,整个地面上流淌的雨水全部变成一片通红,遍地堆满越南民兵残缺的尸体。而越南正规军还在继续驱赶那些民兵往防线冲击,企图趁着我军没有空中打击的情况一举夺下河静防线。

付出惨重代价的越南民兵终于又前进了一公里,这时他们才发现,前头等待他们的是一座座冷冰冰的明碉暗堡。防御工事内,是杀气腾腾的海军陆战队、十五军、四十军和五十军,还有那些充满仇恨的老挝士兵。一瞬间,所有的明碉暗堡射出一条条火红的火炼,每座大地堡都向一个吐着火舌的火刺猬一般,成千上万座地堡吐出的火炼纵横交错,形成一个巨大的死亡火网。

死亡的火网死死覆盖着越南民兵,就像联合收割机一般,把大批大批的越南民兵像收割成熟的稻谷一般割倒在地上。

下手尤其狠的是那些老挝士兵,他们怀着满腔仇恨,把暴雨一般的子弹倾泻向越南人群。轻机枪的枪管很快就打红,他们更换枪管之后,继续射击。具有很好的散热功能的重机枪也被打得枪管冒起青烟,不得不往枪管上面浇水才能维持射击。

在后面的那些老挝炮兵,看着中国迫击炮手有条不紊地把一枚枚迫击炮弹装入炮膛之中,炮弹一发接一发飞上空中,再重重落在越南人群之中。老挝士兵一边帮中国士兵搬运炮弹,一边观察中国炮手的操作。

老挝军队带来的107mm火箭炮也发威,在中国炮兵的指导之下,老挝炮兵向越南人射出复仇的炮弹。一条条令人触目惊心的火龙飞向越南人,无数钢珠杀伤弹在越军头顶爆炸,泥泞流淌着雨水的地面,激起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柱,大批大批的越军被钢珠击中,被撂倒在雨水泥泞的地上。

机枪持续扫射,越来越多的越南民兵“为了保卫自己的祖国”被子弹撂倒在地上。后面跟随的越军接着那些民兵的血肉之躯的保护,往中国士兵阵地这里冲杀过来。一批越军40mmRPG-7火箭筒手和一批越军无后坐力炮手偷偷摸摸靠近上去,企图用手里的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对我军碉堡进行攻击。可是那些越军的火箭筒手和无后坐力炮手,正准备靠近的时候,早就被装备有高倍望远镜的中国狙击手所发现,中国狙击手死死盯住那些越南无后坐力炮手和火箭筒手。当那些敌人好容易才摸到发射位置,刚刚露出头扛起火箭筒或者无后坐力炮,马上就被远处飞来的子弹击穿脑袋,把脑袋砸成烂西瓜,连人带炮一起摔在泥泞地中。

后面有越军的迫击炮手,他们架起60mm迫击炮对我军阵地射击。可是60mm的轻型迫击炮根本就无法击穿那些由日本苦力修筑的坚固的工事,相反,他们发射的炮弹却被我军的反迫击炮雷达所发现,一顿报复的炮弹飞向越军迫击炮兵阵地,只一会功夫那些越军迫击炮手就全部横尸暴雨之中。

没有任何攻坚武器掩护的越南民兵,在纵横交错的火力打击之下损失极其惨重,他们到达距离我军阵地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就根本无法再靠近一步。激战进行了两个多小时,那些越南民兵被遍地的死尸、流成河流的血水所震惊。随后203榴弹炮发出的震撼人心的巨响声摧毁他们心理最后一道底线,终于,越南民兵开始接二连三的调头逃跑,潮水一般的人流把后面的越南正规军都压缩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