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二十一章:西湖鬼渡

zxj6900520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URL] 草原上的朝阳看起来就像是“高邮咸鸭蛋”的蛋黄一样,红的发亮。泽新细细的吸取着太阳的正刚阳气,又过了好一会,才站起活动着麻木的身体,向“多智钦寺破旧的山门走去。 刚到山门里就看到那个被昨夜人魔之斗吓瘫在地的中年”四川“喇嘛。他老兄到现在还站不起来,见到泽新走过来,那”喇嘛“几乎是爬行着过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草原上的朝阳看起来就像是“高邮咸鸭蛋”的蛋黄一样,红的发亮。泽新细细的吸取着太阳的正刚阳气,又过了好一会,才站起活动着麻木的身体,向“多智钦寺破旧的山门走去。

刚到山门里就看到那个被昨夜人魔之斗吓瘫在地的中年”四川“喇嘛。他老兄到现在还站不起来,见到泽新走过来,那”喇嘛“几乎是爬行着过来,抱住泽新的一只脚往他的头上放。嘴里囔囔着菩萨、活佛的叫个不停。

泽新看看此人又看看破败的寺院,忽然一个主意冒上心头,微笑着将那喇嘛扶了起来,指着破败的寺院对他说:“我们相遇其实是佛主前定的机缘,你将是此寺的主持,将这里变成真正的“多智钦大密悉地吉祥光明洲”,不要辜负佛主的期望哦。”说完泽新就扔下那发呆的喇嘛,径直去大殿里找寻自己的背包。

等泽新再次经过山门时,那喇嘛似乎明白了从新刚才对他说的话,跪在路边发出讯问:“活佛!我该怎么振兴此寺?”

泽新站在那里略微一想:“你可去西藏山南之桑耶寺,就说你是受我之托即可。”说完走了几步又回头告诉那喇嘛:“将来一定要在对面神山之顶上修建一座”“光明吉祥宫”,可以化此地为吉祥佛地。“说完后泽新再也没有回头一路走上前往县城的山路。

后来这个四川喇嘛果然在桑耶寺的帮助下,开始改造、重建传说中的“多智钦”寺,到2000年规模初现。现在该寺已成为不持教派中一个重要的“丛林”,被誉为“桑耶第二”。

再说泽新离开班玛县后,座长途班车两天后回到西宁家里。好好的在家吃喝、休息了一个多星期,在休假到期的前一天才回到工行西海中心支行上班。

自己才刚回来,马胖子就立马知道了,晚上自然就是一顿乱吃胡喝,第二天才进办公室就又接到行办通知,让自己去常州培训中心参加信贷流程电子化培训,授课时间是一个月。就这样刚回来还没暖热椅子,泽新就又得出发了。

工银行杭州金融干部管理学院常州培训中心是直属于总行的专业培训机构。以工银行中高级管理人员、中高级专业人员,基层机构负责人以及重要风险岗位业务骨干的培训为主。培训中心位于常州西郊的北飞路45号。本次培训的目的为了在全行信贷专业普及计算机使用,因为1995年前我行的信贷岗位尚未实现电子化,后来这两年虽然配备了电脑却在使用中经常出现各种问题。故此总行举办这样的培训,其中就是教大家学会使用电脑而已。培训、学习的日子真是舒服,课程一点也不紧张,反而留给大家游览名胜的时间多多。

培训期间泽新跟着各地工行的同事一起游览了红梅阁、文笔塔、天宁寺、陈渡草堂、篦萁巷以及茅山风景区和天目湖,游玩的不亦乐乎。当然还有太湖大闸蟹的味道,也是好极了。对了,泽新此次江南之行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定去杭州一次。不然的话,怎么能算来了趟江南呢!

在学习结束前的第八天,泽新谎称行里有事,必须先回去为理由向培训中心负责培训的老师撒谎请假,那老师单纯的竟然没有怀疑泽新的动机,只是让回去后由行办出份证明,向中心报备一下即可。泽新临行前特地向几个杭州分行的学员打听了一下路线,就急急忙忙“流窜”向杭州这个心中久仰的旅游胜地。

在泽新眼里1997年的杭州已经是一座名副其实的钢筋混凝土丛林了,到处是人和车,看的从泽都快有点眼花缭乱的头晕。第一次来这里的他,因事先请教了杭州的学员,一到杭州就直接坐31路车到邮电路湖滨路交界处的中华饭店登记了房间,这里住宿位置巨好,出门就是西湖,过一条街就是仁和路。仁和路上的知味观是赫赫有名的餐馆,集中了杭州的地方小食,如猫耳朵,小笼包,幸福双等等吃多少买多少,凭卷取食品,吃不完也可退,1997年时15元就可吃饱,从新还要了一瓶低度洋河大曲就在这里大吃了一番。

在酒足饭饱后,泽新穿过东坡街来到半晚时分的湖边,那八两低度洋河没有让他醉倒,反而倒有几分兴奋,沿着湖边的人工绿地往断桥方向闲逛而去。正在酒精造成的兴奋中走路的从新,根本没有在意什么时候身边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对襟服饰的老太太。

那老太太手里挽着个不大的篮子问从新:“客人,买一串玉兰花吧,这花很香、很香的,才一块钱。”泽新压根没有想六月的季节是不是玉兰花开放的时候,也更没想到这串玉兰花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掏出一块钱,从老太太那随意买了三只一串的玉兰花,套在了左手腕上。由于泽新的大脑此刻尚在酒精的控制中,根本就没在意去卖花的老太太接过钱时,脸上的阴笑。

买完玉兰花,泽新继续在路上闲逛,但是总觉得脑袋越来越重,脚步越走越慢,更要命的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

奇怪的是,路上的人越来越少,最后泽新觉得湖边就剩余自己一个人似的,:“难道是自己喝醉了?不可能啊!”泽新对自己喝那点酒还是有把握的,不可呢醉啊?带着这个迷糊的问题,泽新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湖边缘上。

正在疑惑自己怎么走到这里来了的泽新,回头一看竟然不见身后灯火辉煌的杭州市,这可吓了他心头一跳,酒精也吓散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泽新正在整理思路,却听到一个类似“公鸭”的嗓音:“客人,船都要开了,你快点上船吧。”

眼前的湖边竟然停着一艘黑乎乎的小船,一个躬着腰的艄公在问泽新。更令人吃惊的是,自己的双脚竟然很听从那艄公的指挥,径直就上了那艘小黑船。也不知道那小船划了多远,坐在船上的泽新此刻已经从酒精的麻醉中逐渐清醒过来,对于自己怎么上了这船,泽新也记得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老太太和这船有古怪?”想到这里泽新默默运起“天眼通”看了一眼左手腕上那串在一起的三支玉兰花,:“妈的!真是想不到,在杭州这么热闹的城市都能遇到这些鬼东西。”原来娇艳洁白的玉兰花竟然是用白纸叠出来的,泽新真是又气又笑,气的是自己今天偏偏心血来潮喝什么酒啊,凭自己的修为,怎么能栽在这些宵小鬼辈手里。笑的是这些家伙找上自己的门,难道他们还想再死一回?其实是泽新今天喝了酒,酒气很重,以至于酒气盖住了修行者所发出的背光。泽新此刻自然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就在此时,泽新发现这船上还有一位乘客,一个穿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子,正睁着一双美丽但空洞的眼睛呆呆的坐在自己的侧对面,看到她手上也挂着三只一串的白纸玉兰花,已经被那“鬼花”迷住了心神。泽新这才知道,今晚上鬼当的还不至自己一个,好在自己是修练之人,酒劲散去心性就可归正,不然真不知道被这“鬼船”渡到哪里去?

泽新本来想立刻发难,但是看到船上还有一人后,改变了主意,决定等船靠岸或是有了立足之地后再收拾这些鬼物。因为船在水中,泽新又是个“旱鸭子”,就算自己能借神通移至陆地,但是这女的怕是没办法救。泽新于是默默观想出朵莲花,一朵于己左手中,将那迷魂的纸花轻松控制了起来,对于那女孩她手腕上的白纸花则不予理会,这是因为现在还在船上,不能让她马上清醒,因为时机未到。

:“二位客人你们到地了,赶紧跟我上岸吧!”

听到“鬼艄公”的话,泽新抬头看见了一片黑乎乎的陆地,在“天眼”中那虽然是一块愁云惨雾笼罩的陆地,但是泽新认为站在地上那也比在水里强。转眼之间那“鬼艄公”就惊讶的看见这个男的客人站了起来,还顺手拉起了对面的女客人,从他身边一闪上了岸。“鬼艄公”还没明白过来,就见那男客人将两人手腕上的白纸玉兰拽了下来,一扬手那白纸花便被烧掉了。男客人面对着“鬼艄公”一笑说:“怎么样‘鬼艄公’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吧,不然你今天可要注定倒霉了。”

这下可是“鬼艄公”自打做鬼摆渡以来还没遇到的情况,明明是被“鬼婆婆”用“迷魂玉兰”迷住心神的一个醉汉,怎么此刻却对自己说了这么一段话呢?“鬼艄公”暗叫不好:“遇到有道行的人了。”

泽新此刻也顾不上身边还有那位还没回过神的美女,自己默念起七字真言,并关注着“鬼艄公”的动静,以随时提防这个老鬼逃跑。

在“鬼艄公”的鬼眼里,对面那个男客人身形已经放射出白色的光芒,耀的让他睁不开鬼眼。“鬼艄公”赶紧使用“鬼隐形”将自己的身形隐去,还是想跑!在泽新的天眼里这个鬼根本是无法遁形的。“鬼艄公”正有一份庆幸时,却看到对方变幻了几个手势,自己遁起的身形呼啦一下就被火焰围了起来,而且这火还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这下“鬼艄公”终于品尝到了“真火炼魂”的痛苦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