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百零七章 孙刘联盟还得继续

guohj92 收藏 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既然大家拍砖用力,我也加油更新,今日6000字) 吕蒙也听到兵丁的报信了,挣扎着要爬起来,我一把按住他。 “别动,你骨头还没接好,体内还有瘀血,乱动就残废了,搞不好就得一命呜呼。” 我那力气,想不让吕蒙起来他哪能起的来啊。吕蒙无奈,只好继续躺下,我把他的骨头给他接好,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既然大家拍砖用力,我也加油更新,今日6000字)

吕蒙也听到兵丁的报信了,挣扎着要爬起来,我一把按住他。

“别动,你骨头还没接好,体内还有瘀血,乱动就残废了,搞不好就得一命呜呼。”

我那力气,想不让吕蒙起来他哪能起的来啊。吕蒙无奈,只好继续躺下,我把他的骨头给他接好,然后施针帮他活络血脉,此间他一言不语。那报信的兵丁又在催我:

“公子,军师说刘皇叔派来了信使,已到零陵城里了,让你回去。”

我头也不扭,继续忙活。

“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我师叔,我治完了病人就到。”

吕蒙很是好奇。

“你为什么不赶快回去?”

我翻翻眼,定了他一句。

“难道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消息?”

吕蒙一愣,盯着我问:

“你是谁?周不疑?不可能,他早死了。”

“我姓赵,我不认识什么周不疑!”

吕蒙念叨了一会。

“你莫非是长坂坡七进七出曹营的赵子龙将军之子?那个扮张翼德将军的莫非是张翼德将军之子?”

我点点头。

“你少说话,小心血气乱了,一命呜呼,害我白费劲。”

吕蒙眼神一暗,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一直看完我救治完吕蒙,一旁被捆着胳膊站着的甘宁才放心了。刚才那些士兵把他绑起来后要推他走的,他死活不走,一定要看我治好吕蒙才行,我也没勉强他,就让他在一旁看着。我伸了伸懒腰站起来,甘宁就问我:

“赵公子,你为什么信守诺言救我家都督?”

我一向不太喜欢吕蒙,主要是他言口不一,非常狡诈。虽说从为将者讲究兵不厌诈,可他对那些投降的人的态度我就死烦。那个假吕蒙掏出信来给郝普看的行为,我就不信没有他的命令那人敢这么做,他纯粹就是为了找乐,看失败者的窘样,以别人的痛苦达到自己的快乐,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我因为吕蒙的原因,也没给甘宁太好的脸色。

“你问你家都督就是了。”

甘宁和吕蒙都被带走了,我也重新上马往零陵赶去,路上,沙摩柯偷偷问我:

“师父,你刚才真把吕蒙治好了?”

“摩柯,少问这件事,他好不好,几年之后你就知道了。”

其实,我不愿多说,吕蒙我并没有全部给他调理好,中间留了个小尾巴,那内伤几年后若遇吕蒙过度劳心,心情大喜大悲,就会发作而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回到城里,庞统师叔、郝普已经等在那里了,另外还有两个人,我在成都时也见过,一个叫伊籍,一个叫蒋琬。伊籍一见我和张苞,就大声赞叹:

“哎呀,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啊,你俩就长的这么高了!”

蒋琬在一边也满脸笑意,蒋琬和诸葛师父关系很好,在成都时常到诸葛师父那里去,我还是比较熟的。我见了他俩,连忙和张苞给他俩见礼:

“统(苞)见过二位大人。”

伊籍他俩连忙摆手。

“二位贤侄,不必客气。”

“我们已经听庞军师说了你俩带着借来的五溪蛮军打败吕蒙的事了,小小年纪,了不起啊。”

我俩赶紧站起来拱手谦虚:

“二位大人过奖了,碰巧而已,碰巧而已。”

客气半天,才进入正题,原来伊籍此次是奉刘备伯父的命令到柴桑与孙权交涉去了,现在曹军大兵压境,正在鏖战汉中,实在是不宜再与孙权开战。刘备伯父兵进公安也是虚张声势,给孙权一点压力,表示一下自己在荆州的姿态。刘备伯父和诸葛师父商量后,决定不能破坏孙刘联盟,准备在荆州让一下步。于是就派伊籍去与孙权谈判去了。伊籍,字机伯,山阳人(后世的山东金乡人),少年时因为战乱就南下依附同邑人镇南将军荆州牧刘表,在刘表手下做事。刘备伯父在荆州时,伊籍与刘备伯父走的很近乎,经常给刘备伯父通风报信。刘表死后,伊籍随刘备伯父南下渡江了,荆州平定后,他还向刘备伯父推荐了马良、马谡等人,都得到了刘备伯父的认可。后来刘备伯父入川,他也跟着一块了,和庞统师叔也很熟。益州既定,伊籍为左将军从事中郎,主要负责外交,其待遇仅亚于一直跟着刘备伯父的老兄弟简雍、孙乾等人。伊籍能言善辩,此次奉命出使东吴。见了孙权,照例行了拜见之礼,孙权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寒暄说:“伊籍啊,侍奉无道之君,辛苦了。”这实际上就是孙权当面骂伊籍的主公刘备伯父是无道之君,这应该是很严重的事情,所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若是换了关羽二爷、张飞三爷什么的,当时就得拔刀子拼命,来个“伏尸二人,流血五步”。伊籍自忖没有关羽、张飞那般力气,也不愿意搞得两国关系彻底破裂,于是赶紧站起来又给孙权施了个礼,半开玩笑地回敬:

“吴侯,不过是行个拜见之礼罢了,不算辛苦。”

孙权大窘,人家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了,不过孙权也没有当时翻脸只是很是对伊籍惊异他反应和思路竟然如此快。

在会见中,伊籍和孙权表达了刘备伯父希望两家依旧保持联盟关系,并且愿意按照以前诸葛瑾到西川时的约定,割让荆南三郡江夏、长沙、桂阳三郡给孙权,两家暂以湘江为界,以东归吴,以西归刘备伯父,其余几郡等取下汉中之后再商量如何归还,要不现在关羽二爷就在荆州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孙权基本同意,不过提出要以现在的实际控制郡为准,现在曹操主力已经被缠于汉中,东吴对面的江北一带,曹军只是处于守备,而无进攻力量,孙权也同意刘备伯父提出的两家共同发兵分路攻打曹操的建议,他马上就调兵北上。伊籍听说吕蒙正在攻打零陵,赶紧带着孙权的停战命令往零陵赶,免的被孙权占了便宜。这不一赶到零陵,正赶上大战收尾,吕蒙被打了个稀里哗啦,全军覆没。

伊籍问我:

“吕都督可平安?”

“没死,受了点伤,我刚才回来晚了,就是因为救他。”

伊籍松了口气。

“那就好,吕都督是吴侯孙权大将,吴侯还指望着他带兵攻打曹操呢。”

庞统师叔听我并没有杀掉吕蒙,而是救了他,也投过赞许的目光,暗暗向我挑了一下大指。

我看看蒋琬,也很奇怪他怎么会跟来零陵,就问他:

“蒋大人,你怎么也来零陵了?”

蒋琬的脸马上红了。庞统师叔止住了我继续问,可蒋琬脸一红后,倒是不太在意的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蒋琬是零陵湘乡人,自幼大才,在刘备伯父荆州寻才时,受远亲刘敏推荐入刘备帐下,与诸葛师父两人臭味相投,但未能得到刘备的信任,只是让他当了个书佐(整理文书档案的职务),入川后,为广都长(小小县令)。本以为可以在广都好好施展平生之所学,及至人至其地,才发现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如意。原来广都是个贫瘠和狭小的城市,内中富豪横行,霸道乡里。蒋琬稍一动作,便处处掣肘于人,自上而下层层官员,都指责蒋琬少年冲动,不能理事。蒋琬自觉意气消散,便又重新沦作“书佐”,除了处理些不得不对付的文章,接送些不得不应酬的公差外,将大多数时间都花在抄写先秦诸子和两汉文章上。他最得意的消遣是每月赏赐自己痛醉三回:月初一回,月中一回,月末一回。没想到就是这难得的放纵,差点被砍掉脑袋。刘备伯父用人一向喜欢象孔子那种芝麻大的事也会认真做的人,而诸葛师父正是这种人,所以刘备伯父也特别喜欢诸葛师父。刘备伯父入川后,有个习惯是经常会去川中各地微服巡视,以次检验各地的官员是否遵纪守法,忠于职守。他月中时达到了广都,询问当地百姓这里的长官是否称职。谁知道十位百姓中竟有九位不知广都长为何人。刘备伯父径直前往官邸,恰见蒋琬桌上案卷如山,而身为广都长的蒋琬却烂醉如泥,简直是又一个庞统师叔的例子。刘备伯父见状大怒,认为一州一县皆不可等闲视之,此人身荷重责,竟如此玩忽职守,必当重重惩罚,以儆效尤。结果酒醉中的蒋琬立即被拉上了断头台,甚至不必等待过堂审理,即着开刀问斩。可诸葛师父知琬为人才,便向刘备伯父说:

“蒋琬乃国家栋梁之材,社稷之器,而非一般县令之辈;施政以安民为本,不拘小节,请勿严刑处置”。

刘备伯父这句话听着很是熟悉,就像形容庞统师叔的话,可西川律令已制定,而且蒋琬也没有庞统师叔名气大,要知道,当时庞统师叔做耒阳县令后,东吴的鲁肃竟然亲自给刘备伯父写信推荐庞统师叔,当时孙刘联盟也不好不卖鲁肃的面子,就没有制庞统师叔的罪,重新调整了庞统师叔的职位,这才发现庞统师叔确实是大才。此次蒋琬就不行了,只好免官,碍于诸葛师父的求情,未受严究。这次伊籍东来,诸葛师父见蒋琬没什么事,就让他跟来了,顺便看看老家。

蒋琬说完,打趣庞统师叔说:

“军师啊,可是真学不了你啊。看看,我差点被砍头,你却因祸得福。”

庞统师叔讪讪一笑,连连举杯。

“喝酒,喝酒。”

蒋琬也举杯喝了一口,又对我说:

“贤侄啊,你的才华我从你师父那听多了,一直还不太相信,现在终于信了。比我们零陵的骄傲天才周不疑毫不逊色啊。”

我又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连忙问蒋琬:

“大人,周不疑是谁?刚才吕蒙也怀疑我是周不疑呢。”

“原来你不知道啊,那我就给你讲讲。”

原来周不疑是刘表别驾刘先的外甥,同是也算是我刘备伯父的一个远方外甥,少有异才,聪明敏达。刘先为刘表别驾时,刘备伯父推荐了刘巴,让刘巴去给周不疑做老师,这刘巴,就是那个和黄权袭击我和舅舅大营的那个刘巴,刘巴才高八斗,公认博学,可刚当了几年周不疑的老师,就认为自己所学已经不堪以教周不疑,曾公开对刘先说:

“昔游荆北,时涉师门,记问之学,不足纪名,内无杨朱守静之术,外无墨翟务时之风,犹天之南箕,虚而不用。赐书乃令贤甥摧鸾凤之,游燕雀之宇,将何以之哉?愧於‘有若无,实若虚’,何以堪之!”

摧鸾凤之,游燕雀之宇,这周不疑可谓天下奇才。后来周不疑不负刘巴所赞,在十七岁时就著有文论四首。

后来周不疑被曹操强行征召到许都,让他和自己的儿子曹冲一块学习。以后和曹冲关系很好,互为好友,两个神童在一起,多妙啊。曹操也很喜爱他们两个。还曾想招他为婿,结果被周不疑以“不敢当”推脱了。可惜建安十三年,曹操赤壁大败的那一年,曹冲病重不治而去世,年仅十三岁。曹冲死后,曹操的心就变了,因为他每当看见周不疑的时候就想起曹仓舒(曹冲的字)来,就落担心周不疑整出点事了,于是命人要去暗杀之。曹丕听说后,还不以为然,还跑去上谏。结果曹操把他训斥了一通:“如果是曹冲到还罢了,周不疑不是你这样的人玩得转的”。于是派人去把周不疑刺杀了。

周不疑一非皇室,二没军权,就是说到名声也没有什么人知道。曹操竟会怕位子会被他抢了,还指名道姓说曹丕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想而知,周不疑的本事有多吓人!关于他的军事才能,蒋琬说曾有传闻:曹操攻柳城不下,图画形势,为难计策,周不疑进十计,攻城即下也。由此看来,他的才干可能比荀攸郭嘉等人还厉害。

哦,怪不得啊。我不过是后世穿越而来的人,因为有着很多这时人没有的知识,老天又赐给了我神力,把诸葛师父和我周围的人震得发晕,没想到这周不疑竟然如此厉害,真是古人不可小视啊,可惜啊,我来晚了,他已经死了。突然又冒出一个很古怪的想法,他会不会和我一样也是个穿越者?

胡驹听了,直在一旁撇嘴,他的意思我明白,意思是我比周不疑还强。

庞统师叔则泼了一盆冷水.

“强什么啊,二位大人不必如此夸奖他。这小子,我了解,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次赢了是因为运气好好而已,要不是我提前给他定计,就他?不让吕蒙给收拾的底朝天不可。”

我一听此话,心里咯噔一声,刹那间明白了庞统师叔的苦心和用意,也赶紧表示一番,把自己弄的很谦虚的样子,一切归功于大家,我不过是爱打架,好打架而已,此次打败吕蒙,保住零陵,武陵蛮出力甚多,他们主要是受够了东吴的气,愿意帮刘备伯父守住这儿。

两下交谈甚欢,伊籍交待完停战和边界确立的事情,和我们一块去看望了吕蒙。吕蒙被抬回到城里后,在孙磊和方蓉指挥的救护站里又服下了活血化瘀和接骨药,睡了一会,我们去时,他已经醒了,看到我们后,也没客气,直接就问:

“我们何时可以回去?”

伊籍把怀中孙权的书信递给吕蒙,吕蒙打开一看,然后又望了望我,一字一句言道:

“果如赵小将军所言。”

然后把书信合上了。这小子,到这时还给我上眼药。我也不客气,顶了一句:

“都督还在发烧吧?要不我再给你治治?”

伊籍回答道:

“都督随时可以带人走了。”

旁边的沙摩柯蹦出来。

“那可不行,我能白死这么多人?刘皇叔答应你走了,我们武陵蛮可没答应。你是我抓的,想走可没那么便宜。”

这徒儿,又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张苞也在一遍掺和:

“师侄说的有理,得放点血吧。”

他俩你一嘴我一嘴在哪里唱和起来,伊籍还没法说他俩,一个是蛮人,一个是张飞三爷的公子,全不受他管。庞统师叔见势,就向吕蒙一拱手:

“大都督,我们不打扰了,请你安心静养。”

接着一回头对我们说:

“走,咱们都回去吧,别再在这里打扰吕都督休息了。”

说完,就把我们轰了出去,又一起回到太守府。

第二日,伊籍告辞而去,蒋琬还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毕竟这是他的老家,出去好几年了,混得又不得意,回来散散心也好啊。反正他也闲着没事,就帮我们清点了一下缴获与损失。一点才知道,此次整个我军足足死了1000多,大多数都是死在最后的血战中,不过我并不后悔,经此一战,这五溪飞军算是真正形成了战斗力,打不垮,拖不烂,那些普通战士流露出的的杀气也是让对手胆颤心惊的。除了奖赏作战有功的将士的东西,绝大多数的缴获的财物我们都分给了前来帮忙的各洞青壮。那些吴军的盔甲我们全扒了下来,包括武器,好的坏的全部打包,我和庞统师叔商量后都运给了沙摩柯老爹摩里,让他自己修理,自己分配。当然,象吕蒙等高级将领的东西我们还给他留着,毕竟要给他们个面子。吕蒙伤势还很重,又休息了两天才走,这两天,沙摩柯又和甘宁干了两架,起因是沙摩柯,他自认上次要不是甘宁分心,二人还得再打三五十个回合才能分出胜负,赢得不光彩,现在甘宁还在这里,就接着比吧。甘宁闲着也是闲着,经不起沙摩柯的挑逗,也应了战,这次没用兵刃,比试拳脚和箭术,箭术甘宁赢,也只是赢了一丁点。拳脚沙摩柯赢,虽然沙摩柯也鼻青脸肿,但甘宁脸肿的连吕蒙都认不出来了。经此一战,甘宁是再也不愿意和沙摩柯交手了,沙摩柯力大招猛,外加歹毒,和他打架那叫受罪。

我们也打听清楚了,甘宁之所以来到这里,也是从交州过来的,他在交州平叛后,沿着漓江、灵渠、湘江一线来到零陵,来零陵支援吕蒙,原计划占领零陵后,再和吕蒙北上,谁知道在此处被俘。

吕蒙和甘宁被放走了,那些吴军也都释放了,而且伤员还都给包扎了。沙摩柯无耻的说,那些盔甲兵刃就当他替我收的治疗费了,而且他还向吕蒙催要,吕蒙那有什么钱财,只好说先欠着,并且立下字据,沙摩柯号称手头紧了就去要。

此次一役,零陵城是保住了,可为了胜利,零陵的水牛也死了老多,为了纪念这些战死的水牛,郝普下令零陵各族把水牛战死的那一天定为“牛王节”,每年祭祀。

休息几日后,除了重伤员还需留在零陵城继续救治,其余轻伤员绝大多数都无碍了,邢道荣过来说:

“阿弥陀佛,赵公子,洒家得到消息,我师父在苍梧郡被人殴打致伤,我欲前往苍梧一行,不知公子可否随我前去给我师父救治?”

苍梧?这不是原先我刘备伯父吴巨的地盘吗?后来被士燮占了,前一段,邢道荣不是说他师父到了交州去,原来是到了苍梧啊。上次士徽的事情还没完呢,要不是零陵有事,我早就去了。我和庞统师叔商量了一下,决定前往苍梧。为了防止万一,我们分成了两队,张苞、张嶷带陷阵营、五溪飞军由零陵南下,埋伏于零陵与苍梧交界处,邢道荣和浮屠军分散南下,先去寻找安世高,我和庞统师叔等人走水路南下。值得说是方蓉,她在零陵又发展了一批新兵,全是女兵,而且她向我报告说,她新招的这些女兵几乎人人都会一种只有当地女子才会读会写的文字,当地人称为“女书”,我心里一动,就想起了让这部分人办的一件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