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九章 变 第七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7 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婉儿自丈夫走后,和苏洁、崔静紧张地等待着命运的宣判。婉儿从来没有像今天,感到自己的命运和丈夫密切相关,她是皇家公主,更是龙行键的夫人,如果丈夫完蛋,自己也会跟着完蛋的。 除了二个儿子,三个女儿都在家。这样大的事是无法隐瞒的,从女儿们紧张略显惊恐的表情,婉儿知道她们正经历着人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婉儿自丈夫走后,和苏洁、崔静紧张地等待着命运的宣判。婉儿从来没有像今天,感到自己的命运和丈夫密切相关,她是皇家公主,更是龙行键的夫人,如果丈夫完蛋,自己也会跟着完蛋的。

除了二个儿子,三个女儿都在家。这样大的事是无法隐瞒的,从女儿们紧张略显惊恐的表情,婉儿知道她们正经历着人生第一次磨难。在这之前的绝大多数日子里,她们头上顶着父亲或母亲的神圣光环,没有人敢不敬她们,假如知道她们身份的话。但今天晚上将成为她们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一旦父亲失败,她们的命运真的不可预测。

婉儿对帝国历史的熟悉程度不如崔静,更比不上近年精研历史的丈夫。但她也知道记载在史书上的几次未遂政变,有发起于皇室的,尤其是帝国初立的几十年,皇室内部的不安分因数最多,这才加大了对皇室成员的监管。有发起于外部的,都是权臣作乱。这些叛乱或者未遂的叛乱没有一次成功的,婉儿记得很清楚。她不愿意想那些叛臣及其家属们不幸的结局,她想到的是那些政变没有一起成功的,轩辕王朝至今仍巍然屹立,仍然统治着这个庞大帝国。

“丈夫会成功吗?”婉儿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电话响了,崔静急急接起来,是林小如来的,告诉她们她已经在周峰家,一切顺利。

这就意味着周峰也卷进去了。婉儿知道,还会有更多的人卷入事件中。度时如年的感觉极为痛苦,婉儿去了两趟府门口,留下的卫队成员已经进入战备状态,全部荷枪实弹。“靠这几个人可以挡住可能出现的敌情?”婉儿怀疑。龙行健的卫队一直不满员,府里共三个门,都需要防守,还要留下巡逻和机动兵力,留在正门的看上去确实不多。

九点四十分,王宁率领的禁卫军一个不满员的营抵达龙府,因时间仓促,并未勘察地形,他们直接涌到了正门,但地形却展不开兵力。王宁严重自大,总觉得没人敢和禁卫军作对。禁卫军的来意说明了一切,婉儿毫不犹豫地命令卫队开枪,可怜进攻者拥挤在府门前广场和胡同里,毫无掩蔽,在卫队自动步枪的射击下伤亡惨重,第一轮射击就足足造成了20人阵亡。王宁指挥部队退出胡同,大概没想到龙府竟然如此强硬,没有带重武器的禁卫军好半天没有发动进攻,大概是汇报情况,研究对策。没等他们再采取行动,段鹏部队赶来增援的那个中队赶到了,优雅高贵的杏林区成为了战场,特战队在禁卫军后面发起了攻击,禁卫军腹背受敌,大乱,这些长期驻扎在皇宫的部队严重缺乏战斗意志和战术技能,根本不是特战队的对手,二十分钟的交战,王宁被流弹击中负重伤,部队瓦解,向龙行健卫队和特战队缴械投降了。婉儿这才得知丈夫已顺利接管特战队,已经去了太阳堡,担心丈夫安全的婉儿立即带领特战队去太阳堡。特战队员们暗自佩服永平公主的镇定,不是任何一个女流之辈面对满地阵亡和伤患可以如此的镇定如常,他们却不知道婉儿曾在鱼池口经历过七天的尸山血海,对寻常的战场浑不为意。

婉儿赶到太阳堡时,龙行健已经控制了皇宫,婉儿问明情况,心头大定,派了个人回去告诉苏洁等人,免得她们心焦。自己直接赶到会议室。婉儿在几个钟头内经历了大喜大悲,忽然感到一阵的不真实,轩辕王朝就这样不堪一击?虽然对手是自己的丈夫,是自己生命的另一半,但总有一种不快堵在心里。

再得知丈夫已经采取的措施,颇具韬略的婉儿对此感到由衷的佩服,哥哥若是有龙行健一半的韬略,绝不会落入如此境地。原来总认为丈夫不懂政治,实际上他很懂政治,不是吗?只打击王家,不仅没有危害其他实权派的利益,而且会获得他们的好感,因为王家崛起太猛,从政界到军界拼命扩张,触犯了其他人的利益。丈夫这一切安排,能说是没有预谋?但他和谁商量过呢?婉儿看见疲倦不堪的丈夫,脑子里的问题都丢到了九霄云外,“你没事吧?”

“我没事。家里怎么样?”龙行健见婉儿的神态,已经对家眷的安全放心下来,“博儿已经找到了。你先跟他谈谈,也去见见你哥。我还有几件事要处理。”龙行健现在最关心的是驻守全国各地的军队反应,他在皇帝和大臣们面前充满自信,实际上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现在通报已经播出,帝都的二千万民众已经得知了政局的巨变。近卫军已经得到掌控,四个师里,2师的部队已经进城,正配合警察厅和保安总局实施军事管制,4师对不稳定的3师布防,1师刚才已经通报拥护政变,那边的事有周峰全权负责,应该没问题。现在主要是军队,各军区和集团军以及海陆军如果发表支持自己的声明,主要的问题就解决了。他必须先联系自己信任的陆军将领,让他们先发拥护的通电。齐平已经过来了,军情局那边也已经接管了,陶克定没事,几乎所有的环节都完美,除了那些在事变过程中阵亡和负伤的士兵们。

龙行健找了间普通的办公室,拒绝了占据轩辕磐的办公室,尽管那里有最完善的通讯设施。保安总局3局来的人在田甜指挥下给龙行健临时办公室拉了几条专线,夏声远已经将军用地图找来在墙上挂起来,根据总参提供的资料在上面标注必要的符号。龙行健坐在桌前思考了半个钟头,动手在雪白的信签上写了些命令一类的东西,又改了一遍,直到夏声远报告说扶桑大使来了,龙行健吩咐有请。

扶桑外交大使知道神华帝国昨晚发生了大事!使馆就在杏林区,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使其意识到这个即将成为敌国的庞大帝国中枢发生了问题,联想到最近神华帝国的内部局势,也许出现了有利于扶桑王国的变化也说不定。所以接到帝国外交部的电话,立即驱车来到太阳堡,被等候在外面的外交部长接入,见到的不是皇帝,而是大名鼎鼎的龙行健。

龙行健用最直接的语言通报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知扶桑人自己已经接管帝国军政大权。关于东大洋的争端帝国希望和平解决,请大使先生立即报告国内,扶桑海军如果离港,请立即回港,免得冲突扩大,银鲨岛的事情,可以商谈解决。

大使大喜而去。

龙行健等扶桑使臣离开后,吩咐夏声远请高天成和崔煜来。

此时已经是31日凌晨2时,崔煜和高天成尚离不开太阳堡,龙行健对御前大臣形同软禁的措施他们其实也理解。换了他们干这种事,也不会放这帮手握重权的家伙们回到自己的领地。

“崔总长,高局长,”龙行健将自己刚写好的几张纸给了他俩,上面是对几支部队的指令和一份人事任免安排意见。

崔煜看完递给了高天成“龙帅,我觉得没那么严重,明早会得到你想要的消息。第7集团军我去个电话吧。另外,任免令是否等部队的情况明朗了再说?”通报发出后,立即响应表示支持政变服从龙行健命令的有陆军二个集团军和海军陆战队,其余的暂时沉默,但没有一支陆军部队声讨政变。龙行健最担心这个第7集团军,刚才他拿出了一个军事上的预防措施。

“也好,天成兄什么意见?”龙行健问高天成。

此时的态度已经表明政变的主谋将他们二人当作合伙人,二人心知肚明,本来对龙行健就有所期待,像高天成,已经参与了政变的阴谋。现在的结果恐怕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

“龙帅,最当紧的是立君。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我们是帝制,嗣君早定,帝国就不会乱。”

“说的有理。二位有什么意见?”龙行健淡淡地问。

崔煜到此时才彻底服气这个比自己小十大几岁的人。一向自负才华的崔煜虽然对龙行健在战争中的表现很是推重,但绝无仰首崇拜的成分,对于军事造诣,崔煜自觉不输于龙行健。所差者在于得军心,换了崔煜,绝不敢站在禁卫军的枪口下策反部队,更没有一帮不问青红皂白提着脑袋跟着他卖命的部下。轩辕王朝屹立近千年,在帝国民众心目中绝无可替代之物,皇权神圣早已深入国民心中,龙行健竟然视皇权于无物,商定继位之君如同研究一个平常的人事更替,这种心胸气度绝非一般人所能拥有。

“这个,龙帅定当有所考虑了,我没有意见。”崔煜说,这份册立之功非同小可,但崔煜却不想掠美。他聪明过人,从请出轩辕婉儿到前台便猜到龙行健定然选轩辕磐之子为帝,而且定然是幼子。轩辕磐育有三子,最小的只有四岁,崔煜想,龙行健一定立幼子为帝,这样他便将永平公主作为挡箭牌,自己挟皇帝以令诸侯,稳稳掌控帝国权柄。果然,高天成说道,“既然龙帅垂问,我意立先皇幼子为帝,永平公主身份贵重,可以垂帘听政,帝国磐石之安。”

“我的想法与你有点区别。我决定立长子轩辕博为帝。他马上要大学毕业了,早明事理,都说国赖长君,这样对帝国有好处。”

崔煜不知道龙行健究竟是天才还是白痴。轩辕博年已二十,囚其父立其子,祸不旋踵矣。

“龙帅三思。”高天成看看崔煜,希望崔煜点破其中的关节。

“天成兄,我们是老朋友了,自我们在商家堡相识,我对天成兄的智慧和人品是很推重的。崔帅也一样,论亲戚我应当喊一声叔父。世上人皆可认为我龙行健是权臣,是帝国千年未遇的大奸大恶之徒,二位或许不这样看。说心里话,若不是得知帝国寻衅于东海,行健也许继续忍耐了。我个人得失事小,帝国亿兆生民的幸福事大。就行健看来,帝国如和扶桑开战,绝不会胜的干净利索。战端一开,非三五年所能结束,崔帅久历军伍,当知行健并非虚言。这场仗打下来,扶桑固然逃不脱败亡之局,但帝国定然虚耗力量,坐使兰斯坐大。帝国真正是得不偿失。保持帝国军事压力的最好办法不是战争,而是和平。这一节我这几年算是想通了。帝国现在的任务是发展经济,加强科技和教育,绝不是穷兵黩武。国虽大,好战必亡!二位信也罢,不信也罢,历史会对行健昨日所为给个公正的评价。”龙行健接着说,“立轩辕博为帝却要立个规矩。先帝一生英明,唯有这继位之事安排的甚不妥当。轩辕磐本身军事政治均无见识,又无识人之明,好大喜功,刚愎自用,皇权之重落在此等人手中,倒霉的是亿兆民众。所以,新皇继位,不可现在就执大柄,需要先学习政务方可。这段时间帝国政务军事均由我们这个委员会说了算。等新皇成熟了,自然还权于上。到时候行健辞去一切职务,回乡务农,绝不过问任何一件事。太阳神在上,行健此言若有半句违心,死于乱枪之下。”

高天成和崔煜还能说什么?只是二位经历了半世风雨的权臣心里不约而同地想,这种处置未必给帝国带来真正的安宁。此刻对于他们却是不错的选择,怨恨由龙行健一肩挑起,自己坐享其成,实在不便反对。高天成说,“如此甚好,龙帅大才,早有定计了。只是公主是否赞同?”

“她是帝国公主,可也是我的妻子,我的话,她会听的。”

3月31日早八时前,帝国陆军四大军区,海军二大舰队,陆战队和空军部都发表通电,服从最高军政委员会的领导。军队一表态,帝都得知政变消息希望皇帝能挽回局势的所有人都绝望了。庞大王朝竟然在一夜间轰然倒塌。帝都人都议论着龙行健什么时候称帝了。尤其是31日中午前大陆四国分别致电神华帝国,声明尊重神华帝国人民自己的选择,愿意和新政府缔结友好关系。对于兰斯联邦政府,认为龙行健执掌帝国权柄是最好的结果,他们认为了解龙行健元帅,深知他是热爱和平的人。兰斯联邦甚至发给龙行健个人一份电报,对其表示“祝贺”。

3月31日,帝国正式宣布轩辕博继位为帝。同时宣布了帝国最高军政委员会的名单。4月1日,以最高军政委员会名义宣布了一系列人事任免。这次任免只涉及中枢。

陈凤远任元老院议长。

高天明任国防战略委员会主任。

周峰出任陆军部长,授金星上将。

齐平任太阳堡总管。

元宏任禁卫军司令官兼太阳堡副总管,授金星中将。

段鹏任近卫军司令官,授金星上将。

陶克定任军情局长,授金星中将。

同日免去一大帮旧日权贵,王家势力被横扫一空。帝国四大高门的王家继司马家之后,成为第二个被清除的对象。3月31日,即政变成功的第二天,保安总局拿着军政委员会开列的名单抓捕了几十人,王家有十二人被捕,闻讯逃出帝都的人犯在全国性的强力通缉下估计没什么可能逃脱罗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