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海,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时至今日,我国政府并没有对南海全部海洋和岛礁行使事实上的主权,在35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和约260多个岛礁中,绝大部分被外国占领,越南早已完成了已占岛礁的军事部署,并声称拥有南沙群岛的全部主权。21世纪是海洋世纪。南海及其岛礁的重要战略地位、经济意义对于中国决不仅仅是主权的象征,而是事关民族复兴、国家持续发展和把握未来若干世纪国际战略主动的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

台海局势缓和后,早日解决南海问题就成为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企盼,但南海争端由来已久,情况十分复杂。如涉及周边国家多、海区既成态势于我不利、国际势力已经插手海洋经济开发、国际社会对我和平崛起存有疑虑等等。因此解决南海问题必须立足全球高度,把握重点、统筹规划、妥善实施。这篇小文以立足现有国际背景,考虑适度超前的国防实力为前提,就解决南海问题的战略筹划谈几点看法。

一、以和平渗入方式,加强南海各类国际活动的参与度

南海的国际开发是既成事实,要解决其主权争端我们就必须参与进去,充分显示我们在南海的存在和愿望,并且要有与多国长期周旋的准备。首先,要成为解决南海问题的积极参与者。无论是我国独自的海洋行为,还是双边、多边、抑或是国际性的活动,都要积极主动地抓住每一次机会,并力争在其中争发挥主导作用。既要重视官方活动,也要开展民间活动,发挥侨胞在当地的影响力。其次,要参与到海洋活动的各个领域。如能源开发、渔业资源开发、海上运输、科学考察、灾害预警预报等,要在每一个层面的活动都看到中国的影子。当前大力开展好海上观光旅游非常重要,不但可以对外宣示主权,还可以对内强化海洋观教育,且有利于经济发展,应该重视抓好。再次,要充分做足"和平"这篇大文章。要公开我国"和平利用、和平开发、和平共处"的处理南海原则,树立好我国和平崛起的形象。在现阶段要利用我经济、政治、国际事务的强势,尽量和平处理南海纠纷。应审慎展示军力,因为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在南海进行频繁的、小规模的、不解决根本问题的军事活动既不能彻底全面解决问题,也不利于我多领域、多层面地参与到南海活动中。

二、利用大国优势,逐步营造有利于我解决南海问题的国际氛围

南海、主要是南沙的局部战略态势尽管对我不利,但中国是一个大国,国力快速发展,在联合国安理会有否决权,在国际事务中能发挥较大作用,在亚洲、特别是在东南亚有影响力,这是我国的绝对优势,南海周边国家对此无法改变。一方面,要借鉴"反台独"的工作思路,像宣布"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一样宣布我对南海的主权,把他作为对外交往的基本原则和对外宣传的主调之一。特别是与那些在南海没有相关利益的非洲、欧洲、美洲、部分亚洲国家,以及上合组织等国际组织交往时,必须把南海问题作为话题讲清楚,得到这些国家的理解和支持,争取更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表态,形成对我有利的国际共识。另一方面,要处理好与大国的关系。美日等国对我向南海发展肯定保持高度警惕和采取抑制反制措施,我们应有所准备。对此可以把南海问题纳入全球战略来统筹安排,发挥我在世界范围的经济和外交影响,以"利益对等、利益共存、利益互惠、利益置换"等策略加以分化、缓解和解决。要充分利用俄罗斯最新崛起的动向,强化战略伙伴关系,打好手中的每一张国际关系牌。

三、采取正确的作战方针,突破一点震撼全局

武力解决南海问题是恢复我国在南海行使主权最终、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但在当代国际环境下,我们大张旗鼓地发动"收复南海战争"是不可行的,这不仅要极大地消耗国力乃至影响我国现代化进程,而且树敌过多,难以在国际上赢得广泛同情理解和支持。动武必须在营造好国际大环境的前提下,牢牢把握好以下五点:一是抓住各种机会,力争按国际惯例办事。随着南海开发活动的广泛开展,可供我派遣军队南下南沙的机会必然越来越多,如打击海盗、反恐、护航、海上救助、国际救灾行动等等。这是国际公认的可由军队负责的行动。在这些行动中,我们完全可以象美国一样由海军大型舰船编队出面担纲,任务完成后,还可以以各种名义"逗留"下去,伺机而动。二是正确定位作战理由,赢得国际同情。要善于发现战机,扑捉战机,甚至主动创造战机;公开恐怖威胁和我海上受损伤人员、财物等情况,博得国际舆论同情;以反恐和打击海盗,保护我国船只、人员和物资安全为公开的作战目标;使用压倒性优势兵力,确保一击得手。这样就使得我出师有名、动武合理,控制有方,并可以防止强敌以支援事关国家为借口的军事介入。三是选准用兵的着力点,使威慑力尽量辐射到全海区。作战地点主要选在对全海域有震撼力、对南海战略环境威胁最大的敌占岛礁附近,战斗中以部分兵力打击海上海盗和恐怖分子,大部兵力适时转向岛礁,以强大火力给予岛礁守敌以毁灭性打击,而后以追歼残敌为名迅速夺占之。四是控制作战规模,"量兵择敌"。要分阶段、有计划逐步进行,防止摊子铺的过大。要选准打击目标,不可一次树敌过多,做到打击一个,震吓一方,不打则已,打则必胜。五是在海上和岛礁战斗结束后,以继续维护事发海区安全为名,确立军事存在的正当性。要善于引导国际舆论,宣传海盗和恐怖分子的危险仍然存在,我国船只安全仍然受到威胁等,借此长期维持在南海海区的舰船锚泊和巡逻警戒。必要时以沉箱、抢滩等方法建立新的礁盘工事建筑,进而逐步扩大我军事优势,挤压别国在南海的空间,最终达成战略目的。

四、多种手段并举,在军事解决的同时注重政治外交作用

解决南海问题,国家实力和国防实力是基础和前提条件,军事手段完全有可能成为最后和最终的途径。当时机成熟、条件具备,我们准备出手收复南海时,也必须立足南海,放眼周边,着手全局,以多种措施相配合的"组合拳"制敌取胜。比如,我们在出兵南海时,还可以在陆上陈兵边境或有所动作,造成对手精力和兵力的分散;在南海作战时,还可以在其他方向进行演习或试射;在军事打击的同时,以经济或外交手段分化、离散东盟有关国家;加强在联合国的工作,争取多数国家支持,得到大国实质上的默许;强化国际舆论引导,适时拿出于我有利的证据;做好海洋法和有关国际法律的利用、宣传工作,等等。

完成国家"经略南海"战略决策,真正恢复行使我国在南海的主权,是继台湾问题后又一个重大而现实的战略课题,需要全民族的努力,也许还需要经过多年的奋斗才能实现。衷心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中华民族崛起于世界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