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士 第一章 东进 第三章 练兵

zrj3014 收藏 14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2/[/size][/URL] 这天上午,朱钢送走侦察队和到各村发动群众的小分队来到教导队,贺大成请朱钢为大家上示范课,朱钢笑笑表示先看看。 整整一上午,朱钢看了射击、刺杀、投弹、思想教育的教学,发现有的教员对一些射击、爆炸原理说的不清楚,有的又过分烦琐,思想教育课道理太多实例较少,生动活泼不够,几门课程安排也不尽合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2/


这天上午,朱钢送走侦察队和到各村发动群众的小分队来到教导队,贺大成请朱钢为大家上示范课,朱钢笑笑表示先看看。

整整一上午,朱钢看了射击、刺杀、投弹、思想教育的教学,发现有的教员对一些射击、爆炸原理说的不清楚,有的又过分烦琐,思想教育课道理太多实例较少,生动活泼不够,几门课程安排也不尽合理。

中午休息朱钢召集教员指出不足:“教学一切从实战出发,课程安排两个三七开,政治课军事课三七开,原理课和训练三七开。”又说:“我们枪少要息人不息枪,让战士多摸摸枪,还要增加枪械拆卸装配和保养内容。”

下午朱钢走上讲台,讲解射击三点成一线原理,各种枪枝型号、口径、产地,子弹直经等知识。说着拿出自己配带的枪:“这种枪有很多叫法,二十响、盒子炮、大镜面匣子、快慢机等,可以连发,射击时后座力大,要向右倾斜着射击。”朱钢又拿起一支长枪:“常见的长枪是三八式和中正式,它们的主要区别是口径不同。三八式步枪,在它的枪栓上有一个防尘盖,也叫三八大盖枪,这种枪枪管长射程远,射程一般是三百到五百米,有的甚至可以达到一千米,一次装弹五发,虽然是一发一发的打,命中率较高。中正式步枪口径大,射程差,所以拿中正式要尽量靠近打。”接着朱钢示范了立射、跪射、卧射等姿式,讲解有依托射击和无依托射击的不同要求。

“射击首先要把枪拿稳,特别是无依托射击,枪稍微有一点抖动就会打偏。我看到有战士练习瞄准在枪的准星放铜板,在枪的顶端吊石块,这都是训练持枪稳定的好办法。”朱钢强调:“练射击心中要有敌情,要把靶子看成是杀害中国老百姓的鬼子,靶心就是鬼子的要害,通过苦练提高每个战士的单兵战术水平。”

接着又讲解手榴弹爆炸原理:“手榴弹是靠爆炸飞出的弹片来伤人,爆炸方向为四面。手榴弹从拉弦到爆炸有几秒钟时间,扔手榴弹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扔早了手榴弹到对方还没有爆炸,对方可以把手榴弹再扔过来,扔晚了手榴弹会在自己手上爆炸,部队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可以用数数来控制,拉弦,一、二、三,扔!”朱钢做起模拟动作,引得大家一阵笑。“投弹主要是投远投准,好的投弹手可以顶一门小炮。”

关于群众纪律,朱钢沒说什么大道理,讲了长征中的几个事例,一个是红军为掩护老百姓而牺牲的事,一个是老百姓忍饥挨饿为红军筹粮的事。

“什么是军民鱼水情,就是部队把老百姓当爹娘看,老百姓把战士当儿女待!”


“今天带卫生队在村里转了一圈,朱林华和孙秀珍为六七位村民看了病,深受欢迎,就是药品太少。”在支队部吃晚饭时,俞胜华介绍道:“那个小学教员叫孙树开,思想比较进步,愿意参加八路军,收拾一下明天来。村里有两个木匠、一个铁匠,卫生队为他们的家属看了病,他们都愿意为八路军干事。木匠活沒问题,山里到处是木材,只是铁匠的原料不多。”

朱钢也把在教导队的情况说了一遍,又问:“今天见到村长孙富贵吗?”

“遇见了,简单说了几句。”

朱钢沉思着,提出一个问题:“你觉得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俞胜华先是一楞,看着朱钢的眼睛,似乎明白了:“最大的困难是——”

“慢,”朱钢急忙打断:“拿支笔大家写在手心上,看想的是不是一样。”

“好。”

朱钢和俞胜华慢慢张开手掌,手心都写着两个字:政权。两人一看相视大笑。

好半晌朱钢收敛笑容说:“我们的目标是在这里开辟根据地,目前马上建立民主政权还不成熟,但部队要吃饭穿衣。”

“是啊,这几天部队吃的粮食主要是带来的,快吃完了,得就地征粮。”

朱钢点点头,顺着刚才的思路进一步发挥:“鬼子来了,整个华北的旧政权,大部分陷于瘫痪瓦解,估计这里也差不多。村里粮款以前交给谁,不交了,从现在起交给八路军。”

俞胜华接过话题:“木匠铁匠为八路军干事,他们以此谋生,应该给予一定的补偿。”

“村里纳粮交款,一般是按土地和人口分摊,我们制订政策,为八路军干事的,可以抵充一定数量的粮款,参加八路军的家庭,减免部分粮款。”朱钢显得深思熟虑。

“对,这样老百姓参军、为八路军干事,积极性就高了。”

“目前支队还是集中精力扩军,建立政权的事缓一缓,就是建立政权也要以部队为后盾,先利用乡村原有的办事机构把供应的事管起来。”朱钢思考了一会,又说:“和孙富贵谈谈,了解这里以前交纳粮款情况。再召集附近几个村的村长、乡绅,号召大家保家卫国人人有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好,今晚一起和他谈。”

“梁家勇也参加。”朱钢说着派黄国忠通知梁家勇,想了一下叫来陈建国,让他代表司令员和政委,请孙富贵到支队部坐坐。

梁家勇跑步来到支队部,俞胜华把情况作了介绍,明确此事由他负责,不一会孙富贵在陈建国陪同下来到支队部。

朱钢、俞胜华和孙富贵寒暄一番,问起村里纳粮交款和乡绅的事,孙富贵说:“以前交到县里,现在兵荒马乱的,有小半年沒交,沒人来催村长补贴也沒人给。看着乡里乡亲的,给大伙跑跑腿。”又介绍道:“这里是穷山沟大户少,邻村刘家集有个叫张蒲的,原来在太原开商号,太原沦陷前跑了回来。张蒲出身贫寒,极有孝心,现在和老母在家待着,是远近有名的富户。”

“我们奉阎长官和朱总司令命令,到这里打鬼子安定社会保护百姓,在地方可以收款派粮。从现在起村里不再向县里交粮,交给八路军。”朱钢接着又话中有话地说:“孙村长啊,东进支队还要向县城发展,建立新的民主政权,乡镇村工作人员的补贴由我们发,也可以从他负担的粮款里扣除。”

孙富贵当了几年村长,见过不少官员和世面,当然听得出朱钢话中的意思,忙说:“这样好,这样好,我去安排村里粮款,两天交齐。”

俞胜华指出:“为八路军干事和抗日军人家属,可以减免。”

“减多少?”

俞胜华考虑了一下:“这样吧,村里粮款这两天先交一半,减免的人户暂时不收,我们商量好减多少再收。”又指指梁家勇:“这事梁科长负责。”

“请孙村长辛苦一下,到周围几个村跑一次,代表八路军东进支队请村长和乡绅来开个会。”朱钢说。

“他们不一定听我的。”孙富贵显得有些为难。

“沒关系,就到钱村、刘家集和王家岭,这几个村今天小分队都去了,写个请柬你带着。”朱钢说着让陈建国写好请柬,盖上东进支队的大红印章,时间定在两天后的中午。


第二天朱钢领着陈建国和赵永建在孙家峪周围转了一天,商量孙家峪村口和山头工事战壕的设计,还跑到孙家峪后山察看。朱钢心里想,也要考虑万一发生战斗撤退路线和方案。

俞胜华继续带卫生队在村里为老百姓看病,他知道按规定地方工作由政委管,他要多了解情况。

晚上朱钢和俞胜华来到教导队,俞胜华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课,讲得深入浅出生动活泼。

朱钢找来贺大成:“有了新兵还要干部带,培训新兵的同时应抓紧培养基层军事干部。军事干部要连队有一批,手上培训一批,眼里再盯着一批,几个月可以训练出基本合格的战士,却培养不出指挥员,所以要有长远眼光。今后教导队分为战士班和干部班,战士班军事方面学射击、刺杀、投弹,干部班培养对象主要是连排长,有没有教材?”

“有步兵操典。”

“好,以此为基本教材,挑一些最主要和实用的,还是一切从实战出发。教员怎么安排?”

贺大成表示:“我和朱大虎可以讲,人还不够。战士班教三大战斗技能,分三组教员,干部班主要是战术,内容更多,教员要充分准备,一个人只能讲一部分。”

“把参谋赵永建调来呢?干部班分战术和谋略两大部分,战术部分你、朱大虎、赵永建三人讲,谋略部分我和政委讲。”

“那可以。”

“好,赵永建马上调给你,两天后发动群众的小分队回来,你们把教学内容选出来,先听听大家的意见。”

朱钢又和那个小学教员孙树开谈了一会。孙树开是国文教员,自峙文学功底深厚,朱钢背了几首唐诗宋词,把孙树开镇住了,心想八路军真是藏龙卧虎。

“八路军文化人少,希望多介绍动员知识青年参军。”朱钢对孙树开参加八路军鼓励一番。

孙树开见朱钢态度诚恳十分感动,一口答应:“周围几个村的小学教员都熟识,有的是太原师范学生,鬼子来了书沒法读,没毕业回家乡当教员,可以和他们谈谈。”

“那太好了,知识青年参军一般不到连队当战士,可以当文化干事,到卫生队学医。支队还要组织民运科、宣传队,正缺人。”朱钢当下决定放孙树开几天假,让他到各村动员:“要不要写封信给你带着?”

“那更好。”

朱钢拿起笔思索了一会写道:


同学们:

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了我们的祖国,整个华北、整个中国已放不下一张求学的课桌,国家安危、民族存亡已到最后时刻,抗日救亡是中华民族每一个热血儿女的职责。

同学们,拿起枪参加八路军报效国家!

八路军东进支队司令员 朱钢


孙树开接过信郑重地放进口袋,一会见俞胜华讲完课走来,怕影响他们工作告辞走了。

朱钢把培训基层军事干部的设想告诉俞胜华:“怎么样,谋略课我和你讲。”

“具体讲什么呢?你知道我不是军事干部。”

“我讲游击战术,你讲中国古代兵法,比如孙子兵法。”

听朱钢指名讲孙子兵法,俞胜华放下心:“孙子兵法以前在学校读过,不过不是当兵书读,而是古典文学。”

“我也是这样。支队干部大都文化不高,讲孙子兵法,就是用通俗浅显的语言解释孙子兵法,就象古典文学翻译。”

“不能仅仅是单纯的文字翻译,既然讲谋略,重点应该分析讲解孙子兵法的计谋策略,使大家理解还要会运用。”

“对对对,政委不愧是大学问,一下抓住要点。”朱钢开起了玩笑,又说:“我们也是两天后试讲,听意见修改再定稿,这门课以后由顾国华讲。”


“各位村长、乡绅,八路军东进支队进驻这里多有打扰,略备薄酒不成敬意。”村长和乡绅会如期召开,会前孙富贵为双方一一介绍,朱钢向大家拱拱手说道。

宴席说要搞得好一些,其实只不过添了几道菜,在村里买了两只鸡。席间朱钢谈起东进支队任务,特别提到是奉阎长官命令,强调在这里长期驻扎、开辟抗日根据地、安定社会、建立各级政权。俞胜华介绍当前抗战形势,日军在占领地的暴行和八路军群众纪律。

朱钢说:“今天请各位来主要商量各村的粮款,以前交给县里现在交给八路军,数额按原来定的不增加。”

村长开会前都向孙富贵打听东进支队情况,以前这里也来过部队,征粮派款都是额外负担,一听朱钢说不增加十分高兴,表示尽快把粮款交上来。

“八路军小分队这几天在各村发动群众,不少人参加八路军,交纳粮款抗日军属要照顾,为八路军干事可以减免。这事由后勤梁科长负责,请他说说八路军政策。”朱钢说着让梁家勇和大家见面。

梁家勇指出,抗日军人家属粮款减免五分之一,特殊有困难核实后还可以再减;为八路军干事发工分券,凭券抵充粮款;乡镇村工作人员补贴,按以前定的不变。又说,各村明天安排木匠铁匠到孙家峪干几天活,八路军管吃管住另发工分券,村里组织妇女制作军衣。

村长们表示,安排木匠铁匠沒问题,做军衣可能布料不多。梁家勇说,有多少先做多少。

朱钢见火侯差不多,举起酒杯说:“来来来,大家别只顾说话忘了喝酒。除了正常的粮款,希望各位乡绅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抗战作贡献。”说着和俞胜华一起走到张蒲面前:“张先生,老母亲高寿,身体可好?”

俞胜华说:“过几天抽空拜访令高堂,今天先敬张先生。”说完和朱钢一饮而尽。

张蒲十分感动:“八路军仁义之师,老朽一定尽力而为。”

朱钢趁势说:“安静一下,听张先生讲几句。”

张蒲站起来捋了捋胡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认捐三百大洋。”说着伸出三个指头。

三百大洋可是个大数额,张蒲一出口,其他人惊的合不拢嘴。在张蒲带动下,乡绅三十、五十地认捐起来。


孙树开离开两天后的黄昏,带来八个青年连他一共九人,都是一身学生打扮,其中两个女青年,一个叫陈蓉,一个叫林海云。孙树开介绍说,原来都是太原师范学生,现在有的当小学教员,有的在家待着。

俞胜华亲切地问他们学的专业,一问到学校生活,大家打消拘束叽叽喳喳地回答,有的说学国文,有的说学数学。

朱钢微笑着看着他们,不禁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介绍道:“政委可是燕京大学法学科的高材生。”话语一出,立即引起一片惊叹。

孙树开说:“司令员学问也好,唐诗是脱口而出。”

朱钢摇摇手:“在政委和各位面前不敢班门弄斧,要说唐诗,还是听政委的。”

在大家的要求下,俞胜华站了起来:“好,我念一首。”说完,念起杜甫的《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念到最后,俞胜华的声音有些哽咽,朱钢说:“政委家乡在东北,父母和家人几年没有音信。”众人听了一阵沉默。

过了片刻俞胜华抬起头:“总有一天会打回东北,欢迎大家参加八路军,到时候我们一起打到东北去。”

朱钢关切地说:“还没有吃饭吧?”说着叫黄国忠领他们到伙房吃饭。

孙树开几个走后,朱钢问俞胜华:“你看怎么安排?”

“这几个是新兵里文化最高的,也有一定的思想觉悟,我党在太原师范的影响很大,牺盟会也很活跃。能到省城读书,家里多少是个富户,在当地总有些影响,他们一个人能带动一个家庭,带动一片。”

朱钢微笑着:“政委,咱俩又想到一块了。”

俞胜华也笑了:“心有灵犀一点通嘛。”

“我想这样,”朱钢说:“最近教导队编印教材的事比较多,他们先到教导队帮忙,抽空参加军事训练,贺大成派专人教。战争年代,不论什么人在什么岗位,都要学习基本军事技能,掌握自我保护的本领。待进一步了解后,抽两三个接替姜大海和顾国华的工作,然后以姜大海为首成立民运科,其他几个都进民运科。两个原来的连指导员,一个管后勤,一个抓民运,顾国华仍回支队部任干事。”


东进支队在孙家峪,工作每天都有新的进展,人员每天都有新的调动新的补进。

各村粮款逐步交来,乡绅的捐款全部到齐,几个村的木匠铁匠在孙家峪集中,已做出十杆训练长枪,大刀三四把。卫生队为不少村民看了病,邻村一个中医闻讯前来参军,还带来不少草药。孙家峪共有二十来个青年参军,都安排进了教导队。

这天黄昏,外出发动群众的一连、二连、骑兵排回来了,侦察队也回来了,小山村又热闹起来。

晚上召开队委会,因为要讨论教导队干部班教材的事,朱大虎、赵永建、顾国华、吴强林一起参加。

俞胜华首先宣布任命梁家勇为后勤科长、姜大海为民运科长,又介绍赵永建、顾国华、吴强林的工作调动,接着说:“好了,小分队说一下发动群众招新兵的事,侦察队汇报周围敌情。”

小分队汇报在三个村都召开大会,部队作战术表演,到村民家访问谈心,使大家对抗战形势和八路军有初步了解。但有的村民担心八路军人少打不过鬼子,参军不是很踊跃,每个村只有十几个青年报名,在三四百人的村里不算多,这种情况在支队召开村长会后有所好转。收来四条枪,但奖励未落实打着欠条。存在的问题是,沒有掌握政权,有的村长比较支持,有的只是应付;小分队成员当地人少和村民不熟悉,这次带去的几个孙家峪新兵发挥了作用;在每个村只待三天,时间太短。

侦察队了解的情况是这样:从孙家峪到和阳、利城一路上的乡村还没有日军,县城以前来过后来开走了,听说最近又有日军进驻,还听说和阳六里庄一带有两股地方武装。因时间关系未到县城侦察,也未和地方武装联系。

朱钢听了表示满意:“大家辛苦了,总的来说取得不小成绩。新区不比老区,不能一口吃成胖子。”

讨论后决定几件事:所有新兵进教导队,其中太行山的新兵单独编组,尽快完成训练;马上召开准备去发动群众三个村的村长会,小分队在孙家峪休息两天,第三天和村长一起开进各村,参加小分队的孙家峪新兵继续留下;重新写布告,加上抗日军属粮款减免五分之一等内容;今后交枪奖励当场发放,对已交枪的奖励欠款,骑兵排送上门;侦察队抓紧和地方武装取得联系。

关于到每个村待几天大家有些争论,有的说待的时间长,工作更细致,发动面更广,朱钢的一番话平息了争论。

“大家看,和阳、利城又进驻鬼子,表明鬼子开始加强对这一带的统治,我们要和鬼子抢时间占领乡村。按照支队目前的实力,一是还不能主动进攻鬼子,二是每次只能派出三个小分队到三个村,派不出更多的人马。必须加快面上的占领,加快新兵招募和训练,壮大队伍防备鬼子随时可能的进攻。至于进一步深入发动群众,比如建立民主政权,只能放在下一步,支队也在积极准备,现在先拣最急的事做。”最后决定在每个村待五天,朱钢还说:“侦察队密切注视和阳、利城鬼子的动向,一有情况马上汇报。”

俞胜华强调:“两位指导员都有新的岗位,群众纪律连长要亲自抓。”

朱钢扭过头轻声对陈建国说:“你现在去找孙富贵,晚了恐怕睡觉不方便,让他明天去通知几个村长,后天来开会。”说着看了看地图:“就到十里坡、大王庄、杨家滩。”陈建国点点头,起身推门出去。

朱钢继续说道:“几天时间招的新兵,三个村三十多,孙家峪二十多,加起来有六十,两个排的兵力。有了新兵还要干部带,我们的干部本来就缺,培养干部和新兵训练必须同时进行。教导队军事干部班的培养对象主要是连排长,教学内容分战术和谋略两大部分,战术方面的教材教导队已有考虑,现在让贺大成讲讲,大家多提意见。”

贺大成选出的教学内容分为队形、阵地构筑、火力配置、战斗战术等几部分,每一部分又分为几小点,如队形分为进攻队形、搜索队形、行军队形、撤退队形,战斗战术分为防御战、破袭战、阻击战、攻击战,以及其它步兵基本战术。

讨论后增加夜间训练、绘制地图、住地宿营安排和哨兵布置等内容,大家都认为教学要以实战为主。贺大成表示已有考虑,比如队形课,先理论讲解各种队形的要求,然后把学员分成几组,按照各种队形来训练。

赵永建说:“我教测绘,要求学员能勘察地形,会标图、识图和画图,学习期间每人至少绘制地图三张。”大家听了一片叫好,有的还笑着说:“做不好要罚。”

“安静一下,”朱钢敲敲桌子:“干部班谋略部分我和政委准备,以后由顾国华讲。明天部队修建孙家峪村口和山头的工事,排以上干部集中,上午我讲游击战术,下午政委讲中国古代兵法,都是试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