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真金 第一卷太行风云 第六章抢亲记(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1.html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且说那位给周扬看病的黄先生,之后并没有去往别处,而是急匆匆的赶回西柳镇里,来到了镇上唯一一家茶馆--西柳茶馆。


茶馆掌柜的一见到他,赶紧迎上前来,笑呵呵的说道:“黄先生今天怎么有空光临小店,真是稀客稀客啊。”说着,热情地把黄先生迎进了楼上的包间里。


一走进包间,黄先生马上把掌柜的拉到靠窗的位子上,低声说道:“老赵,我现在有紧急情况向组织上汇报,你能否尽快找到秦书记?”


赵掌柜用手势止住黄先生的话头,然后掀开包间的门帘,左右看了看,这才示意黄先生过来,说道:“你跟我来。”


赵掌柜领着黄先生穿过茶馆后的小门,外面是一条曲折幽深的小巷,赵掌柜和黄先生来到距茶馆后门不远处的一间小宅院,手扣着门环轻轻的敲了三下,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敲了三下,然后又敲了三下。这里是中共地下组织的秘密联络处,非紧急情况下不启用。赵掌柜刚才就是启用了紧急情况下的联络方式。


赵掌柜的对着院门轻声说道:“他二姨,老家有人来了,带来了二爷的口信,人就在外面。”


里面传来了一个悦耳婉转的女人的声音:“二爷是不是让大侄子春生过来的?”


赵掌柜笑着说道:“不是春生,是秋生过来了。”


话音刚落,院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张倩俏的瓜子脸蛋,一双柳叶眉下的大眼睛格外灵秀,挺直微翘的鼻子底下是一张小巧红润的嘴唇,此刻一见到赵掌柜,小巧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高兴地回头对着里屋高声叫道:“娘!是赵大叔来了。老家的秋生也来了,他带来了老家的口信啦!”


赵掌柜和黄先生迈步进门,对着门的是一面厚重的影壁,绕过影壁,对面是一座三进的平房,左右是厢房,中间是正屋。此时,在正屋前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八九左右,头戴黑色礼帽,身穿青色长衫,长身而立,气势卓然。女的大约四十左右,身材修长,头发挽了个宋髻,身穿白底印花旗袍,显得娴静自然,气质端庄。两人一见到赵掌柜,马上笑着迎上前来。


赵掌柜抢先迎上去,握住那男的手,说道:“秦书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黄克竣同志,黄克竣,这是县委的秦书记,最近刚调到我们这里,因此你们还不认识。”


秦书记快步上前握住黄克竣的手,微笑着说道:“黄克竣同志,你好!我叫秦风,我刚到这里,还不熟悉这里的情况,以后还需要你们多多配合啊!”


黄克竣激动得连连点头应道:“这下可好了,秦书记你来了,这里遭受破坏的组织工作又可以重新开展起来了。”


当下,秦风又向他介绍了旁边的母女俩,母亲叫白梅,是中共涉县地下党秘密联络员,女儿叫白兰,随母姓。几人寒喧了一会儿后,黄克竣对秦风说道:“秦书记,我有个情况要向你汇报一下。”


秦风挥挥手招呼众人进屋,大家坐定后,黄克竣捧起白兰倒的茶水,大口喝了一口,缓解了一下有些冒烟的嗓子,开口说道:“秦书记,我今天碰到一件奇怪的事情。”接着黄克竣详细地向在座的各位讲述了这件事情的始末。


秦风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依你刚才所描述的情况看,这个年轻人身穿的应该是军服,但又不同于现有的国共双方的军服,也不像鬼子军队的军服,倒有点像英美军队的军服,可是,一个华裔外籍军官跑到这人迹稀少的大山里干什么呢?还受了伤,这就有些奇怪了。”


秦风背着手,一边在房子里来来回回的踱着,一边思考着这件事情。良久,他停下脚步,对着黄克竣说道:“老黄,你刚才说他现在在一户老乡家里养伤,人现在还在吗?”


黄克竣想了想,说道:“应该还在,我今天上午才从他那里回来,中间只过去了三个时辰,人肯定还在。”


秦风考虑了一下,又对赵掌柜说道:“老赵,你派俩个同志去看看,掌握一下现在的情况,同时,注意下工作的方式。老黄,等下你也去协助一下。”


黄克竣点了点头,赵掌柜答应一声,站起来向大家打了个招呼,急匆匆地先行离开了。


秦风最后又面对着大家严肃的说道:“同志们,现在的情况很严峻,鬼子的几个师团已经兵分两路,朝着山西太原逼近,阎锡山似乎有放弃太原的意图了,此外,河北的敌人也沿着平汉铁路进犯,邯郸有可能已经失陷了,现在鬼子的前锋部队已经直逼河南的北大门安阳了。河南危在旦夕!涉县也有可能在不久至后沦陷。大家要做好迎接最危险局面的准备。现在上级要求我们要深入四乡农村,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起来抗击日寇的侵略,坚决打击汉奸走狗的卖国行径,同志们有没有决心和信心?!”


屋内顿时响起了低沉而激昂的回应:“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中华民族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话说杨家妹子杨月儿和李老汉的闺女李妮儿是从小开始就在一起玩的好姐妹。及至长大了以后更是无话不谈,可以说李妮儿对杨二有好感,杨月儿在中间起了重要作用。


自周扬和二哥走后已经三天了,还没见回来,杨月儿有些无聊,就想去找李妮儿说说话。于是和娘说了声,出门而去。她却没想到有一场祸事在等着她。


杨月儿才出门不远,身后不远处响起了马蹄声和咋咋呼呼的呼喝声。杨月儿一听到到这个声音,脸色登时变得苍白无比,脚步也有些踉跄了。姑娘使劲稳住有些颤抖的身子,想要避到旁边的屋子后去。


这时她听到后面传来了及其猥琐的调笑声:“小月姑娘,自从上次在镇上碰见了你,回家以后我就茶不思饭不香了。每每梦中都是你的倩影。弄得我都瘦了很多了。你回头看看,是不是瘦多了。”


原来此人乃是西柳镇上的大地主冯焕章的小儿子冯云封,长的是一脸横肉,五大三粗的,性情极为爆躁,胆大妄为,兼又习得一身的拳脚功夫,在西柳镇上横行霸道,人人惧怕与他。也因此形成了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习性。人送绰号:冯疯子。而他爹冯焕章共育有两子一女,长子冯云啸现为国民党中央军的一位团长;年纪最小的女儿冯云梦最得冯的宠爱,是北平燕京大学的一名学生;三兄妹中冯云封最是不学无术,也最怕他的大哥,最疼爱他的小妹,而此时他大哥小妹均不在家,他更如一只放了生的野兽一般没了拘束,越发无法无天起来。


一次,西柳镇庙会,冯疯子带着几个保镖在镇上闲逛时,碰见了一对姑娘,其中一个长的花容月貌,身材苗条芊娉,清秀无比,她就是杨月儿,另一个则是李妮儿。这一天正赶上西柳镇庙会,俩姐妹约好一起去热闹热闹。不想却碰到了镇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冯疯子。当下,冯疯子恬不知耻的上前纠缠,俩位姑娘转身欲走,却被四下拦住,冯疯子趁机上前想占便宜。反被杨月儿情急之下甩了一个耳光,恼羞成怒之下下令保镖准备动手抢人时,一个面貌平常的老人上前阻拦,反遭冯疯子群殴,不料老人却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当下略施几手,惊呆了这群狂妄之徒,让他们接连几天都不敢出门。而老人自此也飘然离去,不知所踪。


冯疯子在家老实了些日子,派人打听了一下,知道无名老人不知去向,加上又重金礼聘了河南来的几位武林高手后,行事又重新开始肆无忌惮起来。这天他忽然想起了上次庙会上碰见的那个姑娘,心里登时痒痒的,多方打听姑娘的行踪,最后总算被他知道了去处。这不,马上就带着人抢亲来了。


杨月儿没有回头,急步朝前跑去,可惜她一个姑娘家,哪跑得过几个彪形大汉的围堵,

很快就被拦在道路上。现在正是正午时分,家家户户都在吃饭,一见这种情形,几户胆

小怕事的赶紧关门闭户。几个胆大的出来怒斥这群恶棍。却技不如人被打到在地。


杨月儿到了这时反而冷静下来。惶孔害怕中还带有一丝盲目的信心,也许这种信心是在周扬身上感觉到的。她本能地觉得周大哥会回来救她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