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二十二章:虚无鬼镇

zxj6900520 收藏 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URL] “鬼艄公”终于不能再忍受“真火炼魂”之苦,开始现形并向泽新告饶。经过盘问,泽新了解到这里竟然是介于阴阳两界之间的虚无世界。此世界是通往人界、魔界、阴界的路口,就在不远处有一得渡镇,就是各路交汇的枢纽。 泽新再问将他们二人迷魂引到此处是为何?那“鬼艄公”说他和鬼婆都是来自魔界的,这次出来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鬼艄公”终于不能再忍受“真火炼魂”之苦,开始现形并向泽新告饶。经过盘问,泽新了解到这里竟然是介于阴阳两界之间的虚无世界。此世界是通往人界、魔界、阴界的路口,就在不远处有一得渡镇,就是各路交汇的枢纽。

泽新再问将他们二人迷魂引到此处是为何?那“鬼艄公”说他和鬼婆都是来自魔界的,这次出来就是为魔君寻找“生人”祭品的,只是没想到才出来就栽在祭品手里啦。

此刻,那黄衣美女也清醒了过来,看着愁云惨淡的四周,听着泽新和“鬼艄公”的问答,已经吓得手脚冰凉,浑身哆嗦。泽新看到她已经清醒了,赶紧故作轻松的对她说道:“你好。我叫泽新在工行上班,和你一样也被他们骗到这来了,不过你别害怕,我已经控制住了这“艄公”,我们马上就回去。”

:“客人,你们从这里是回不去的,要回去也只能先到得渡镇,三天后才有回去的船啊!”“鬼艄公”讨好似的的说道。

:“什么?你说从这里回不去,为什么?”泽新大吃一惊,暗想这回不去,可怎么办?,

:“客人,你们不知道在这虚数世界里,来去之道是不能混同的,您看看咱们来时的路吧。”

顺着“鬼艄公的所指,泽新他们看到一片无尽的惨雾笼罩的汪洋。“鬼艄公”接着说,这就是“虚无之海”,从这里走,一万年也别想找到回去的出路。

泽新默然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在自己的“天眼”中,的确看到这海已经不是来时的西湖,而是无边无际的一片汪洋。看来“鬼艄公”并没有骗自己,要回去还真得另找途径。

:“你说话啊!咱们到底还能不能回去啊?”那个女孩看到泽新默然后着急的拉着泽新的衣袖,将泽新的思维拉回到现实中。

泽新冷静的看着她着急的表情说:“如果你答应我能保持冷静,并且在行动上听我指挥,我就告诉你。”

那女子将手收回来,做了个洗脸的动作:“好的、好的!我能冷静了,也答应你的要求,你说吧。”

泽新舔了下嘴唇说:“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不是人间,这时一个神、鬼、魔混杂的地方,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而且我们来时的路已经不存在了,要回去就得找新路,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找?但是我一定会找到,并带你一起回去。我需要你的配合,最重要的就是需要你的冷静。”

:“你说什么?你说这里不是人间?难道是鬼蜮不成?哈哈……你骗谁啊?这世界上有鬼吗?哈哈……”这个女子根本就不相信泽新刚才的话,反而被泽新郑重的表情逗乐了。

泽新一把抓着她的手,拉到水边一指外面的汪洋:“那你自己看看,这是西湖吗”?那女子立刻大张着嘴,呆立在那里。

泽新又将女子拉过来朝“鬼艄公”说:“‘鬼艄公’显出你的原形来,让这位小姐开开眼。”就在这位女子面前,“鬼艄公”转眼就变成了一缕发出桀桀笑声的黑雾,围着那女子转了一圈。吓得那女子大叫一声,将头埋在泽新肩上哭了起来。

经过眼见为实的考验,那女子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也明白了在这里只有自己和这个青年两个“活人”。她叫龚雪,26岁。是杭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眼科医生。今天下班后原本是赴朋友的约会,在路上买了那老太太的玉兰花,结果被迷到这里……。泽新也再次简单介绍了自己以及来到这里的原因和自己了解的处境。

听完泽新介绍的龚雪,心里很后悔买了那不明不白的玉兰华。此刻她只能将自己离开这里的希望,全部寄托到能制服 “鬼艄公”的这个泽新身上。

等到龚雪安静下来,泽新再次开始细细盘问那个“鬼艄公”,得知想离开这里必须先到“得渡镇”,那里三天后就有一班专门送人还阳的船,至于那船是怎么回事他是不知道的?只有去了才明白。

泽新问完后,看着龚雪说:“看来我们这次必须得‘深入虎穴’了,回家就得去得渡镇。那里可是什么怪物都齐全的场所,你可不要吓哭哦。”

:“我跟着你,要死咱两死一块,谁也不能先跑了。”龚雪毕竟26岁的大人了,不是小女生。经过思考,她已经决定和从新一起去冒险寻找回家的路。也的确没办法,毕竟在这里只有泽新是唯一和她一样,是可以互相依靠的人类啊。

:“好啊!只要你不怕,那我怕什么?我们一定能回去。”看着突然坚强的龚雪,泽新深受鼓舞。

最后泽新让“鬼艄公”带路越过荒草弥漫的滩涂,向“得渡”镇方向走去。在路上龚雪始终拉着泽新的手,没有松开过。因为这里实在与人间不一样,天上没有星星,更谈不上白天、黑夜。走了半天路,头上的天空始终灰蒙蒙的,那光线仅够看清路而已。最令人可怕的是,走在路上的你身边不时地飘过一些徒有影子的动物类鬼魂,好像赶路似的都向‘得渡’镇飘去。有些调皮的动物魂魄可能觉得泽新他们很奇怪,就在经过时扰一下他们,开心的吱吱叫着跑到前面去。所以吓得龚雪上下牙直打架,泽新开始也很警惕,后来觉得这些动物的灵魂并没什么恶意,故而也放松了下来。

看到龚雪害怕的有点神经质的紧紧抓住自己左手的动作,泽新停下脚步,抽出自己的左手,伸进右手袖子里往下捋,不一会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十八颗檀香木念珠串就的手珠,并给她带在手腕上。

让龚雪奇怪的是那串手珠带在手上后,那些飘过身边的动物灵魂,立刻开始远远散到路边去了,不敢再靠近她。:“看来这个叫泽新的银行小职员还挺厉害的嘛,就这么一个‘手链’就吓得那些怪物不敢过来了。我可要把他抓紧,不然丢下自己在这里,那就只有哭的份了。”想到这里,她不但没有松开抓住泽新的手,反而抓的更紧。泽新说她现在可以松开自己,但是她说不行。弄得泽新也没办法,只好让她继续抓着自己。

在“鬼艄公”的带领下,已经能隐隐约约看见一片昏暗的镇子。“鬼艄公”停下来说他不能进镇子,因为他是魔界的鬼,他只能带路到这里。泽新没有为难“鬼艄公”让他离去,那“鬼艄公”走了几步却回头对着泽新说:“先生你虽是有修行的人,最好还是尽快离去,因为魔君可能已经从鬼婆婆‘那知道你们的到来,一旦遇到魔君可能后果难测。”说完“鬼艄公”转身既去。泽新也回了句多谢。

不知道是龚雪拉着泽新,还是泽新拖着龚雪,他们就这样挪进了“得渡”镇。

所谓的“得渡”镇其实就是由篱笆围起的一个院子,里面有七、八间平房和一栋两层的木楼组成。在院子入口处有一牌坊上有大篆“得渡”镇三字而已。院子前面是一片空地,空地前方临水有个小小的空码头,看起来也残破的可以。

但是可以看得出四周有不少微露形迹的小路。那些小路上来来去去的走着或飘来各种各样的魂魄,原来由此才可以看出“得渡”镇的枢纽地位啊!虽然有佛主的手珠护身,但是龚雪的脸色已是好看不到哪里去,她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啊?简直颠覆了她在大学里学到的所有知识。而泽新虽然也有点发毛,但是毕竟是经历过、见过一些古怪之事的人,所以泽新就显得比较镇定。泽新心里想的是自己能到这里,可能是有一定因果的,既然来了,最好的选择就是安然处之。

思想之间,泽新和龚雪就走进了“得渡”镇所谓的院门,院子里竟然也有一块空地,院门正对着那栋二层小木楼,从新在天眼里观察了一下木楼,怨气中夹杂着正气,真是奇怪的地方,泽新心里一边暗自想着,一路来到木楼前,看到这里也有块匾“得渡客栈”。滑稽至极!真是想不到这鬼地方还有客栈,这样也好免得这三天不知道哪里去安身。龚雪也看到了那楼门上的匾,正在想进不进去的问题时,见泽新则抬腿要迈进去,赶紧拉了泽新一下说:“这是咱们人住的地方吗?你小心一点不好吗?”

泽新看着她一笑说:“别担心,一切有我在呢,你要有信心啊!”说完就拉着她进去了。

店里还真像是个客栈的样子,一个站在柜台后面的黑衣老人看到泽新他们进来,猛然一怔心里暗说:“这是什么人啊?身上的阳气这么足,明明是人间的人怎么来这里的?”那老人赶紧从柜台后面转出来打招呼,一连三个问题发出,问泽新他们是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是否要住店?

:“您是掌柜的吧!我们是旅游途中迷路的人,看到这有灯光就摸着过来了,请问您老还有空房吗?我们要住店。”

那老人看着泽新翻翻眼睛心想:“你这个小伙子骗谁啊?你们参加的哪门子旅行团能到这个地方来?既然你不说,那我也就不问了。”

但在表面上老人则表现出很热情地说:“噢..原来是这样啊!还好我们这还有空房,你们就先住下来休息一下也好。对了你们饿了吧,想吃点什么?告诉我就可以了。”

泽新也在观察着面前的黑衣老人,怎么看这位既没有丝毫的鬼气,也没有魔鬼的煞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是人不成?

心里猜测着对方的身份,表面上还继续和老人扯皮说:“那谢谢您老人家了,还是先带我们去看房间吧。晚会再吃饭也不迟的。”

龚雪看到泽新这样和怪老头扯皮、撒谎虽不知原因,但是也没说什么。她心里明白在这种地方,自己还是少说为好。

这小木楼一层是个饭厅,二层是三面客房,通过饭厅里的木梯跟着老人,泽新他们来到二层正对着楼梯的一个房间。这房间真是够简陋的,只有一张桌子四把椅子,没有床也没有其他的设施。黑衣老者将一盏油灯放在桌子上板着脸说:“客人这里的店费是按时辰算得,每个时辰一钱银子。你们要住多久呢?”

这下可难住了泽新,自己到哪里去找银子啊?看着泽新为难的表情,老者又一脸正经的说:“没有银子,金子也可以或者你们有值钱的东西也可充店资。”

泽新心里想:“看来这店时没办法住了,人民币肯定是不能用了。”泽新脸上显得很无奈,正准备招呼龚雪一起走人。

忽然听到龚雪说:“老人家,不看看这项链能当金子使吗?”说着从脖子上解下一根金项链递给黑衣老者。那老者将项链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几下忽然哈哈笑着说:“姑娘,这东西当然可以当金银使了,只有你们人间才有这么纯的金子啊!我们这里没有这种成色的。”

龚雪:“那您看能当多少时辰的店钱?”

黑衣老者:“嗯!三天三十六个时辰吧。”龚雪赶紧向那老者表示感谢,那老者则一眼就看见了龚雪手腕上的佛珠。老者的瞳孔立刻放大了,语气也有点结巴:“姑娘,你手上的佛珠何处得来的?你可知这是何物?”

龚雪疑惑的看看手腕上的佛珠,有看着泽新说:“这是他的,让我用着护身的。”

本来泽新看到龚雪用自己的项链抵偿店资,正觉得很过意不去,忽听那黑衣老者提到了檀香木佛珠,赶紧抬起头来回答老者的问题:“此珠传说曾是佛主手中之物,是由十八颗檀香木珠组成。后被印度僧人带入中原进贡给汉恒帝,而后又落入民间,最后成为齐云山玉虚宫之物,不久前由玉虚宫‘静虚’道长馈赠与我。老人家您是否觉得此珠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此珠的确不寻常,隐隐有紫气环绕,难怪你们一路能到这里,没有受到外面那些邪物的伤害,原来有如此佛宝护身啊!”那老者眼睛里露出一丝羡慕的神情看着龚雪手腕上的佛珠。泽新上前一步说:“老人家,我看你也不是此处之人,怎么能在这里开店?”

:“哦?小伙子你也能看出老朽不是此间之人吗?”老者有点惊讶的上下打量着泽新。

:“刚才我没有说明白,我在这里向您老人家赔个不是。我本是修炼之人,只是醉酒之后才被那个‘鬼婆婆’迷住了心神来到了这虚无空间。这位女士也和我一样,幸亏我酒醒后制住了‘鬼艄公’经过盘问才来到您这得渡客栈寻找回去之路。还望你老人家给予指点,待我们能回去之际,泽新愿将此珠相赠。”说完从新向老者深深一躬,那老者这才明白二人的来历,在听到泽新愿将此珠赠与他时,表情上有了一丝惊讶。

老者明显的平静了一下心境告诉泽新他们,他原来是江西龙虎山的一个修炼道人,后来为了追杀一个魔头进入了虚无空间。在这里竟然被那魔头和其手下的妖魔所暗算了,危险之间遇到了‘地藏王菩萨’,地藏菩萨出手降服了魔头和众妖魔。最后菩萨慈悲心大发,将自身百丈以内的孤苦魂灵全部渡化。并要那魔头和众妖魔发誓永世不再伤害菩萨立身处百丈内的任何灵魂。后来菩萨点化出这个“得渡”镇,由于感激菩萨救命之恩,这个老者就主动担任起这个地方的店主已有近四百年的时间。自那以后,很多逃难的灵魂和各色神、魔、妖怪在危难之时都往这里跑,只要进入“得渡镇”的牌坊后,仇家就不能再追杀,进而逐渐在虚无世界里形成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

泽新听到黑衣老者的故事后如有所思的说:“真是想不到,这里竟然是‘和平饭店’您老就是‘周润发’啊!”

那老者自然没听明白,但是旁边的龚雪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并忙着解释:“老人家,他讲的是人间的一个故事,也有一个叫‘和平饭店’的客栈,是逃难人的避难所,那饭店的主人叫‘周润发’。”黑衣老者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老人家,你说在这里呆了四百年了?难道你成神仙了吗?龚雪好奇的问着。那老者回答:“我倒是想成神仙啊,可惜神仙不是那么好做的。这是虚无空间,在这里你来时什么样,那你呆多久也还是那样,这没有年老、年轻的概念。”

:“那就说这里的一切都是长生不老的啊?”龚雪睁大了眼睛继续问那老者。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这里可不是姑娘你这样的人应该呆的地方啊!”泽新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是啊!呆在这里,你是可以长生不老,但是得先找个妖怪作老公哦。呵呵……。”龚雪直接白了泽新几眼,气得无话可说了。

老者让泽新、龚雪稍等一会,出去没多久就端着一些素菜走了进来。泽新吃惊的问:“老人家这里还有咱们人吃的东西啊!”

老者得意的回答:“当然有了,不然老夫怎么活着四百年啊!”,老者边说边招呼他们吃饭。事后老者告诉他们这些菜都是一些被客栈救过的魔、神给他从外面带来的,几百年来从未间断过。

:“看来做好事的人,在那里都不吃亏啊!”泽新心里一边想,一边看了看吃饭的龚雪。

最后老者告诉他们,安心在这里住三天,等回阳界的船来时再走。虽然魔君可能知道他们到了虚无空间,但是那魔君对于客栈还是不敢轻易进入的。还有不要轻易出房门,不要惹事,有什么事先叫他一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