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清末县令的故事

yyh007 收藏 0 562

唐朝张继诗曰: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指江东村与枫桥村)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清朝江苏省省城苏州,周围有三个首县:吴县、长洲、元和。

宣统元年,公元一九0九年闰二月十一日,长洲知县李超琼,上午踏勘了一处修建中

的马路,下午察看了一座新落成的会馆,并就这座会馆与相邻某商人争地的事件,进行了

艰难的调解。当夜便在乌鹊桥寓所,无疾而终了。

在他死后,人们到帐房查看帐目,发现亏空达十余万两之多。虽然不小,但在县县都

有亏空的大背景下,已经不算新闻了。

人们又从案牍上发现一纸文书底稿。云:

余自己丑(1889年)由溧阳至元和,其岁即以水灾停征,无涓滴之入。而首县供应

抚、藩、臬三宪署事甚繁。又连值大府迁调,迎来送往,供张无休。而元和在三县中最

瘠。支持既五年,赔累以数万计。

李知县是四川合江人。先后调任元和知县、长洲知县。修筑河堤,抚恤孤寡,身居富

地,身后萧条,不名一文,在贪酷成风、见怪不怪的时代里,也算是难得的了。


注:抚,抚台,巡抚衙门;藩,藩台,布政使司;臬,臬台,按察使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