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黑色星期六 43个鲜活生命在火中逝去

幽灵之狼 收藏 2 18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20日23时,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龙东社区舞王俱乐部发生一起特大火灾,经龙岗区消防部门全力扑救,火灾很快被扑灭,事故共造成43人死亡,59人住院治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卢家亮的妈妈和亲属抱头痛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名失踪服务员的哥哥正填写失踪人员申请表。


中国青年报9月21日报道 再过两天就是农历秋分了,但持续的高温让深圳人没有感到丝毫秋的凉意。9月20日,忙碌了一周的深圳市民又迎来了一个看似平常的星期六。然而,就在人们以各自的方式消暑休闲的时候,22时51分,位于深圳市龙岗区的舞王俱乐部突然发生一场特大火灾,短短半个小时内便夺去了43个鲜活的生命。记者截稿时,仍有59人在住院治疗,其中5人伤势严重。


10个人,只有8个活着出来


记者在医院看到敬天军时,他上半身被床单盖着,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只能简单地跟记者对话。“胸很闷,不能呼吸,一闭眼就是可怕的场景,不敢再想,就拼命听周围的人说话”。在他和他身边几个朋友的共同讲述下,记者重返事故现场。


四川人敬天军在深圳从事销售工作,经常与客户出入娱乐场所成了他的家常便饭。9月20日是周末,当然也不例外。当晚9时,他和几个客户一行10人来到经常出入的夜总会——舞王俱乐部,这家夜总会有歌舞表演,上座率很高,有时来晚了就没座位了。


节目正在上演,演到一个小品时,一个演员扮演的警察掏出手中的枪向天花板射出一团焰火。敬天军还和朋友说,现在的焰火真逼真,还有烟雾效果。话音没落,“几乎就在1秒钟之间,整个夜总会的天花板全着起来了,火苗合着大块的东西直往下掉,砸在身边的桌椅周围”,也就在这一瞬间,敬天军眼前一下全黑了。停电了。到处是哭叫声和手机声,他的桌子距离门口很近,但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等他往外冲的时候,前面已有几十个人夺门而出。


幸运的是,敬天军跑出来了。“可是,我们10个人中,有两个人死了”。在楼门口的空地上,敬天军看到了那两个人的遗体,全身被踩满了脚印和烟尘,面目全非。


说完这些,敬天军的双眼直勾勾地看天花板,不肯再说话。不一会儿,记者看到他眼中有泪水涌出。


“我们是昨晚9点多到舞王俱乐部的,由于来得晚,靠近舞台的座位已经满了,大概有几百人的样子,我们几个就在靠门口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没想到捡回一条命。”在医院陪护朋友治疗的冀先生告诉记者,舞王俱乐部大约在一年前搬到现在的位置,由于消费不高,而且地处闹市,平日里生意就很不错,到了周末,更是经常爆满,很多人从市里、甚至从香港过来玩儿。


“当时里面烟很大,而且非常黑,我是爬在地上摸着墙角逃出来的”,刚由医生处置完伤口的冀先生的朋友告诉记者,由于当时穿着短裤,在地上爬的时候,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被天花板落下的火苗烫伤了大大小小几十处,但幸好都是皮外伤。


冀先生告诉记者,火着起来后,消防车很快就来了,火势也很快被扑灭。“当时里面的灯全灭了,非常黑,非常安静,而且听不到任何声音,我还以为所有人都跑出来了。”找到失散的朋友后,冀先生几个人就离开了现场,他也是直到早上看新闻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没跑出来。


其实很多人都是在逃生时互相践踏或被浓烟呛死的,现场一位围观者告诉记者,事发后,三楼一条10多米长的过道上洒满了逃生人员散落的鞋子。


舞王俱乐部位于深圳关外龙岗中心城内,距离龙岗街道办事处不过几分钟车程,旁边有很多大型购物商场,也有一些楼盘在周围,交通便利。


记者驱车来到舞王俱乐部。现场已被警戒线封锁。有大批特警进出。从一楼上到三楼,顶棚不时地往下淌水,地面积起的水洼里随处可见不同大小的高跟鞋、皮鞋,整个大厅黑洞洞的,视线模糊、几乎看不到别的东西。


根据当事人的讲述,这个俱乐部舞台很小,围着舞台第一圈是桌椅类的小台,第二圈是沙发类的卡座,惯常的入口在沙发卡座的后面,观众知道的都是这个出口,但很少有人知道,在舞台后面还有一个后门,也有一个出口。


当天晚上,深圳市卫生系统出动了22辆救护车。据现场参与救援的护士介绍,很多人被抬上救护车时,鼻孔都是黑的。龙岗区医疗条件最好的龙岗中心医院,收治了43名伤员,很多都是吸入性损伤,其中有5名是重症患者。


看着女友的遗体,他悲痛欲绝


小杨刚说出自己女友的名字,脸部表情就开始扭曲,直到说出“我是抬着她的遗体出来的”时候,小杨快要哭出来了。在他一米八零的大个头身上,不合适地背着一个亮银色的女士挎包,不停地在善后处理中心请求早点“带女友回家”。


当晚10时,女友陈珍休假,他带着她和另两个陈珍的好朋友陈小妮、赖建莉去“舞王”看表演。落座于距离舞台很远的最后排的卡座里,他们觉得当天晚上的表演不是很好看,于是决定在半个小时后离开。


已经要拿起包离开了,小杨突然想起来说,先去趟洗手间再走,就先离开了卡座往舞台后面的洗手间走,留下了3个女孩在卡座里。


“80后”的小杨来自南方,女友陈珍来自湖北,他们在深圳打工相识,感情笃定,准备结婚。陈珍和好友赖建莉都很漂亮,加上身高172厘米,在人群中很是出众。


20日晚,小杨到洗手间后,突然听到外面乱哄哄地叫了起来,有人在喊:“着火了!”等他冲出洗手间时,大厅已经漆黑一片。他的身边全是往外涌的人群,想着女友还在里面,小杨逆向而行,在人群中冲起来。穿过几个小过道,走到桌椅小台部分的时候,一道隔离栏已经拦住了,不让人再往里走,小杨只好就近从少有人进出的后门出去后,先到外面等候。


一直到凌晨,小杨看到赖建莉被抬了出来,他搭手和护士将她抬上救护车后,又再次冲进去救人,但一直等到凌晨两点,才看到女友陈珍的遗体被抬出来。“当时已经没气了,我还试了试人工呼吸的抢救,但因为出来的时间太晚了,几乎是最后被抬出来的,已经没办法再救”。


在失去女友的悲痛中无法自拔的小杨,凌晨4时终于在现场找到了赖建莉和女友的手机,在她们的手机中,他找到了她们的亲人的电话号码,在凌晨发出了消息。


赖建莉的叔叔当时还在河源家中睡觉。接到小杨的电话,他第一反应是,肯定是在骗人。他给龙岗医院打电话,问是不是有烧伤病人在紧急救治?又问120,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惊魂未定的他和亲戚马上启程赶往深圳。


早上7时,赖建莉的叔叔已在龙岗街道派出所里了。连同他自己,家里前后来了20多个人,一直寻找下落不明的赖建莉。据小杨讲,赖建莉被送上救护车后不久就没了消息。现在,她既不在医院的名单上,也不在死亡者的名单上,赖建莉究竟在哪里?一直到记者发稿时止,他们还在寻找中。


还有一个女孩儿陈小妮,现在躺在龙岗医院的病床上正在接受治疗。而刚刚在中秋节时回家和家人团聚的赖建莉,却生死未卜。“就像一场噩梦啊,不能想象几天前还活蹦乱跳的赖建莉,现在竟生死不知,初中毕业的她,性格内向,孝顺父母,难道就这样走了吗?”赖叔叔说。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