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十一节 雄鹰翱翔 永生潜影

zhouzhonfu 收藏 2 1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URL] 第十一节 森田领着八个暗探,绕过了南荷轩的火力悄然逃脱。他们下山后直奔花泽的司令部,花泽听到云台山上的枪声和爆炸声,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想:皇军的暗探队是日军的精华,他们的应急能力和作战能力都是当时一流水平,在润京是没有人能打垮他们的。于是,他便不动声色地坐在办公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第十一节





森田领着八个暗探,绕过了南荷轩的火力悄然逃脱。他们下山后直奔花泽的司令部,花泽听到云台山上的枪声和爆炸声,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想:皇军的暗探队是日军的精华,他们的应急能力和作战能力都是当时一流水平,在润京是没有人能打垮他们的。于是,他便不动声色地坐在办公室内抽烟喝茶,胸有成竹地等待暗探队的胜利捷报。直到灰头土脸的森田跑来报告实情时,才发现事情大了。






花泽忙问滕秀山川的消息,森田回答:“生死不明。”花泽真急了,暴跳如雷地说:“如滕秀君死了,我们一起上绞刑架。”说完便匆匆集合部队,亲自到云台山去,看一个究竟。云台山上一片狼藉,到处是鬼子的尸体和散落的枪支,原来神密而森严的大楼、早就面目全非,残缺不全了。花泽忙冲进破楼,在死尸里寻找滕秀山川的下落。终于有人在废墟里扒出滕秀山川,花泽忙跑上前一看,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滕秀的头已被房梁砸扁,四肢早已残缺不全只剩下了独膀独腿,只有那双死不暝目的双眼仍就死死盯着花泽,仿佛在述说:英雄气短的懊恼!





花泽楞了半天才愤怒地问道:“这是谁干的?”森田象只散了架的公鸡,喃喃地说:“除了陈洛尘的浮玉纵队,还会有谁?''气急败坏的花泽,顿时被气得昏死过去。森田忙命人抬起花泽,灰溜溜地返回司令部。日军医院的医生们忙着打针,输液,好不容易把花泽救了过来。花泽自己稳定了一下情绪,忙命令手下:云台山之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上面知道一丝一毫,如有嘴快者,立即枪毙! 之后,他的心情好象平静了许多,便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没想到,当他一觉醒来,森田向他报告了又一个震人心魄的消息:常陵飞机场被炸,场内飞机全部炸毁,连油库都被烧光。





刚刚初愈的花泽,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只见他颤栗粟地说了一声:“肯定是我们上头出了内奸、、、、、、”便又昏死过去。森田慌不择路地奔到医院,医生们又一次对花泽进行了抢救。花泽终于又过来了,他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对医生问道:“我是不是患了绝症,不久人事了?”医生笑着对他说:“您的身体非常健康,这两次的症状都是急火攻心所引起的、只要您保持平稳的心态,您活到100岁,没有问题。”花泽终于放心了,他便立即拔掉输液管,急匆匆地下床,不顾医护人员的劝阻,大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思前想后,便决定向南京司令部起草一份报告,把自己认为南京司令部内有奸细的想法详细写上去,也毫不隐瞒的把云台山事件如实上报。总之是因为上面出了内奸才导制,云台山和常陵事件的。最后写上:内奸不除,皇军朝夕不保!





写好后,立即叫森田亲自送到南京司令部。 森田接到任务后便带了一队鬼子,坐上卡车向南京疾驰而去。远东军司令特使青山田野正在听常陵方面的汇报,传令兵报告:“润京驻军的森田求见!”强按怒火的田野命森田进来。森田慌慌张张地掏出花泽的密函,诚惶诚恐地递到青田手中。青田打开一看,顿时怒火冲天,暴跳如雷地骂道:“该死的花泽,竟然连暗探队都被人剿灭了,让我有何颜面回去向岗村司令报告。一群蠢猪,统统地死啦死啦的!”说完后、便有两个宪兵拖着吓破胆的森田向门外而去。森田拼命求饶,仍无济于事。当被拖到大门口时,他突然大叫:“这不是我们的责任,是你们司令部出了叛徒。花泽说了,内奸不除,皇军不保!”





“放下他,让他把话说清楚。”田野连忙命令。森田露出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样子,缓缓地爬起来,走到田野的面前说:“我和滕秀君在云台山上,是绝对隐密的,为怕意外发生,花泽派遣人员把上下山的道路全部炸断,山下有人把守,山顶有宪兵巡逻,就连一只麻雀都难飞上山顶,怎么可能一下子被全歼呢?综合常陵飞机被炸之事,进行分析。肯定是我们剿灭浮玉纵队的计划泄露,被支那人知道后,采取的针对性的报复行动。”


田野听到森田的呼喊后,便脸色凝重地向宪兵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森田忙从地上爬起,站在田野的面前,恭听训斥。田野把花泽的信又仔细地


看了一遍,便问森田:“你仔细将暗探队失败的经过告诉我,不许遗漏每一个细节。”于是,森田便详细地汇报事情的前后经过。田野觉得事情重大,又不


能急于求成地弄个水落石出,他用拳头使劲地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想把自己从杂乱无绪的思维中冷静下来。





他缓了缓紧张的气氛,把绷着的脸放松下来,拍了拍森田的肩膀和气地说:“你马上到军人娱乐部去休息,好好想想,在我们内部有什么人有异常行为,记住不问是谁,不管他职务有多高,一旦有疑点你必须如实汇报。”森田满口答应,感恩载德向田野左谢右谢之后,便朝日本军人娱乐部走去。招待人员热情地为他按排房间休息,森田便一头钻进屋内关上房门,独自在苦思冥想: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





田野也陷入沉思:究竟是谁泄露了情报?那天开会到场的人员全都是皇军的中坚骨干,难道他们中间有内奸吗?他不停地一再问着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忽然,他想起了令侵华日军胆寒的人物---雄鹰五号。 他又想,既然有雄鹰五号,难道就没有可能有雄鹰一号吗?他越想越怕。最后他暗暗地下了决心:先搞掉雄鹰五号,再集中力量消灭浮玉纵队。





他叫来了军政主菅宫本俊。田野把自己的忧虑向他说明,便想从他的嘴里能知道怀疑对象。宫本俊把上次军事会议出席者的名单拿了出来,左看右瞧后,便无可奈何地对他说:“出席这次军事的将军,都是从本土过来的,在来之前他们都经过许多考验和严格的审核。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不敢妄加猜测,不过,自从上次我们对 雄鹰五号 清洗,虽收效甚微 但也挫了他的锐气。他不可能将情报通过联络员送出去,很可能通过电台与同伙联系。我们可以通过无线电探测设备,找出电台。到那时 雄鹰五号 岂不成了掉了翅膀的秃鹰了吗!”





田野顿觉眼前一亮,连说:“言之有理,此法高明!”便命令宫本俊: 此事属绝密,万不可外传。 宫本俊允诺而去。 田野打了个电话,叫来宪兵司令黑海啸生,命令他秘密地在全城搜寻电台。黑海啸生回到自己的领地,忙着布置搜捕行动,一场正义和邪恶的较量又开始了。


黑海啸生布置完一切,便找田野商议能否派一个中国人参与这次行动。田野认为他的建议是有道理的,于是他亲自向伪政府人事部打电话。要他们速派一名精明强干的,和对大日本绝对忠心的人,到宪兵司令部报到。汪伪政权人事部的头目,经过精挑细选才确定让仇永生担此重任。陈公博亲自宣布此项命令,仇永生故作推辞,他对陈公博说:“仇某一心追随陈公,愿与您同进共退,就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没想到陈公把我不当回事,随手就推我到日本人那里,真是让人寒心啊!”





陈公博忙解释说:“仇老弟!这件事关系重大,别人去了我不放心,你好好想想,如果<<雄鹰五号>>再不铲除,我们岂不是整天在炸药上生活吗?如果他哪一天,想取我和汪主席的性命,岂不是易如反掌吗?清巢之下,安有完卵?再说是借用,待你把<<雄鹰五号>>抓捕归案后,就立即回来。一刻也不耽搁,好不好?”永生假惺惺地说:“只要是为了陈部长的安危而工作,永生我万死不辞!”陈公博满意地对他说:“我是信得过你的,希望你也要相信我”


永生忙说:“时间是最能证明一切的。”陈公博抓住永生的手说:“老弟说话,就是中我的意啊!”


永生从陈公博手上接过写满倭文的调令,穿了一身鬼子少佐的军服,腰间还挎了一把军刀 。精神抖擞地朝日军宪兵司令部走去。黑海啸生上下打量着永生,问道:“你到底是不是中国人?”永生将调令递了过去,严正地说道:“我是一个十分地道的中国人,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散发出中国的味道。”黑海啸生怒斥道:“中国人有什么好,他们自私,嫉妒,懒惰,愚蠢,是个注定要失败的民族,希望你经后不要以耻为荣,我代表大日本皇军,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一光荣的行列。”说着便以礼贤下士的姿态伸出他那带着白手套的手,想与永生握手。





永生将自己的双手一动也不动地叉在腰间,丝毫不理会这位宪兵司令官的意思,傲慢地说道:“潮涨潮夕,此起彼伏。一切自有定数,非人力所能预测,久闻大和民族是礼仪之帮,诚挚待人,可今天我才知道仅仅是传闻而已,从你对我的态度上就可以说明传闻即谎言的事实。我是奉你们天皇的老朋友汪精卫所托,来帮助你们捉拿<雄鹰五号>的,难道贵国天皇也如此傲慢待客吗?你们口口声声宣扬<中日亲善>难道全是谎言吗?”




黑海啸生被问得一楞一楞的,心想:这家伙口若悬河,句句刺骨,而且字字都上纲上线,弄不好把个破坏中日亲善的罪名送给我,那可就麻烦了。想到这里,他忙满脸堆笑地说:“都说中国是个人杰地灵的文明国度,果然如此,仇先生的快速反击能力,实在让我刮目相看啊!刚才我只不过开个玩笑,没想到仇先生如此才华,实在令我佩服,哈哈哈!”





永生也顺水推舟的说:“其实我也知道,我们汪主席只不过是天皇陛下的一个棋子,我们更是皇军手下的打手,只有努力地服从皇军的命令,才能够称为一个好打手,啸生君您说这样讲对嘛?”黑海啸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这家伙硬起来象合金钢,软下来象个温柔可人的女人。真是不可思议!便和气地对永生说道:“今后我们相互配合,相互团结,一定要把<雄鹰五号>给挖出来,共同谱写中日友善的新篇章。”永生微笑伸出手,强有力地说道:“服从皇军领导!听从司令按排!”黑海啸生尴尬地脱了手套,老老实实地和永生握了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