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总理的指示下英雄杨子荣的身世之谜揭开

沉默的麻雀 收藏 0 1750
导读:英雄杨子荣的身世之谜 衣玉华 林运家 周总理的指示 1969年某日晚,北京中南海礼堂。绛红色的平绒幕缓缓闭合,大型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 周恩来微笑着问身旁的美国客人:“大卫先生,您对这场戏评价如何?” “太棒了!总理先生,简直是太精彩了。这场戏中的杨子荣,就像我们西方的英雄佐罗,他理应受到所有人的敬仰与崇拜!请问你们这场戏中的英雄杨子荣,是戏剧中塑造的呢,还是真有其人其事?”  “真有其人其事,大卫先生。您也许不知道,在我们

英雄杨子荣的身世之谜


衣玉华 林运家




周总理的指示




1969年某日晚,北京中南海礼堂。绛红色的平绒幕缓缓闭合,大型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


周恩来微笑着问身旁的美国客人:“大卫先生,您对这场戏评价如何?”


“太棒了!总理先生,简直是太精彩了。这场戏中的杨子荣,就像我们西方的英雄佐罗,他理应受到所有人的敬仰与崇拜!请问你们这场戏中的英雄杨子荣,是戏剧中塑造的呢,还是真有其人其事?”


“真有其人其事,大卫先生。您也许不知道,在我们国家几十年的革命斗争中,类似这场戏中的人或事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完。”周恩来严谨的话语中充满着风趣。


“是这样,总理先生,在我们美国,英雄的家人和英雄一样会受到社会人们的敬重,我想到杨子荣家中看一看,是什么样的家庭养育了这么一位了不起的英雄。”


“好的,大卫先生,您一定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第二天中午,秘书把一份解放军总参、总政联合发来的调查报告交给了周恩来。未等看完,一向沉稳的周恩来便把电报摔在桌上,在屋里踱开了步子,尽管他的面部表情是沉默的,内心却很复杂。近千字的调查报告,复述了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牡丹江军分区某部回电:知道杨子荣的原籍在山东胶东一带,至于详细地址无人知道。这无疑是难以找到烈士的家人,也就是说烈士的身世成了未解之谜。


周恩来心里清楚,对美国客人来说,这绝不只是在寻找一个烈士的原籍,而更重要的是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声誉和我们这个执政党在人民心中的形象。一个在全国家喻户晓的特级侦察英雄,牺牲得那么辉煌壮烈,对党那么赤胆忠心,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立下赫赫战功,我们竟不知他从何处来,归宿在何处。这怎能对得起烈士的在天之灵?别说无法回答美国客人,就是中国一名普通老百姓问起来,我们也难以交待。周恩来转向秘书,严肃地说:“你通知总参、总政两部,和国家民政部一起,务必在一个月之内寻找到杨子荣的家乡地址和家中的亲人。”



寻找英雄一波三折




杨子荣1945年9月参加胶东军区海军支队,10月随军挺进东北,部队到东北后进行了整编,杨子荣被编到牡丹江军区二团三营七连一排。牡丹江地区匪患猖獗,杨子荣所在部队担负剿匪、保卫土改的任务。1947年2月23日,杨子荣在黑龙江海林县追剿悍匪郑三炮、刘维章等人的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海林县上万军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在战争的特殊年代,由于战事需要而化装剿匪工作的特殊性和隐蔽性,致使杨子荣没有给家人写过信,再加上当时部队的人事档案也不甚健全,所以东北烈士纪念馆和海林县烈士展览馆,在介绍杨子荣烈士情况时,不得不笼统地说他是“胶东人”。


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和牺牲所在地人民政府,在肯定杨子荣是胶东人的情况下,也曾多次组织有关人员以不同的形式进行广泛调查,但胶东这么大,如同大海捞针,一次次空手而返。


1964年春济南军区、山东省军区、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和海林县民政部门组成调查组赴胶东调查一个多月,也毫无收获。


周总理的指示坚定了调查组解开杨子荣身世之谜的信心。1969年,第38军、东北烈士纪念馆、海林县民政部门,再次组成了联合调查组,马不停蹄,奔赴胶东。


调查组根据所掌握的情况,确定荣成、牟平、海阳、文登市为重点,走访了两个多月,仍然没有找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后来调查组集中到牟平县研究对策,决定在上述四县广播和张贴寻人启事,广泛发动群众,提供知情线索。


一个星期后,四县共发现了127条线索。调查组把杨子荣的家庭情况、入伍时间、参军背景及外貌特征等打印成文,发往上述四县的50多个公社,请当地民政部门协助查找。牟平县城关公社民政助理员马春英,得到寻人信息后,首先到档案室查阅了解放战争时期牟平县入伍军人登记表,又翻阅了牟平县军属、烈属抚恤登记表,她自然找不到杨子荣的名字。可细心的马春英,在翻阅档案时,没有放过蛛丝马迹,两表对照,发现杨宗贵与联合调查组提供的情况相似。于是便向调查组反映:“你们查找人的身世,很像嵎峡河的杨宗贵!”在此之前的很多年里,杨宗贵家乡的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直至1957年1月,民政部才按照《关于处理军属寻找军人问题的规定》,作为失踪军人处理。1958年11月民政部认定杨宗贵为革命牺牲军人。杨宗贵1945年9月参军,入伍时29岁,参军后一直未给家里通信,家中有老母和妻子。


听完马春英的情况汇报,调查组马上派人奔赴牟平城南10里的嵎峡河村,找熟悉杨宗贵的老人了解情况,结果搜集到的材料与杨子荣有很多相似之处。于是调查组又就近在牟平境内找到当年与杨子荣同时参军现已复员回乡的六位老战士刘延爽、刘世昌、王云明、姜乃明等同志座谈、核对。


调查工作初有头绪,电报请示北京后,又向当年和杨子荣一起战斗的姜国政、孙大德、魏成友、刘崇礼(连长)了解情况,把杨子荣的老战友和家乡提供的情况两相对照,发现了两者之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英雄身世层层解开




刘延爽等老战友提供:杨子荣1945年农历八月在牟平县雷神庙参军,身穿黑夹袄。家乡提供:杨宗贵于1945年农历八月十三日经王从村到城南二里的雷神庙参军,身穿黑夹袄。


刘延爽等老战友提供:杨子荣在雷神庙出发前,妻子曾去看他。家乡提供:杨宗贵参军后,妻子曾到王从村去看他,未见到,第二天又和婆婆一块到雷神庙去看他。


老战友王云明提供:听杨子荣说过,家有老母、妻子,婆媳不和,有一头小毛驴难以养活。家乡提供:杨宗贵婆媳不和睦,养过一头小毛驴。


老战友提供:杨子荣可能是参军后改的名字。和杨宗贵同时报名参军,因体检不合格的韩克利提供:曾经听杨宗贵说他参军报的是假名。家乡提供:哥哥杨宗富1940年随杨宗贵(子荣)去过黑龙江孙吴煤矿,亲见宗贵领过工资时签名就是杨子荣。从小和杨宗贵要好的邻居老秦说:我见过宗贵有一枚印章,刻的就是“杨子荣”3个字,他说,这个名字只在东北才用。


老战友提供:杨子荣参军前到过东北,会说东北话。家乡提供:杨宗贵12岁到26岁在安东做工,说东北话很流利。


老战友提供:王云明说,杨子荣到东北参军在龙口上船前,曾遇到一个在部队开车的亲戚,经调查组派人核实:杨宗贵有个妹夫叫王明惠,在济南军区工程兵兵器部工作,当年在龙口曾开着摩托车碰到过杨宗贵。


相貌特征。曲波说:杨子荣中等身材,胧长脸,上宽下窄,蒜头鼻子,浓眉大眼,略有络腮胡子,鼻毛很长。孙大德说:杨子荣看人时白眼睛很大。杨宗贵的妹妹及乡亲提供的杨宗贵与杨子荣的相貌特征简直一模一样。当时,杨子荣的胞兄杨宗富还健在,兄弟二人,面貌相似。


至此调查组初步认定,杨子荣就是失踪烈士杨宗贵。


1973年曲波同志在杨子荣所在原部队获得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杨子荣1946年被评为团的战斗模范时100多人的合影照片,百十号的人挤在几寸大的照片上,人的头部只有火柴头那么大。曲波便请一位日本朋友将照片带回日本,将合影中的杨子荣单独翻拍放大。


当牟平县民政局长带着杨子荣及战友的四张照片到嵎峡河村,请村里干部、乡亲辨认时,他们指着同一张照片异口同声地叫起来:“这不就是俺们村的杨宗贵吗?准是他,没错!”然后又把四张照片送到此时已是70高龄的其兄杨宗富面前,让他辨认,他立刻抽出了杨子荣的照片,百感交集,泪流满面。这一切,进一步证实了杨宗贵就是杨子荣。英雄的身世之谜终于就此解开了。


英雄的家乡人民因为有杨子荣这样的英雄而倍感自豪。为了纪念英雄,家乡人民在牟平城中心修建了杨子荣广场,并在杨子荣参军时,部队集合出发地——雷神庙建起了杨子荣纪念馆,以此缅怀英雄的丰功伟绩。


本文摘自《读者》2007年第16期P38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