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教授”外衣的野兽----之全文

jinsequnshan 收藏 0 1201
导读:《披着“教授”外衣的野兽》叙述了日本侵略者在侵华战争中无视国际公法,使用生化武器。使用中国无辜百姓做活体实验…… 这次是全文发出

披着“教授”外衣的野兽

时间:一九四四年秋

地点:中国奉天(沈阳)

人物:北野正次----满洲医科大学“教授”。抗战胜利后下落不明。

高桥加代----满洲医科大学“护士”,北野正次的助手。后参加日本“关东军特种守备队”

宋姓老人----中国和平居民,被北野正次作为实验品杀害。

一座建筑物阴森的墙上画着一个石碑形状的东西,上面用日文写着“群灵碑”和一行小字“昭和十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北野次正建”

高桥加代到满洲大学的第二天,北野教授就带他参观微生物教研室的设施,在一座低矮阴森的地下室里,高桥看到了这座“群灵碑”。她感到很气愤,问道:“怎么能把烈士的英灵供在这里?”北野笑道:“这不是帝国军人的英灵,而是一群为我们的研究作出贡献的地拨鼠,它们为我们做出了贡献,应该推荐它们的亡灵”,说完,北野煞有其事、很动感情地为地拨鼠碑九十度鞠躬敬礼谢罪。

一位七十四岁的中国老人,姓宋,因为一场感冒被日本鬼子抓到了北野所在的满洲医学院。他是一位极健壮的老人,头发虽然白了但面色罕见地好。第一次在病房见到他时,高桥估计他至少能活到一百岁。这位无辜的老人到死也不知道,他的病就是北野太君“恩赐”于他的,之所以北野医生要留下他“继续治疗”是为了将他作为实验材料进行活体解剖!

十四天前,北野教授对高桥下达医嘱,为宋姓老人注射:“要小心!”“这是什么药?”高桥很生气的问,将几十个中国人养在病房,每天还为他们进行各种健康治疗,高桥简直气死了,如此珍贵的帝国药品用到这些支那人身上做什么?在高桥看来即使不杀掉他们不让他们做苦力至少也得将他们轰了出去!将这样好的医疗条件和药品用给同支那人英勇作战的皇军战士,因此高桥加代对北野越来越不客气,并且把愤怒泄到中国人的身上,注射时用针头在病人的身体内乱搅使得每个接受注射的中国病人都痛苦地呻吟不止,高桥的心里才得到些少的满足。

“斑疹伤寒病毒”北野微笑地看着恼怒的高桥加代平静地说。斑疹伤寒是一种急性传染病,主要靠病人和鼠蚤传染,能够形成大面积的流行。是侵华日军重点研究的细菌武器之一,它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造成敌方人员患病而解除武装,同时以极快的速度造成区域极广的传染区,极少有人能够幸免。而日军只要事先注射疫苗,就能保证不被传染。而这一项目的主持人,正是披着教授外衣、假惺惺地为地拨鼠建立灵碑的北野!高桥加代虽然已受法西斯毒害很深,但是如此残忍的兽行仍使她浑身发麻。她问北野:“那个支那人会怎么样?”“支那人不是人,是一种低级的动物。”北野次正说出了这句日本法西斯的名言,神态就像一个耐心的教授回答弟子无知的提问一样平静。“马鲁大。”高桥突然明白了----“马鲁大”的确定含义是:“实验材料”。“那是石井部队的术语,在我们大学称为满洲猴。”--------之一。未完,待续(08.09.21.12:22发出)

面对这个年迈的老人,高桥的手抖得厉害怎么也下不去手。她甚至用声音为自己壮胆:“加代,是支那人损害了帝国的利益,他们只配被杀掉!杀掉!”。宋姓老人有些畏惧地看着高桥加代,每次由高桥打的针都令他痛苦不堪,他相信这个看着挺俊气的日本女人是故意将针头在自己的肉里搅来搅去。可是今天这个日本女人没有呵斥他,针打的极轻柔。老人就用中国式的宽恕原谅了她-----大老远的从日本来到中国年轻轻地抛家闪口能不心烦吗?善良的老人还很感激地冲着高桥点了点头。到这来的时候是一群日本兵抓的他,原以为抓来就会被杀死,来了以后居然是看病。日本人一共抓了三十多人后来放走了大半,只剩了他们十三个。那个模样和善的日本“医生”用汉话告诉他们治好了他们的病就让他们回家,回家后要宣传“中日亲善”,中日本来就是一家人,天皇十分爱惜中国的国民百姓。起初他们也不信这样的鬼话,可是一个月下来,十三个人个个满面红光身体大见好转。他们就寻思:是抗日军打得鬼子变了章程?

法西斯唯有一点绝不会变----野兽的本性!

宋姓老人躺在了解剖台上,深度的麻醉使他睡了过去,无辜的老人不知道他再也不会醒来。也许在最后的意识中他还惦念着孙子、惦念着病好后全家团圆。然而更为可能的是他一刻也没有摆脱掉的不祥的恐惧,只是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之二 未完,待续

被注射病毒后的第八天,这十三个中国百姓如期地发病了。今天是发病后的第六天是实体解剖的最佳时间。解剖由北野亲自操刀,高桥的任务是观看学习。深度麻醉的宋姓老人静静地躺在解剖台上,此刻他还是个人,几分钟后就变成了一堆器官和肢体,麻醉前他还那么耻于羞处的暴露。老人的胸腔被打开了,北野次正的眼里闪着猛兽将猎物扑食到口的凶光,注视着那还在有力地搏动着的红色的心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个助手切开了老人手臂上的动脉,鲜血象喷泉一样涌出,北野兴趣极浓地看着搏动的心脏,终于心脏发出一阵无规则的颤动,老人被绑住的四肢几次强力的抽搐,停止了跳动。目睹一个支那人的心脏痉挛着死去,是北野次正最大的乐趣,这个披着“医学教授”外衣的野兽感到无可取代的快感。

老人的内脏被一件件取出,立刻被冲净血水放进了消毒水中。负责解剖学的另一个野兽打开了老人的头盖骨,将一个仍有部分思考能力的活脑完整取出,以进行他的研究。老人成了一具空空的躯壳。

高桥加代终于忍不住冲出解剖室哇哇地吐了起来。连续几天除非困到了极点,她绝不敢闭上眼睛,一闭眼那个被掏空的老人就血淋淋地向他走来,只剩下面具般的脸上还带着微笑,可面具后面是空的。

解剖后,北野次正愉快地宣布:经病理检查,宋姓支那人确实染上了斑疹伤寒。一个月后,北野次正开始了第二阶段的研究,给幸存下来的十二名中国人注射了病原体斑疹伤寒立克次氏体。几天后有五人发病,为了确定实验成果北野确定从五人中抽出一人进行解剖。“这次由你主刀”北野命令道。加代已经料到北野会在某个时候安排她解剖活体,这是对她的器重,许多人在争取这样的机会,全世界的医生有谁能够得到解剖活人的机会?加代命令自己不能把支那人看成是人,“他们只是实验材料,是马鲁大”。一闭眼,高桥在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年男人腹上落下解剖刀。“很好,继续”北野亲切地对高桥耳语到。“马鲁大,他们不是人”高桥加代接过锯开胸骨的手锯。那个中国人的心脏在跳动,高桥加代舒出了一口气,将手锯压向那个中国人坦露着的胸膛,她感到一阵快感……。

-----------本文根据《女兵、暴行》一书有关章节改写,对一些细节的描写做了相应的删节------全文完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