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起火舞厅有民警参股 深圳市长怒斥愧对生命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11 286
导读:新快报9月22日报道 9月20日23时许,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龙东社区舞王俱乐部发生一起特大火灾,共造成43人死亡、88人受伤,59人需住院治疗,其中4人情况危殆。 目前,该俱乐部法人代表、董事长王静等12人已被刑事拘留。深圳市龙岗区副区长黄海广被提名免去副区长职务。 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迅速作出批示和指示,要求迅速救治伤员,做好善后工作,并查明火灾原因和责任人,及时向社会公布真相。 无牌无照擅自经营 据有关部门调查,出

新快报9月22日报道 9月20日23时许,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龙东社区舞王俱乐部发生一起特大火灾,共造成43人死亡、88人受伤,59人需住院治疗,其中4人情况危殆。


目前,该俱乐部法人代表、董事长王静等12人已被刑事拘留。深圳市龙岗区副区长黄海广被提名免去副区长职务。


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迅速作出批示和指示,要求迅速救治伤员,做好善后工作,并查明火灾原因和责任人,及时向社会公布真相。


无牌无照擅自经营


据有关部门调查,出事的舞王俱乐部于2007年9月8日开业,无营业执照,无文化经营许可证,消防验收不合格,属于无牌无照擅自经营。


据深圳警方初步调查,前晚事发时,舞王俱乐部内有数百人正在喝酒看歌舞表演,火灾是由于舞台上燃放烟火点燃电线造成的,起火点位于舞王俱乐部3楼,现场有一条大约10米长的狭窄过道。现场人员逃出时,在过道上拥挤踩踏,造成惨剧。


法人先逃跑后自首


火灾事故发生后,俱乐部的法人代表、董事长王静一度逃走,后自首。目前王静等12人已被刑事拘留。


中央领导迅速批示


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批示:请深圳市组织力量迅速灭火,全力抢救受伤人员,查明火灾原因,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指示:一是迅速查明火灾性质;二是迅速控制责任人;三是迅速控制明火,防止死灰复燃;四是迅速救治伤员,并做好死者善后及家属安抚工作;五是及时发布信息,公布真相,切实做好社会稳定工作。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黄华华也作出了批示,并于昨天上午专程赶赴深圳察看火灾事故现场,探望伤员,还在龙岗区主持召开省市区有关部门负责人会议。


“这是一起责任事故”


目前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公安部、省公安厅和深圳市相关部门联合调查组正在调查事故具体原因。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赵铁锤昨日下午在事故情况报告会上说,初步分析,该特大火灾是一起责任事故,面对这样一起不该发生的事故,大家都应该进一步深刻反思。


市长怒斥区长道歉


昨天,深圳市市长许宗衡在全市安全生产专项工作会议上怒斥某些部门和公务员工作不到位、措施不到位、责任不到位,“愧对43条生命”。而龙岗区区长张备在深圳市政府举行的9·20特大火灾新闻发布会上则多次向市民道歉。


舞厅一股东是民警


昨天,记者从新闻发布会上获悉,警方在刑事拘留了俱乐部法人代表王静(女,41岁,湖南邵阳人)等12人的同时,查明该俱乐部的另一股东是王静的前夫张伟,其系龙岗海关分局的民警,目前在海口出差。


深圳市长怒斥官员


昨日下午,深圳市召开了全市安全生产专项工作会议,深圳市市长许宗衡在会上质问:为什么在深惠路交通要道上的歌舞厅,有关部门和单位就没有发现,没人处理?事发俱乐部经营规模很大,而且是违法经营,但“在各级各类监管部门的眼皮底下,无证无照经营了一年多时间。特别是在‘2·27’事故后,组织了这么多次所谓的地毯式、拉网式检查,竟无人发现,无人查处,真是奇天下之大怪,荒天下之大谬”。


许宗衡表示,这足以说明一些党政干部的思想观念、工作作风出了问题,对安全生产认识不到位、工作不到位、措施不到位、责任不到位。许宗衡表示,不管这起事故牵涉什么人,牵涉到哪一级,都要一查到底,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决不手软,决不搞下不为例。


龙岗区长多次道歉


在深圳市政府举行的9·20特大火灾新闻发布会上,龙岗区区长张备多次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承认区政府“负有监管不到位、隐患排查不力、工作不实、执法不严之责”,对惨痛事件的发生“深感痛心,很内疚,并向死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再次表示深深的歉意,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向市委、市政府作深刻检讨,诚恳接受上级事故调查组的调查和媒体的监督”。


龙岗一副区长被提名免职


据新华社电 深圳市委市政府昨日对该特大火灾责任人作出处理,提名免去深圳市龙岗区副区长黄海广副区长职务,另外,龙岗公安分局消防大队大队长蒋伟标、龙岗区龙岗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勇、副主任谢少辉,以及龙岗区龙岗街道综合执法队队长巫胜龙被免职。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王华平 尹政军 黄学民 王吕斌 许方健 李咏祁 林菁)


生日梦魇,香港青年四死一伤


5名香港青年20日来到龙岗给刚满18岁的蔡伟达庆祝生日,在舞王俱乐部大火中4死1伤。面对突然降临的噩耗,4名死者的家属失声痛哭。据香港特区政府驻粤总入境事务主任朱国光介绍,经过对尸体照片进行辨认,除受伤入院的郑思立外,其他4名香港青年的尸体已被家属认出。


赴龙岗庆祝朋友生日


记者在龙岗区中心医院见到了生还者郑思立。


他正呆坐在床上,眼光呆滞。他的哥哥告诉记者,虽然郑思立受伤并不是太重,但是大火让他至今仍深陷在巨大的悲痛中。


据20岁的郑思立称,他们一行5人都是非常好的朋友。9月20日是蔡伟达18岁的生日,于是他和另外3人商量好,一起从香港到龙岗给蔡伟达庆祝生日。


郑思立一行5人20日晚上9时许来到龙岗,由于事先知道舞王俱乐部可以观看表演,于是他们决定在这里庆祝生日。


醒来已经躺在病床上


据介绍,正当郑思立5人在玩得非常开心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大喊着火了,随后场面一片混乱,所有的人都往外挤。“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着火的,当我们反应过来,火势已经很大了。”


大火离郑思立等人仅有数米远,他们立即跳起往外跑,然而在疯狂向外涌的人群中,5个人很快被冲散了。


“当时我拼命往外挤,但是根本就走不动,而且整个大厅里全都是烟,根本分不清出口的方向。”郑思立告诉记者,浓烟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大厅,他很快就被浓烟熏晕了。当他醒来的时侯,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被送到医院的,当时黑烟往我的鼻子里面涌,根本无法呼吸。醒来后,我向医生打听我朋友的情况,他们说不知道。”


亲属确认4名遇难者


昨日下午,部分伤者家属赶到指定的尸体认领地点——龙岗区龙岗街道办事处认领尸体。刚刚年满18岁的蔡伟达的尸体照片被其家属认出,另外3名香港青年廖本源、卢嘉亮和梁振贤的尸体也相继被刚刚从香港赶到龙岗的家属认出。


据了解,廖本源、卢嘉亮仍是在校学生。面对噩耗,家属失声痛哭。


据香港特区政府驻粤总入境事务主任朱国光介绍,经过对尸体照片进行辨认,除受伤入院的郑思立外,其他4名香港青年已确认在大火中死亡。


咨询点30死者被认领


事故发生后,深圳市及龙岗区政府在龙岗街道诉求中心设立了家属咨询点。昨天下午,记者在咨询点看到,门口已经贴出了相关咨询告示。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昨日凌晨咨询点就设立起来了,主要是让事故中的伤亡者家属在这里登记相关信息。龙岗街道也会随时公布伤亡者的信息,以供家属查阅。


在咨询点大厅内外,挤满了焦急和悲痛的人们,他们多是来寻找失踪亲人的。他们或是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从伤亡者名单上查找亲人的名字,或是在死亡人员登记表上签字确认。


记者看到,咨询点提供的死亡者名单只是一部分,其中有6人已有家属确认。“不应该啊,他这么年轻就没了。”死者江彬荣的多名家属看到名单后,立即大哭起来。不久,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开出证明,并派专人用车将其家属送往殡仪馆认尸。


龙岗街道办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一旦有伤亡者家属前来咨询,他们会立即安排人员提供名单与家属一起确认。确认属实后,会派人派车将家属送到医院探望伤者或去殡仪馆认尸。


记者在深圳市殡仪馆发给龙岗区民政局的一份发函上看到,死者遗体辨认工作将一对一负责,每个死者的家属需由一个工作组专门陪同前往殡仪馆进行辨认。


截止昨晚7时,已经有近百名家属前来查询,有超过30名死者已经得到了家属的确认。同时,对于从其他城市赶来寻亲的家属,咨询点将提供食宿等后勤保障。


龙岗医院


4重伤员病危


昨日中午12时许,记者在深圳市龙岗中心医院了解到,该院从20日凌晨相继接收了数十名在舞王俱乐部大火事件中的伤者。据该院医生介绍,医院收治病人主要集中在住院部,另有9名伤情严重病人在重症ICU病房救治,院方已经对其中4名病人的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其中一名伤者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


据19岁的重伤者张振华的父亲张共标介绍,昨日上午8时30分,该院向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记者在危通知书上看到,其病情主要为吸入性损伤、缺血缺氧性脑病等。张共标告诉记者,20日凌晨2时许,在得知儿子的伤情后,他就赶到医院守候张振华,“但等到的却是病危通知书。”


张共标说,昨日上午和张振华一起被下达病危通知书的还有两人,但是并未见到他们的亲属,“他们的家人可能都还不知道,病危通知书也无人签名”。据张共标介绍,张振华今年19岁,半个月前从广州一家制衣厂辞职来到龙岗工作,“他想离我们近一点,一起照顾患白血病的弟弟张德华,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火灾死者名单(部分)


段 超 女 湖南人 1987年生


蔡伟达 男 香港人 1990年生


韩秉承 男 河南人 1968年生


卢嘉亮 男 香港人 不详


潘进国 男 福建人 1984年生


江彬荣 男 广西人 1986年生


程 武 男 湖北人 不详


陈祥健 男 广东人 1983年生


张 宇 江西人 1978年生


郭跃东 男 广东人 1985年生


黄春华 广东人 1965年生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王华平 尹政军 黄学民 王吕斌 许方健 李咏祁 林菁)

再踩一脚,我就爬不出来了


舞王俱乐部附近某士多店老板许先生目睹了众人逃亡的一幕。他告诉记者,舞王俱乐部是附近最好的一间歌舞厅,前天是周末,生意更加火爆。晚上11时左右,突然看到许多人失魂落魄地冲出来,嘴里大喊着,他们衣衫不整,有的赤着双脚,有的面目漆黑。几人气喘吁吁地冲到士多店前,眼睛里全是惊恐,手臂冒出被烧灼的水泡,但他们浑然不顾一直要水。


伤亡惨重的原因之一是人多混乱踩踏严重


医护人员


许多伤者是踩踏导致


“遇难的人,很多是因为人太多,通道又小,被踩倒后便再也爬不起来了。


”有侥幸逃生的亲历者事后告诉记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没有明火的情况下,为何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有一个原因便是因为当时舞厅人太多,起火后场面混乱,踩踏事件加剧了灾情。记者在龙岗中心医院住院楼4楼见到了两个被踩踏的重伤者。一名女性伤者用一条黄色毛毯裹住身体躺在病床上,凌乱不堪的衣服扔在地上。她的好友介绍,她被救出时已经休克,“身上的伤大部分是被人群踩的,好在都是外伤。”在这名女子的旁边的病床上,一位男性伤者的伤势更严重,该男子已不能说话。“如果有人再踩我一脚,我就爬不出来了……”守候在男性伤者旁边的女子告诉记者,20日晚他们一起去俱乐部娱乐,发生火灾后,他们想逃出去,但因人太多,没跑几步就被人群踩倒在地。“被踩倒后我就一直没能站起来,幸好没人再踩到我了。”她最后才挣扎着爬了出来。


据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介绍,事发后医院所有人都被紧急召回加班治疗伤者,伤者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于人群冲撞发生踩踏导致的外伤。


装修工人


装修材料多为易燃物


昨天中午,记者在事发现场采访时,遇到一位曾参与舞王俱乐部装修的工人阿祥(化名)。据其介绍,由于他住在现场附近,事发时他就在阳台上观看。“俱乐部里面是全封闭的,从外面看不到一点烟火。”阿祥说,该俱乐部的窗户都是用的隔音材料,最外面一层是钢化玻璃,往里面是隔板,最后一层是厚达10厘米的隔音泡沫。而且墙体也大量使用这种隔音泡沫或者消音板。“隔音泡沫烧起来非常快,而且天花吊顶也都是用的塑胶的,起不到阻燃防火的效果。”阿祥说,这些易燃材料的使用,是导致火势迅速蔓延的原因之一。


“这座俱乐部大楼,本来还有一处楼梯,但后来被老板要求封闭改装成电梯。”阿祥说,这样不但减少了原有的消防安全通道,而且剩下的一前一后两处楼梯也十分狭小,宽度只有1.5米左右。“我曾经去3楼看过表演,里面最少能容纳1000人,这么多人短时间根本不可能从这两个楼梯跑出来。”阿祥心有余悸地说,前晚事发时他几名老乡在3楼刚坐下就发生火灾,幸好位置就在门边得以及时逃生。


等待


抬出朋友都没了心跳


前天正值周末,在龙岗工作的小杨约了女友陈珍和另外两名女同事赖建莉、陈小玲一起到舞王俱乐部看表演。当晚9时30分许,他来到舞王俱乐部,在3楼最后面一排找了间卡座坐下。一个多小时后,正当大家准备离场时,小杨表示要去趟洗手间,于是她的女友便和另两名女伴在座位上等他。


“我上完洗手间,就听见有人大喊‘着火啦!’我出去一看,大厅内到处是浓烟滚滚。”回忆当时情景,小杨惊恐地说,他当时想回去找3个朋友,但汹涌的人潮带着他向俱乐部门口冲去。


当小杨安全逃生后,他欲再次冲回去救朋友,但已看到他的女同事赖建莉被人抬了出来。看到赖建莉一点反应都没有,学过急救知识的小杨立即给她做人工呼吸。很快,救护车也来了,他立即将赖建莉抬上车送医院抢救,但后来听护士说她已经没有心跳了。”小杨沮丧地说,大约一小时后他的女友陈珍也被人抬了出来,已经嘴唇发黑,没有了心跳。


“是我亲手将她们俩抬上救护车的,怎么就在伤亡名单上找不到呢?不过,我的另一同事陈小玲在医院找到了。”昨天清晨就守在咨询点门口的小杨始终弄不明白,陈珍和赖建莉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了。事发后,小杨用赖建莉的手机通知了她在河源老家的亲友,赖建莉的亲友们也于昨天上午7时许到达深圳,而陈珍的老家在湖北,亲友们还一时无法赶来。


据赖建莉的叔叔赖先生称,亲友检查赖建莉的遗物时发现,她并没有把身份证带在身上,因此就算赖建莉遇难,殡仪馆也无法查询她的身份。


逃生


幼师惊魂仍欲救小孩


在龙岗一幼儿园工作了4年的何丽敏老师躺在龙岗中心医院9楼71号病床上,插着呼吸机。9月19日晚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今天上午11时我醒来时,医生说我的心脏一度停止跳动。”小何说,前晚9时许,她和三个女同事去舞王俱乐部玩,进舞厅后她们坐在俱乐部三楼最后一排沙发上。


“当时我们正在看‘警察抓小偷’的小品,突然听到‘砰、砰’两声响,接着就看见屋内的电线冒起了火花。”小何回忆道,舞厅内很多人见此后准备离开现场,但有人说这是焰火表演,一两分钟就没了,“我们听后就站在原地没动,但突然之间,屋内冒起一股浓烟,然后灯就熄灭了。”


小何和另一位同事万绪梅见势急忙往外跑,“我突然听到有小孩的哭声,我想回去救那个孩子,但我被人群挤着往前走,没有办法回身。”小何告诉记者,和万绪梅摸索到楼道内一处有水的地方后,她们脱下衣服沾水后捂住了鼻子,“我往她背上泼了很多水,然后靠在她背上晕过去了。”据小何回忆,在逃生的过程中,她并未发现舞厅内有消防应急灯亮起。


小何说,直到昨日上午11时许,她才醒过来,“昏迷中我隐约感觉到有人为我做人工呼吸,但全身剧痛,眼睛也睁不开。”昨日醒来后,她发现自己右肩上贴着一个“重12”的标识,“医生说我是第十二个被救出来的重伤员,如果再晚点可能就没命了。”


何丽敏告诉记者,她的两名同事在现场一名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幸运逃生,但和她一起逃生的万绪梅到昨日上午仍未找到。


寻找


冲出后帮忙抬出7人


唐和平是四川人,在东莞打工,20日下午,他应朋友之邀来到深圳龙岗聚会。当日晚上8时许,他们一共4人来到舞王俱乐部。当晚10时50分左右,舞台上正在演出一个小品节目。“演的是警察抓小偷的故事,当时两个小偷站在前面,一个男子突然“砰、砰”开了两“枪”,紧接着,电线发出‘啪、啪、啪’的响声。”随后突然停电了,整个舞厅一片漆黑。“大厅里的人都拼命往外跑。”唐和平坐的位置离门口只有10米远,但唐和平却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挤出去。


“我的两个朋友被困在里面,当我想去救他们时,已经挤不进去了。”唐和平说。


唐和平说,他的朋友林素华和罗文龙没有逃出来,“不管怎样,我也不能抛弃朋友。”唐和平本想跟随消防队员冲进大厅。但舞厅里的烟太大,他只能守在门口。戴着防毒面具的消防队员冲了进去,抬出了多名伤者,他便在门口做帮手。


半个小时后,唐和平一共帮忙抬了7个人,但始终没有见到他的朋友。“里面的烟太大了,我被呛得差点晕倒了。”


从火场出来后,唐和平到各个医院寻找,在龙岗区中心医院找到了林素华,但到昨日下午还没有罗文龙的消息。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王华平 尹政军 黄学民 王吕斌 许方健 李咏祁 林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