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时评〗东亚食品安全问题背后的美国因素

dannyyxz 收藏 3 26
导读: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转冷了。可天气转冷并不足畏惧,真正可怕的是人心变冷了。现如今国际气候急剧转冷,美俄上演的外交拉锯战,似乎已成为了识别新冷战模式的象征,而国内接连发生的一系列时间又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导致人心变冷的局面。先是局部地区干群关系紧张,后是全国范围内的食品安全问题,这上周末又上演了“黑色周末”的悲剧。天气转冷与人心变冷是一个国家发展的两大阻碍,在同时存在两个问题的国家内,所起的作用就如同脚镣一般,如果继续前行的话,速度快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会体力不支而倒下。 不幸的是“两冷危机” 同时发生在了中国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转冷了。可天气转冷并不足畏惧,真正可怕的是人心变冷了。现如今国际气候急剧转冷,美俄上演的外交拉锯战,似乎已成为了识别新冷战模式的象征,而国内接连发生的一系列时间又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导致人心变冷的局面。先是局部地区干群关系紧张,后是全国范围内的食品安全问题,这上周末又上演了“黑色周末”的悲剧。天气转冷与人心变冷是一个国家发展的两大阻碍,在同时存在两个问题的国家内,所起的作用就如同脚镣一般,如果继续前行的话,速度快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会体力不支而倒下。

不幸的是“两冷危机” 同时发生在了中国,是机缘巧合吗?也许把阴谋做到天衣无缝就可以给人机缘巧合的错觉吧!盘点近期内国内外发生的重特大安全事故,有三个关键点,生产安全,食品安全,国家安全(恐怖威胁)。三者都同属安全问题的范畴,中国人对“安”的定义是与“危”对立的,通常所说的安全就是在社会原有秩序下遏制隐患,控制危机,如果安全无法得到充分保障的话,是会影响到社会秩序的。

借用一下心理学的观点,人是没有绝对的安全感,对于安全感的缺乏或多或少都有所存在。人是国家的个体,国家是人(公民)的集合体,人没有绝对的安全感,国家自然也没有绝对的安全。也就是说,安全隐患与安全危机两个处在安全事故发生前的阶段性问题,被国外反动势力利用之后,就会使得问题的影响超乎想象。一切存在隐患与未解决的危机,都是被别人利用的“发丝”,而当“发丝”满足一定数量的时候,就称之为“小辫子”。对手把发丝梳理成为辫子,套以西方式头饰;而自己需要做的则是把头饰摘下,再次梳理发丝,用自己的发饰装扮属于自己的美丽。

食品安全

近日来食品安全接连告急,中国奶粉与日本大米先后出了问题。如果把中国奶粉出问题的责任归结为监督体制不完善的话,那么日本大米如何解释?是官商勾结吗?是西方民主的监督体制不完善?还是在日本派阀与财阀资源互补?这些都是似是而非的答案,真正的答案在于贫富差距。经济贵族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所以需要用制度之外的手段,从而积淀形成了潜规则;对于处在社会下层的贫民来说,则没有充足的支配资金去医院检查,把病症控制在初级阶段。

中国的奶粉事件,是一起典型的文化悲哀,在接受外来文化的同时,被附带的不良文化所影响。尚未出现奶粉之前,中国人北方喝稀饭,南方喝米汤,有吃不饱,但没有食品安全问题。西方文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价值观是以金钱来衡量的,从而导致了为了达到经济利益而不择手段。翻阅史书,历史有许多奸商,在灾年把一些沙子之类的杂物掺入米面当中销售,是以增加分量来扩大经济利益,是当时中国没有化学材料吗?不是,因为商人是以谋利为最终目的,但是明白一个道理,为富不仁是要付出代价的。也许是封建思想的断子绝孙,也许是宗教观念的因果循环,或者是其他什么的,但古时的商人谋利是有所顾及的,不像现在如此的肆无忌惮,拿化工品来增加色泽,以求卖个高价。也许正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你不跟人讲仁义,而是对方不知仁义为何物。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的商人不是拜关二爷,而是去教堂。

贫富差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贫民秉持的是本国文化传统,而富人则赞同西方文化观念。若是不出事则罢,出了事就绝对没小事。西方国家也存在贫富差距,可无论是富人,还是贫民,他们的文化传统是一致的,西方人也仇富,但只局限于犹太商人,原因就在于秉持的文化传统差异大于相同之处。很不幸的是,在中国社会处在两个极端的人群当中,已经出现了这种苗头。经过美国哄抬粮食价格,商人被眼前的经济利益所迷惑,就成为了美国的牺牲品,美国商品就可以进入该国市场。美国用粮食当武器,那只局限于畸形产业结构的国家,对于中日这种结构合理的国家,美国需要做的就是通过已有的影响力,从价值观念出发,扭转两国的饮食习惯,谋利是小,控制是大。

中国人喝奶粉,好笑,而把喝奶粉能扩展到强壮一个民族的程度,更是滑稽,谁能保证喝了奶粉以后就不挑食了?中国儿童身体不强壮的饮食原因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挑食与不健康的饮食观念,只吃自己喜欢吃的,并且还认为洋快餐好吃就代表着健康,加上学教膳食营养成分不均衡,家长溺爱提供零食等,渐渐的摧毁了中国儿童的身体防线。现在西方国家喝的都是水果与蔬菜搅拌后的果蔬汁,而中国呢?还是停留在奶粉阶段,儿童食品需要跳跃式发展。对于日本来说,日本的饮食习惯是以大米为主,日本饮食文化的代表寿司实质上就是米团,美国一直在努力让日本人吃面包,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日本的青少年许多都以面包为食。

中国和日本发生的食品安全问题,完全可以折射出美国对待两国的战略。经过一定时期的精英,中国已有的持西方观念的人要在改变观念之后创造经济利益,也就是说,既然都已经习惯西方饮食习惯了,那么就直接给美国创汇吧!而对于日本有着庞大的传统观念人群,美国只能是摧毁民众对食物的认同感,日本这样一个空前缺乏安全感的国家,大米出事后,如果有替代产品的话,会毋庸置疑的选择后者。美国支配世界不是徒有虚名的,用文化打开缺口,然后改变饮食习惯与服饰风格,然后直接创汇。辨别亲西人士最显著的标志就是食物与服饰,看看身边的非主流,穿的都是外国品牌,就会明白文化产业链条的经济作用了。食品安全的实质是贫富差距,若进一步追究的话,便是贫富两个极端之间的文化差异。

解决方案:

1.行政主管与企业领导联名制。

一直以来官商勾结都是极其隐秘的,而通过行政主管与企业领导联名制,则可把这种结合至于社会监督之下,帮助企业良性发展,避免腐败,断绝腐败链条。并且通过政府的公信力把企业“回报社会”落实到实处。中国的企业似乎是得了怪病一样,国营企业创利少,私营企业贡献少,让政府部分主管兼任私营企业的党代表,或者是军代表之类的,目的在于监督。既监督官商暗箱操作,还监督企业把回报社会落实到实处,并不起决策作用。重点在于取信于民。

2.企业设立惠民专项基金。

企业家一直认为为社会解决了一定量的就业岗位,就以对社会贡献大自居,就和贪官污吏用违法所得来给笼络百姓一样,只是前者的钱财是合法化,后者的钱财是非法的,但性质相同。企业家的贡献除了解决一定量的就业岗位之外,还觉得纳税做了贡献,故而高人一等。从来不去考虑扩大了贫富差距所承担的责任,解决就业岗位,那么试问,多少原本可以成为企业家的人因为一份安逸的工作而丧失雄心?纳税就和爱国一样,是无法具体衡量多少的,如果要衡量的话是看创造价值的比例,富翁缴一百万算什么?反倒是老百姓缴纳每一元的份量都是沉甸甸的。企业家还应该有个贡献,就是回报社会,而在地区内的企业组成惠民专项基金,让政府去把这个落实与实处。胡雪岩的智慧就在于在没有广告之前就有超前的营销策略,想要做大的企业家不应该拒绝。重点在于惠民于实。

退役新兵

2008.09.23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