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协副主席:我要是韩寒他爹 下秒就把他打死

近日,热热闹闹的“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展”遭到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否定乃至奚落。众作协掌门开始联手反击,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语出惊人:“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


天府早报9月19日报道 “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展”遭到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否定乃至奚落。昨(18)日事件走势突变,众作协掌门联手反击,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说:“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


反击者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傅恒


《鬼吹灯》太粗糙网络作家功底差


昨日上午,在成都西门一家茶楼,记者见到了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傅恒。这几天,他正在看著名的网络小说《鬼吹灯》。“故事虽然很新,也很吸引人,但文字却没有语感,就像喝醉酒的人写的。”傅恒说,很多网络小说都跟《鬼吹灯》一样,故事有吸引力,但文字太粗糙,如果能够换一个文字功底深厚的作家来写,故事肯定会精彩一倍有余,现在市场好的小说,一般文学性都很差。


韩寒作品进语法挑错试卷


参加这次小说巡展,对傅恒最大的好处莫过于能接受一些新东西,“我们都明白学习的意义,但是现在的年轻作家就是不愿意去学习,过分自信,也太懒散。”傅恒接触过韩寒的作品,却没有看下去。为什么?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份中学试卷列出韩寒的一段话,要求考生找出4个语法错误。如果韩寒一直不去学习,只能越写越差,到最后就被大家遗忘。


借用网语: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之前有网络作家说,作协掌门应该回到他们的纯文学地盘。“文学里没有地盘这个说法,我们老一辈的作家还没有那么狭隘,其实高手越多才越好啊,互相学习才能提高嘛。”而网络上“那些太爱骂人的,可能只是掩饰自己内心的一种软弱。”不过,如果一味谩骂和乱说的话,可以借用网上很流行的一句话“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反击者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


年轻作家自认为红令人讨厌


谈歌,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是河北文坛“三驾马车”之一。昨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一些年轻作家的作风提出不满:他们都不看传统文学,不看就说我们过时,说我们不应该上网,太不成熟了。都不愿了解对方,都在想当然地说,这种风气太过浮躁。”谈歌说,如果读了他的作品然后提出问题,他愿意接受,但现在很多年轻作家认为自己很红,没有读过作品就在数落作者的不是,那完全是在直接骂人,这种行为令人讨厌。“在我们这一辈人红的时候,这些年轻人还没出生。觉得自己的作品点击率很高就是好文章,那不实际。”谈歌认为,数字根本不是衡量一本书好坏的标准,黄色小说的点击率更高。“现在市场上卖得好的书,未必就是好书,现在就是个看完就扔的时代。”


我当韩寒他爹下一秒把他打死


一些年轻作家的作品,谈歌也看。其中一些小说写得不错,但基本上都不太成熟。“我起码会看他们的小说,他们看过我们的吗?光狂不行,我年轻的时候也狂过。我看韩寒的小说技术就未必完全掌握了,他的小说我不敢恭维。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对于韩寒说自己如果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在谈歌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完全是在乱想,“我也可以说,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大家都瞎说,没意思。”


反击者上海市作协副主席秦文君


乾隆是康熙儿子“穿越小说”害学生


参与小说巡展的作家中,网友最不看好的是上海作协副主席秦文君,因为她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而现在的儿童已经开始上网,不会再看所谓的儿童小说。但秦文君不这样认为,“我的儿童小说是销得很好的,只是网友们不知道。”


秦文君一直从事儿童文学创作,与很多小读者有书信联系。当越来越多的小孩选择用E-Mail与她联系,她开始了网络触电。“网上垃圾不少,门槛又低,这样会给很多天真孩子造成坏的影响。”她认为,网上很多穿越小说很受人喜爱,但其中有很多把孩子的思维弄混淆了。看似天马行空乱写的内容,让一些孩子弄不清虚幻和真实。“这是很不好的,听说有学生把乾隆当成了康熙的儿子,这就是这些小说乱写的问题。”她认为孩子们应该多看一些真实的东西,学到一些知识,少看一些垃圾。


反击者上海市作协副主席赵长天


不看老作家的书因为韩寒还年轻


一手提拔了韩寒、郭敬明等文学新人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组织者、上海作协副主席赵长天认为,现在的年轻作家应该多虚心学习,而不是一心认为“老子天下第一”。中国作协曾准备进行一个青年创作座谈会,赵长天却建议:“对待开这个会议要谨慎。”他认为,要让年青一代作家开会是件难事,原因有三:一是年轻人互相都看不起,谈不拢;二是他们不会静下心来听谁说话,不会接受意见;三是就算听了也不会汲取意见,只当耳边风。


而认为老一辈作家的小说没市场,这些年轻人的看法是不对的,“韩寒之所以不看老一辈作家的书那是因为还年轻,如果再过10年,韩寒就会去看了。”“尽管我说的他们可能听不进去,但我仍想说,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最后,他想告诫一下年轻作家:“现在的畅销书并不代表所有问题,文学是条很长的路。如果真的想要有成就,就应该专心地研究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