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山西冥婚风俗诱发杀人卖尸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刚被“嫁”出的智障少女,10余天后却成了一个死者的“阴婚”媳妇,杀害她的正是当初上门提亲的媒人。驱动“杀机”的是女尸买卖的高额利润与“冥婚”盛行下“供不应求”的女尸“市场”。意想不到的生财之道使得凶手们再次寻寻机作案。据调查,山西此前发生过一起类似杀人卖尸事件,陕西发生的绝大多数盗女尸骨事件,尸体最终流向了山西。


疯狂的“女骨”


以陕西延川县和山西省隰县作对比,以“新鲜”女尸来看,年青尸体价格,陕西延川最高在两万元左右,山西隰县则可以卖到四万元甚至更高,大龄女尸价格延川县在万元左右,隰县则在1.2万元左右,如果是终身未嫁的老人,延川在5000元左右,比隰县高出2000元左右。如果尸体已经腐败,价格则相应较低。山西临汾市、陕西延安市的情况,价格大致相当。总体来看,山西女尸的价格高于陕西。


““我是为了挣钱,这钱来得快嘛!要不是失手得早,我还打算再做几件。”


——犯罪嫌疑人杨东艳”


一个刚被“嫁”出的智障少女,10余天后却成了一个死者的“阴婚”媳妇,杀害她的正是当初上门提亲的媒人。驱动“杀机”的是女尸买卖的高额利润与“冥婚”盛行下“供不应求”的女尸“市场”。


意想不到的生财之道使得凶手们再次寻机作案。


未婚男人死后,找一位死亡的未婚女子,葬在一起,完成形式上的婚礼,被称为“阴婚”或“冥婚”。这一风俗在陕西、山西等地颇为盛行,但有所差别。


总的看来,女尸价格山西高于陕西,“阴婚”程序则陕西比山西复杂。警方人士解释,这和山西 矿难等意外事故多发有关,意外死亡的男人较多,造成女尸紧俏价高,买家也没有更多选择余地。据调查,山西此前发生过一起类似杀人卖尸事件,陕西发生的绝大多数盗女尸骨事件,尸体最终流向了山西。


1月7日早晨,山西省隰县城南乡张家村后山梁。几棵枯树在零下10℃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在陕西省延川县多名刑警的注视下,村民张建元挖开路边一个浅浅的土坑,那里是弟弟张秋元的坟墓,和张秋元埋在一起的是“阴婚”媳妇小娜。去年10月17日,张建元花3.5万元买来小娜的尸体,当天他亲手挖开坟墓,把小娜的棺材放进去,给弟弟结了“阴婚”。而今年1月6日,警察找上门,告诉他,小娜死于谋杀,杀人者为卖尸杀人。


对于杀人卖尸的过程,警方有了初步调查的结果。去年10月16日,两名男子将小娜骗至陕西省延川县延水关的石湾处杀害,随后将尸体以15500元卖到山西。尸体几经转手,被家住山西隰县城南乡的张建元以3.5万元买走。


张建元的四弟张秋元在2005年农历正月十九被媳妇郭瑞云用毒鼠强毒死,郭后被法院判处死缓。张建元说,四弟的媳妇如此凶狠,他俩在阴间也不能做夫妻的,按照当地风俗,四弟算是单身,需要配“阴婚”,他便托周边的风水先生(当地介绍阴婚人的简称)找未婚女尸。“阴婚”也叫“冥婚”,即未婚男人死后,找一位死亡的未婚女子葬在一起,完成形式上的婚礼,在陕西、山西等地颇为盛行。


张建元记得,给弟弟配“阴婚”是阴历八月二十六(即阳历10月17日),按照当地的风俗,算是个吉利的日子。当天,他经中间人介绍买回了小娜的尸体,随后买了寿衣、棺材,当晚挖开四弟张秋元墓地,将小娜的棺材放进去,这就算给弟弟结了“阴婚”。


“阴婚”前的“阳婚”


400公里外的延川“媒人”杨东艳获得了这个消息。“谈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把小娜带走了”


然而在结“阴婚”十多天前,小娜刚刚结了一场“阳婚”。


小娜,家住陕西省兴平市农村,距离其埋葬的地点有500多公里。小娜母亲说,小娜手、脚比较瘦小,头发花白,智力一直停留在五六岁,如果大人不具体指厕所在什么地方,她就会随地大小便。去年7月左右,眼看女儿就要满20岁了,小娜的母亲有点心急,“娃大了,总得有个归宿吧。”在小娜的父亲看来,女儿虽然不能给人家帮上忙,倒也可以传宗接代吧。小娜的父母便向本地的“媒人”求助。在陕西农村,有一些专门从事婚姻介绍的人,被称为“媒人”。他们将陕北的男子撮合到关中做上门女婿,或者把关中的女子介绍到陕北,中间收取好处费。


很快,400公里外的延川“媒人”杨东艳获得了这个消息。他35岁,文化程度不高,但因常走南闯北,在家乡延川县眼岔寺乡人眼里,是个知名“媒人”。与杨东艳年龄相仿的老乡庞红兵,一直没有找到老婆。庞红兵认为是家里太穷,好女孩都不愿嫁,“现在只想讨个能给我生个娃的女子”,于是请杨东艳帮忙。去年农历八月初八(阳历9月29日),算是个吉利的日子,杨东艳带着庞红兵外出相亲。他们先去了陕西乾县大王聪镇,找到当地“媒人”毛保平,看了两个女孩之后,没有谈成,随后毛保平又介绍去了小娜家相亲。


这一天是2006年阴历八月十四日(阳历10月5日),小娜的母亲至今仍记忆犹新,“女儿结婚大喜的日子”。此前几天,陆续有媒人带人过来相亲,因各种原因没有谈成。她想让女儿漂亮一些,特意将小娜原来的一头白发染成了黑色,并穿上一身红衣服。庞红兵对小娜挺满意,小娜的父母觉得庞红兵挺憨厚,也不嫌弃女儿傻,于是双方就同意了。按照当地的风俗,小娜父母要了2000元彩礼钱,庞红兵钱不够,杨东艳就全额垫付了。


“谈判”的过程出奇顺利,“谈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把小娜带走了”,庞红兵将其归结为媒人的功劳。他们离开时还带上了小娜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复印件,准备领结婚证用。离开后,媒人毛保平说,这门婚事中间有不少媒人帮忙介绍了,要收好处费。小娜的价格一共是1万7千元,减去已给小娜家的2千元财礼钱,还要给1.5万元,这些钱由杨东艳作担保,庞红兵不付则由杨东艳给。


阴历八月十五(阳历10月6日),中秋节,庞红兵高兴地带着小娜回到了延川家中,杨东艳跟着一起回来等着收钱。可刚生活了一天,庞红兵便感到“小娜傻得出乎意料”,她在家中随便大小便,还乱扔东西,生活根本不能自理,成了他的累赘。庞红兵说,为了能结婚生子,一开始他还是想留住小娜,决定先给她治病。10月8日是小娜20岁的生日,但没有人知道,当天庞红兵带小娜去延川县妇幼保健


医院检查。庞红兵说,医生检查后称,小娜发育不好,不能确定是否能生孩子,这令庞改变了主意,决定退了这门亲事。出了医院,他就将小娜带到延川城边的河东旅社,叫来杨东艳。庞红兵原本想给小娜家打电话,可杨东艳说人是他介绍来的,把人交给他就可以。杨东艳最初提出退婚需付四五千元路费,庞最终付了2500元。


山西矿难男性死者多 配冥婚风俗使女尸更紧俏


编辑掉站外链接 --沙海1830




“活人不好卖”


一副“女骨”,买时八千一万,卖时要价3.5万左右。杨东艳这才相信女尸可以卖钱,决定杀小娜卖尸体


退亲一事让杨东艳非常犯难。杨东艳向警方交代,上面的那些媒人不同意退亲,让他找其它门路,把小娜嫁出去,并逼着要中间的“劳务费”,为了信誉,他不得不付了一部分。无奈之下,杨东艳将小娜寄居在河东旅社。说好最长时间一个月,无论满不满一个月,都给店主1000元报酬。杨东艳说,当时他算了算已经支出的各种费用,只有以超过1.2万元的价格将小娜嫁出去,才能有利可图,但他一直运气不好,无法出手。


对于自己的罪行,杨东艳事后抱怨,“都是刘生海害了我。”警方资料记载,刘生海,35岁左右,延川县延水关镇人,暂住在河东旅社附近,靠拐卖妇女、介绍婚姻(包括阴婚)为生,也常参与盗窃。延川县公安局副局长刘世雄说,10月14日,刘生海来旅店闲逛,看到店主正在照顾小娜,就问这个娃1万元卖不卖,店主骗刘生海,“不卖,是我亲戚的孩子”。但刘生海的问话,恰好被在旁边的杨东艳听见了,杨一阵心喜,“莫非刘有卖小娜的好出路?”杨东艳找到刘生海询问具体情况,刘生海说,活人不好卖,价格又不高,但死尸就不一样了。杨东艳最初并不相信死尸可以卖钱,决定让刘生海带其先考察一下“市场”。第二天,也就是10月15日,刘生海带杨东艳租车来到山西省隰县,见到了李龙生。


据延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曹为强介绍,李龙生,34岁,山西省隰县农村人,半文盲,之前靠卖炭为生,从去年1月起,照看隰县人民 医院的停尸房。李龙生印有阴亲介绍的名片,到处散发,谁家需要配阴亲了,都可以拿着名片找他。一副“女骨”,买时八千一万,卖时要价3.5万左右。曹为强说,刘生海谎称一个亲友的女孩马上就要病死,问李龙生要不要。双方谈定价格1.6万元,杨东艳这时才相信女尸可以卖钱,决定杀小娜卖尸体。刘生海与李龙生约定次日晚上交易。交易地点定在延水关大桥,桥的一侧是陕西省延川县,另一侧是山西省永和县。刑警大队长曹为强补充解释,其实,刘生海也是从李龙生处生出的杀女卖骨念头。此前,刘生海替一个朋友出售拐来的傻女子,请李龙生帮忙,但没卖出去。其间,刘生海发现了李龙生买卖女尸非常赚钱,于是动了“杀机”。但李龙生表态,傻女子在他这里呆了很多天,杀人容易被发现,拒绝接收,刘生海才放弃邪念,这名女子也保住一命。然而这条赚钱的途径给刘生海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刘生海和杨东艳为了不让尸体留下明显外伤,想到用硼砂液体毒死小娜,这是农村一种用来杀虫的农药。他们将它事先涂在了面包上,然后将小娜骗至延川县延水关的石湾处,让她吃下“毒”面包。当晚李龙生早早来到延水关大桥,催促刘生海赶紧送尸体过来。但当时小娜还有呼吸,刘生海和杨东艳便将小娜掐死,装在一只化纤袋子里,打车赶到。延川县公安局副局长刘世雄说,卖尸体时小娜才刚刚死亡。


李龙生向警方交代,他简单看了一下尸体,没有发现外伤,确认是女性且年龄还比较小,便掏出15500元钱给刘生海,扣下500元作为租车的运输费。见刘生海手上有死者的身份证户口本复印件,也就没多问尸体的来源。他把小娜尸体运回自己看管的停尸房,次日,就被人以3.5万元的高价买走。最终的买家张建元也没发现尸体有明显的伤痕,只是在穿寿衣时,发现女尸喉结处有个红印,便问怎么回事,李龙生说是运输时碰的。当时李龙生说死者是从临汾来的,因肝硬化死亡,家中很穷,母亲在医院治病急等用钱,张便没有怀疑尸体的来源。


二次杀人卖“女骨”


他们将“小姐”带到一个破窑洞里杀死。“我是为了挣钱,这钱来得快嘛!要不是失手得早,我还打算再做几件”


卖完小娜尸体后,杨东艳一算账,除给刘生海的4500元及各项开支,还剩9000元,在小娜身上,他还赔了3000元钱。但杨东艳向警方交代说,小娜真的没法出手,杀人卖尸已是最好的途径,这样做损失最小。此时的杨东艳已认为这是一条赚钱的好门道。事后杨东艳去延川县河东旅社开房间,遇见旧友惠宝海,就把刚刚摸到的这条发财门道告诉惠宝海,两人并商定,以后在路上留心傻女子(指智障女子),杀了卖“女骨”。警方资料显示,惠宝海是陕西清涧县人,经常参与盗窃。


不久之后,惠宝海也参与了一起杀人卖尸案件,并向警方作了供述。去年12月初一天,杨东艳和惠宝海住在延安市东关一个小旅馆,晚上想嫖娼,便同旅店老板要了一个“小姐”的电话。两人来到“小姐”家里,但没有谈妥价格。离开时,杨东艳随口说了句明天要去延川搬家,不料那女子问有无丢弃的沙发,她想要。杨东艳不但说有,而且答应带她一起去搬家。离开后,杨东艳觉得可以杀这名女子,卖尸骨赚钱,当晚还叫来了刘生海共同商讨。延川县公安局副局长刘世雄说,其实这一次的预谋过程非常简单,因为杨东艳等人有了上一次的作案经历,都心领神会了。


惠宝海称,第二天,他们将“小姐”带到一个破窑洞里,一人掐住脖子,一个压住腿。杀死后,他们将该女子藏在窑洞里面,用草盖住。


随后他们买了寿衣、棺材,准备在延川本地高价出售。他们原以为延川县人民医院的停尸房也可以卖尸体,就把人拉了过去,停放一 天花了260元。没想到前来看尸体的人,总是询问尸体的来源,还要见死者的亲戚,这让他们难以应对。无奈之下,他们把女尸拉到隰县李龙生那里。李龙生问尸体哪里来的?刘生海说是买来的,一氧化碳中毒死的。由于尸体已经有点腐败,李龙生只给了8000元,惠宝海和杨东艳各分了1500元,其余归刘生海所有,并支付寿衣、棺材、运输费等费用。李龙生买了这具女尸后,一直未能出手,直到案发仍放在停尸房内。据警方调查,该名死者师女士34岁,家在陕西省绥德县农村。


延川县公安局副局长刘世雄感慨,若不是警方得到举报线索,这伙歹徒可能还要作案。刘生海和惠宝海在杀人卖尸后分别因盗窃问题被关押。1月2日,有人举报刚从看守所释放的刘生海以及关押在清涧县看守所的惠宝海,虽是以偷窃问题被关押的,却有杀人嫌疑。刑警大队火速行动,迅速查清了案情,抓捕了所有犯罪嫌疑人。杨东艳落网后叫嚣:“我是为了挣钱,这钱来得快嘛!要不是失手得早,我还打算再做几件。”


小娜的父母得知女儿死亡的消息,赶到延川县公安局,但他们并没有去山西隰县运回女儿尸骨。小娜的父亲对记者说,作为父母他们非常内疚,当时给小孩结婚太草率,至于尸骨运回去也没什么意义,“运回去还是会给人配阴婚”,但他们希望能严惩凶手。死者师女士的丈夫石先生获知此事后,从绥德县老家带着棺材前来认尸。石先生说,妻子已经死了,追求其生前的事情已经毫无意义,但尸体还是要拉回老家,“等我死后,和我葬在一起,这样我就不会是孤魂”。


“阴婚”盛行女尸紧俏


由于土葬政策存在,“阴婚”才有可能。总体来看,山西女尸的价格高于陕西。山西境内矿难多,男子死亡数目大,令女尸更为紧俏


“阴婚”的风俗,在山西、陕西均比较盛行,这一风俗的基础就是两省目前大多还是土葬。以延安市为例,全市只有一家火葬场,下设的区县没有一家殡仪馆。据延安市民政局主管殡葬业务的福利科科长程世波介绍,每年全市火化尸体大约200具,大多是无名尸,或者外地死者。火葬政策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推行,但难度很大,目前采取了过渡政策,就是土葬公墓化。由于土葬政策存在,“阴婚”才有可能。全市每年阴婚的数量,民政局没有统计,也无法统计。陕西、山西多个县的情况与延安市类似,当地民政部门均表示“阴婚”现象存在,并较为流行。程世波称,“阴婚”风俗中,男方一般要给女方彩礼钱,随着社会的进步,彩礼钱也水涨船高,目前在万元以上。一些经营花圈等业务的店主,可以得到更多的尸源信息,所以通常有人请他们帮忙留意女尸,事成后给点好处费。


在隰县街头,随处可见卖花圈的店面,记者发现,这些店主也帮人配阴婚,寻找女尸,从中收取好处费。未婚女尸的价格(含中间人介绍费),跟尸体的年龄和新鲜程度紧密相关。据记者走访,以陕西延川县和山西省隰县作对比,以“新鲜”女尸来看,年青尸体价格,陕西延川最高在两万元左右,山西隰县则可以卖到四万元甚至更高,大龄女尸价格延川县在万元左右,隰县则在1.2万元左右,如果是终身未嫁的老人,延川在5000元左右,比隰县高出2000元左右。如果尸体已经腐败,价格则相应较低。山西临汾市、陕西延安市的情况,价格大致相当。总体来看,山西女尸的价格高于陕西。


陕西与山西,阴婚的程序也有所差别。在陕西,结成阴亲的过程比较复杂、繁琐,与正式结婚相仿。男方家属需要走访女方,了解女方是否真正未婚,因何原因死亡,在合葬当日,还需要摆酒席,之后,两家可以像亲戚一样往来。而在山西,虽也有和陕西一样按程序结阴婚的人家,但大多数人家都省略了中间过程,只注重合葬这一个环节,不关心尸体的真正来源,只听卖尸者的一面之词。买小娜尸体的张建元事后也很悔恨,这样找回来的尸体,不知道弟弟在九泉之下是否安心。延川县公安局副局长刘世雄分析,这些省略的程序,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以往复杂的程序,其实就是一个审查尸源的过程。刘世雄称,凶手杀害第二名女子之后,原想在延川销售,但本地程序较为复杂,一旦成交,罪行难免暴露,所以不得不卖到山西。


杀人卖尸案,从已经公开的报道来看,这是第二起,首起发生在山西境内。2004年10月,山西省霍州市的汤素梅,杀害了一名13岁的女孩,以两万元的价格出卖尸骨与人配阴婚。


据调查,已公开的陕西盗尸案件,尸骨多销往山西。


此前媒体报道,2005年3月28日下午3时许,西安铁路警方抓获了杨锦玉,他随身携带的两个尼龙编织袋中发现六具完整的女性尸骸。据查,尸骸均在陕西盗窃,准备出售到山西。杨锦玉向警方交代,他原先在山西煤矿打工,得知那里矿难多,死的男人多,女尸可以高价出卖,用来配阴婚。


刘生海等人一案破获后,警方另外获得线索,李龙生还从陕西子长县一个照看太平间的人那里购买过多具女尸。据警方初步核查,这些女尸均来自陕西各县市,犯罪分子发现当地有女子死亡埋葬后,当晚便扒开坟墓,盗窃尸骨。另外警方还发现了山西省石楼县一名收购从陕西运来的女尸的男子。


对于山西女尸价格高和阴婚程序简单的原因,山西临汾一直想给车祸丧生的弟弟配阴婚的黄女士说,实在是当地女尸太难找到了,根本顾不上尸体怎么来的,是具年青的女尸就可以了。现在黄女士一听说山西境内出现什么大的意外事故,就会前往探个究竟,看看有没有年青女尸。


陕西省延川县警方与山西临汾警方有关人士认为,山西境内矿难多,加上很多其它意外事故,男子死亡数目大,令女尸更为紧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9-24 2:03:10 被沙海183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好恐怖,晚上要做噩梦的,实施公墓化管理就没这事了

愚昧啊!!~~~

利令智昏,丧心病狂,个人意见应该处以极刑。社会进化到现在,尽然还有如此愚昧的乡民。真是人类的悲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楼楚麟

愚昧造就了市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