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俊

鲁村有个老汉叫十二能,十二能有三个儿子,老大叫俊生,老二叫二俊,老三叫小俊(zun)。

十二能祖籍山东,因为早先黄河发大水,随祖辈逃难至此,因念怀家乡所以三个儿子都是取得具有山东地方特色的名字。(据说山东人喜欢把长得帅气小伙子叫俊zun后生)

十二能原是有名有姓的,但据老人们回忆在农业社时期,老汉是个“好把式”样样农活舞的出神入化,所以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开始忘记老汉的名姓都他叫十二能。

我懂事的时候农业社已经解散十二能已没有昔日的豪气,而反观他三个儿子,老大俊生好像学了老汉的一生精髓的十二分之一,家里的日子也还过得“活泛”,老二好像没有学到老汉什么东西,但贵在老汉健在由他抚养,所以日子虽不“宽展”但还过得去,老三叫小俊人都说他不一般,所以本文我们就瞧瞧十二能的三儿子小俊怎么个不一般法。

打我记事起就知道俺们那桥口最热闹,而今想起那是在1990年的事,人们忙完农活下午常坐在桥口说东家长论李家短唠开啦!

小俊不是一个善言语的人,但每次热闹的一圈人里少了他就少了些许热闹。

我那时小,也常常跟一群小鬼混在热闹的人群中,我们时常听见大人们喊“小俊跳个舞!

小俊跳个舞!……”

有时候胆大的伙伴也还跟着起哄,小俊也不变脸,他总是嘿嘿笑着,有时候兴起他会简单的扭动躯体。被小孩惹毛时他会虎着脸吓唬小孩,第一次可能被吓到,当第三次时顽皮的小孩还依旧挑逗他,他用碎砖块扎扎忽忽的扔那小孩,于是一群小鬼一哄而散。

小俊上着一件红色的T恤,下穿一条旧军裤,腰里系的武装带。这是1996年,我再一次白事(我们那管死了人或者给死人过周年叫过白事|)上碰见他,与上次相比小俊打了耳洞,左耳上边挂了一个大大的耳环,手上还挂了一条金属链子。

打过一个照面我就开溜了,十几岁的我正是淘气的年龄,我奔向“乐人”(我们这长管白事叫来的吹奏器乐得人叫乐(yue)人,而在当时这种吹奏人吹奏的传统乐器已被所谓洋鼓洋号吹手们携带的西洋乐器取代),小孩子都是奔着热闹去的,随着音乐声响起,小俊不知什么时候从人群中蹿出,他在随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身体,周围的口哨声、起哄声、小孩的嬉闹声与乐手音乐的嘈杂生混为一片,我看见一张笑脸一个耳环一抹红色在人圈中晃动,我从来不懂什么是舞蹈,我只知道当时小俊很快乐,周围的人很快乐,而我也是嬉闹的人群中的一员。

之后的日子我一直在读书,我的圈子大概在学校和家之间徘徊,偶尔在下午或是晚上,在热闹的人群中发现小俊。

有一次在外村同学家逛,村里正好有了白事,我惊异的发现小俊出现在人群中,旁边辍学较早的一个伙伴说道这些日子里小俊跑遍了整个县城,为的就是赶一处又一处的红白喜事,鞭炮声和鼓乐声就是他的信号。

听到这些我有些困惑。

我曾好奇问起过父母小俊有多大年龄?难道他从小就是这样?

当时父母告诉我他大概30岁左右,并且他自从发过一次高烧后就这样了,而我非常诧异,人家被病痛夺去生命,可小俊一副“青春相”。

多年后我又一次回到了家乡,偶尔在一次婚宴上碰见小俊,他依然那么充满“青春相”,甚至在同桌吃饭时他竟然问起我,而且提及我的名姓,我尴尬了一阵搪塞过去,小俊的情绪显然没有受影响,他依然故我的投入一旁的热闹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