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者近日接到淮河信阳段数十位拉砂司机的联名投诉,称信阳市息县有一个“最牛河砂收费站”,该收费站不仅可以随意扣车查车,而且敢于超越上级政府条规,设卡拉哨聘用社会闲散人员重复征费,过往司机敢怒不敢言,百姓义愤举报无人过问。9月8日至10日,记者赶往息县,对这个“最牛河砂收费站”进行了调查。


暗访:“最牛河砂收费站”牛在何处?



息县位于河南省东南部、信阳市东北部,地处大别山北麓,黄淮海平原南缘,淮河在县境内流长75.4公里,河砂资源十分丰富。由于交通便利,砂质好,息县采砂业盛行。


据了解,被拉砂司机们称为“最牛的河砂收费站”设在位于省道开武(开封至武汉)路、息县淮管办的门口,收费已达两年之久。他们拦车收费的人员有三五人,既没有穿工作服,也没有工作证,都是从社会上聘用的闲散人员。每当运砂司机经过,他们就有人员拦截,向过往车辆收取100-200元不等的资源管理费,交钱即可走人。倘若稍微违抗,便打人扣车。



9月8日夜晚,在罗山县通往息县的省道沿线上,记者遇见了一辆停靠在罗山境内正欲前往驻马店正阳的运砂车。该车司机反映,这辆车的砂是他们从罗山的砂场拉出的,拉出时已经缴纳了200元的河道采砂费,并向记者出示了由信阳市财政部门提供的河砂专用定额票据,一张200元整。“别看这票据,它在息县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他们让我们交多少我们还需交多少。”该车司机对记者说。为证实司机所言,记者和司机一起通行。在车上,司机的一位助手告诉记者,“我们拉过多次了,就数他们(息县淮管办)最毒、最黑。听说他们里面有交警队的人入伙,一旦我们不交钱,他们就扣车或者让我们走,却打电话让交警在前面拦截。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也只好缴费。”



当拉砂车接近息县淮管办时,这位司机助手赶忙掏出200元钱。“先别交钱,你不是还有罗山的票吗?试试看?”记者建议道。车到息县淮管办时,早已有两位中年人等候在路边,示意司机停车。当司机把罗山开具的票据拿出时,两个工作人员并没有接纳,表示这个无用。见助手交涉无果,该车司机下车赶忙掏出200元钱,说了好话,才被允许放行。记者注意到,这两位收费工作人员既没有穿制服,也没有出示有关证件,更没有开具任何发票,收钱便放行。记者趁间隙拍摄了整个收费过程。车离开了收费站,记者向司机再次询问,“你们的票在其它地方管用吗?”“除了息县,其它各地都是通用的,就是在我们驻马店也是承认的,要不怎么说息县收费站牛呢?”司机无奈的说。



据了解,信阳市为规范河道采砂管理秩序、加强河道管理、维护河势稳定、确保淮河信阳段防汛安全,早于2006年2月1日便实施了《信阳市河道采砂管理办法》。按照《信阳市河道采砂管理办法》,河道采砂费、税、基金应在源头砂场交纳,未在源头砂场交纳的,应在运销环节中交纳;征收河道采砂费、税、基金使用市财政部门统一提供的河砂专用定额票据,市水行政主管部门统一领取发放,实行全市“一票通”。


调查:“最牛河砂收费站”缘何敢牛?



9月10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了息县淮管办。抬眼望去,息县淮管办几个大字赫然在目。记者发现,由于是上午,少见过往拉砂的车辆,而门口的几位工作人员正在一边聚集打牌,只不过双眼时不时观望着过往车辆。



在息县淮管办的办公室,一位女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记者询问收费一事,该女同志表示并不知情。记者随后向息县淮管办的王主任咨询此事,但王主任拒绝回答任何问题。记者提出联系淮管办书记李曙光,却被告知李书记因为生病住院,无法取得联系。



据拉砂司机反映,息县淮管办很是霸道。有时司机不缴费,他们也会放行,只是不等你出息县,路前边就会有交警拦截,轻则打人罚款,重则扣车,而且罚款金额远比河砂管理费高得多。也因为如此,过往息县的拉砂司机慢慢的也学“乖巧”了,自知无法逃脱,过站也就无奈的主动缴费了。“前段时间,我们的一个司机因为不愿意重复缴费,他们的人员不仅打人,还把车也扣了,损失了几千块,亏吃大了。我们可是不敢再惹了……”来自安徽的一位拉砂司机告诉记者。



“这种拉砂收费站既不是执法管理机构,也不具备执法主体资格,既无权制定收费标准,也无权向过往司机进行行政处罚,已涉嫌违法。而他们在公路上肆意截车扣车收费,涉嫌公路‘三乱’(乱设卡、乱收费、乱罚款),又是国家严令禁止的。”当地一位路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既然已经涉嫌违法,为何当地政府主管部门置若罔闻,任其发展呢?



“当然是利益的问题了,”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息县淮管办为了获得私人利益,把河道采砂收费权高价承包给政府官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并聘用社会闲散人员私自设岗收取采砂费。他们每年只要上缴息县政府大约170万元的费用,其余收入便由几个承包人分成而得。有了多方后台的“背后关照”,不合理、违规收费也就自然而然了,就是司机有怒也是不敢言的。



记者随后曾多次前往信阳市水利局,多次联系信阳市水利局翁局长和水利局水政监察支队支队长喻某等相关人员,但都被告知人员不在,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质疑:“最牛河砂收费站”还要牛多久?



前有社会人员肆意征费,后有“暗力量”护卫撑腰,有司机质疑:“最牛河砂收费站”究竟还要牛多久?



河砂作为河床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国家重要的矿产资源,具有河床构成因素和国家矿产资源的双重属性,这决定了管理法规和管理体制的交叉性。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建筑市场异常活跃,对砂石资源需求量越来越大,河道采砂逐渐一些人迅速发家致富的“捷径”,由此产生的乱采滥挖乱收费的问题日益严重。



为此,国务院先后颁布了《河道管理条例》、《水法》等规章制度,规范采砂、收费行为。就在河南信阳,也为此出台了《信阳市河道采砂管理办法》。而为严防公路“三乱”,减少多家机构上路执法及以“征稽”名义乱查车现象的发生,河南省交通厅宣布从2008年5月1日起,所有的交通规费稽查都由市级征稽机构统一组织,不允许县级征稽机构单独上路查车。



据了解,早在河南省政府纠风办公布的2005年度治理公路三乱不合格单位中,息县就已经上了“黑名单”。3年过去了,息县淮管办竟然我行我素,肆意串通有关部门在公路上“乱设卡、乱收费、乱罚款”,不能不引人深思。



截止记者发稿时止,“最牛河砂收费站”仍在继续收费。对于此事,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


来源: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