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军旅如歌]转贴1

军委委员 收藏 0 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军旅如歌

于洋


白白茫茫的雪原。

冷冷凄凄的荒野。

凄凄戚戚的心境。

当我们几个新兵颠簸了一天一夜,来到这北疆边塞时,才发现这里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就在几天前,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分配去向。天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新兵们就像得了传染病,伸长耳朵四处打听,一听就传,一传就信。搅得整个教导队新兵营都人心惶惶的。我们每个人都生出一种羊羔要掉队离群的感觉,对即将单独面对的生活充满了恐惧和不安。新兵连也进行了正确对待革命分工教育,指导员郑重其事的给大家讲了一通大道理,号召大家要端正思想,提高觉悟,正确对待不同的工作岗位,坚决服从组织分配。新兵们都端端正正的坐着,神情庄严,不时群情激昂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近三个月的塑造和锤炼,我们也多少有点兵味了,知道了作为士兵的“该”与“不该”,还学会了掩饰,学会了无条件的服从,学会了委屈着自己又毫不犹豫的答“是”。我们早就盼望着分兵,但又怕分兵,怕自己分到谁都不愿意去的地方。

分兵那天还是到了。团里的军务参谋像个判官似地念着名单,就跟秋天收萝卜一样,把大家一个一个地从队伍里拔出来,分得东一堆西一撮,然后被来领兵的干部带着上了操场边上那一长溜早就打着火了“突突”直响的卡车上。

直到坐在了车上,大家仍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将被分到哪里。

这辆车上有我,梁强,牛刚和王小宝四个新兵。看来,今后我们几个将荣辱与共了。

由于路上积雪卡车开地并不快,只是一直向东向东驶去。越往里走,就越荒凉没有人烟,而我们的心也越来越冷,但每个人的心里都还抱有一丝幻想,就像一个走在沙漠里的人还渴望遇到绿洲一样。

到达了目的地后,我们才发现——一切梦想都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下了车以后,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大家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雪地上四处东张西望。由于我们的存在,田野里反倒觉得增添了几分荒凉,几分寂寞。这里近看是一片茫茫的雪野,远看是白蒙蒙的一片混沌。再看看天空,灰蒙蒙的太阳,灰蒙蒙的云彩,没有一丝生机,只有一个高高的圆柱形哨塔在我们不远处精神抖擞的挺立着,旁边还有一排不大的房子,看来那一定就是我们的营房了。

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憋死了,我要撒尿。

我们几个这才忽然觉得自己已经被尿憋得非常难受了。我们便来了个集体作业,一起解开裤子开始撒尿,于是那股黄的或者透明的液体便冒着热气一齐扫向那片处女雪,片刻便打出一个个小雪窝。

XXXX的,这哪里是人呆的地方!强子一边提裤子一边发着牢骚。

我们几个也都感叹,跟着附和起来。

哨所里的几个老兵朝我们走了过来,分成两排仰着头鼓着掌夹道欢迎我们,我们几个新兵都立刻紧张兮兮的绷着脸挺直胸脯象石雕一样,走了过去。

来到这里后,我们才得知自己被分到了军分区边防某团四连的哨所。四连驻在抚远县县城,共四个哨所。我们的这个哨所,一共才有十几个兵。而哨所里的最高指挥官也就是哨长,就是接我们来这里的那个少尉干部。

晚上,我们在哨所里开了一个会。大家都分两路坐在小马扎上,哨长先咳嗽两声后,开始讲了起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的哨所又来了几个新同志,这为我们哨所又增添了几分新鲜的血液。我们的哨所有着光荣历史传统,我希望我们继续发扬……

哨长温度很高的来了一通开场白之后,然后是班长,副班长,老兵甲老兵乙,一个接一个,温度直线上升,不一会儿,我们几个新兵小脸就被烧得通红,挺有气氛的。哨长坐在椅子上,大腿翘在二腿上,很潇洒,兵们知道,哨长很满意这种气氛。

该几个新兵介绍了。气温一下子跌了下来,马上要结冰了。我们几个新兵蛋子们立马把两腿更紧地夹在一起,两只手像打了肥皂似的搓个没完,眼瞅着几个脑袋一寸一寸地往下沉,那动作难受的,平时是无论如何也排练不出来的。

我先说吧。

谢天谢地,终于有人救了我们的驾。

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强子!

大概是将门出虎子吧,强子是我们省军区副司令员的儿子。他当兵前高中还没毕业就辍学不念书了。不甘寂寞的他开了个酒店当起了小老板。由于毫无管理经验和经商头脑,基本上没挣到什么钱。加上一些狐朋狗友经常又到酒店来白吃白喝,酒店不久就经营不下去,只好关门大吉了。没有了事做,他便开始在社会上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而作为他的将军父亲自然不能容忍儿子这样的堕落,便让儿子来到边防当兵接受部队这所大学校的教育和锻炼。强子也很怕自己的父亲,他开始很不愿意来当兵,但慑于父亲的威严,他还是走进了军营。据说分到这儿来,还是他的父亲专门打电话给我们的团长要求把他分到一线最艰苦的连队好好的磨练磨练。

强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介绍完了自己的情况。他自负地说来当兵就是为了满足父亲的心愿,并立志当完三年兵之后还回去当老板。

他最后大大咧咧地说: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现在要在部队好好干,韬光养诲积蓄力量,以图返乡后东山再起。

接着下来发言的是王小宝。他长着一副文文弱弱林妹妹的样子,白白静静的小脸蛋,一双弯弯的新月眉,一对清澈的杏眼,一个玲珑的小鼻子,一张小巧的嘴巴。在新兵连时,好多兵都怀疑他是女扮男装第二个花木兰,身体复查才确信无疑。后来,不少新兵班长都和他开一些诸如他的小雀雀的毛扎没扎全之类的玩笑,每次都弄的他满脸通红。

他努了努嘴巴,用手挠了挠头,又抠了一下鼻子之后,在军营里的班务会上就响起了不太协调的奶声气。

我吧,我叫王小宝,我今年十六岁三个多月了,我来当兵是我想来的,我觉得当兵穿军装很威武,我爸爸同意了,可我妈妈不愿意,但我妈妈没有我爸爸厉害,最后还是我爸坚持让我去了。在火车站时,我妈妈一个劲的哭啊哭的,惹得大家都看她,她也不管,还是哭啊哭啊……

有人在拼命压着笑,但还是被他听到了,他的思路一下断了,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幺。

哨长放下拖着腮帮子的手说:说的挺好的,再接着说。

我说到哪儿了?他一脸雾水。

说到哭啊,哭啊。

谁哭啊,哭啊?他脸上的雾水更浓了。

哨长终于忍不住了,一咧嘴,笑出声来了。这笑声像头羊,一下子引来了一群羊。兵们的笑是很放肆的,既不掩饰也不修饰,很原始的也很粗犷。一会儿,地下东倒西歪了一片。

他先是发愣,望着脚下蠕动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只一会儿工夫,他也咧嘴笑了起来,而且是越笑越起劲,越笑声越大,我们看他笑的那么投入,又一起像傻子似的盯着他笑。

他笑够了,看着四周的表情不太对,他的脸上又起了雾。

班长问他:你笑什么?

他反问:你们笑什么?

我们笑你呢!

我笑你们呢!

笑我们什么?

笑我什么?

是啊,当初笑什么来着?谁也搞不清楚了,但觉得这么笑挺好,挺痛快的。

接下来,我和刚子也都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




太阳快下山了,我和强子牵着军犬虎子由老兵带着在黑龙江江边巡逻。

现在还是寒冷的冬季,天空总是灰白,阴天时是阴森森的灰白,而晴天时是明朗的灰白的,这个时节是看不到天上的云彩的,云彩就像一群迷途的羔羊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这让人的心情也总是难以晴朗难以灿烂。

我们走在江边的积雪上,脚下咯吱咯吱响个不停。黑龙江里这时节早已经不见波光鳞鳞的江水,而是冻得透透的坚冰了。江面只有几百米宽,如果一口气跑过去的话,不消几分钟就能穿梭到另一个国度去。

古往今来,所有的战争,归根结底,都是领土之争。也不知从何时起,中俄两个泱泱大国,经过了无数次的谈判和争执终于在地图上划了一道线。于是在祖国漫长的国界线上,就有我们这样的一群军人在忠诚的守护着。国界是充满着庄严的。它是共和国完整的肌肤,只要哪个国家分毫逾越,都是明目张胆的侵略,所以国界无可辩驳地代表着整个国家的尊严,每时每刻边防军人也都在毫不懈怠的捍卫着这个尊严。

我们的哨所虽然很小,但却在这国界上担负着观察和监视江面、空中情况和反敌内潜外逃、堵截偷渡,打击防区内走私等违法活动。由于近些年我们国家和俄方关系友好,边境也一直都很安宁,但我们都为能为祖国守卫边关而倍感自豪。

老兵背着枪把枪栓拉地咔咔直响,一会儿瞄瞄这儿,一会儿又瞄瞄哪儿,把我和强子羡慕的要命,我们都想早点成为老兵过过枪瘾,但我们感觉离这种日子非常漫长。

虎子站在我们中间,突然它警惕地竖着耳朵,瞪大眼睛,望着前方,汪汪叫了两声之后,他撇下了我们,箭一般的冲了出去,跑进了江对岸的林子里。

老兵大喊:虎子,你给我回来!

平常听话的虎子此时却置若罔闻,我俩和气急败坏的老兵跑了过去,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碰到了野兽?还没等到我们跑多远,就看见虎子和一只美丽的小花狗跑了出来。两条狗嬉闹着,无比亲热,让人眼馋。

这时候,一个女孩从林子里跑了出来。

女孩喊:小花,快回来!

刚才还骚情的小花此时温顺的像个小媳妇低眉顺眼的摇着尾巴遛到女孩跟前,虎子则不满的冲她叫了几声。

老兵不怀好意的说:虎子啊虎子,你骚情什么,赶明个儿给你找条纯种的好看的牧羊犬给你受用,让你好好快活快活!说完后,老兵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女孩的脸由红变白,像挂满了霜的苹果一样。她拿起手中的一根木棍随手打向了小花,小花嗷地一声无限委屈地跑了,它不明白主人为什么突然对它发火,女孩则一转身扭头就走了。

老兵自讨没趣的摇了摇头。

这时,强子怂恿我说:女孩挺漂亮,敢不敢在这里自由一个?我这时也烦着,来到这里整天枯燥无味,难道长长的寂寞的边境线就是我整天追求的美丽吗?我随口说:那有什么不敢的。

这个女孩就是冷云。

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们向哨所走去。

我们的哨所是在靠近黑龙江边的一个小山包上,哨所中心有个方形水泥台子,四周为很优雅的缓坡。水泥因为狂风躁烈,表层已经龟裂,嵌满了金灿灿的沙粒。台子中心是一座高耸的方形水泥立柱,立柱中心是一根笔直的铁制长杆。

这是国旗杆。

此刻未挂国旗,它便象一根巨针,尖峭地刺向广袤的天空。

小山南面是茫茫的原始森林,北靠黑龙江江沿,东面便是一个小小的村落。村里只有四五十户人家,零散的分布在林子边上,冷云就是住在这个小村子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