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揭秘——我当武警亲历行刑的故事

会飞的鱼520 收藏 103 57894
导读:   “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本人在80年代从军当武警期间,就曾经多次目睹过那种轻于鸿毛之死——处决犯人。   我所执行看押任务的武警中设有一个用于执行追捕、处决等特殊任务的机动队,我就是机动队中的一员。   第一次参加枪毙犯人,是我分到劳改农场后将要过的第一个春节,节前常听到不少老兵关于 “杀猪过年”之类神秘兮兮的议论,杀猪过年并没有什么奇怪呀。然而每当我们提出这样的疑问时,总会遭到老兵“新兵蛋,懂什么”之类的嗤笑。   记不清是节前的哪一天了,中队召开了动员会。领

“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本人在80年代从军当武警期间,就曾经多次目睹过那种轻于鸿毛之死——处决犯人。

我所执行看押任务的武警中设有一个用于执行追捕、处决等特殊任务的机动队,我就是机动队中的一员。

第一次参加枪毙犯人,是我分到劳改农场后将要过的第一个春节,节前常听到不少老兵关于 “杀猪过年”之类神秘兮兮的议论,杀猪过年并没有什么奇怪呀。然而每当我们提出这样的疑问时,总会遭到老兵“新兵蛋,懂什么”之类的嗤笑。

记不清是节前的哪一天了,中队召开了动员会。领导说,为了保护一平安,让人们过上一个安定详和的春节,农场将于近日处决四名死犯。这时我才明白老兵所说的“杀猪过年”的真正含义。初听到这个消息,我既紧张又兴奋。兴奋的是,可以一睹正义之剑斩落罪恶的风采。紧张的是害怕““刽子手”的任务落到自己的头上。然而枪毙犯人在我们部队却是大多数战士热衷的事,不但要自己主动提出书面申请,而且还得是班长、党员和骨干才能担任这一光荣而又神圣的使命,我们“新兵蛋”是没有这一资格的。

随后我们开始进行捆绑、押解和处决等实质性操作性训练。训练时,我们三人一组,一人当射手,两人当副手。按要求副手不开枪,只配合射手对人犯在刑前进行压制,处决犯人时,副手左右各一人,分别用手压着犯人的左右肩,用脚踩住犯人的两只脚,把犯人强压着跪在地上。射手枪响的同时,副手用力把犯人往前一推,犯人仆地后,武警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射手一般只开一枪,要求直接打中心脏,此后再由法警进行补射。

两天后,部队召集机动队召开了临战会并对人员进行分工。初步把机动队分为警戒和押解两组。警戒组主要负责沿途和刑场警戒。押解组既处决组,负责把死犯从监狱提出、审判直至最后押送刑场进行枪决。我和另外三名同志分在警戒三组,我们将配合押解三组共同担任三号监狱死犯的押解刑场警戒和处决任务。

次日即是执行任务的日子,我们在狱中提出犯人,拆卸脚镣手铐后,再绑上绳索。然后送进临时审问室,这时候我们接到临时通知,本次处决任务将由法警执行,我们只是充当“替身”。正当我在浮想着如何充当替身时,公、检、法已对死犯验明了证身并进行了执行死刑宣判,死犯签字画押等程序完成后,监狱方面为死犯送来了丰盛的饭菜。然而,面对这最后的早餐,犯人有的瘫软,有的流泪了,他们昔日那举起屠刀砍去他人肢体的手再也扯不下一条炖熟的鸡腿……

再次经过群众大会的宣判,有关方面终于下达“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命令。刑车长驱直入奔向一片荒无人烟的旷野。在旷野中部的低洼处,我们按照战术要求迅速围成了一个警戒圈,押解组随即把犯人按着跪成了一排。随后,法警用白色的粉笔在犯人背后心脏的位置画上一个心脏大小的圆圈。这时候,一辆警车拖着滚滚黄尘在我们不到10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走下几个戴着口罩穿着白大挂的法警,他们接过武警射手的枪,拉开枪机看了看后用刺刀抵近犯人背后的圆圈。随后刑场指挥员小旗向下一挥,沉闷的枪声响了,犯人仆倒在地。穿白大挂的法警把枪还给武警,转身钻进警车,绝尘而去,前后不到一分钟。随后,其他法警再用手枪对仆倒在地的犯人每人再补射二到三枪,四条罪恶的生命就这样轻飘飘地结束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