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在QQ上

今天晚上并不是什么好天气,适逢梅雨季节,从傍晚开始整个城市上空就一直时断时续


地下着小雨,入夜后雨势逐渐大了起来,雨点下成了一条线,将上海市笼罩在一层水幕


之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湿气,风吹起的时候,叫人感觉格外地阴冷。气象台说


夜间的温度可能会降到18到20度左右,这就是所谓的“冷水黄梅”了。


唐静一个人坐在卧室的电脑桌前,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表情专注,两只手飞快地


敲击着键盘,还不时移动一下鼠标,忙的连摆在机箱旁的热可可都顾不上喝一口。削了


一半的苹果和水果刀放在盘子里,苹果的表皮都已经泛黄,


今天是周末,父母出去和朋友聚会,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里上网。


唐静接触网络是在两年前,当时她刚刚结束中考,正是空闲的时候。她的朋友教她如何


上网,她几乎立刻就被这个新奇的玩意迷住了,还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蓝调小雨


云”。那个五 淑头椎 虚幻世界太美好了,唐静在那里感觉无拘无束,异常自由,和素


未谋面的网友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乐趣无穷。


从此上网成为了唐静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家里购置了电脑以后,她的上网


欲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几乎到了废寝忘食足不出户的地步。


今天她从早上一睁眼就坐到了电脑前,一整天都在网上度过的,晚上泡了碗方便面胡乱


吃完后,又回到自己卧室,这一坐就坐到了十一点半。


这时候屋子外面的雨越来越大,连续不断地敲击着窗玻璃,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唐


静觉得很烦,而且外面漆黑一片,也有点恐怖。于是她趁与QQ上的好友聊天的空档,屈


了屈有点酸痛的手指,将音响的声音调大,在WINAMP里选了几首比较快节奏的歌曲。音


乐的声音很快盖过雨点声,整个卧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轻快起来。


唐静满意地吐了口气,揉揉有些发红的眼睛,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热可可,立刻把注意力


放回到网络中去。她手指轻快地敲着键盘,令人眼花缭乱。上网两年以来,唐静的指法


练的炉火纯青,现在可以游刃有余地同时与二十几个人聊天而不混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唐静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她QQ上的好友开始抱怨说她的回话速度


太慢或者根本收不到她的话,而她明明在收到信息后很快就回复了对方的。


“QQ又饿了。”


唐静微微皱了皱眉头。


QQ是时下国内最流行的聊天软件,当负责处理信息中转的QQ服务器太繁忙的时候,个别


用户发送的信息偶尔就会被丢失。今天是周末,上线的人是天文数字,这样的小意外时


有发生。唐静习惯上把这种意外叫做“QQ饿了”“QQ吃话了”。


但是象今天这样连续吃话的情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子对话根本进行不下去,很


快列表上的好友们都停止了聊天,头像不再跳动,整个QQ上变得一片寂静,只看到一排


离线状态的头像一动不动,每个头像都面色发灰。


唐静撇撇嘴,心想这个服务器实在是讨厌死了,难得的周末啊,正聊到兴头上呢。但是


她也无可奈何,只好挂着QQ,一边听音乐一边百无聊赖地浏览常去的论坛。


过了大约五分钟,音乐突然嘎然停止,音箱里发出一阵尖利的电子啸声,随即整个房间


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电脑死机了,但没等她热启动,刚刚沉默下来的音箱传来一阵“嘟


嘟”声。这是QQ特有的声音,意思是“有人向你发送信息”。唐静对这个再熟悉不过,


于是不假思索地按动热键CTRL +Z把那信息提取出来,随即一楞,因为这个出现在她好


友名单里的头像她从来没有见过。这头像模糊不清,铅灰中隐约泛红,而且在本该显示


名字和QQ号码的地方是一片空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