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3/


第七节 进入02号基地前的安排

傍晚离开东北地区,进入关里,在山海关吃了点东西,连夜进住距离首都178公里处的一家宾馆,少事休息就天亮了,留下六名特种兵继续休整,我带律师朱明等人去距离宾馆一公里的市场吃了早饭,每人一大碗板面,面上一层黑糊糊的辣椒和杂肉吃的大家是一头大汗,掌柜名字叫老黑,很会做生意的人,面做的好嘴也好,边做生意边和我聊:“老弟几年没回来拉,我记得快十年没看见过你了,听说你在大城市做大生意呢,发财了吧,也不回来老家看看,有好做的买卖别忘了老家人啊”我边吃面边回答老黑:“也没什么大生意做,糊弄日子吧,我看你的生意很好,顾客多的你都忙不过来,听说最近娶新嫂子拉?还是你有钱啊,我现在还光棍呢”老黑给一个顾客送过去一碗面加几根油条回头和我说:“你说我们也没什么文化的人,有点钱了还不都那个样吗,和你嫂子一商量家产对分,给了她六十万也算对的起她了,我找个年轻可心的,她也找个年轻顺眼的,现在两人听说去海南发展了,说是开了家歌舞厅,你看还是和我分开好吧,做舞厅生意多好啊。养十几个小姐,白天不用晒太阳。晚上不用加工辣椒到半夜,早上不用四点就起床。人家可是享福了,那象我啊,还是老样子一天十几个小时忙,累死累活的也就那点小钱,不过呢,你新嫂子人不错,漂亮也会来事,现在家看我小儿子呢,大小子没好好上学,我给托人送部队去了,看能不能在部队学点本事了,不行就等回来了接我的班,做早点吧”这时候朱广水接过话茬“你怎么不在附近开几见店面,在里面做生意啊,这路边车一过全是灰尘,吃起来也不卫生啊,一下雨你生意也不好做,有店面的话,雇几个人分开前后班,也就不累了,还干净的多,你想想是不是这个样”

老黑无奈的说:“兄弟你以为我不想那样啊,钱我是有的,店面也买了,但在里面没人去啊,都在路边吃习惯了,我在后面店里,别人在路边,顾客离路进的就下车吃饭方便,连自行车都不用锁吃完就上班了,这要是进店里去吃,的先锁自行车吧,那多麻烦啊,我在后面店里试过几天,不行啊,明显销售少一多半,没办法我才又回路边摆摊了,不过一下雨下雪,还是我有店的生意好做,哈哈”(很多城镇存在路边早点摊贩,缕尽不止,就是因为顾客习惯了路边吃早饭方便,花一两块钱五分钟时间吃完就骑车走人了,距离就多十几米,也是在路边吃而不是多走十几米去点里吃,至于卫生,都是一句话,眼不见心不烦或眼不见为净,阿Q精神强烈)

吃过早饭我们一行五人去了机械厂,八点多工厂刚开门不久,找到铸造车间见到王伟才大哥,寒暄过后来到技术科面见厂长和技术人员,我和大家全认识,都是从小看我长大的,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引见了我的律师和秘书。大家开始讨论加工改造狙击弩的事。

王伟才大哥:“小王,我看了你给的图纸,是这样,把供弹槽两边加个固定锁扣,卡上20枚装的供弹匣和扳机加装机械动力回位机构,就能实现连发自动装弹,但也有个问题,那就是瞄准镜用不上了,因为供弹匣站用了瞄准直线。还有,我们发现用强力钢做成弹力弹簧,代替钢制弓线,能减少弩的宽度面积和长度,携带也反边很多,拆卸组装都方便很多,就是射击距离会减少点,但速度能提升不少。你再看看这张图,我们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了弹簧和机械动力回味机构,射击速度加快,射程也远了40%但也重了0.5公斤,当然要是换成复合钢制材料会轻不止一倍,就是造价也会高不止一倍了。而且我们现有机械设备,也是无法加工符合钢制材料的。这就是我们三周时间分析的结果”(其实现实中很多事情,并不是很复杂,只是没有人去努力而已)王伟才说完看了看其他几人问还有没有补充意见,其他几个人摇了摇头说基本就是这个样子没什么要补充的,就都看着厂长老邓,等老邓和我说什么。

我看大家都看厂长,也就明白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谈就和邓厂长说:“邓叔您有什么事吗?没事的,有事您就说,别和我客气,王大哥你应该也知道吧,你们说吧,没什么大事,只要我能帮上的,我一定办”邓厂长六十多岁,一头白发面色红润,精气神不比年轻人少。

“小王你可别喊我叔叔,老实说我还是你父亲带出的学生呢,我也就是你一个师兄,你父亲学生带了很多,现在总公司的老总都是你师兄,你要是怕喊我师兄不好意思,就叫我老邓好了,都不是外人,你不也喊伟才是大哥吗,他可是只喊我老邓的,就也这么称呼我吧小刘你推着小王,我们去厂里转转,小王很多年没回来了,估计也想看看我们厂现在的样子吧。”说完就喊小刘推我的轮椅去厂里参观。我和老邓厂长就称呼问题客气了几句,也就喊老邓了(我是用双假肢小腿的,身体也有点虚弱,平时走长路基本是依靠轮椅。在现实中那个厂长确实是我师兄,只不过我父亲早就去世了,是只能喊他叔叔不能喊老邓的,人走茶凉吗,也很正常的)我和老邓,王伟才几人走了几个车间,各种机床都擦拭的很干净,连偶合器里都干干净净的,只是天车(车间顶部依靠轨道运行的电动起重机,也有叫卷扬机的)不怎么做脸,再我们经过车间中间轻便铁路时,从上面天车那里掉下来一团灰尘,说巧不巧的,正掉我放在轮椅踏板的脚面上,擦拭的增明瓦亮的皮鞋满满全是灰尘。看的我秘书直皱眉头(她擦拭的皮鞋)老王和老邓厂长脸马上就不好看了,应眼瞪推的小刘,那意思是,你怎么推天车下面来了,真是那壶不开你开那壶,幸好掉的是灰尘,那要是掉的是螺丝砸到人,可怎么是好。

我赶紧说:“没事的,没事的,就掉点灰吗,过后擦擦就干净了,你别埋怨小刘了。我看啊,你们一准是在接到我电话后,突击打扫卫生了,太脏乱,没来的急收拾上面的卫生,哈哈,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厂的情况,我也是知道点的,你们也都知道,我家可就在厂附近,我家邻居可就有你们厂的工人,没必要和我做表面文章。找个时间把大家喊回厂,仔细把厂里的机器设备等等,都保养一下,有活了也好开工干活吗,不是有句话叫,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吗”说完话我就拿手绢擦皮鞋上的灰尘。秘书也忙拿湿纸巾帮忙。

几个人忙呼完鞋上的灰尘,也就不看什么了。一起回到厂长室坐下喝茶,动拉西撤就是谁都不说主题,我看看都快十一点半了,就站起来说要走了,邓厂长和王伟才大哥连忙拦着,说别急走啊,咱们不还没谈正事吗,都中午了,准备了点便饭,我们边吃边谈(郁闷不到吃饭时间不谈正事,这是不是国有企业办事的特点啊)多的客气话,我也懒的说了,反正是到了吃饭时间了,就随他们吃吧,我不吃他们也是不会把定好的酒菜浪费了的。一行人就走路去了我家小区大门外不远的酒店,酒店名叫‘春意来’要说起这家酒店的经理可是不简单,在企业效益好的时候,可是去北京国宾馆学过手艺的(是真的学过,得了特级厨师证的)企业破产后,为了解决下岗再就业问题,从安置职工金中拿出不少钱建的酒店,此特级厨师就任经理,带着二十几名师兄弟还招了十几名漂亮的女服务员,开始了创业历程,经营十几年可是没少赚钱,远近公司工厂的领带可都是冲国家特级大厨的名头来的,这也是几百万元投资再就业的典范形象吗,也是代表了五千于名下岗职工的模范作用吗。是值得表扬的,店里锦旗都挂了十几面一片光辉形象(不过听说安置费给了几千万呢,但五千名职工可没拿到钱,据说是办理酒店用了,可酒店里人说的很清楚就用了三五百万,至于几千万还是几百万,都只是据说而已,道听途说当不真的,左耳进右耳出吧)走进店门,经理就迎接上来寒暄问候,不外呼就是,老没来拉,发大财拉,多照应啊,都是些没营养的话,商人吗,不都靠面子和嘴上忽悠吗,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为了你手里的钱。你要是说我们没钱,就是来说饭的,等以后有了再给钱,我敢说,他利马变脸。不信?不信你就找家酒店试试。

我们一帮人走进个包间坐下,经理给倒茶点烟,问几个人,开几桌,要什么酒水,要不要服务员陪酒,还喊来几个年龄估计也就十六七岁的女孩,人到是长的还算可以,就是没了青纯一脸的时会气,看了我不顺服,老实说我个人是不喜欢陌生人女人陪酒的(其实我本身就不喜欢喝酒,不是我没男人的勇敢气,我是怕喝酒死了,现在酒没几个是酿的酒,都是用工业酒精勾芡的,越是名酒更是如此,就连进口的XO也是进的酒浆对水和酒精勾芡,你还别和我较真,某地一千多万人口,来自全国各地的富豪能有数十万,某供应洋酒的公司在寸土寸金的城市,投资了上千万建立的洋酒窖,就五十个酒桶,就能全年供应用户洋酒,还据说光买的进口洋酒桶,每个桶都花了至少五万美圆,看来还是外国的东西好啊,连象木桶都比金子贵,你算算投资比例能出的是纯洋酒吗,连富豪都喝的是这样的酒,我一小百姓能喝到真的酿造酒吗,所以我不喝酒,我奉劝看书的朋友最好也别喝酒了,我老家可是有过喝高级名酒毒死的,至于是什么名酒吗,自己猜吧什么酒是最有名的,我怕酒厂告我,这里就不说酒名了)

我叫秘书给宾馆打电话,安排留在那里的六个人在宾馆吃饭,下午继续休息明天回家。

不一会酒菜就上来了,酒店经理也回来陪酒说话,几个妹妹就在众人中扭捏作态的劝酒,我不喝酒,我带来的人自然也是不喝了,搞的经理很不高兴,是啊,我们几个不喝酒,那厂长几个人也喝不了多少了,可酒水在酒店可是高利润的,要不怎么会叫酒店而不是叫饭馆呢,包间里吃的都很郁闷,大堂里可是喝的热闹,厂里的大大小小的几十人都来喝上了,也难怪吗,很久没机会吃喝公款了,今天可是个机会不能放过了。至于能不能谈下来合作合同,普通职工是无权过问的,能有酒饭吃就知足吧,而工厂的将来是自己的还是卖了,也不关自己的事,几十个人在那里夭五合六的喝酒。

我们在里面闷头吃饭,我是想好了,你们厂经济不好,连工资都发的困难,医药费几年没报销了,有个生意不好好谈判,就知道公款喝酒,你们不急,我急什么,下午我把图纸一收回,打道回俯了,找那家厂不能做啊,干吗非舔脸巴结是的给你们呢。吃过饭,老邓和经理就指示小刘安排秘书他们几个去休息,招呼我和朱广水要去洗桑拿,我是不去了,就叫朱广水去吧,咱们总不能埋没了人家一片好意吗。

我不去洗桑拿王伟才大哥自然也不能去洗了,总的留个稍微管点事的人陪我啊,我就和王伟才大哥在包间里闲撤蛋,说的都是今年本地都发生什么事了,聊着聊着王伟才就叹气,长吁短叹的好象有什么话想说,还不好说出来的样子。

我就问吧:“大哥,你什么事?叹气什么?有什么为难吗?要是我那个活你们不愿意做,可以不做吗,不用为难”(哈哈,其实我知道他想什么,无非就是要我给他们做加工的合同,再多给点加工费和回扣给他个人罢了)

王伟才不好意思的看看我:“你那个活能给我们不?我们几个人是想做的,不为别的,能有点钱赚,还做出点有意思的东西,是我们年轻时就很想的,但厂长的意思是,你把合同给我们,我们先做着,最好把买原料的业务也给我们,同时想请你帮忙把厂卖了。给大家分点钱,好养家。其实我也知道,你看不上我们的作为,就刚才吃饭时,就看的出来。你不是很高兴,但你也要理解啊,现在大企业做生意都是这样的,不吃不喝不嫖不赌谁给你合同啊,都是这样做习惯了,你也别真把你哥我,想的也那么坏了,还有那个弩用的材料最好是轻质高碳刚和复合钢,但国内不是很容易买到,要进口好点就是贵了不少,我算了下,要是用国产轻高弹钢的话,要至少3000元一把,复合价格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敢说至少要上万元了,进口就可能更贵,具体用什么材料你们回去自己商量吧,还有你们要是买工厂的话,能不能把我们几个老技术工人留下,不用太多了七八个参与改造设计的人就行,时间也不用太多,能给我们留下做出第一批样品实验通过就行”

我听了这个冒汗啊,是啊,70年代的老技术工人,还是对老工厂很有感情的,也很有爱国爱军心理,只是在文革期间口号喊多了,不再喊了,看到能从自己手中出个好装备,心理的渴望劲头,还真不是现代人能理解的,虽然在大的趋势下,基本不好好为企业做事,但也是领导的不作为伤害了他们的心啊,对企业失去了信心对上级的不信任,你能怪他们不努力工作吗。明知道,自己的厂保不住了,也使唯一可以给他们合同的人不高兴领导的作为了,还是拉下面子求我把合同给他们,这样的人我竟然,认为是想要好处,是不是我遇到的事不平太多了,把人看的都太坏了?我决的我应该自我反省一下了,虽然全国出了有毒食品,制裁的也不温不火的,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贪官污吏吧,总不能一棒子把一船人都打下水的,很多人是在利益压力下不的不低头的。

换位思考下,要是我在某单位做基层领导,每月拿可观的经济利益,有毒害问题我会向有关单位上报吗?即使上报了,问题能解决吗?问题没处理,自己工作是不是没了还是小事,老婆孩子和家人的安全就是个问题吧,这样算起来,我是不会举报的了,我自己都没去有作为,我有什么理由要求别人就必须有作为呢。古语说的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喜欢的事,不要给予别人去做,自己能做到的自己不去做,就不要强求别人必须去做到。

想到就做,我站起来向王伟才大哥一鞠躬:“我对不起您,王大哥,我把你想的和他们一样了,我向您道歉,请求您原谅,在本地你是唯一值得我敬重的人,不管工厂如何,这件作品,对应该称呼是作品,我交给你和你的团队来完成,所用的材料我们用最好的,你只要把用料总数算好给我就行,设备不行,我们就租,租不到的我们就买,我希望你本人和你的团队退出谈判,没别的意思,我想你们把精力用在完善设计中,我要最快最好的最安全的完成设计图纸和材料运算,我要最迟明年夏天以前生产出五百部来,能做到吗”

王伟才沉思着:“你把图给我再看看”我把图纸递给他“仔细算算,别急噪,我们还有时间”他接过图纸仔细的看,还拿出计算器在那里算,忙了一会,太起头来看看我又想想。

张口说:“各五百个,要是用普通钢做的胬机是十五吨加各胬机弹药一百发和750个弹夹五百个外加包装盒总重是22吨,还不算500个瞄准镜,瞄准镜你指定是要另买来安装了,要是用复合材料可以减少十吨重量,弹药最好还是用纯碳钢,人工加工的价格大概是每具一百五十五道工序,五百八十元基本人工费,一千具就是五十八万,再加机械费,材料损耗费,装运费场地存放费等等,因该是不少于一百万,主要是生产的少,要是生产一万具的话,也就是七之八百万,要是复合材料就的另算了。”正说这里,服务员来了,问还要什么服务不,要没什么要求了,她就下班了,晚上还要工作到很晚呢。其实啊,是看我们坐来不走,来赶人了。

我就和王伟才起身说不用了,我们回去了,出了包间叫服务生去喊朱广水下来后,我们就和机械厂的人回到厂长室喝着茶讨论总体改造意见,初步和九名技术员和技术工人达成协议由他们负责开发狙击和连击弩项目,如是工厂生产,就聘用他们九人做我的技术团队,如买断工厂,如不能买厂也不能合理为我生产,他们就提前退休,与我去找新厂生产。

天都快黑了厂长来电话说下班吧,就完事了,看来是吃饭时见我不合作,不想和我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