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路上有知音 三位开国将军的“婚恋轶闻”

佐治小子 收藏 0 260
导读:黄克诚大将:革命路上有知音 残酷的战争岁月,不全是血与火,也有多情的心,温柔的爱。 黄克诚第一次见到唐棣华,是在他率八路军第五纵队来到苏北阜宁的时候。唐棣华这位来自青岛的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她并没有说几句话,但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黄克诚一直带领部队在血雨腥风中与敌人拼杀,无暇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然而见到唐棣华,他的心情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钦佩的女孩子啊!告别了舒适的家庭,离开了能使自己获取功名的大学,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特别是唐棣华那聪慧、纯良的目

黄克诚大将:革命路上有知音


残酷的战争岁月,不全是血与火,也有多情的心,温柔的爱。


黄克诚第一次见到唐棣华,是在他率八路军第五纵队来到苏北阜宁的时候。唐棣华这位来自青岛的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她并没有说几句话,但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黄克诚一直带领部队在血雨腥风中与敌人拼杀,无暇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然而见到唐棣华,他的心情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钦佩的女孩子啊!告别了舒适的家庭,离开了能使自己获取功名的大学,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特别是唐棣华那聪慧、纯良的目光,使黄克诚再也忘不掉。


唐棣华虽然年轻、单纯,但从每次黄克诚看她的目光中也感受到某些异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她也说不准,反正和别的同志在一起时的感觉不一样。他不仅是位难得的好领导,而且……如果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该会多么幸福啊!她天真地想。


有一次,阜宁县长宋乃德和唐棣华一起来找黄克诚谈工作。他对唐棣华说黄师长为了革命事业,都快40岁了,还没有成家,请她考虑一下可否嫁给黄克诚同志。宋乃德似乎有意叫唐棣华留下多谈一会,起身先走了,屋里只留下他俩。


这一次谈话,使黄克诚和唐棣华的关系明朗了。


黄克诚向唐棣华详细介绍了自己的身世和经历。谈到自己经常复发的支气管炎,黄克诚问唐棣华:“陈赓,你知道吧?”唐棣华当然知道陈赓,但她却不知道气管炎和陈赓有什么联系。“陈赓经常笑我:黄瞎子,你这身体,最多活3年。大家都觉得我活不长。”黄克诚无疑向唐棣华提出一个值得她认真考虑的问题。唐棣华却很有信心地说:“你现在不过30多岁,这种病,也不是什么重病,只要注意身体,至少再活20年。”心爱的姑娘的鼓励和安慰,使黄克诚很受感动。


“小唐,我很喜欢你,希望我们能永远生活在一起。”一次,黄克诚小声地对唐棣华说,那憨厚的神态像一位老大哥、唐棣华红着脸低下头,沉默不语,幸福的热流冲击着她的心房。黄克诚见唐棣华不说话,有点着急了:“怎么,小唐,你不同意吗?”“不,不,同意,同意。” 唐棣华低声应答,却不敢抬起头来,那模样像是一个乡下小姑娘。黄克诚笑了,吃草根,啃树皮,转战大江南北,他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后来,唐棣华曾这样说:“‘那时的青年女学生把婚姻问题和革命连在一起,为了革命需要而结婚或者不结婚。如今组织上发话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当时只有一个顾虑:黄克诚是近视眼,我自己也是近视眼,将来有了孩子肯定也是近视眼。为了不影响下一代,我当时决定结婚后不要孩子。”


1941年,黄克诚和唐棣华结婚了,这对具有共同革命目标的人就走到了一起,从此成为相濡以沫的亲密伴侣,共同度过了45载的风雨岁月。


陈再道上将:宿将“中计” 结良缘


陈再道,沙场上的一员宿将。他曾用多少计谋诱敌上钩,然而却中了自己的同志设下的美丽的“圈套”,缔结了一桩浪漫而多情的婚姻。


1938年初,朱德总司令发布命令,组成八路军东进纵队,年近而立的陈再道任司令员,卜盛光任参谋长。参谋长的职责是为司令员出谋划策,可卜盛光的职责似乎并不仅限于此。


卜盛光牢记着陈赓旅长给他下的“帮陈再道找个好老婆” 的特殊“命令”。一次,他和陈再道一起去河北南宫县妇救会走访,俊秀活泼的姑娘张双群给他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心细精明的卜盛光似乎从陈再道与张双群的偶然接触中窥测到了点什么,他有意从中撮合。


“喂,人家对你可是一片真心哩!” 返回途中,卜盛光“谎报军情”,陈再道却缄口不语。“你要是不说话,那可就算是默认了。我要以你的名义去给双群回话去了!”说罢,卜盛光一扭头便朝妇救会走去。“站住!”陈再道压低声音吼道。卜盛光站住了,呆呆地看着陈再道。就那么对望了好一阵,陈再道“噗哧” 一声笑了:“关 你屁事。” 说完,又径直朝前走去。卜盛光愣了。关我屁事?他反复琢磨着司令员的话,恍惚间忽然明白了什么,摸着后脑勺哈哈笑了起来。原来,卜盛光的话正中陈再道的下怀。老实说,第一眼看见张双群,他就觉得那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至于娶人家为妻,他可压根没那么想过哩!但经卜盛光这么一点破,他还真觉得有那么点意思。特别是老卜一说姑娘已经同意,只是要他陈再道表个态,他,。里可真是又惊又喜,只是碍于情面,话实在不好说出口罢了。回到纵队司令部,他脑子里怎么也抹不掉张双群的影子。智勇双全的陈再道,不知不觉中了卜盛光的计。正当陈再道心神不宁地在纵队司令部的小院子里踱步的时候,张双群也同样被卜盛光拉入了爱的魔圈。原来,刚回到司令部的卜盛光看到陈再道默许的态度之后,他兴奋极了,立即又从司令部返回妇救会.高兴地向姑娘通报说司令员看上了她,要张双群尽快表个态、他还特意拿了一份陈再道的个人简历、说是陈再道让她“参考参考”。送走了卜盛光,张双群显得十分激动,她茶饭无心,便索性点灯看起书来,可是精力又总是集中不起来,陈再道的影子总是在她眼前晃动。她拿起笔,铺开了信纸……还是参谋长棋高一着,由卜盛光导演的一出喜剧又上演了。这天一大旱,张双群突然接到东进纵队司令部转来的通知,说陈司令员约她务必去一趟,并且说要有事相商。


张双群如约来到纵队司令部时、陈再道正在接电话,他示意张双群坐下。等接完电话,他开腔了:“双群!”一句话,把老革命与新同志之间的差别全叫没了。张双群羞涩地望着地下“嗯”了一声.两手不停地搓着“你来这儿干什么?”陈再道问道。“不是您今天一早通知我来的吗?”张双群用诧异的目光望着对方。陈再道如梦初醒:“傻瓜哟,傻瓜,你又让人家给骗了!”说着,他自言自语道:“又是这个老卜捣的鬼!”张双群顿时觉得有点不自在,嗫嚅着说:“既然没有什么事,我就不打扰您了。”说着抬腿要走。陈再道双手一拉,说:“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儿再走嘛!”说着就踱开了步。半天,他才吞吞吐吐地说:“双群,你的那封信,我看了……”


陈再道的半句话,像一柄小槌,敲得张双群的心咚咚直跳。她突然感到自己那封信似乎写得有点冒失。司令员会不会拒绝呢?她越想越紧张,似乎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陈再道那半句没说完的话一直憋了半天他才像带着部队向敌军阵地冲锋似的,一捋袖子,然后右手握拳在空中一挥,猛地拍在桌子上:“咱俩的事,就这么定了!”张双群被这种特殊的爱情表现形式逗笑了。两片幸福的云,飞上了她的双颊……1938年11月,陈再道和张双群结为伉俪从此,他们风雨同舟,相德以沫,共同走过了54年的人生旅程。


魏传统少将:百年好合诗为媒


漫漫岁月洗尽人生沧桑,浓浓笔墨写出傲然风骨。将军书法家魏传统也有着一颗澎湃的诗心,而且他与刘超结为伉俪还是“诗为媒”哩!出身于四川达县一个贫苦农家的魏传统,1933年加入红军,并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在茫茫草地,在集镇山村,他四处奔走,积极开展宣传鼓动活动,到处书写张贴革命标语。抗日战争爆发后,有着诗人才子美誉的他出任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科长兼干部教育科长。


1938年,刘超离开家乡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在宝塔山下结识了魏传统。魏传统与刘超是同乡,又是她姨父的学生。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有这么一个年长10岁的“同志哥”,刘超自然由衷地感到欣慰。


也许是诗人生性漫浪,也许是一见钟情,这位“同志哥”一认识刘超,就打起了这位“小妹”的主意来。当时,刘起身边有许多追求者,并没有把他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可魏传统却痴心不改,常常走上十几里山路去登门“拜访”。


“伸出你粗大的手,永远活在你的足下。”魏传统单刀直入,第一次向刘超射出了“诗箭”,可她没有反应。硬攻没有奏效,他便改变策略,“迂回作战”。他夸她是“陕北永不褪色的小白花,纯洁而又不凋谢。”见刘超还是躲着他,他不急不恼,摘一朵玫瑰送给她,似是对花其实是对她吟道:“‘玫瑰啊!你有香有色,可你却有刺。”强攻之下,刘超实难招架,便将她的女伴介绍给魏传统,以转移“目标”,因为她当时的确不想这么年轻就处理婚姻大事。没想到魏传统非常生气,而且毫不退却,随后更是加大了攻势,诗像狂舞的雪片向着刘超纷纷飘来,有时他还把写着诗的纸片揉成一个小球向她掷来。在“诗弹” 的轮番轰炸下,刘超心里的防线终于被突破,只得“束手就擒”,接受了他的爱。


后来,有人打趣地问刘超:“魏传统究竟给你写了多少情诗?”她坦白“交待”说:“太多太多了!我无法统计。如果出诗集,几十本恐怕也难以包容下。”


硝烟弥漫的战火洗礼,和平年代的重重考验,刘超和魏传统达到了心灵的默契,他们互敬互爱,相濡以沫。


满头飘雪的刘超曾深有感触地说:“如果说婚前对传统的了解只是一个侧面的话,那么婚后传统把他丰富的感情世界全部给了我。我与他经常在一起吟诗赋词,相知相伴,他经常对我开玩笑:“刘超,你当初不愿嫁给我,现在明白了,选择我是你一生的幸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