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隐忍让我们错过彼此

灭日战魂 收藏 0 52

遇见林的那年,我才19岁,那一年的暑假,我刚刚高考完。特意跑到舅舅家里玩。舅舅开了一家音像小店,小店不大,却人来人往,没事时我喜欢跑去玩,有时也帮他卖卖货。林就是其中一个常来的顾客,渐渐熟悉了,知道他在出版社工作,老家在广州,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边。我不忙的时候,就喜欢和他就着某一张碟子大谈特谈,他还会讲一些笑话或者故事给我听。有一次,他看着我笑得前仰后合,很温暖的一句:你真可爱,我的脸瞬间就热了起来。那是第一次有男孩子对我说这样动听的话。


因为这一点,我开始热衷学粤语,因为林的普通话不是很好,大多数时候,他和我在一起都要重复好几遍我才弄清楚他所要表达的意思,他说普通话很难学,这也是他在北方工作唯一的不足之处。我偷偷买来粤语学习书,巴掌大的书上写着别字,发出音来却颇有些广东味儿。一个人一边练习,一边偷着笑。那天,我正在读着,林走了进来。他一直听,一直笑,最后竟笑得直不起腰来。我白了他一眼,笑什么嘛?人家正学习呢。他终于笑完,抬起头来说,还是我来教你吧。


从那天起,我会早到小店一个小时,或者晚离开一个小时。林总是上班前,或下班后教我几句粤语。一个月后,我竟然能够简单的对话了。林很满意我的进步,他说:你是非常适合在南方生活的,你和南方人有缘。他的话再一次让我感觉到脸上的温度升高。


那个暑假,因林的出现,我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快乐。偶尔我还去他的出版社大厦楼下等他下班,和他一起逛街,在我的眼里,他更像是一个大哥哥,总是一副比你知道很多的样子:你长大了,肯定是个靓女。我以为他是开玩笑。却见他一脸认真。


可我现在就长大了,难道我现在不好看吗?他笑着说,你真是个小丫头。这句简单的普通话,我听得真切,原来他只是把我当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丫头。


暑假太过短暂。一个半月的时间过去了,我也准备上大学了。那是南方的一所大学,和他所在的城市很近。林送给我两样东西:手表、钢笔。他说:丫头,手表是让你记得时间,记得回来看我。钢笔是让你记得学习,好好努力。分别在即,我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喜欢他。


大学的几年,我们只是书信来往,接着便是在网上联系。他说着他工作的事,我说着学校的一切故事,包括哪个男生追我,哪个女生失恋。我们的交往,那般单纯。每次我都会在信里记得问上一句,记得等我哦。或者是,记得喜欢我哦。可成熟的他,却那般聪明,从不表明自己的心迹。其实他也不过比我大4岁,为什么那么隐藏自己的心事呢,还是我并不适合他呢?


每年的暑假寒假,我们都擦肩而过,不是他出差,就是回家探亲,像是故意的安排,让我见不到他,一次视频,他对我说:丫头,你瘦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这边的我,眼泪就那么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林对我说,他要回到广州,永久性的。我没告诉他,我也正打算留在这边。直到大四下半年实习期间,我在网上对林说,我准备留在广州了。他在那边非常兴奋,好呀,好呀,这样我就可以看到你了。


林回来的那个夏天,我已签了一家公司,他坐在我工作的大厦里的咖啡厅处等我,那是我们分别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他没有变化,还是那样儒雅成熟,举手投足间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我太想要一个他的拥抱了。那一刻,我终于承认,其实我早就爱上了他。他说:丫头,你终于成了靓女了。我笑着。


在公司的那一年,我和林的关系并没有太多的进展,只是定期见面,吃饭,他很忙,忙于自己开个图书公司,


他说那是他的理想,那段时间我和他赌气,任性地辞职,然后去边远山区支教。我走的那天,才给林打电话,他表现得那么平静,他说好样的丫头。这次的任性没有错。我笑,有些苦。放下电话,我放声大哭,其实我只需要一句他挽留的话,看来,我对他并不重要。


一年后,我选择回到长春,留在父母身边,重新找了份工作,等一切稳定,我才给林电话,说了自己的决定,那时我才知道林自己已经成立了图书公司,我们只是客气的说了几句,他问我,就那么决定了?我说是的。他沉默。我放下了电话,再次流泪。


这以后我们之间就断了联系,我能感觉出他生气了,可我任性的不想让自己回头,可思念还是像藤蔓一点点爬上心头。


那年,我趁着出差的机会去了广州,按照他过去在电话里说的那个地址,我找了他成立的图书公司,规模不小,在接待处,我问林在吗,那个女接待员说他正巧出差在外,我说我是林的同学很想参观下他的图书公司,于是,女孩子很热情地陪着我参观了一下他们图书公司,沿着长长的图书走廊,琳琅满目的图书让我觉得林很成功。


那个陪着我的女孩子突然问了句:小姐,我看着你怎么那么面熟?我没有回答。但在那个挂着林名字的办公室里,我给了她答案,在他的桌子上赫然放着我的大学毕业照。看着照片里那个笑得单纯遥远的自己,我突然泪流满面。真想马上见到他。


我可以想象出林在这里办公的样子,还有他一直没有进步的普通话,他说他是个没有语言天赋的人,但我知道那是没有人陪着他练习的缘故。一想到这些,我就感觉心有些发空。快走下楼的时候,听得女孩子在身后问了一句,小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的心一阵痉挛。却终是没回头。我想即便我告诉她,林或许也不记得我了。他那么忙,忙得没有时间顾及感情,偏偏我们又都是固执的人。


回来后,我还是给林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去看过你了,他很惊讶,问我为什么不等他回来,我说,我看过你了,证明我想你,你从没时间看我,也就是说你并不在意我,所以我为什么要等?他笑着说我这是什么逻辑,我任性地不理他。他说他会来看我,还说,他很想我,是真的想我。


于是我们的联系又开始频繁,电话,网上,果真,他来了长春,借着宣传书的时间,他开始认真地和我谈论着将来,他说希望我回到他的身边,希望我做他的新娘。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盼望的话从他口里一说出来,我就退缩了,想起他的忙碌和他这些年对感情的隐忍,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嫁给他的理由。于是,我就那么直接地拒绝了他,我说,对不起,林,我不是你等的那个人,你也不是适合我的人。话一说出来,我看到林眼里满是失望。


林就这样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可我并不快乐,这些年我甚至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因为他们不是林,我是矛盾的也是固执的,但我还是这样坚持着。


那年,我去广州出差,走在深南大道上,我想着心事。迎面走来林公司里那个做接待的女孩子,她老远就冲我招手,说你好。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我们几乎发出同样的感叹。她看着我说,我终于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我有些不解。她说,前段时间林结婚了,整个公司的人都去参加了,他那天喝了很多酒,一直在叫“小乐、小乐”的名字,别人说那是林总的前女友。于是我才知道你们之间的故事……我的泪,如同在风中飘扬的裙角,大片大片地落下。


回到宾馆,我给林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林,是不是我太任性,太矫情了,才让我们真真正正的错过了,电话的那一头,我听到林叹着气说了一句话。他说:丫头,当初为什么不坚持你的任性呢。我的泪再次决堤而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