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红裙系列]谁有闲心论短长 ----女人的腿

中国的文字,很有意思,比如这“儿化韵”,有的就不能加,比如女人身上的物件,眉不行脖不行,胸也不行;有的能加,词意却走了,比如这“眼儿”,这“鼻儿”,如此说出来,本已不是眼睛和鼻子的意思了,呔!有意思;但这腿无论如何是该“儿化”一下的,不然就显得硬,显得不可爱儿了,即便是说“他奶奶的”,也仍然是“腿儿”一下的好。


前几天给三嫂打电话,她是一顿报怨她那已经28岁了的儿子,就是不搞对象,论说我这侄子哪方面条件都不错,基本是可以说是“要啥有啥”。我问了个大概,原因是条件太好了,在挑,据三嫂说,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嫌人家“腿儿短”。放下电话,我便侧了头想一想,贤侄所说的这“腿儿短”究竟是怎么地一回事呢?


后来结合窗前的一批“实际”,我发现这腿短,还真是个不可饶恕的毛病,你说你别的短点还行,为什么非得是腿儿呢?联想到侄子的挑剔,再看看眼前的情景,我也简直有些要愤怒了。人要是高,关键就在于腿,山高水长,个高腿长,大约不是十分的错。其实人的上身,或者说坐高都差不了哪儿去,姚明能咋地?不就是长了个腿儿么?


女人的腿光长也不行,还得要修,即修长。那麻杆够修的吧,也够长的吧?但用来形容女人的腿却不一定合适,当然质量也不行,手感也不好。“女人美不美,全看两条腿”,这是成语,但全看怕是也不行,盲人摸象那是没办法,我们正常人还是有必要看一下别处,其实你不看也不行,哪有搞对象要求对方先亮一下大腿的?你真的想偷摸的看一下,怕是第一次也不一定看得着。


但可是,可但是,这女人的腿,确是真的决定了女人的优美程度,这就是女人的形,男人爱看女人的腿,其实包含着许多不可告人“奔腾”的“联想”,男人以为这是女人最直接的性感符号,不论是背后的偷偷的看,还是眼前的公然的瞅,那优美的曲线,纯净的色泽,浑然的质感,总会让某些男人浮想联翩,或是夜不能寐的。


女人的腿不是从来就这样公开的,古代不,近代不,现代也不。不论是穿裙子,还是穿裤子,好像从来是不怎么露的,那时裙子是长的,裤子也没有什么七分六分,有的还能用腿带子给系上。只有到了80年代,才在大街上公然冒出了“超短裙”,其实那“超”,也只是超到了膝盖上一点点,可现在,那家伙已经给你超的都受不了,正一步步向不能再向上的领域逼近呢。不说了,看吧!


“好马好在腿上,好人好在嘴上”,这大约是从实用的角度说的,从美学的角度看,女人的腿的重要性,真的不在嘴之下,尽管位置有些偏低,但那体积和面积显然是比嘴要大了好多倍。好看的腿,应该是小腿长大腿短,小腿修长大腿浑圆丰满,从这一点来说,东北的女人要比江南的女人优势一点,就一点。


“名人的嘴,妓女的腿”。把这两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物件整到一起,是啥意思?是说名人的嘴的妓女的腿一样的把持不住?是说都是同样的张扬?还是说这两个东西是一样的脏乱差?按我理解,这话好像说的是“杀伤力”,除此而外,我没想到别的,你想啥是你的事,我不是名人,说的自然也不是名人嘴里的话了。

顺便说一句,偶最烦女人翘“二郞腿”,自然不管你腿是生得如何模样了。

本文内容于 2008-9-23 20:07:24 被邪灵A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