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四十四章 她是谁?

马鲁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老A,这四个人怎么跟着赤练蛇一起来了?情报上好像没这四个人吧?”看着下方的五个人,一个长得颇像张飞的黑脸汉子从山崖边露出脸来。 “管他这么多,‘夜叉’不是说了,反正这些人都要死。我们引来野人让那些绿营傻逼被干掉也省了我们的麻烦,这五个人看样子马上就要到野人谷了,我们又不用动手了管他这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老A,这四个人怎么跟着赤练蛇一起来了?情报上好像没这四个人吧?”看着下方的五个人,一个长得颇像张飞的黑脸汉子从山崖边露出脸来。

“管他这么多,‘夜叉’不是说了,反正这些人都要死。我们引来野人让那些绿营傻逼被干掉也省了我们的麻烦,这五个人看样子马上就要到野人谷了,我们又不用动手了管他这么多干什么。”旁边的一个隐在草丛里的人影发出了声音。

“也是,自从你那把那个小野人杀了过后,我们这招借刀杀人就算是彻底地成功了。”黑脸汉子转头说。

被称作“老A”的人干笑两声,“所谓上兵伐谋嘛,这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道理我可是钻研了很久啊。哈哈。”


此时的山谷中,候正五人已经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了。虽然候正四人都是经过训练完全不当回事,但是常贤愚毕竟只是个潜伏的特务,加上在悬棺洞养尊处优惯了,在这草丛里走着完全就是一种折磨,他看了看前面似乎根本没有头索性一屁股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不走了不走了,他妈的累死了。”

曾三山正要发火,候正却挥了挥手,“那好,原地休息。”

“猴子,你不是说要快点找到那些人吗?这怎么连人影都没看到就停下了。”曾三山永远是那么急性子。

候正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常贤愚,拉过曾三山小声说:“我看我们这么找下去不是办法,而且我怀疑这是他故意在拖时间,因为我们还不能完全相信他。”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找了?”曾三山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倒不是,依我看再往前走大概几百米应该可以出谷,如果出了谷还是没有找到的话我们就直接逼这家伙说出他们的三峡内部潜伏者,先把那小子抓住就等于卸掉了敌人的双手。”候正一边说一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常贤愚的动静。

“嗯,好的。”曾三山点点头,转身走向常贤愚,“我说常中校,休息得如何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常贤愚苦笑着站起身,“走吧,我也想快点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行五人仍然拍成了刚才的直线队形,依次是候正、洪闻理、水京、常贤愚和曾三山。又走了约摸半个小时,山谷两边的山崖渐渐地低了下来,眼见得就要出谷。走在中间的水京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动静,突然几人同时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响声,五人抬头循声一望,只见两块巨大的岩石正从左侧的山崖上径直地向着几人落下。

“小心!”水京高喊一声迅速地往旁边跑去,候正四人也顺势做出了动作,但是就在这时,五人脚下不约而同地一陷,五人都同时地踩进了一个狭长的陷阱里,常贤愚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一下子落进了铺满了削尖的竹杆的陷阱底部,哼哼都来不及就断了气。候正四人也不好过,因为他们都同时在下落的时候四肢用力抵住了陷阱两边的土层,但是由于下落的速度太快太突然,四人的手都被磨掉了一层皮才止住去势刚好停在了那些尖竹杆的上方。四人都小心翼翼地踩着到了陷阱底部,候正看了看地上已经断气的常贤愚摇了摇头,“操!这下麻烦了!”

四人靠拢后水京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四人手掌的伤口,曾三山看着手上的绷带不禁一脸的不爽,“猴子,我看这不是野人干的吧!让老子逮到是谁。。。。。。”

候正摇摇头,“不,我看这应该就是野人做的。”

正在给洪闻理上药的水京问:“我说猴子,你什么时候听说这野人会做陷阱了?”

候正笑笑,“你看这陷阱,这尖竹杆切口并不平整,而且整个陷阱底部有些密集有些稀疏,再说了,这深山老林的哪个猎人会来做这么大个陷阱。而且不是一直传说野人是有智慧的高等生物吗?所以我看他们能做这个陷阱也不足为奇。”

就在这时,仿佛是为了验证候正的说法,两米多高的陷阱外响起了一阵叫声,那叫声很像是猴子,但是又似乎有些区别。四人赶紧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对准了半米宽的陷阱口,不到一会儿,那喊声离陷阱口近了,突然在狭长的陷阱口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四人看了一眼不禁吓了一跳,这脸根本不是传说中的野人,这分明就是个人嘛!


黄寒和柳局长一起冲出船舱,只看见一个武警战士已经跳进了水中,柳局长急忙问旁边的一个战士,“怎么回事?”

“首长,刚才我们在检查底舱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底舱直接跳进水里,我们一开枪那个瘦子也跳进了水里,不过因为他戴着手铐没有多远就沉下去了。”武警战士指着已经被跳进水中的战士救上船的“阿Q”说。

“那刚才那个从底舱跳水的人你们都没看见什么样子?”黄寒问。

“报告,那人披着一头长发。我们初步估计是个女人!”黄寒一听心里顿时明白了,那女人不是郑凝汀又能是谁。

“马上封锁水域,无比要抓住那个逃跑的女人!”黄寒知道不容迟疑,急忙下达了命令。

“是!”武警战士迅速地跳上了快艇。

“黄同志,我们国安局也配合你行动吧。我们在这里也是有人手的。”柳局长看着黄寒着急的样子知道这个逃跑的女人必定不同凡响。

“嗯,也好。”黄寒看了看柳局长,“不过我现在得先向上级汇报一下,我们先回大昌镇吧。”黄寒说完转向留在船上的武警战士,“把船开回去再排人封锁大宁河!”


半小时后,大昌镇上那间候正与周瑜中将见面的那间房子的后院内。

周瑜中将食指和中指夹着的香烟已经燃了大半,但是好像周瑜中将并没有要吸烟的意思,一边站着的黄寒已经把所有情况汇报完毕正静静地立在一边瞪着周瑜中将的指示。

“小黄啊。”周瑜中将终于举起了香烟,黄寒急忙回答:“首长。”

周瑜中将慢慢地吸了一口烟,“我一直在想,这次的行动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啊。”

黄寒摸不清周瑜中将想说什么,有些惶恐地说:“我们的目标不就是要抓住这个‘夜叉’吗?”

“这个‘夜叉’当然是抓住了,但是我们得到的情报是他并不是这次行动台湾方面派出的最高长官。而这个最高长官如果像候正他们所说的那样,那就应该是隐藏在三峡水电站内部的。这样很危险啊,如果候正他们惊动了敌人的话,我们不就功亏一篑了。”周瑜中将头顶升起了一阵烟雾。

黄寒点点头,“首长,其实这次把您调来专门负责这次行动我想我们不会就只是为了抓这个‘夜叉’,候正他们应该也不会就只是这么简单地抓几个台湾特务吧?”

“小黄啊,你小子还真是聪明了!”周瑜中将看着黄寒笑了起来。

黄寒笑笑,“首长,那猴子他们的任务是?”

周瑜中将看了看黄寒说:“其实他们只是为了给我们内部的人员揪出那个深藏的特务争取时间,三峡大坝就是核弹来也不能轻易炸毁。何况是几个小小的特务,我们的任务是要防止特务炸毁三峡大坝的枢纽。。。。。。”

黄寒见周瑜中将停下,顺势说到,“首长您的意思是说敌人的目标并不是大坝本身?而是控制大坝的电力机组?”

周瑜中将满意地点点头,“这次的任务只是给他们四个练练手,我这次表面上是自己请辞了‘麒麟’指挥官,实质上是要单独地领导他们四个了。小黄,现在只有你,我和那两位知道他们四个的真实身份喏。”

黄寒一愣,“您说的是。。。。。。”

周瑜中将伸出手指比了个一,然后又比了个二,黄寒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热血澎湃,自己竟然和一号、二号人物一起成为了仅有的四个知道候正他们身份的人。

“对了,柳琪这小子走了?”周瑜中将突然问到。

“嗯,他已经押解‘夜叉’回国安局了。但是那个女特务还是没抓到。”黄寒迅速地回答。

“呵呵,这下这个‘夜叉’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啊。小黄你知道这柳琪的外号是什么吗?”周瑜中将情不自禁地把手一抬,“活俊臣。”

“活俊臣?!”黄寒一听怎么也没办法把这名字和面色慈祥的也就四十岁的重庆市国安局副局长柳琪联系到一起。

“对,这小子以前在我手底下学的那些特种兵审讯的招都用到国安里面了。所以说知道他手段的人基本上就可以绝了叛国的念头,最后人送外号‘活俊臣’,说的是他就像是那个武则天时代以逼供严刑闻名的酷吏来俊臣。”周瑜中将像在说笑话一样,满脸都没了往日的严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