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1917 深仇大恨 二十四、人杀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审讯丁大富和孟凡宇的事情进行的很不顺利。两个人都一口咬定只是奉命行事,其他的情况则一概不知。

林大爷倒是心平气和,姚大发却暴跳如雷。

姚大发现在立功心切。

别看他胖,心眼却很多,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进入方家的机会。

当土匪只是为了活命,如今这么苟活也难了,山寨里现在连饭都吃不饱了!这让他这个胃口奇好的胖子愁坏了。正好山寨跟大庾县太爷及日本人合伙图谋方家。他发现,方家太有钱了!

姚大发被派去踩过掉,对方家上上下下都很羡慕,有一次他曾亲眼看到方家有人用肉包子喂看门的狗。当时他就萌发了一个念头:要是我能吃上这肉包子,做狗也值啊!

姚大发根本不看好三方对付方家的行动,更瞧不起山寨。论实力,不说别的,就武器装备离人家方家差得太远。山寨只有十几支老掉牙的老套筒和火药枪,其他都是些刀根。如果不是日本人给了50枝新枪,那跟方家斗无异于鸡蛋撞石头,拉稀的保安团也一样白给!

接到押送张彪回山寨的任务,原以为没机会了。没想到在行路坑一下撞上了方小少爷!姚大发立刻抓住了机会,他早想好了,就是方小少爷不劝降,他也要降!想不到瘦猴李天宝这小子也有这个心思,也痛快地降了。成了方少爷的人就等于进了方家,更何况一路下来这个五岁的小少爷着实让他大为吃惊。小小年纪,这么历害,以后那还得了?姚大发暗自窃喜:这是攀上金枝了!而在得到方少爷的信任后当了班长,更让姚大发憧憬开了:如果好好表现,整不好能混个官当当,据说家丁头目的薪水是普通家丁的三倍,一年攒下来,娶房媳妇不成问题。如果能在小少爷面前立下大功,说不定能混个队长当当。那可就是咱祖坟上冒仙气,发大了!

尤其是在左拔圩镇看到白花花一片方家的家丁,个个衣着光亮,装备新式快枪,精神抖擞。姚大发恨不得弄上这么一套穿上,扔掉身上这套破行头。

机会又来了!只要让丁大富和孟凡宇开口,小少爷肯定会很高兴的!

想到这,姚大发慢悠悠走到孟凡宇跟前,开导他:孟三当家,你是天龙山的主心骨,怎么可能不知道实情?你不说,杀了我们方家这么多人,结果怎么样你心里清楚!我劝你还是招了。说不定我们小少爷一高兴,会把你放了。

孟凡宇瞟了姚大发一眼,一脸鄙夷,并不搭话。对"反水"的家伙,有什么好说的!

姚大发清楚地看到了孟凡宇的神态,不由又羞又恼。扬手就要打孟凡宇。

突然屋子后窗口传来两声枪响,林大爷猛地往旁边一闪身,姚大发却身体一僵,委顿在地,仍在抖动的身体下,鲜血喷涌而出。

被五花大绑地孟凡宇和丁大富挣扎着扑到屋脚角,面面相觑,眼里惊惧不已。

后窗口突然又响了两声枪响,彻底把正在熟睡的人们吵醒。

顿时,呼喝声、哭喊声响成一片,左拔圩镇沸腾了。卫队和自卫团的家丁纷纷拎起武器从四面八方向枪声方向涌来。

一个白衫人急匆匆地跑到方觉审讯铃木男的大院门前,要往里走。门口两个站岗的家丁伸手把他拦下。

那个白衫人急了,叫道:我有急事禀报少爷,让我进去!

站岗的家丁摇摇头:兄弟,没有曾队长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

"麻烦你去通报一声吧!我确实有急事。"

“那好吧,当跑腿的也不容易啊。”一个家丁显然很同情白衫人,转头跟同伴打招呼:“你守着,我去传一声。",说完就往里走去。

那个家丁刚进大门,白衫人突然动了,他悄无声息地掩到那个继续站岗家丁身后,猛地扑上去左手捂住家丁的嘴巴右手往他脖子上一拉,站岗的家丁脖子上顿时鲜血喷射,当即毙命。

白衫人把死人拖进大门里轻轻放倒在大门内侧。又随后向正往里报信的家丁扑去。

报信的家丁应该是听到脚步声,突然回过头来,看到白衫人快步走来,不禁满脸诧异: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没等他说完,白衫人垂着的右手突然往上一翻,急速撞到家丁身上。家丁捂着胸口瘫倒在地,一下没了声音。

白衫人毫不停留,迅速闯进了主屋。还没等卫队长曾立问话,白衫人右手扬起匕首狠狠地插进曾立胸口,左手举起一把手枪对准了铃木男开了一枪。此时,一旁的方觉也没有多想,猛地扑向白衫人拿枪的左手。幸亏有方觉的干扰,射向铃木男的子弹打在了他的头顶不远处。铃木男吓得也不再装傻了,连滚带爬地向屋子另一角闪过去。

白衫人显然很生气,眼里凶光大盛。他突然放开刀柄,一探手,狠狠地掐住方觉的脖子,扬手把方觉提了起来!左手同时枪一翻,枪口牢牢锁定住铃木男!

就在这个时候,张彪闪进屋子,扬手打出一块石子正中白衫人的左手腕。白衫人手一痛,手枪掉落在地。白衫人看到张彪冲了过来,掐住方觉脖子的右手使劲往外一甩,方觉的身体凌空向张彪撞了过去。张彪吓得停了下来,双手一引,把方觉稳稳接住。

突然一道白光向方觉胸口袭来,张彪一个回旋,躲过了白衫人的匕首,牢牢把脸色青紫的方觉放倒在身后。

张彪见势不对,主动迎上了白衫人。两人谁也不吭声,拳来脚往,激烈搏杀起来。白衫人的功夫明显高出张彪不少,而且招招致命,张彪渐渐攻少守多,身上捱了好几下,嘴角血顿时止不住地留了出来。再这样下去,张彪也凶多吉少。

危机时刻,林白及时赶到了,他是听林大爷的吩咐赶过来的。一进屋,林白就瞅见了地上奄奄一息地方觉。林白睚眦迸裂,抄起枪就朝白衫人连开三枪。白衫人身形一晃,转身几个腾空,还没等林白和张彪反应过来,就跃出后窗闪入黑暗中消失了。

闻迅赶来的林大爷站在后窗前半天不说话。张彪心有余忌地问:“林爷,这人是谁,没听说过这一带有这么历害的高手。”林大爷沉吟许久,摇摇头。

"他叫村田隆平。",铃木男挪了过来,吃力地说:"是我们帝国排名第九十六位的特级武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